原黑龙江电视台俄语节目主持人被绑架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原黑龙江电视台俄语节目主持人、记者、法轮功学员赵喜东于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再次被中共绑架至今。

赵喜东,男,一九六二年八月二十七日生于黑龙江省佳木斯市。他从小知书达礼,聪慧过人。 一九八零年,十八岁的赵喜东考入中国人民解放军南京外国语学院俄语专业,一九八四年以优异的成绩毕业,获得本科学士学位,被分配到沈阳军区技侦局三处工作。

赵喜东身材挺拔,气质儒雅,谦和有礼,谈吐不俗,认识他的人都对他有很高的评价。赵喜东知识精专,同时涉猎广泛。他俄语拔尖,文才出众,音质醇厚,长于配音,既懂摄像,又会主持,是个不可多得的综合型人才。一九九三年,作为特殊人才,沈阳军区特批赵喜东转业到黑龙江电视台工作,在黑龙江电视台俄语编译中心,他担任过翻译、编辑、记者、主持人等工作,集摄像、采访、编辑、配音、翻译于一身,在人才济济的黑龙江电视台,他也是公认的才子。

一九九五年赵喜东与他人合作共同拍摄了专题片《悲壮的历程》,获得东北三省最高奖项。一九九九年,他独立拍摄的专题片《甲午圣地——刘公岛》在全国十八家电视台参加的“游齐鲁大地,看山水圣人”的异地采访中荣获三等奖。

虽然工作如意,生活美满,忙碌之余,他却备感空虚,对于人生,他有许多的思考和疑问,却总也找不到答案。精神上的失落、生活中的烦恼,使得他经常借酒消愁,久而久之,变成了须臾离不开酒的瘾君子,妻子劝说也不听,两人关系一度非常紧张,妻子几次提出离婚,他很苦恼,也想戒酒,但是见了酒就没了命,怎么戒也戒不掉。

一九九八年,一个偶然的机会,赵喜东听说法轮大法能让人修心向善,道德回升,还能去掉恶习,改过自新,抱着想戒酒的想法,他走进修炼的大门。通过不断的看书学法,他惊奇地发现,他所要寻找的人生答案都在这部高德大法里,萦绕心间无法言说的痛苦一下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难以言表的轻松和快乐。他按照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在名利场争斗中心的电视台淡泊以待,处处为他人着想,谁有困难他都尽力帮助;在居住的小区里,他经常把所居住的楼道打扫的干干净净。酒也在不知不觉中戒掉了,身心得到前所未有的安宁,家庭重新变得和睦,一家三口其乐融融。

幸福宁静的生活却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在江氏流氓集团发动的史无前例的疯狂迫害中嘎然而止。中共大搞人人表态,要求修炼者放弃信仰。黑龙江电视台领导一向唯邪党马首是瞻,逼迫本单位的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因拒绝妥协,赵喜东与妻子和电视台的其他几位法轮功学员被黑龙江电视台软禁在省广播电视局直属战备台(在一座大山里)达数月之久。同年,赵喜东被单位的恶党组织勒令退党。

二零零零年一月,赵喜东被开除工作,留用察看一年,工资连降三级(处理意见引用五八年职工处罚条例,即新右派)下放到广播电视局一直属台做勤杂工。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赵喜东进京上访,要求政府部门恢复炼功自由,被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公安分局非法拘留。 二零零一年一月,赵喜东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协同邪党作恶的黑龙江电视台领导以旷工为名,开除了他的工作;更丧失人性的是,在拘留期满时,电视台的领导拒不在释放单上签字(实际就是要达到开除的目的),使赵喜东被非法关押了近半年的时间。

二零零一年四月,赵喜东又被黑龙江省电视台从看守所直接送到省直机关在戒毒中心开办的法制学习班(洗脑班)关押一个月。

黑龙江电视台在开除赵喜东后,还多次到家骚扰。在一次处级以上会议上竟然宣布,要省公安厅抓捕赵喜东夫妇。

二零零二年继长春法轮功学员利用插播电视的方法向世人讲真相后,陆续全国各地也都开始做利用电视插播讲真相,哈尔滨也有同修做了电视插播,六一零和当地派出所伙同电视台领导到赵喜东家骚扰,当时已是半夜,赵喜东没给他们开门,他们以为家里没人,就找来开锁人员,使用强盗手法把赵喜东家的门撬坏准备破门而入。后发现有人,片警要求进入房间看有没有外人,看没有外人就走了。第二天赵喜东发现门锁坏了,找到派出所,片警说你就自己修吧,你昨天要是不在家就坏了(恶人认为只有电视台的人才会电视插播,他们的头脑一向就是这么愚蠢专断)。

二零零五年九月二十三日,在罗干的亲自指挥部署下,哈尔滨多名修炼人被突袭绑架;十一月四日晚八点多钟,赵喜东被哈尔滨动力区公安分局哈平路派出所强行绑架、野蛮抄家,室内电脑、摄像机和空白录像带等物品被抢走,赵喜东家人带着恶警们开具的“物品扣压清单”去索要自家财物时,国保大队恶警队长杨守义告知东西没收了,却不给开具任何手续;家人要求看望赵喜东,又被无理拒绝,家人连赵喜东关在哪里,是否安全都不知道。

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七日,邪党法院非法开庭,非法判处赵喜东四年徒刑,关押在大庆监狱。赵喜东在大庆监狱被非法关押期间遭受了不让吃饭、不让家属会见(因家属是修炼人,故监狱教改科(即六一零)科长郭春堂和狱政科科长庄科长(名字忘了)故意刁难,不给家属签字,家属经常是早上五点多从家里走出去,晚上八点多才回到家中,而且还没见到人)。因不穿号服,监狱就指使犯人撕衣服,把赵喜东的绒衣撕得破烂不堪。

在邪恶的黑窝里,赵喜东身心受到严重摧残,他衰老憔悴了许多,与昔日风采翩然的他判若两人,探望他的亲友无不心痛。漫长的四年,这个曾经让人羡慕的美满家庭几近破碎,学业优秀、聪明乖巧的女儿小小年纪亲眼看到了邪恶的暴行,受到很大的伤害,学业大受影响;恶人又极尽卑劣的手段,窜到学校骚扰,对其女儿及班主任老师进行仇恨灌输,歪曲大法,妄图把世人都推到大法的对立面,其下流卑鄙,实在是前所未闻。

赵喜东被非法关押期间,生活的重担全都落在妻子的身上,原本在电视台工作的妻子也被电视台开除,只能到处打零工,每月仅几百元的收入,既要照顾孩子上学,又要到监狱探望他,日子过得异常艰难。

因为家庭的变故和邪恶的骚扰,高考时,本应考上重点大学的女儿只考上了普通的二表大学。

二零零九年,赵喜东恢复自由,因为没有经济来源,他只能从头干起,到处找工作,然而他的求职之路并不顺利,基本靠给人摄像、拍照生活,收入一直不稳定。

直到二零一一年十月,赵喜东找到了一份翻译的工作,同时在外兼职摄像,家里的经济状况才稍有好转。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三十一日,赵喜东到一同修开的照相馆给客户洗照片,正碰上该同修姐妹被非法抓捕,恶人获悉赵喜东是法轮功学员后,也将其绑架,随后非法抄家,盗走大法书籍、师父法像、师父讲法光盘和两盒师父讲法录音带、两台电脑(一台是孩子做视频用的,另一台是赵喜东做翻译工作用的)、两台彩色喷墨打印机(孩子用作喷光盘面的)、摄像机(已取回)、望远镜、集邮册(含邮票)两本、两块移动硬盘,mp3、mp5各一个、索尼数码相机一部、高级指甲刀一套、小型音箱和内存卡各一个、裁纸刀、订书器、孩子抽屉里的现金三千余元和一万日元,及赵身上带的待缴的包烧费和家里的生活费约三千九百元(共计:约人民币六千九百元和一万日元),和一个黑色公文包(里面是赵家购房发票、缴包烧费的发票和煤气证等所有各类购物发票和各类有效证件),等大量物品。

赵喜东被绑架的第二天就是二零一二年的元旦,在这个中国人最重视的合家团圆的日子,这个十多年来饱受煎熬、风雨飘摇的家庭再次陷入巨大的悲痛。赵的岳母已年过古稀,她对这个孝顺懂事的姑爷特别疼爱,如今,日子刚刚稳定下来,却再一次遭遇无妄之灾。邪党的疯狂再一次表明,它灭亡的日子就要到来了!

目前赵喜东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市南岗公安分局看守所,南岗分局看守所地址:先锋路十三中对面,家属已聘请正义律师,届时将为赵喜东做无罪辩护。

请国内外法轮功学员声援赵喜东。


二零一一年——二零一二年参与迫害赵喜东的主要责任人
香坊区和平路派出所所长:侯维明
警察:石积盛,李运民(办案人、预审)
香坊区国保大队:王殿斌
香坊区检察院一科(起诉科)张弛
南岗区检察院公诉科:王宝龙
南岗区法院刑一庭法官:余丽
非法关押在大庆监狱期间迫害赵喜东的主要责任人:
大庆监狱副狱长李威龙,教改科(610)郭春堂,狱政科庄树本,三监区教导员王亚龙。
二零零五年——二零零六年参与迫害赵喜东的主要责任人
哈尔滨市动力区国保大队长:杨守义
动力区法院法官:王无畏
动力区检察院检察官:宁(女,名字想不起来了)
黑龙江省戒毒中心参与迫害赵喜东主要责任人:
张平   宁立新
黑龙江电视台参与迫害赵喜东的主要责任人:
黑龙江电视台原纪检委书记: 李伟、原黑龙江电视台台长:王月仁、副台长:崔斌、原省广播电视厅厅长:张克忠(以上三人均已退休。二零零一年明慧网恶人榜上有记载)
哈尔滨市南岗区文林派出所警察:王松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