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六一零”监控法轮功学员 遭质问语无伦次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法轮功学员于亚欧、李杉杉夫妇及父母一家四口住在济南市舜玉小区。最近,有很多人突然出现在他们所住的楼周围、楼下的传达室处及对面的街道。据这些人说,山东省召开第十次(邪)党代会,他们是奉命对于亚欧、李杉杉夫妇进行监控的。

据了解,这些监控人员包括舜玉路街道办事处“六一零”人员、舜园社区居委会成员、舜园社区邪党总支成员,以及一些来路身份不明的人。(“六一零办公室”是中共对法轮功进行专事迫害的非法机构。)

李杉杉告诉几个参与监控的人员,他们这种行为是不合法、不合理的,希望他们不要这样做。这些人说:“我们也不愿来,很累,但是领导安排的就是让我们对你们走哪跟哪,我们实在是没办法。”

与于亚欧夫妇住同一个单元的一位居民也看不下去这种现象,说:“街道办事处这是干什么呢,神经病嘛!” 当得知是为了监控两位法轮功学员后,他更是不断地说:“神经病嘛,神经病嘛。”

于亚欧夫妇不承认这种迫害,同时也为了让楼下这些不情愿从事监控的人和楼上的居民都好过,他们于五月二十四日上午找到这些人的“领导”——舜玉路街道办事处的“六一零办公室”,希望他们撤掉这些监控的人。

在“六一零办公室”等了不长时间,来了市中区“六一零”的孙姓人员,现场七八个人都说他是领导、说了算。这个“孙姓人员”就是去年五月十三日于亚欧夫妇来街道办事处要求撤掉诽谤大法的宣传画时遇到的态度恶劣的孙某(详见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五日《济南市中区政法委图谋迫害提意见者》)。过了一会儿,孙某叫来了济南市市中区国保大队的“张队”。

然而孙某却不愿意让于亚欧夫妇与“张队”讲话,频频打断双方谈话,连国保“张队”提出的问题都不让二人回答。孙某因和“张队”的做法不统一,两人还出去商量了一会儿。然后孙某表示拒绝撤掉在该小区于亚欧夫妇住宅楼下的监控人员,并说“我说了也不算”。问他谁说了算,他又不回答。

孙某步步紧逼,试图从于、李二人口中诱惑出他想听到的什么 “去检察院送了检举材料”、“在明慧网发表了文章”等之类的话,企图用以迫害。李杉杉当即指出,即使是警察,在审讯时的“诱供”也是违法的。

孙某多次以李杉杉实名发明慧网的文章啊、发博客的内容啊、去年代理刘玉晶官司的一些材料等,威胁说以后要“拿着那些材料在法院上再说”等等。

不过,孙某看上去非常害怕自己迫害法轮功的事实被外界揭露,用“以后劳教、进监狱等”威胁于亚欧夫妇要“管住嘴”,还多次拿 “广州那边的人”来威胁。

于亚欧是广州中科院华南植物园博士研究生,两年前因拒绝单位及当地天河区“六一零”要求他在论文中去掉感谢法轮大法的文字,被非法剥夺博士论文答辩。于亚欧虽然已离开华南植物园,但从未放弃过合理合法的答辩毕业的要求。广州市“六一零”人员曾到于亚欧的家乡山东济南,向其家人施压。今年三月一日,广州天河区的人找到了济南市中区“六一零”孙某,他们通过舜玉路街道办事处副主任给于亚欧的父亲打电话,要他去办事处“谈谈于亚欧回去答辩的事情”。于亚欧和李杉杉夫妇于第二天找到了舜玉路街道办事处副主任办公室和“六一零办”,要求他们如果再有“广州那边来的事”,不要再去骚扰自己年事已高的父亲,而直接找自己,并留了电话号码。

孙某以“广州那边”来威胁于亚欧夫妇,还屡次“劝说”于亚欧夫妇“不要违法”,显得极为可笑,语无伦次,因为非法监控善良居民的明明是他们自己,而且他威胁于亚欧夫妇的目的,正是害怕自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违法事实被外界知道。

参与迫害的人发现了吗,迫害法轮功的事情干起来是非常不容易的。为了救你们,为了让你们能够自愿过来,法轮功学员们还会不懈努力的。希望参与迫害的人们能够早日明白这一点。

'五月二十二日上午躲避镜头的监控人员(于亚欧一出门,此人即打电话通知他人)'
五月二十二日上午躲避镜头的监控人员(于亚欧一出门,此人即打电话通知他人)
'济南市舜玉路街道办事处'
济南市舜玉路街道办事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