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女子劳教所的奴工产品(图)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八日】长春地区的劳教所和监狱,一直逼迫法轮功学员做奴工,种类很多,有工艺品、牙签、方便筷、装订书册、纸袋等,每个劳教所制作产品不同,一个劳教所不同楼层做的东西都不一样, 不同时间也做不同的东西。各大队是自己出去找活,为了盈利,什么低劣的劳动都揽。 纯粹的黑奴工。

这是二零零零年,我被非法关在吉林省女子劳教所(长春黑嘴子劳教所)二大队期间,所做的奴工产品——各种小鸟。(附照片:小鸟、蝴蝶、小鱼)我被非法劳教回家时带回来的,一放就是十二年,今天作为迫害的证据拿出来。

吉林省女子劳教所的奴工产品

吉林省女子劳教所的奴工产品

做这种小鸟要用胶水粘上鸟的羽毛,胶水气味特别大,很刺鼻,呛嗓子,让人上不来气,被逼迫做奴工的人普遍呼吸道感染,绝大多数人持续性的咳嗽,低烧。因为鸟毛太轻,有风就会被吹动、飞起来,所以夏天也不能开窗子,冬天更是如此,那种刺鼻的气味被憋在屋里,根本就不开窗通空气。大家每天二十四小时都被这种气味熏着,造成头疼、恶心、眼睛辣辣的,直流泪,象要往出鼓。为了赶任务,中间吃饭时都把饭用大桶打回来,就在屋里吃,免了集合、站队、路上的时间。每天要干十四五个小时,急着交任务时要干十八个小时、二十个小时。每天每人有工作量,非常满,完不成的就吃不上饭,不能睡觉,必须交上那个数。几个人一个小组,连坐制牵连到每个人,一人完不成,大家都别睡,所有人身体状态都非常不好。

制作过程为流水作业,一屋人完成一道程序,最后装袋。只知道是出口产品,未见包装箱,不知厂家和出口到哪个国家。

我于二零零二年四月至二零零四年三月底在吉林省女子劳教所五大队被迫害期间,所做奴工产品主要是各种小鸟。我记得最清楚的是制作的孔雀。当时装箱的时候我看有一只$3.99的标志,是运往美国的,包装箱表面还有英文说明,当时我没有记住中方厂家。

制作小鸟要用到各种颜色的羽毛,天然羽毛颜色是不够用的。他们是把羽毛染成需要的颜色,把染过的羽毛放在我们生活和工作的过道里晾干。羽毛发出强烈的臭味,还粘了许多尘埃,他们要求用沙网筛去尘埃,造成空气中悬浮许多尘埃,都是有毒的东西。结果造成数十人发高烧、拉红痢。我是被包夹(看管法轮功学员的犯人)监管在寝室里的,每天我的寝室里挂着四个吊瓶给发高烧、拉红痢的人点滴,我的一个包夹也病倒了,高烧四十度。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才不得不把那些羽毛拿走。

制作小鸟要用到一种胶液,也是又有味又有毒。劳教所为了赚钱,不给任何劳保用品,而工作时间每天长达十四、五个小时。有时为了应付上级的检查,他们急急忙忙把产品和劳动工具藏起来,把工作场改为教室。有时还把一部分人也藏起来。

苇子沟劳教所也做过工艺小鸟,有几种鸟模,呈大致的一个鸟体的形状,然后把羽毛粘贴上去成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