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处是我们讲真相的舞台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八日】九五年宇宙法光照到了我家这个山区小城,经同修介绍我走入了大法修炼,我象一个失去母亲的流浪的孩子,终于找到了妈妈和家一样的喜悦。

人生道路坎坷,若不是亲身经历,怎知人间苦难和险恶。饱受风霜的我,今生有幸得法修炼,能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真是三生有幸,我沐浴在佛光中,在这值千金值万金的“救人”关键时刻,我将尽我最大的努力去兑现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神圣使命。

因我是为了祛病走進法轮大法来的。起初我不懂什么是修炼,怎样修炼,甚至边打针边吃药边修炼,认为两方面结合病会好得快些,谁知越打针、吃药病越重,越难受。

做真修弟子

开始我修炼谈不上精進,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甚至把书往箱里一放长时间不学法,但心里总觉得有什么放不下。感谢师尊借同修的嘴点化我:这么好的法你不学你不觉的可惜吗?师尊又安排我和同修一块住,每天早上同修就邀我去炼功点参加集体炼功,晚上学法,天天如此。这我才有了方向。

在学法小组这块人间净土,耳闻目睹感召下,我也能精進实修了:知道了学法、修心的重要性,也更加明白了大法修炼要求很严,自己不可掉以轻心。

学法后,我从不接受别人赠送的点滴东西,只能付出,包括请客送礼,不能索取。九八年我在北京宾馆捡到一部手机,价值八千至一万。那时手机还不象今天这么普遍,多数人只有bb机,常人认为我是幸运者。我是幸运中的幸运者,因为我得法了,对这不义之财可没有动心,在原地等失主领取。很快失主找来了,他喊:谁捡到手机了?我说我捡到了,并将手机交还失主,不取分文酬谢。晚上打坐双盘一点也不痛。平时多次遇到大小财物,多少不等,都是同样归还失主。

我儿子在北京招待所上班,捡到一密码箱,他把密码慢慢破解,里面整整一箱钱。那时候做生意的钱不转账,不用卡,全带现金。里面有几万,我儿子没有数,直接交给了领导。现在儿子捡到东西,如里面有电话号码,就打电话给失主,在街道捡了交警察,单位拾的交领导。我们全家一尘不染,从这一点讲,我们不愧为主佛的弟子。

大法弟子在哪里都是好人,平时所到之处,有碎玻璃,砖头,石头等物,哪怕走过去了也要回来清理干净;住在哪里门前的小路一定清扫干净。我的行动也感染了周围的人,世人也很敬佩大法弟子,知道了江泽民的罪恶和中共的卑劣行为,还纠正了不少世人的败象。

证实法的历程

九九年七二零后,大法弟子们证实法的项目很多,我也力所能及的参与去做,如:帮助找昔日的同修,帮着走不出来怕心重的解开心结,带领不学的同修参加集体学法,帮着成立学法小组。我知道我的时间不属于我个人,是用来为证实大法的。我每天感觉时间不够用。忙着发资料、讲真相、劝三退,白天晚上面对面发,面对面讲,天天在外面救人,却很少安排自己的生活,都是最简单的。饿了买点零食充饥,不论天冷天热,无年无节,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持之以恒,长达十二年的时间里就是这样默默的坚持着。这一切用语言难以尽述。

讲真相发资料遇到很多危险,在师尊的加持下化险为夷,略举两例,同修的儿子开理发店,正在给一个人理发,恰恰他躺着理发,侧面朝我,见我讲真相,那个凶巴巴的样子,双眼紧盯着我,想构陷我,但又不能动,因为头上有刀,要不是那理发刀在头上剃,看那凶相定会魔性大发,还有很多世人在场,我心里想着我是神,口里的歌出了嘴,“功名利禄不长久 世道兴衰全在天”同修见歌好又入心,要我抄给他一份,我故意说不会写,就请了一位旁边的世人写,我就默念歌词,他写着写着,写到“進進出出为哪般”时,他不理解的问我是怎么回事?我说生生死死,轮回转世,不就是進進出出吗?他啊的一声点头明白。那个理发的人也转阴为阳的露出了笑脸。歌词写了几首,这个要一份那个要一份。见那个理发的凶巴巴的脸转为笑脸,我说给他抄一份吧,抄完歌词后和真相一起给了他。他也乐意的接受了。还给他退了党,走时他高高兴兴还回头向我致谢。

还有一次发资料,看对方身材高大,也有点象当官的,见我发真相资料凶气来了。我也送他一份,边给资料边请师父加持弟子。我口里说你有福了,并拍他的手说你得之不易的,不知你的袓上积了多少的德,才有今天你的长相。资料是接了,嘴里还是凶凶的说:“看你法轮功的!”连说两句,我说回家好好看看,你觉得好就给亲朋好友看。我心里对自己说,千万不能害怕,因为我强他就弱,我有师父,嘴里称他很帅气,使他的邪气不起作用。我照常给其他人发资料。这样的事例很多,有的拉着我的手不许我走,有的拉着我的自行车不让我骑,要诬告我。我说学“真、善、忍”没有错,对别人生命负责是大善之举,并告诉对方,以前构陷我的那些人遭恶报得大病花八万多治疗,还有死了的事例。对方就象霜打的茄子,软了放手了。

我也被邪恶流氓警察请去几次,我都在里面背《洪吟》炼功、讲真相,并在墙上写“法轮大法好,天灭中共,退党保命”,唱大法歌曲,劝警察退了党。狱警们知道我们是好人,还叫吸毒人员跟我学法轮功。除了睡觉我就在里面“开广播”——讲真相。他们也静静的听。

拒绝交所谓“伙食费”

今年四月初被中共恶党人员绑架,原因是怕我们给伟大的师尊祝寿,提前把我们关起来了。我在拘留所里见人就讲大法的美好,讲政府的下流、恶毒行为,怎么迫害好人,并了解县委书记姓名,准备出来后要告诉他们真相。有一天八点钟通知要换被子,说要進行检查,我就想利用机会告诉检查的人我是被冤关拘留的。他们让我在里面等着。十点检查男房,半小时后他们没進女房查,我随即出去,看到他们面朝外走,我喊了一句:女房没查,我有冤情。他们装没有听见走了。

看守所内不管什么人,四十元一天另加上牙膏日用五十元,半个月六百五十元,進来第二天他们就向我要伙食费。里面的食物没有人能咽下喉,早上几粒半生米,脚下一匙米汤水,有时馊气难闻,连咸菜都没有,下午晚上一碗饭,一点时菜或海带水,没油淡咸,家里亲人交伙食费除掉总数外在多出来的钱才给本人,买点零食或水什么的。

他们向我要伙食费,我说他们乱抓你乱关,冤枉钱不会出。我对师父说:师父啊,钱不能交给他们迫害好人。心想让他们去调查,我是好人。立即智慧又出来了,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不许他们再问我要伙食费,大法弟子连人带财物都是大法的资源,只有为师父用,为大法用,正用,谁邪用谁有罪,谁犯天条,谁就没有未来。结果,直到我出来都没有问我钱的事。

处处是我们讲真相的舞台

出来后我又汇入紧张的助师正法。先到村委会问:我犯了何法,你们把派出所警察带到我家来。村长说因我炼了法轮功。我问:你了解法轮功吗?你了解我的为人吗,要是我打架闹事,杀人放火,我不敢進来,学真、善、忍做好人给全国人民添了光彩,我们那条街人人敬佩大法弟子,然后给他讲了一系列真相。开始他的脸有点阴沉,经我一讲村主任马上倒茶给我,村长叫我告他们。

过两天又有一同修与我去了镇、县、法院、派出所讲真相。来到镇政府,我说要找镇长、书记,就叫姓赵的接待我,我说前段时间,他们怕我给师父过生日把我抓起来,他们说那是非法。听说我是炼法轮功的,他们说不管,我问他们管什么?他们说管灾情。我说有冤才有灾。我是被迫害才来申冤,学真善忍做好人错在什么地方。我也是讲了一系列的真相,少数人反问,多数静静的听,他们说不过我和同修,因为我们是有理的。我起身走时,告诉他们要他们转告给镇长、书记我们来这里找过他们,他们点头同意还说叫他们以后不要再做这种事了。

继续前行,来到县政府。门卫问我找谁,我说找某县委书记,当时我怕他不许我進,就没有提法轮功的事,他见我要找书记,就说不可能个个见你。你去找信访办。来到信访办问我有什么事,我说学法轮功的,前段时间怕我们给师父祝寿,把我关了半个月,他们扬言要打电话给“610”。我不为所动,接着讲真相、他们不听还赶我们走,把门关了,同修又开门進去。他们还是赶我们出来。我们就在门外讲。等一下我们就走了。知道这次没有成功的考验是错在没有给门卫讲真相。

第二天我和同修冒着大雨去公安局和信访办,也是一路找,一路讲。我在被关的期间同修找过他们,见我本人来了,就有人见了我。我如实的告诉他们。全球支持法轮功,只有中国江泽民制造迫害,小人妒嫉陷害好人,搞天安门自焚,嫁祸法轮功……他们都听得好好的,也很同情法轮功。都是我们在说,他们还叫我们到法院去告有关人员。我们离开时,又递上一份信让他自己慢慢的看。

大雨倾盆又到法院,同样诉说了我们的来意,他们听说是炼法轮功的,就莫名其妙的说什么法轮功也好,政府也好,我们说不是我们干涉政府,是政府干涉我们。我说学真善忍做好人给全国人民添了光彩,为后人做了榜样,他们说我们没有抓你,谁抓你找谁去吧。看来他们有点明白真相了,我们就走了。

再次来到抓我的派出所,找到所长,我说法院叫我来找你们说理。我无罪你们随便抓我、关我,谁是所长?总得有个说法啊。法轮功叫我们做好人,孝敬父母,道德回升,人心向善,一尘不染,他们一听知道自己无理又耍无赖,说是江泽民叫抓的,并又找到抓我的那个人。我问:你为什么要抓好人?他支支吾吾的说,我没有关你,我说你不抓我是我自己去的吗?他很怕,躲躲闪闪的。我坐下讲了很多很多的真相。我就公安人员惹得好人不安,大声的问:所长是谁?见我口口声声要找所长,一个不知什么名的人叫我去告他们,我说你写个东西给我。

这一圈下来,我体会到处处是我们讲真相的场地,处处是我们的舞台,只要我们正念足,就能演出神迹来!

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谢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