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呵护我走过的修炼路程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八日】

伟大慈悲的师父好!
尊敬的各位同修好!

我是一个在医院工作的大法弟子,我是九六年得法的,在这些年的修炼中,我深深的体会到法轮大法的神奇、神圣;深深体会到伟大师父的洪大慈悲与佛恩浩荡。我怀着对伟大师父的崇敬、对大法的坚定,在证实法的修炼中时刻用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用慈悲祥和的心态告诉人们真相,在做好三件事、证实法的修炼路上,修好自己、救更多的众生。下面我向伟大的师父和各位同修汇报一下这些年的部份修炼体会,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维护大法、维护师父的尊严是我的使命

九九年七二零邪恶开始迫害大法,邪恶势力编造各种谎言栽赃陷害大法、诋毁师父,以此来欺骗百姓,迫害修炼人。作为大法弟子,面对邪恶的迫害、造谣、诬陷,我们该怎样做?当时很多人陷入迷茫,感到束手无措,不知道应该怎样做。我和大家一样,也处于这种状态。但是当我冷静下来后,想到维护大法、维护师父的尊严是每一个大法弟子的使命和责任。为了让世人了解大法,为了揭露邪恶的弥天大谎,我和其他同修一样,放弃了工作,走出家门,到北京上访。两次進京上访,都遭到绑架和关押的迫害。虽然遭到两次非法关押迫害,但我知道自己没有做错,大法、师父没有错,我对我的选择无怨无悔。虽然邪恶的流氓集团剥夺了我们炼功、上访的权利,但剥夺不了大法弟子坚强的修炼意志以及对真理的正信、与向往。

散发真相资料救众生

二零零零年我们地区的同修在一起切磋,大家认为:邪恶用电视、电台、报纸、杂志等宣传媒体搞假宣传,用谎言欺骗广大的世人,人们都不知真相,而我们大法弟子又被剥夺了说话的最基本的权利,这个时候我们不能等待,我们应该向人们讲真相,让人们知道谁是真正的邪恶,是谁剥夺了人们信仰自由的权利。

经过切磋,大家一致认为:我们要向人们讲真相。大家决定印真相资料,发送给人们看,要保证不落下一家一户,让人们了解大法,了解我们师父是来救人的,绝对不是电视中宣传的那样。一天,在印制了很多真相资料后大家商定好了晚上出去发放。可是我正准备走时,却被丈夫拦住了。由于我两次被抓、被关押,丈夫很担心,不让我出去。我试着说服丈夫让我出去,他坚持不让。我坚持要去,看我非要出去,他就把我锁在屋里。我想:我今天一定要出去讲真相。锁着的门被我神奇的打开了。丈夫看锁不住我,气的把门上的玻璃砸的粉碎,我在丈夫不理解的骂声中走出了家门。

天已经黑了,天上开始下起了雨点。我快步来到同修家,将我们准备好的资料每人拿了两包,走進黑夜中。我们走街串巷,挨门挨户的发。由于是第一次发放,心里有些怕,每当遇到人就停下来,等人走了再接着做。就这样我们做的很慢,浪费了不少时间。雨下的越来越大,衣服全都湿透了。但我们仍然在雨中穿行着。当我们害怕时,我们就背《洪吟》<威德>:“大法不离身 心存真善忍 世间大罗汉 神鬼惧十分”。背着师父的法,我们的胆壮了,不害怕了。一点一点,怕心没有了,我们体会到大法的威力,体会到师父就在我们身边呵护我们。大家越做越快。当我们把真相资料发完,已经是夜深人静的时候了。但我们非常兴奋,我们带着一种喜悦的心情踏上回家的路。

从那一天开始,我们几乎天天出去做,每天拿真相资料走街串巷,把一份份真相资料送到每一户人家。在这个过程中也遇到过坏人报警,但是在师父的呵护下我们都能安然无事,我们能体会到师父就在我们身边;也遇到些世人不理解,不接受真相资料,甚至丢弃真相资料,有时还遭到别人的辱骂,这些都动摇不了我们的决心。因为我们的怕心没有了,我们再遇到警察与坏人的时候,我们能不慌不忙的、坦然的从他们身边走过。我们做的速度越来越快,没用一个月的时间,我们几乎把整个小城与周边的县做了一遍,让更多的人了解了大法的真相。

在给本地民众发真相资料的同时,我们又决定向全国各地邮寄真相资料。当时心里想的是:让全国的人们都来了解大法真相,了解我们的师父,揭穿中共的谎言,不管遇到什么困难都不能动摇我们的修炼的意志。

坚持自己制作真相资料

2002年我们地区没有资料,因为有能力的同修一批批的被抓了,放回家的同修因家被抄,没有书和资料,我们只好向外地同修求援,由外地同修给送来,再由这边的同修发给大家。这个过程非常辛苦。我每次看同修手提着大包沉甸甸的真相资料来到我家,微笑着递到我手里后即转身离去,望着同修的背影,心里总想:同修,你辛苦了!天长日久,在来来往往的日子里,同修在法上的那种坚定和能放下生死那颗纯净的心使我很受感动,从那时起,我就很想有我们自己的资料点。

大家一起切磋:我们不能依靠外地同修,给同修增加负担和不安全因素,决定自己制作资料。经过切磋找到另一同修来承担这个责任。开始由于我地区邪恶猖獗,同修被迫害的相对严重,被抓、抄家后很多人都没有大法书和经文,就更需要学会上海外明慧网,以便为同修制作大法书和印新经文。同修默默的承担起来,利用自己有限的时间,克服了种种困难、废寝忘食,终于将大法书和师父的经文印了出来。同修们边学法边向世人洪法、同时讲真相。互相配合揭露邪恶的迫害。这样我们地区又形成一个整体。

在2003年开始上网下载时,负责上网的同修经常被另外空间的邪恶干扰,使他头疼恶心睁不开眼,腰痛、脚底烂的不能走路。同修发正念清除干扰,所有的同修都发出强大的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的干扰,在师父的呵护下我们总能及时的上明慧网,使我们能继续制作真相资料,及时的看到《明慧周刊》,使我们走正了师父安排的修炼路。

排除干扰 向内找 修好自己

修炼人和常人的不同,就是遇到问题、麻烦能及时向内找,然后找出解决的办法。因为师父说了:“环境是人心造成的,环境不好那是你们让它这样的。”(《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那么我们修炼人所遇到的一切问题,一切障碍,都是因为我们自己在某方面或者某件事情的认识、心态、做法上不符合法的要求,才出现的。 这一点我有更深的体会。

2004年《九评共产党》发表了,师父发表了《向世间转轮》,我们都走出来广泛向世人讲真相。我和同修配合做《九评》光盘。在做的过程中出现了很多的干扰,我出现头痛、恶心、全身痛,我必须忍着痛坚持,因为同修需要光盘向世人讲真相。未得救的众生特别的多,而且急着等着我们去救。我要用正念清除自身的一切不正的思想行为和干扰众生得救的邪恶因素,珍惜师父给我们安排的救人的机缘。因为大法弟子是众生得救的唯一希望,是大法赋予大法弟子的神圣使命。认识到这一点我开始用强大的正念清除我空间场的一切邪恶干扰因素。彻底解体邪恶,否定旧势力邪恶的迫害,走师父安排的路。我继续做我该做的事,可是另外空间的邪恶不让我做,还是干扰,干扰刻录机使刻出的光盘全是立体块看不清,浪费大量光盘,我马上坐下来静心发正念清除邪恶的干扰。在我静下来时我看见发正念时在我空间场很多杂物飞向刻录机,我念正法口诀,清除一切邪恶的干扰,这时我的空间场马上清晰了。做出的《九评》光盘就清晰了。当时我感到另外空间邪恶特别猖狂,我们一不留神就会被干扰,所以我时刻把握自己的一思一念。我想多做光盘让所有的人都能看到真相。所以我每天睡很少觉。有一天我困了就趴那睡着了。也就十来分钟,醒来就继续刻光盘。当我早上洗漱时发现,我的头发被剪掉好几垛,就象用剪子剪的,就是人说的“鬼剃头”,我想就是另外空间邪恶干的,想干扰我刻光盘,想用剪掉头发威胁我。不让我做,无论怎样我都坚持,我用正念清除一切干扰众生得救的邪恶因素,我继续刻《九评》光盘。

可是另外空间的邪恶不甘心,又利用我的丈夫来干扰我做资料,因为我丈夫不修炼,所以我就背着他做资料,每天等他睡了才做。那天半夜二点半,我正在做,丈夫起来了,他看我没睡觉,问我在干什么?我急忙收好,丈夫不依不饶,要收我的东西,我怎么说都不行,因为这些年我都是他睡了以后做。几年来我全靠正念和师父的呵护,丈夫一直没发现。这是邪恶在利用他来干扰我做证实大法的事,我和丈夫僵持到三点半才说服他,他才回去睡觉。我收好资料,我就坐下来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干扰,全盘否定旧势力,彻底解体邪恶的因素,不许任何邪恶干扰我救众生,干扰我做证实大法的事。

通过这些事我认识到,只要做正法救人的事,邪恶就干扰只要我们正念正行。彻底否定旧势力邪恶的迫害,走师父安排的正法之路。邪恶就解体了。通过做资料这事认识到这也是我们在修炼心性、魔炼我们的意志,用正念神念来救人、证实法。

修炼人遇到问题、麻烦向内找,遵照师父的法去纠正自己心性上不正的因素,邪恶便没有了市场,没有借口存在,就不能如意的制造麻烦、矛盾,就不会阻碍我们讲真相,救度众生。遵照师父的法要求自己,好好找一下自己的修炼状态,修炼目地是否正确?做事的动机是否纯净?自己的根本执著究竟是什么?用师父传给我们的“真、善、忍”宇宙大法来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我们现在的一思一念都不能离开法,不能忽视个人修炼的提高,不能一遇到矛盾和魔难,就认为是干扰,是迫害,干扰是应该清除的,但同时我应该想到用师父讲的法去衡量,去找自己,找出那些人心、执著和后天的观念,归正一切不正的变异因素,同化大法。心性升华上来了。其它方面也提高了。

讲真相、劝三退

随着师父正法進程的推進与大法弟子坚持不懈的努力的讲真相、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操纵恶人迫害大法、大法弟子的所有邪恶因素,现在明显感到讲真相和劝三退比以前要容易得多了。

我们虽然在被迫害中,但更多的众生需要我们救度,因为众生被邪灵毒害的太深,大法弟子讲真相是让众生明白真相。在我们讲真相、做三退的过程中,我们要对众生负责。师父把这么重大的责任交给我们做,众生也需要我们,所以我们每个大法弟子都要认真讲真相、做三退,并且要做好才能真正的救度他们。

我丈夫的很多朋友都是在政府机关工作的,有的就是直接负责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以前与他们讲真相存在着很大的阻力,他们会提出诸如:不应该搞政治,不应该上北京上访围攻中南海,你们是小胳膊扭不过大腿,你们“傻”等一系列的问题。我跟他们讲大法的美好,师父的为人,大法弟子如何按照大法、师父的要求做好人,我们不是搞政治,更没有围攻中南海,我们只是要求一个正当的修炼环境。如果不是非法的镇压、诬陷大法和我们的师父,我们也不会去北京上访,而且上访是宪法赋予公民的正当权利,不应该被非法剥夺,我们没有错。他们把修炼“真、善、忍”的好人抓進监狱、劳教所,错的是他们。同时告诉他们不要对大法犯罪,在工作中要保护、善待大法弟子等。他们都明白我讲的有道理,但是在中国这个以“政治挂帅”为第一的国家里,这么多年政治运动的熏陶,加上出于自身利益的考虑,已经使他们完全是站在邪党的立场上去分析、处理问题,所以很难一下子接受我的观点。但我们不灰心,当这位朋友再来我家时我再讲三退他就接受了。并且说知道共产党不好,太腐败,这是人人皆知的事,问我怎么能三退,我说你真心退你对神说我退出邪党组织,因为他危害我的生命我就退出邪党组织,但必须是真诚的你才能救自己。他说是真诚的。就这样我给他做了三退。

那天他妻子也来了,她是街道办事处的书记,也配合邪恶抓过法轮功弟子,她说她们办事处收了很多法轮功宣传资料,她问我、她们为什么散发传单,这不是搞政治宣传吗?我说嫂子你错了,他们不是在搞什么政治,他们是在救你们,现在天灾人祸这么多,现在人的道德都败坏了,人为了钱什么坏事都干,人已变得不好了,人不治天治,这是天理。大法弟子是在告诉人真相,你知道吗?大法弟子冒着被抓、被劳教、判刑。他们多少人因为告诉你们真相被关押、判刑。有多少人被打残,打死,他们也有家,有丈夫、有妻子儿女、有父母兄弟姐妹,他们都有幸福的家呀?他们都知道出来面临的是什么,可是大法弟子冒着生命危险告诉你们真相。他们家人也在为他们担心。他们知道在家里多好啊,他们也不想被关押、判刑,在监狱多苦啊。他们都知道。可是他们还是要告诉你们真相。为什么? 因为大难要来了,很多人不知道,所以他们是在告诉人真相是救人。嫂子你好好看看那些材料。都是他们的真实的修炼体会,都是真实的。非常感人。嫂子说好,也给我三退吧,这样我给他们做了三退。他们的生命得救了。

《九评》发表后我继续利用和他们在一起的机会向他们讲真相,劝三退。正象师父讲的那样,现在的世人比以前要容易接受大法真相,救人比以前要容易的多。现在当我向他们介绍《九评》的内容,并讲退出邪党组织的好处。再劝他们三退,很多人都能接受我的建议,并愉快的退出邪党的组织,高兴的接受我送给他们护身符,记住“法轮大法好”。就连曾经参与过很多次绑架大法弟子的国安部门的一个负责人,都在我们大家的努力下退出了邪党的组织。

我们在讲真相时,心里想的是真正在救度这个从微观至宏观的生命,人的表面这层其实很微弱,正念抑制住它之后,人明白的一面就起作用,人的主元神那面什么都明白,这样整个人就会起到积极的作用。

动了一个不正的念头

在大法中修炼了这么多年,可是在我们生生世世造下的业力中,在我的骨子里还有没有去掉的不好的物质,这些东西时不时就会在我的头脑中反映出来,如果不及时清除掉这些东西,它们就会跑出来干扰你。所以作为修炼的人,时刻都要把握好自己的一思一念。

零六年八月的一天,同修打来电话,说要来看看我,我很高兴。可是突然我感到鼻子不舒服。我就想:同修要来了,我可不能有什么不好的状况让同修看见,修了这么多年,还这样?动了这一念后,我自己也没有感到有什么不对头。可是当第二天同修来的时候,我是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简直不成样子。同修说你是怎么了?我说是因为你来,我不想让你看到这样,反而更难看,同修这一问、我才悟到、这是我不正的念头造成的。虽然和同修说,但我也没往更深去想。后来我们去同修家,和几个同修在一起切磋。这时我的头痛的象砸开一样的难受,修炼这么多年,再难受我都能坚持学法炼功,可是今天难受的挺不住。我躺在同修家的床上,头痛的迷迷糊糊的,别人看我的状态哪象个修炼人,真是不成样子。在我迷迷糊糊的时候,听同修们的切磋每个人都带着人心和各种执著心,我很着急。在同修的面前看到自己的样子,我的心一惊,我自己这是怎么了?修炼这么多年,不管什么样的病痛,什么样的魔难,我都能正念正行的走过一关又一关,今天这是怎么了?这哪象一个大法弟子的形像?我认识到自己的状况不对了,我开始查找自己的原因,问题出在哪儿?回想一下这两天的事,当我接到同修电话时,我鼻子突然不舒服,我动了一念,怕同修看见我流鼻子,怕别人看见自己修的不好的一面,这不是虚荣心吗?这不是我的不正的念头造成的吗?认识到这一点,我马上发正念清除自身不好的所有的执著和虚荣心,我是大法弟子,是金刚不破之体,我有漏可以在大法中修去,决不允许任何邪恶因素借此来迫害我。当我的正念一出,我什么不好的症状都没有了。当同修再看见我时,我精神焕发,变成另一个人。同修看我好了有个同修说我看你那样子就象一个刚修炼的人,我对同修说对不起,都是我的虚荣心、念不正才导致我那样,我已经认识到这个,调整了心态,正念正行修掉一切不正的念和虚荣心。这就是正念的威力,正念一出就是神念。神念一出什么都不是。所以我们必须把握好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用师父讲的法去衡量,去找自己,找出那些人心、执著和后天的观念,归正一切不正的变异因素。走正自己的正法修炼的路。

向内找自己化解与丈夫之间的矛盾

99年在我去北京上访二次被绑架看守所,回来后丈夫就说你在家炼吧,不要再出去了,你们斗不过他们。听了丈夫的话我的眼泪刷刷的流,我说我们并不是跟他们斗,是因为他们污蔑我师父、污蔑大法。我作为大法弟子必须维护我师父的尊严。告诉人真相。我师父教我们做好人,做更好人哪有错,丈夫没说什么。

后来我因为散发真相资料被非法劳教一年。回来后我再出去丈夫就不高兴,有时故意骂我,当我做真相资料就不能让他知道,都是背着他,有时男同修来电话,丈夫就借此来说我和人家不清楚,侮辱我,我很气他就和他吵,他有时半夜起来喊:我老婆是跟别人了。我被他气的没办法,忍不住就和他吵,这些年的修炼中,一直被丈夫侮辱着,使我厌烦甚至怨恨他,被情绪苦苦的纠缠着,压不住也排不掉,每次发正念都清理这不正确状态背后的因素,效果都不好,总有什么东西未除净,虽然表面不好的物质因素清除了很多。与丈夫的争辩中,总是用人的这一层的理和为自己辩解、明明白白知道自己的心性有问题,还是不肯少说一句,过后我也找自己,究竟是什么原因使他对我这样,我潜意识中还有一念,但本质上的东西并未动。表面是他们受邪党毒害深,怕受到迫害,利益受损失,進一步原因在我这儿,出了问题没有向内找,没有善心,不能容忍,和他争争斗斗,争人的理对与错,这和宇宙特性是拧劲的,和师父给我们下的机制也是拧劲的,修炼之所以走弯路就是关键的时候不能放下切身的利益,为我为私,被情,被旧势力钻了空子,進行了无情的迫害,为什么还抓住人的东西不放,这能不受到干扰吗?这些东西不去,能提高层次吗?修炼就得在这矛盾的碰撞中得到提高,你好我好那不能修炼。心性不提高等于没修。我必须按师父的要求,心正、念正过好家庭关,做好“三件事”,排除所有干扰,心急也是不行,还得一件事一件事的做,做对了,做好了,做正了才是对旧势力最好的否定。

认识到这一点我静下心来找自己的原因,一天我和同修切磋,同修和我的情况差不多,同修不动心,为别人着想,很平静的过家庭关。同修的高境界的认识启发了我,我静下心好好找找一找自己,我又学师父的法。由于自己一直光忍没有往深挖本质的根源,随着我心性的提高,师父把我的不好物质拿掉了许多,对丈夫的怨恨心相对也少了,这都是给我提高心性的,可能我哪生哪世欠下的业债。当我认识到是我没做好,从心底发出一种善心,慈悲心。我落泪了,虽然一直在修,但真正走入修炼好象刚刚开始,那种过关时去人心、去执著的剜心透骨与明法理提高后的境界升华,让人感觉到修炼的严肃与艰难,但更多的却是升华后的喜悦与幸福。调整自己的心态,逐渐的修去了那颗为私为气的人心。丈夫他再也没有了以前的脾气,我更体会到事情的变化全都是自己的心促成的。一个常人其实是很弱的,我真的没有了气,没有了恨,只是觉的他可怜。为我承受这么多年,我不知向内找反怨恨他。当我认识到本质上根源,我感到身体往下掉渣子,那种祥和之光,那么慈善用语言无法表达。我丈夫变得祥和了,通过在法理上的切磋,我找到了自身存在的问题,很快就提高了。我家里的气氛得到改善。我体会到真正学好法、向内修自己,才能使我们本体的物质生命同化大法,也才能在世间体现大法的威力。脱离了大法,脱离了修炼状态,我们就没有法的威力,我们就与表面的人处于一个层次,有正念才能正行,向内找是法宝。我心性提高上来我丈夫也变了。我在认识上也升华了。

整体配合 揭露邪恶 齐心协力救度众生

为了让当地更多的人知道大法真相,我们大家相互配合、齐心协力,在讲真相中大家都发挥自己的能力,人人从身边做起,大面积的向世人讲真相。有的同修拿起笔来,写出自己遭邪恶迫害的过程,曝光邪恶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行径。大家把大法弟子受到的迫害和自己的经历写出来,克服很多困难把这些情况写成小册子、周报印制出来分给人们看。经过大家的努力,很短的时间人们就通过小册子和传单了解了大法弟子被迫害的真相,人们看了开始议论:法轮功不就是炼功健身吗?怎么还被关押、被判刑,炼功健身有什么错?这个社会怎么了?人们不理解。通过讲真相,增强了我们整体的力量,有利的曝光了邪恶的犯罪行径,使更多的人们了解了大法弟子被迫害的真相。

在我们中还有做资料的大哥、大姐都是六十多岁,每天风雨不误,为同修做真相资料,不干胶、各种讲真相的资料,准备各种耗材,每天穿越在同修间。同修要什么他们就做什么,为救众生奔波,经常是废寝忘食。为做好师父让我们做的三件事,担当起每一个大法弟子的责任和使命,为了多救人,他们吃了很多苦。现在他们都在被迫害,在监狱里吃苦。所以我们要做好。

还有每天讲真相的大姐大哥,都快八十岁了,每天面对面给人讲真相、做三退。他们没有怕心,多少人都能讲,有时被不明真相的人大骂一顿,他们都能坦然对待,每天都能讲几十人,每当他们交给我们世人退党退团队的名单,我们都很激动,他们为了世人能得救,每天风雨不误。看看这些老年同修我的眼泪止不住,更觉得我们要做的更好。

还有位大哥六十多岁,面对面给神韵光盘。同修每天穿越在风雨中,这些年他几次遭到迫害,可他坚持不懈,每天都出去讲真相、发神韵光盘,贴不干胶真相,很多人拿到神韵光盘都是说谢谢的,有人见到他说神韵演的太好了,他为了保证神韵广泛传播,让每个人能得救,全是面对面的给。

我们还做大量的真相资料,神韵光盘送给千家万户让人们明白真相,大法弟子不停给人们送真相资料和神韵光盘。人们看了夸神韵演得好。有的看了病都好了,人们都说太神了,我们大法弟子相互配合做资料的做资料,讲真相的讲真相,发光盘的发光盘,用大法弟子纯净慈悲的心态救度众生。整体配合的力量是无穷的,整体配合的过程就是修炼的过程。按照大法的要求,踏踏实实的修炼,证实法。为了救度更多的众生,我们必须学好法,互相协调做三件伟大的事,遇到问题向内找,及时归正自己的一言一行、一思一念。在不知不觉中,我们互相之间越来越圆容,慢慢的形成了一个圆容的整体。

自被迫害以来,我们走过了十多个年头,大家锻炼成熟了。形成一个强大的整体。协调人与协调人之间、同修与协调人之间、同修与同修之间互相配合,在救度众生上有更大的突破。

我们非常想念师父:我们看到国外同修能见到师父、听师父讲法我们非常羡慕,但我们知道我们没有做好。如果我们修好了,都那么纯净,师父就回来了。所以我们必须修好自己,当我们面对师尊我们能心中无愧,我们才是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我们期盼和师尊见面的一天早日到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