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师父亲手给我调病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九日】在纪念师父传法二十周年之际,我感慨万千,心潮激荡。我有幸多次近距离接近师父,聆听师父的教诲,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走过了不平凡的二十年。师尊的大法不仅让我的病体彻底更新,还从根本上拯救了我被中共毒化的心灵。我把我的经历写出来,和同修一起分享。

修炼前师父亲手给我调病

一九九二年九月十七日清晨,我在吉林大学礼堂前的树林里看一个同事炼功,同事说,科技楼前头,有一位气功师在给吉林大学教职工调病呢。一听我赶紧赶过去。那里已经有三、四十人在排队了。我跟随着队伍前行,看到了师父。师父当时看上去象只有二十多岁的样子,身材高大魁梧,英俊和善却不失庄严,有一股强大的能量吸引着我。轮到我时,师父说:“只说出一种病”。心里马上猜想是否前边的人比较贪心,说出的病比较多。后来知道,师父只承诺给每个人去一种病。我就指了指自己头疼的部位。立马就觉得好象有一根筋被抽出去了,师父拍了我一下说:“好了!”我转转脑袋,真的不疼了。我向身边一位王老师打听,于是我第一次知道了师父的名字,知道了“法轮功”。和师父的这次巧遇从此铭记在心。这样的机会实在太珍贵,太难得,竟然让我碰上了,我得和大法和师父有多么大的缘份啊!于是我也成了大法修炼者,放弃了其它功法。

与师父合影

一九九三年六月二十五日早晨,我们在吉林大学科技楼炼功点炼功结束后,很多学员都急着回家做饭、吃饭,准备上班。我和另外一个同修负责保管宣传栏和法轮大法横幅,每次炼功前挂起来,炼完功就收起来。一位辅导员看我们俩收拾完了,忙叫我们,说要和师父合影。真是喜出望外!也不知道师父是什么时候来的。没有离开的学员已经在炼功场东侧回廊上排好了队,我站到了后排,在背后看着师父高大的身材,师父双手放在腹前,宁静的面东而立。合影后三十多学员围着师父握手、问候。我心里别提多激动了,也很想和师父握握手,可心里又怕耽误师父的宝贵时间,于是就站在一边分享同修的幸福与喜悦。

后来从辅导员那里得知,师父很早就来到了炼功点,但示意辅导员不要影响学员炼功,只是默默的给学员纠正动作,慈悲赐福,绝大部份学员对此全然不知。我们这个炼功点是师父亲自选定、亲手清过场的。有功能的人可以看到师父法身坐一圈,上空有大法轮罩着,大法身在上面看场,一片红。这个炼功点不是一般的炼功的场,是个修炼的场。七年间,由此炼功点分出去了五个炼功点。

有幸参加了师父应邀参加的座谈会

一九九四年四月二十八日,早晨炼完功回家的路上,两位同修约我八点半到小白楼会议室参加吉林大学人体科学研究会的座谈会。座谈会邀请了师父参加。我提前来到了会议室。八点半,人体科学研究会的领导和吉林大学的法轮大法辅导员陪着师父進来,室内二十多人全体起立鼓掌欢迎。座谈中,专家学者们提出了一些学术上的问题,我听不懂,也说不上话。看着师父对每位发言者都认真倾听,有时点头,有时静听,对于别人的提问真诚、谦逊作答。对于探讨的问题,以平等商榷的口气说话。师父从不打断别人的话,也不强加于人,非常有礼貌。我铭记师父的形象,端庄大方,仪表堂堂,真是所有人行为的楷模。

聆听师父讲法

一次我出差刚回到炼功点,同修说师父在省委礼堂正在举办法轮功传授班(即师父办的长春法轮大法第四期传授班)。我求英子同修给我弄张票,当天就加入了学习班。我是插班進来的,对法还不大理解,但是就觉得师父态度亲切中肯,体贴温暖,有种强大的能量吸引着我。师父讲法通俗易懂,声声入耳,句句入心。我全神贯注听讲。很多东西闻所未闻,比如修炼、执著心、心性、向内找、悟性等等,头脑中一片空白,对其内涵和法理不太理解。因为还有出差任务,最后一堂课没有听不得不离开了。

虽然对于师父讲的法不太明白,但是我发现师父讲的是真的。出差的时候得到了验证。以前我坐车一个姿势不能保持十分钟以上,超过了就会因为颈椎骨质增生压迫神经,肩和肩胛骨麻木酸痛。这次坐车发现一点也不疼了,还精神十足。得法以前,我每天要吸一包香烟,这一路上已不能吸烟了,吸烟就引起剧烈咳嗽,吸不了,三十年的吸烟史就此结束了。

不但不能吸烟,也不能喝酒了。我到天津参加同学聚会,喝酒的时候嘴里火烧火燎的,受不了。硬喝進去就吐出来,没办法只好喝饮料。同学们问我,以前你挺能喝的,今天怎么啦?我就告诉他们,我参加了八天法轮功传授班,师父在讲法的时候,讲了祛病健身,戒烟戒酒的事,我以前也曾暗下决心戒烟酒,没想到学大法这么容易就做到了。同学们也都感到神奇。

第一次听师父讲法,并没有什么想法。可是大法在我身上的神奇的验证,激起了我强烈的求法的愿望。时隔不久,我又参加了师父办的两个班。静心聆听师父的系统讲法,从中体悟到师父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都有很深的内涵,你修到不同层次就会有不同的理解。特别是对师父讲的做好人的法理,深受触动,使我梦醒。回首六十年的人生,党文化灌输了四十三年,让我成了铁杆的党徒,在各次运动中让邪党带动着作恶,曾经把同班同学打成右派,让人家失去了青梅竹马的恋人,毕业后被流放到了盐碱沙漠贫困之地,受难至今,我却成了“好党员”,把自己的好处建立在了他人的痛苦之上,想起来良心难安。可不能再糊里糊涂的做人了。

这四十三年间,我是无神论者,天不怕、地不怕,无所畏惧还忘乎所以。在家杀鸡剥鱼的事都是我干,在单位也杀过牛,宰过猪。上动物解剖课的时候,青蛙、老鼠、兔子也都杀过不少。干了这些事还很自豪,觉得自己力气大,手也巧,被人视为能者、强者。后来魔难也就降临了,腰痛难忍,躺下都不能动,睡不了觉,难受极了就靠打杜冷丁才能勉强过活。我多次转院治疗,做过两次全身麻醉和一次局部麻醉的手术,在病床上呆了三年。退休前一直病魔缠身。

学了大法才知道,这是做了坏事得到的恶报。师父说:“因为人在以前做过坏事而产生的业力才造成有病或者魔难。遭罪就是在还业债”(《转法轮》)。我这一生干了那么多坏事能有好日子过吗!我的病情的变化不就是师父的法理在我身上的实证吗?要不做坏事,就得学好师父的法。师父说了,要想把业力等等这些不好的东西全部去掉,首先得把自己这颗心扭转过来。人有了好的心性才是从根本上杜绝一切隐患,才能健健康康的做人。一个没有病的人,一定在心性上是一个严格要求自己的好人。要做一个好人,方方面面都要按照法的要求去做才能做到。

师父在一九九二年五月十三日,把宇宙大法传给我们,我们得了法的生命从此改变了,我学了大法不仅身体得到了彻底净化,精神也获得了重生。无论未来有什么事情发生,我都要遵照大法的要求去做,直至生命的永远都不会改变。

明慧网法轮大法洪传二十周年征稿选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