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曝成都市新津洗脑班的迫害手段及恶人恶行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九日】成都市新津洗脑班从2000年成立以来,用各种手段迫害了数百名法轮功学员。如:法轮功学员李兴惠(音),女,50多岁,四川省电台编辑,因不放弃信仰大法,被绑架到此迫害,至今已6年余。法轮功学员樊英,女,40多岁,四川省双流县某厂职工,在龙泉女子监狱被迫害5年,刑满后,被劫持到洗脑班迫害至今已4年余。法轮功学员刘萍(音),女,50多岁,教师,在女子监狱刑满3年后,被劫持到洗脑班迫害,至今快1年了。

这里的恶人通常采用的手段是三步,即伪善—谎言欺骗—高压恐吓。坚定正信的法轮功学员都不会被这些邪恶伎俩所迷惑,即使有一部份法轮功学员因为一时糊涂违心的或假意的向邪恶妥协,写了什么所谓“保证书”,当她们一旦离开这个邪恶的黑窝,就会清醒,就会到明慧网上发表严正声明,声明自己在黑窝内所说的不符合法轮功学员的言行作废,坚修大法到底。所以,邪恶的迫害是失败的、徒劳的。

而恶人明知道是这样的结局,他们为什么还要这样做呢?一是恶人想以此让法轮功学员沾上污点,消磨法轮功学员的意志,让法轮功学员消沉,从而达到毁掉法轮功学员的目地。二是恶人明知是假保证,为了完成任务,为了得到更多的奖金,他们就会“假戏真做”。甚至叫那些一时糊涂的法轮功学员先在保证书上写“炼法轮功”这句话,恶人就在这句话前面加上“不”字,这样就达到恶人完成指标的目地。

刚被绑架進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难免有点委屈、怨恨的情绪,但正念也比较强,恶人是害怕的。通常前一周或半个月内洗脑班的工作人员是不会或不敢来找法轮功学员谈话的,因为他们心虚,不敢面对法轮功学员的质问和正念的眼神,而是找两个陪教人员(包夹)24小时陪同吃住。目地是监视法轮功学员的一言一行,不许法轮功学员炼功、发正念和背法、唱大法歌曲。不准法轮功学员闭眼,害怕法轮功学员发正念。一旦发现法轮功学员炼功,恶人非常恐慌心虚,恶人会立即叫上其他恶人陪教群起而打,而骂法轮功学员,用非常肮脏和下流恶毒的语言谩骂。还邪恶的说:你们不是修真善忍吗?你怎么不忍住不炼呢?你们不是修善吗?你让我们休息不好,你善待了我们吗?这些邪恶之徒干扰阻碍法轮功学员炼功,还反咬一口说是影响了他人休息。甚至蛮横无理的说:你们不好好出去挣钱,不早点悔过出去,你善待了你的家人你的孩子了吗?多么可耻的谬论!

洗脑中心的工作人员会悄悄的随时向恶人打听他所负责的法轮功学员的情况,包括工作、家庭、生活及在室内的言行与思想状况,也会到法轮功学员所在地的610及国安特务或单位了解法轮功学员情况,其目地只有一个,就是想找出各种“缺口”迫害法轮功学员,来游说、欺骗、动摇法轮功学员的正信。

先用亲情来迫害。法轮功学员刚被绑架進去的前段时间,他们会假意的关心你,对你问寒问暖,从表面上迷惑你。问你生活上需要什么物品,或安排家人送来,主动叫法轮功学员的亲人来看望法轮功学员。当法轮功学员的亲人来到洗脑班后,这些恶徒就会恐吓或威胁他们,说些什么如果你们不写保证的话,就要受到严厉打击或判刑之类的话;如果有子女是准备参加高考的话,就恐吓说上大学要受到限制;如果有子女是大学毕业准备找工作的,就恐吓说找工作要受影响或者找不到工作之类的鬼话。一般的家人经受不住这般恐吓,就会不明事理的规劝法轮功学员写保证或埋怨法轮功学员不替家人着想。如果亲情这招失败,以后家人要再想见法轮功学员的面就难了,或不允许了。甚至连家里通电话都不行了,要想叫家人捎带衣物也很难,他们往往假意口头应允,实则一拖再拖,或者根本就没有告知亲人带衣物。邪恶的嘴脸开始逐渐暴露。

当亲情不能动摇法轮功学员后,就开始实施第二步——谎言欺骗。洗脑中心的工作人员开始轮番上阵,对大法颠倒黑白,断章取义,故意歪曲事实,指鹿为马以期达到动摇法轮功学员的正信。这些工作人员面对法轮功学员时,都会说他们是学法律的,或懂法律的,或是学心理学的,学历史的,可笑的是他们的言行连基本的法律知识都不懂,他们这样的目地是想欺骗对法律不懂的法轮功学员,说什么国家规定不允许炼法轮功,你还坚持炼就是违法。当我们问及宪法规定信仰自由、言论自由,我们修炼真善忍,锻炼身体违反了哪条法律时,往往他们无言以对,把话题岔开。他们还会说发《九评》就是违法,就是反党。大家都知道《九评》揭露的是共产邪党夺取政权后,对我们中国人犯下的累累血债,击中了它的要害,点到了它的死穴,所以邪党才那么恐惧人们看《九评》。宪法规定公民有言论自由的权力,《九评》只是让中国人了解真相,还中国人一个知情权,认清邪党的邪恶本质,从精神上脱离邪恶,是救人的利剑。如果《九评》里说的不是事实,怎么至今也没有看到共产党的任何“喉舌”作出任何解释和回应呢?

第三步,高压恐吓。当这些谎言被法轮功学员一一击破后,就开始在精神上恐吓,或者说你是你们当地610、国安重点打击的对象,如果不转化,就要被判刑,如果你家里是多人炼功,它们就邪恶的说现在要打击“家族型”的。一次,甚至还有的法轮功学员被“假警察”恐吓,就是洗脑班负责迫害的工作人员随便叫一个外面的男青年,穿上警服去恐吓法轮功学员,叫她老实点,不要在里面“闹”。此人心虚,说话没有底气,被法轮功学员识破并用正念回应,“假警察”落荒而逃。

洗脑班的恶人:漆姐,楼长,女,50多岁,成都东区某厂下岗职工,从洗脑班建立初到现在10年了。一直在这里协助迫害法轮功学员,专门在背后教唆指使其他陪教(包夹)人员迫害法轮功学员。对法轮功学员冷嘲热讽,阴阳怪气,不让法轮功学员有片刻的宁静,故意开大电视音量,干扰学员。让陪教人员时刻监视法轮功学员的言行,一旦发现有谁炼功,就蜂拥而上,群起而攻之,甚至打骂法轮功学员。

洗脑班恶人:李华秀,女,61岁,都江堰农民,楼长,面容暗黄无光,据说来这里四年多。表面上伪善,实则满口谎言,背后使阴招,教唆、指使其他陪教人员迫害法轮功学员,积极配合洗脑班的工作人员迫害法轮功学员,当中共的工具和传话筒,扮演各种角色欺骗法轮功学员。

洗脑班恶人:黄玉书,女,50多岁,大邑县农民,与李华秀混的火热,是中共的打手。这两个人没有文化,又愚昧无知,不明事理,不分好坏,为了区区一千元每月的工资,丧尽做人的道德良知。仇视法轮功学员,动手打法轮功学员,特别是对老年法轮功学员,她们有恃无恐,非常嚣张,说是洗脑中心给她们打骂人的权力。恶人朱秀华一副恶相,面色阴沉晦暗,蛮横不讲理,恶语相向,用肮脏无耻,不堪入耳的话谩骂法轮功学员。

在此奉劝那些还有人性还有善念的人赶快停止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为自己选择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