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舒兰市宋氏姐妹十年生死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省报道)吉林省舒兰市宋彦群、宋冰姐妹均是优秀的专业人才,因修炼法轮功,十多年来遭到中共残酷迫害,妹妹宋冰二零零九年被迫害致死;姐姐宋彦群仍被囚禁在狱中,目前生命垂危。

姐姐宋彦群,1971年出生,毕业于长春商业高等专科学校国际贸易系,哈尔滨大德日语学校英语教师。2004年5月被舒兰市法院秘密非法判刑十二年,非法关押在吉林省黑嘴子女子监狱,长期被残酷迫害,现绝食抗议近两个月,目前生命堪忧。

'宋冰(宋彦群妹妹)'
宋冰

妹妹宋冰,1973年出生,毕业于长春邮电学院程控交换专业,先投身IT产业,后在舒兰市电信局工作。2004年9月被舒兰市公安局、看守所迫害得了严重的肺结核,后被舒兰市公安局逼迫流离失所,于2009年7月30日含冤离世。

宋氏姐妹的父母已年过七旬,近十年来为两个女儿的自由、生命奔波于公检法部门,历尽苦难和艰辛!以下是宋氏姐妹十多年来遭迫害经历。

姐妹俩被绑架、判刑,遭野蛮折磨

宋彦群和宋冰在2003年11月27日夜被以郭威为首的舒兰市公安局恶警破门而入绑架。当时他们抓住妹妹宋冰的头发把她的胳膊反扭着背到后背,头和脖子卡在沙发撑上,既喘不过气又说不出话;然后把姐妹俩的嘴用塑料胶布封上,把头都用衣服和裤子蒙死,戴上手铐,将她们架起,劫持上警车。在舒兰街矿派出所,男恶警郭威对姐妹俩非法搜身,见妹妹宋冰奋力抵制,就气急败坏地大打出手,抡起胳膊,对妹妹左右开弓打大耳光,累得满头大汗。之后将姐妹俩带到舒兰市公安局连夜非法审讯,劫持到舒兰市南山看守所。

舒兰市公安局长辛河、恶警李卓、李耀臣、李甲哲、王庭柏等在舒兰南山看守所又对姐妹俩刑讯逼供,绑老虎凳,用细长尖物扎耳孔、眼睛、灌芥末油等。这群打手们灌芥末油几近疯狂。他们将芥末油咕嘟咕嘟的灌进姐姐宋彦群的嘴里,呛得她大口大口的呕吐、咳嗽,因为迫害极为严重,当时所有在场的参与者目睹宋彦群被灌的惨状全都呕吐。宋彦群自此以后,胸腔里被芥末油烧得象翻开了一样疼痛了一个多月,呼吸困难,脸上被烧掉了一层皮,嘴角上的肉向外翻翻着,手和脚、嘴角事隔一年还留有深深的黑疤。同时在隔壁他们把妹妹宋冰的胳膊和手向后反拧,另一只胳膊绕到头上向后拧。一个胳膊在上,一个在下的紧紧铐在后背上。在后背手铐上系了一条手巾,一边向后压上面的胳膊,一边向后向上吊着抻手巾。逼她说话,她不说话,那两个打手又配合着一个在后面抻,另一个拿着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专挫她脸部的敏感部位,往她耳朵和鼻子里来回反复插。他们觉得这样不够劲,打手(瘦子)把挫宋冰的东西扔了,拿来了一瓶子芥末油。后面的那个打手薅着宋冰的头发,使劲向下拽,脑袋向后仰的几乎要翻过去,胳膊被手铐勒的紧紧的硌在后背上。他们用手巾把她的嘴堵住,然后看她鼻子呼吸,她鼻子一吸气,打手们就往她的鼻子里灌芥末油。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芥末油从鼻子被灌进气管里,呛得肺子象要炸开了似的疼。施暴者们把芥末油瓶子按在宋冰的鼻子上灌,把她的鼻子里灌得满满的芥末油,使她喘不了气,几乎要爆炸了一样。芥末油从宋冰的肺里、气管、鼻子一起向外反喷,喷得到处都是,宋冰剧烈的咳嗽、呕吐。打手们又堵住宋冰的鼻子往她嘴里灌芥末油,她不张嘴,打手们就捏宋冰的两腮,逼她张嘴,芥末油被灌进她的胃里,使她根本就没法呼吸。她的嘴里被灌满了芥末油,呛灌的反弹使芥末油从嘴里往外反喷,喷得到处都是。打手们把芥末油倒了她满脸,使得她睁不开眼睛。

她的眼睛里、鼻子里、嘴里、头发上、脸上、脖子、衣服上、地上到处都是芥末油。就这样,中共打手们轮番地堵着宋冰的鼻子往嘴里灌,再堵着嘴往鼻子里灌,看她要憋过去了就缓缓,等她能喘上气来就再灌,灌完一瓶再拿一瓶,灌没了再拿……

后来舒兰市公安局编造所谓的证据材料,编凑了足有三万份的法轮功真相材料作伪证,起诉书中的内容是天方夜谭式的虚假捏造。在秘密非法开庭时,舒兰市公安局长辛河向公诉人杨广友摆手,示意绕开法律。在法庭上,宋冰揭露李甲哲刑讯逼供的事实,李甲哲在后面谩骂。最后宋彦群被非法枉判12年,宋冰被非法枉判14年。

妹妹被迫害致死

2004年5月25日,姐妹两被劫持往长春黑嘴子女子监狱。因迫害严重监狱体检时发现宋冰患有肺结核,当场拒绝接收妹妹宋冰。

舒兰市公安局及看守所为将宋冰送入监狱,罔顾宋冰有肺结核的事实,且舒兰市公安局副局长辛河在法院已经退回宋冰材料的前提下却仍然不批放人的手续。反而在这期间他们费尽心机,四处投机,企图把宋冰强行送进监狱或公安医院。2004年8月11日,在舒兰市公安局长辛河的指派下,由看守所副所长孙广玉及干警张云井一起将宋冰骗下山去,在舒兰市中心医院作假诊断。抽血、做假化验、拍X光片子。片子拍出来了,右肺部大型空洞清晰可见,比先前又明显的扩大了许多,很吓人。可县医院叫“赵五”的大夫言不由衷地说已钙化了。宋冰问大夫病情,大夫吓得连连摆手说不知道,并一再解释这事跟他没有任何关系。第二天,宋冰连续三次昏迷不醒。号里的人都吓哭了,看守所内外从干警到犯人全都对这次去医院作的诊断大加评论和责骂,舒兰市公安局及看守所迅速形成一致口径,并在当天上午再次由孙所长匆匆去医院把假诊断改了过来。宋冰病情急剧恶化,四肢失灵。舒兰市公安局为隐瞒罪责,让监管女号的干警张云井告诉宋冰:这是不配合治疗造成,属于自伤自残。由于宋冰生命垂危,如不及时抢救,性命难保,宋冰的父母多次找到舒兰市公安局、舒兰市“六一零”办公室,要求立即释放宋冰,但均遭推诿。最后在确定宋冰没有抢救价值的情况下,舒兰市公安局副局长辛河欺骗宋冰父母,答应送新站结核医院治疗。到新站他们不肯为宋冰承担昂贵的医药费,于是马上办了个监外执行手续,将瘫痪在床、身患重病的宋冰及预待马上解决的昂贵治疗费向家属一丢,匆匆逃之夭夭。

回家后,宋冰在父母的精心照顾下,渐渐地能学法炼功了,身体逐渐好转。可是公安恶警却没有放过对她的迫害,长期在她家蹲坑,企图再次抓捕,特别是到了他们认为的所谓敏感日,更是疯狂,宋冰几次被迫从家中出走,流离失所。由于长期在压抑迫害中生活,在心中留下的阴影已无法消去,精神压力极大,致使她的身体无法恢复正常,于2009年7月30日半夜二点含冤离世。

姐姐在女子监狱备受摧残

吉林省女子监狱狱警强行转化法轮功学员,采取毫无人性的酷刑强制她们放弃“真、善、忍”的法轮功信仰。因宋彦群坚修法轮大法、不写所谓“五书”(放弃信仰的悔过书等),长期被酷刑折磨,如被上大挂,蹲小号,造成其肺部咳血,染上了肺结核。管教安排四个“包夹”全天监控迫害,不让睡觉,经常谩骂、毒打她。宋彦群曾经被绑在床上,四肢腾空,离床约二十厘米,大小便在床上,恶人刘春阳还把棉被压在她的肚子上。

2005年5月份,长春女监开始对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施行新一轮强制“转化”。 长春女监为了达到强制洗脑转化目的,对宋彦群除采用全面封闭、隔离、包夹4个人看着她,强制灌输邪恶谎言,一刻不停的逼迫听、看邪恶编造的各种歪理邪说,企图达到精神上的麻痹,使其头脑不清醒。宋彦群遭受围攻式的暴力“转化”。因宋彦群拒不配合,恶警将她绑在“死人床”上象“五马分尸”一样,用绳子绑紧,四肢被用力向外抻,大小便无人问津。随后又对宋彦群施“抻刑”。用“抻床”悬绑固定,把四肢分别用绳子固定在床上,撤去床板,只让腰部支撑在中间一根半寸粗的铁管上,其余身体部位悬空,每天24小时这样绑着,大小便也不允许下床。“抻刑”造成她腿部毫无知觉,终日冰凉,不过血脉;整个右臂骨头疼痛难忍,手抖动的特别厉害,不能写字;大脑反应迟钝;两肋、肺部疼痛难忍,两个肺上都长满了病灶,两肋处全疼,尤其右肺部疼痛更为严重,肺结核已明显的迅速恶化。迫害致使宋彦群骨瘦如柴,体重仅剩60来斤。当时任副监狱长的武则云声称:“因为怕她死,所以才给她绑‘死人床’施‘抻刑’的。”面对宋彦群身体的现状,狱方和监狱医院不仅不放人,而且互相推卸责任。监狱狱警声称:“那是她在医院打肺结核药打的,那药毒副作用特大,打药打成这样的,跟我们没关系。”

2006年5月23日,大法弟子宋彦群的父母去长春黑嘴子监狱探监,狱方突然停止宋彦群母亲的接见,宋彦群的母亲随即打电话问教育大队长曹红为什么不让她接见女儿。曹说:“因为你是炼功的。”宋母说:“我是她母亲呀,哪条法律规定不让接见的。”在宋母的追问下,曹红词穷,但依然坚持不让宋母接见。宋母就提出要求和曹红大队长谈话,可曹红一直没见宋彦群的母亲。狱方也只让宋彦群的父亲见女儿十多分钟,甚至有时只让接见七分钟,而按规定是三十分钟。就这点时间,迫害宋彦群的“包夹”还占用,每次接见时,这个“包夹”都出来代替狱警欺骗说:监狱是人性化管理,执行国家法律,狱警比亲人还亲等等。

2012年4月迫害宋彦群的非法刑期最近已满,教育大队恶警强迫她写五书,威胁否则到期不释放她,并将她关押在严管班进行迫害,女管教是沙某。宋艳群绝食反对迫害,沙某给宋艳群打针,她不配合,拔针头,恶徒就强行给她灌食、灌盐水,折磨她。4月12日接见时,宋彦群告诉父母,昨晚四个包夹在管教的唆使下,把她的衣服扒光一顿毒打,还往身上、腿上、脚上猛踩,打的她遍体鳞伤。还有一个包夹天天打她的嘴巴。4月26日,宋彦群的父亲去长春黑嘴子女子监狱看望她。她告诉父亲,为了维护自身的人权,她仍然坚持绝食反迫害。强烈要求狱方追究教育大队唆使被监管人员(四个包夹)扒光衣服毒打她一事,相关人员的法律责任和刑事责任。这是对她人格和人身最大的侮辱。是在执法犯法,是对宪法和法律肆意践踏,因包夹整日非法看管、骚扰,不让她睡觉,并用绳子把她绑起来,每天两次强行灌食,残酷迫害致使宋彦群身心受到严重伤害。现在,宋彦群身体特别虚弱、站立不住、说话有气无力、脸色苍白。

2012年5月9日宋彦群父母去探视她,非法关押她的黑嘴子女子监狱教育大队非法拒绝接见。5月16日她父亲去探监,见她目光呆滞、语言迟钝、双臂僵直、两腿浮肿,行走困难,生命垂危。而在老父亲会见女儿时,监狱摆满了饭菜进行录像,非常阴险,完全不是对宋彦群的营救,而是以备将来如果宋死作为脱离干系的证据。以前黑嘴子监狱给法轮功学员灌食有时是盐水等等,完全是进一步迫害,而根本不是救人。5月21日父母去探视,监狱阻挠家人与宋彦群见面,以一个月只能会见一次为由,推辞至下个月(6月份)会见。家人关注其生命安危,欲接人回家,被狱政科科长魏丽慧告知回家可能性为零。

姐姐是一个高尚的人

宋彦群从小就是一个懂事、听话的孩子,学习成绩好。多年当班干部,学习委员,但从不争强好胜,从不与别人争抢、闹矛盾,为人一贯谦和、厚道,接触她的人都喜欢她。后来她从长春商业高等专业学院毕业,到舒兰邮政储蓄所工作了短暂的一段时间,所里的人都对她的业务水平和人品评价极高。

宋彦群为人正直,处处为别人考虑,即使自己受到不公正的对待,也不与别人计较。记得她刚毕业后,参加了舒兰市的公务员考试,当年笔试就考了全市第一名。但她没找关系,不走后门,结果后来没当上公务员。第二年,她又参加考试,她报的那个岗位,她又考了第一,结果又是同样落选的结果。而对于这样的事情,她没有对别人的抱怨、愤恨,平静的一笑了之。她说修炼的人,对别人无怨无恨,随其自然。

宋彦群做人很无私。她曾经在哈尔滨大德日语学校当英语教师任教三年。当时她上课较多,每个月能挣数千元,但她对自己很节俭,从不买贵的衣服,而每个月都拿出两千多元资助她的学生。她们学校是培训学生去日本留学或工作,当她看到有的学生经济困难,就慷慨地拿出自己的钱资助他们。经她资助的学生有数十位。其中有一个叫金银花的,后来在大连做服装生意,生意做大了,还专门到家里来看她。99年还专门到劳教所看她,一年零八个月她回家后,那个学生还专门来请彦群去她的公司任职。但彦群考虑到别给她添麻烦,没有去。在她被非法关押的早期,家里总能接到来自日本、韩国等各地的受她资助过的学生的电话,非常关心她的处境。

呼吁海内外正义人士关注姐姐的生命安危

宋彦群以绝食反对黑嘴子女子监狱的残酷迫害、包夹人员对她进行的毒打和谩骂已近两个月,2012年5月16日她父亲去探监,见她下肢浮肿,小便失禁,行走困难。5月21日接见日时被阻挠与女儿见面,目前不知宋彦群身体状况如何,年迈的父母双亲焦虑万分、度日如年。父母都已年过七十,被中共邪党迫害已经死了一个女儿,再也承受不住这种致命的打击了。希望宋彦群的学生、同事以及海内外的正义人士能关注她的处境,共同制止无人性的信仰迫害、人身摧残,让无辜的女儿回到年迈的父母身边,归还人间正义和公道。

吉林省女子监狱:通讯地址:吉林省长春市黑嘴子女子监狱1048信箱邮编130000

吉林省(长春)黑嘴子女子监狱部份狱警名单:

武泽云(监狱长)、刘铁海(副监狱长)、王力军(副监狱长)、高明雅(副监狱长)、魏丽慧(狱政科科长)、唐亚娟(刑法执行科科长)、吴敏、麻键、王彦辉、苏月娇、苑志敏、王丽娜、王明学、吕慧玲、王洪玉、于亚军、于洪军、朱雪云、常洪光、杨福和、张温民、刘树春、郭海、翟菲、陈菲(办公室主任)、齐俊山、王万友、王汗文、王玲、蒋可佳、李洪光、于亮、曹莉、杜妍、李海燕、沙莉莉(教育监区管教)、孙季生(教育监区教导员)、张淑珍(教育监区大队长)、宫云霞(医院院长)、郭霞(教育监区小队长)、倪笑虹(教育监区队长)、刘蕾、曹洪、赵冬霞、邓永辉、刘明华(教育监区管教)、杨曦(教育监区管教)、郭巨峰(教育监区管教)、徐玲、李兰英、于凤珍、从爱萍、程清仁、张彦、侯岩、王晓辉、周丽华、张渠

办公室电话:区号0431-
监狱长:武泽云 85375001
其他主要领导办公室号码(包括副监狱长及纪检书记、办公室主任等):85375002、
85375003、85375004、85375005
狱政科科长:魏丽慧:85375007
刑法执行科科长唐亚娟:85375010
教育大队85375089
教育大队队长张淑珍办公室电话:85375030
医院院长宫云霞电话:85375095 85375039
其它电话:85375008、853750038、85375011
接见室:0431-5375036;
一监区:0431-5375020;
二监区:0431-5375021;
三监区:0431-5375022;
四监区:0431-5375023;
五监区:0431-5375024;
六监区:0431-5375031;
七监区:0431-5375026;
八监区:0431-5375027;
九监区:0431-5375028。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