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法院陷害无辜 非法庭审“七人连案大案”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九日,武汉市武昌区法院不顾警察众多违法事实,非法审理所谓法轮功“七人连案大案”。非法庭审持续了一天,程海等八位律师依法为学员做了无罪辩护,六个法轮功学员作了“法轮大法好”的陈述。理屈词穷的法官多次粗暴打断律师和法轮功学员讲话。

七位法轮功学员分别是:张甦、张伟杰、冯震冯云两兄弟、熊炜明、韩淑华、夏阳,除了韩淑华和夏阳办理了取保候审,其余五位已被非法拘禁一年多,且受到不同程度的刑讯逼供和酷刑折磨。庭审前,张甦的律师已多次向各级部门递交了相关警察和法官众多违法行为的控告信,法院置若罔闻。

据悉,武汉当局炮制的所谓“七人大案”,是政法委头子周永康亲自指挥公安部督办的“要案”。二零一一年,周永康流窜到武汉后,亲自指示公安部督办了武汉市的两桩迫害法轮功的“大案”,“七人连案”是其中之一,该案在当局炮制的伪证找不到合适的法律条款的情况下曾被多次退检,但在今年四月周永康再次流窜到湖北之后,武昌区检察院于五月十九日强行启动非法开庭,枉法审理了这起所谓“要案”。

拼凑起来的“大案要案”

本次这个被捏造和拼凑的所谓“大案要案”,将原本不相干的人与事强行凑到了一起。所谓“罪名”是指控:张甦是武汉市法轮功总协调人;张伟杰协助张甦;熊炜明是通讯员,负责传递消息和向网上上传信息;冯震和冯云使用机器制作法轮功真相钱币;夏阳和韩淑华分别是江南和武昌的法轮功协调人。

这是一个拼凑的所谓“连案要案”,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将七位法轮功学员强行拼凑在一起完成的“罪名”。所谓证据,在庭审中,不是自相矛盾,就是“孤证”,从证据学的角度看,既不确实,更谈不上充份了。唯一提供“详尽证词”的关键证人刘东英没有到场。李红秀律师对刘东英的证词提出多处质疑,而程海律师则质疑是否有刘东英这个自然人存在。其他人的所谓“证词”主要是在洗脑班通过刑讯逼供、诱供和洗脑获得的。湖北省洗脑班的警察在逼迫张伟杰承认身份未遂时,就曾扬言说做个身份也要把他做成法轮功头头。

本案执法人员涉案违法之处众多,如非法绑架,非法拘禁,强迫失踪不通知家属,刑讯逼供等。张甦的律师程海已多次向各级部门递交了控告信,控告公、检、法、司多人涉嫌非法拘禁、玩忽职守、滥用职权等严重违法和犯罪行为。

八名律师当庭做无罪辩护

非法庭审一开始,律师程海就指出涉及的程序违法和依照司法程序须要回避的人员。程海律师首先提出公诉人张薇须要回避。张薇因为在本案中的多次违法行为,已被提起诉讼,属于涉案的犯罪嫌疑人。针对张薇不许律师阅读和复印案卷,涉嫌违背了《刑事诉讼法》的指控,审判长黄源丰为了给张薇开脱,居然说本案件涉及保密内容,可以不让复印。程律师认为审判长、审判员、书记员偏袒公诉人,导致司法不公,且这几人本都属于涉案的犯罪嫌疑人,所以无权审理此案,因此也须要回避。法官和公诉人一行人听后目瞪口呆,法庭一度出现僵持状态。

在案情调查中,程海等辩护律师发现当事人所遭受的绑架、非法关押在洗脑班、不通知家属、刑讯逼供等等,原本就是执法犯法和司法犯罪。张甦的律师程海多次向各级部门递交了张甦的控告信。熊炜明的律师也提出过质疑,称熊炜明曾六个月被关押在洗脑班,不符合司法程序。至于公诉人张薇,先是不许律师阅读案卷,后来让阅读后,又不许复印案卷。这可是执业多年的律师们头一次遇到的。

在法官的粗暴干涉中,有八名律师为当事人做了无罪辩护。律师的辩护使旁听者知道了,武昌区检察院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起诉这几个学员是毫无根据的。如张甦的律师指出,张甦的行为与“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是毫不相干的,因为他与邪教和破坏法律都没有任何关系。公安部目前认定的十四种“邪教”没有法轮功。还指出“两高”作为司法机构,也没有立法权,因此,它们的“司法解释”不仅不具有法律效力,而且是违宪的。所以公诉人对张甦等人的指控,属于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法律适用错误,建议合议庭宣判张甦等人无罪。

此次的审判长黄沅峰一直参与迫害法轮功,曾诬判过多名法轮功学员。本次被非法庭审七人中的冯震,二零零二年就曾被黄沅峰冤判七年。本次非法庭审,黄沅峰恶行依旧,例如:将冯震的律师赶出法院;张甦一揭露所受迫害,就被打断不让他说话。

特别邀请函

非法开庭前一天,五月十八日夜里,武汉来了场暴雨,整整下了一夜,直到次日十点雨才停。之前几日,一份《邀请函》在民众中流传,众多武汉官员和市民收到了一封手机短信邀请函,希望当地民众5月19日前往武昌区法院旁听。

《邀请函》简介了本案:二零一一年四月初,中共恶棍周永康秘密流窜至武汉,半个月后武汉数十名法轮功学员陆续遭绑架,其中七人被污蔑为所谓“组织者”。七人分别为张甦(网球教练)、张伟杰(民企经营者)、熊炜明(专利律师)、冯震(司机)、冯云(华科大高材生),夏阳(幼儿教师)、韩淑华(退休工程师)。他们都是主流社会的善良民众,深得家庭、单位和社区的好评。比如张甦,是退伍军人,严格要求自己做好人,曾经把拾到的一根四十多克的金项链上交单位。七人之遭冤祸,竟是因为修炼法轮功,何其荒唐!此“大案要案”,在周永康操控下,由中共公安部督办。

《邀请函》揭露:这起被捏造出来的冤案,连中共武汉司法系统人员自己都看不过去,检察院曾多次以“证据不足”为由将此案退回。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九日,不肯死心的武汉市“六一零”迫使武昌区检察院对七名法轮功学员“并案”处理,提出非法诉讼,妄图炮制一起所谓“大案要案”。海内外劝善的真相电话涌入武昌区检察院和法院,非法审判一拖再拖。但在今年四月,中共恶棍周永康再次流窜到湖北之后,武昌区法院于五月十九日强行非法开庭,枉法审理这起所谓“要案”。

《邀请函》点明了此次正邪大战的三大看点:被非法庭审者之大善;中共江泽民、周永康流氓集团之大恶;周永康追随者们之大险。

其实,中共迫害法轮功已历十余年,却一直解决不了一个难题,即:依据中共自己表面上冠冕堂皇的法律,修炼法轮功合法,迫害法轮功有罪。因此,从迫害伊始直到现在,中共利用法庭审判法轮功学员都是偷偷摸摸,怕见光的。本次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广邀市民旁听,中共政法委“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恐怖组织)恼羞成怒,不仅限制受迫害法轮功学员家人旁听的人数,而且若家人也修炼法轮功则直接剥夺旁听权,并在法院四周遍布警察、便衣,驱赶、骚扰、抓捕前来旁听、支持的法轮功学员和善良世人。

法轮功学员当庭讲真相

六位法轮功学员作了“法轮大法好”的陈述。虽然时常受到法官粗暴的打断,张甦和张伟杰还是分别控诉了受到刑讯逼供;冯震揭露出市公安局“一处”曾经对他采取“诱供”手段;张伟杰更是质问法官:“凭什么抓我,我违反了哪条法律?破坏了哪条法律实施?”

冯震、冯云是俩兄弟。起诉书里说他们刻印了两万枚法轮功真相硬币。冯震的律师质疑了所谓证人“任某某”为何不出庭。

冯震指出,自己所做的都是合法的,修炼大法使他身心健康,“真、善、忍”就是好。冯云在补充陈述时说:我要说明一下为什么要在钱币上刻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因为多年来,所有的真相都被掩盖,我们没有任何渠道可以发出自己的声音,所以只能将真相刻在钱币上,让更多的人看见。这是被你们(中共)逼的。对于我做的事情,我绝无悔意。

非法庭审于上午八点半开始,持续到下午五点多才结束。张伟杰在最后陈述时对法官说:“你们明知道我是无辜的,还要昧着良心这样做(拼凑案件),还不是为了取悦共产党,这个共产党尽教你做坏事,我看你还是退出来的好。”

家属旁听被剥夺、被限制

虽说是开庭审理,但当天只有五位家属(冯震的妻子、冯震冯云的姐姐、张伟杰的姐夫、熊的岳母、韩淑华的儿子)被允许进入法庭旁听,其余都被堵在门口不让进去。其中有八十岁的白发老人,也有几岁的稚嫩小儿,都是当天被非法庭审的法轮功学员的家人。他们全都有一年多没见到自己的亲人。亲属们忧心如焚的在门外站立了一整天,其中有熊炜明的妻子和姐姐。

冯震冯云两兄弟的父母及冯震的女儿也在站立的人群中,多年前他们就以同样的心情忧心过这两兄弟的平安和期盼过他们的归来。冯震遭九次绑架,七年冤狱,冯云在上次遭绑架时几近丧命。两老曾带着孙女凄苦度日,没想到恶梦再次重演。这次两老专程从襄樊赶来,却没有看到两儿子一眼。

张甦家一个人都没能进去旁听,他的母亲和妻子早几天就被粗暴骚扰。为了阻止张甦的妻子程静到场,开庭前几天“六一零”指派人员几次试图绑架程静。还有的家属几天前就受到法院的威胁,连法院现场都不许他们去。

虽然没让家属入场,却有很多不认识的人拿着“旁听证”入场,后来得知这些人都是各个街道社区派来占位子、充门面的,很多人进去呆了一会就走了。

法庭外草木皆兵 八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

每次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当局都是如临大敌,这一次更是严防死守。五月十九日早上六点多钟,武昌区法院附近的路口就已戒备森严,几条路口都被封锁,路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特警和身着便衣的彪形大汉,还分布有街道及社区工作人员。法院门前的公平路上停满了警车和各式政府机构车辆,另一条侧路上的积玉桥派出所门前停着几辆特警车,车门大多是敞开的。据法院内部人说,他们都是头一天晚上就开始在那里守候了。

当天,所有过路行人都被盘问是否是炼法轮功的,而且强行打开背包检查,强迫辱骂法轮大法和大法师父。据悉有八位法轮功学员遭强行绑架,其中有徐玉兰,江夏区豹澥镇法轮功学员刘据珍,洪山区花山法轮功学员田春芳、李久兰、刘婆婆等等,家已被抄,电脑、大量真相币等财物被抢走。法轮功学员徐玉兰在警察抄家后才被释放,还有学员至今下落不明。

据现场的法轮功学员说,整个气氛阴森恐怖。

上天在衡量着每一个人的选择

对法轮功学员的审判和刑罚,本身就是对法律的亵渎,因为“法轮功案件”根本就不是一个刑事案件,而是一场彻头彻尾的信仰迫害、人权灾难,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精神浩劫。在这场迫害中,法律工作者包括警察、检察官和法官等,被中共当作铲除异己、实现私欲的工具来利用,早已不是公平正义的化身,而是邪恶的同盟。他们才是一群最可怜的人。原重庆副市长、公安局长王立军无处可逃,薄熙来落马,幕后大佬周永康操控的政法委迫害法轮功的血债浮出水面,江泽民邪恶集团十三年来迫害法轮功所犯下的震惊世界的重大罪恶黑幕,已经全面曝光,面临即将来临的正义审判。

明白的世人都已经看到,围绕法轮功问题而展开的正邪较量,不可避免的影响到每一个人。在这场前所未有的善恶较量中,人们将在上天面前摆放自己的位置。天网恢恢,善恶有报,上天在衡量着每一个人的选择。

正义的胜利确实已为时不远。迫害法轮功的江泽民邪恶集团正在被清剿,面对即将来临的全民反迫害浪潮,如果不赶在这之前选择与正义和良知为伍,你们的生命将何去何从呢?

'武昌区法院'
武昌区法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