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党性”是泯灭人性的毒药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三日】现在无论在地球的何处,纳粹份子都不敢跟人叫板说:“我是纳粹份子”。可是,与纳粹份子同等地位的中共份子却以“我是老党员”自居。在中国大陆,人们会觉的这很正常,可是把这个镜头拿到国外去,外国人会觉的这些人精神不正常。这也难怪,因为中国人就是在中共的畸形教育下长大的,眼睛都被中共的谎言蒙住了。

我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参加工作的。几年后,我就有不想上班的想法了,因为我对错综复杂的人际网很不适应。我发现自己最不喜欢的人,都是中共份子。他们打着官腔指使着他人去干这干那儿,自己却整天在阳光充足的办公室里看报纸、喝茶水。虽然大家都对我不错,可是我就是不喜欢他们。

一次公司召开企业管理大会,会上我代表单位上台讲解企业管理方案。回来的路上,质检科的吴科长对我说了一番话,对我触动很大。他说:“其实官儿最好当了,只要安排好,什么也不用自己干,都是手下人干。”从此我明白了人们为什么都削尖了脑袋往中共邪党堆儿里扎,因为只有入邪党才能当官。

我曾经偶然间看到过那些党员开会,他们都板着面孔装严肃,要表决什么时,“刷”都举手,因此他们想培养我当积极份子时,我拒绝了,我不想当两面人。

结婚后,公公总跟我说:“共产党就是权钱交易。”开始时,我不知道公公为什么总说这话,后来婆婆给我做了解释。原来公公是小学校长,由于他的父亲是国民党的高级将领,使得他一直入不了中共邪党。后来由于老同学的推荐,当了小学校长。八十年代中共的贪腐已经开始了,学校的邪党书记想贪污,但必须得拉上校长才能干成,而公公是被中共整怕了的人,哪敢贪啊?但他由此知道了中共的猫腻(贪污的秘密)。没过多久,婆婆说公公入邪党了,还挺感谢那个书记的。

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公公和我翻了脸。面对警察,公公跳着脚大叫:“法轮功,抓着一个就枪毙一个。”警察们赶紧说:“不不不,没那么严重。”后来我去看孩子,前脚走,后脚公公就去派出所告密,还把我给家里写的信交给警察,因为信封上有邮信的地址,之后还大言不惭的说:“我这是大义灭亲。”搞得警察都笑话他,把他干的坏事告诉了其他的法轮功学员。

公公从一个善良、胆小的老人蜕变成为没有人性的中共的邪教徒,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是中共的所谓“党性”。

“党性”泯灭了人善良的本性,它是使人自杀的毒药。法轮功学员所做的一切,是在为民众解毒,从而远离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