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地区打官司营救同修受挫后之反思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三日】我市大法弟子整体配合,为营救同修刘荣华、孔宪国,从今年一月到四月期间,聘请北京知名正义律师配合我们打了几场官司。过程中一波三折,到目前结果是:刘荣华被重判十年,孔宪国被重判六年。家属当庭提出上诉。

面对这样的结果,痛心、沮丧、困惑潮涌般袭来,这是为什么?该做的我们也都做了,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样的结果?

我们部份协调人在反思中发现其原因有:一、协调不成熟,造成配合松散,没有真正形成一个整体,没能做到握成一个拳头出击;二、陷在“怕心”和“私我”的阴影中,知难不進、颠倒了主次关系,没有牢牢把握“救人”这个宗旨,被邪恶牵着走而不自省;三、放不下自我,平时实修不够,到用时力不从心。教训是深刻的,写出来与同修切磋,以期共同精進,如有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一、协调不成熟,造成配合松散,没有形成真正的整体,没有做到一个拳头出击

1、战前准备不成熟

打官司营救同修,救度世人,这么重大的事情,开庭前协调人层面的学法切磋一次都没有,有的只是例行通知般的安排,具体运作到哪一步,下一步应该如何,几乎无人过问,结果造成公开信、不干胶、语音电话、彩信等这些讲真相的方法,或被搁置,或成了马后炮。一直到刘荣华第一次庭审之后,才相对重视起来。但真相资料铺开的面仍很有限,参与其中运作的大法弟子也很有限,离大法弟子形成一个整体,形成一个拳头出击,相差甚远。这样的状态,清除邪恶、解体邪恶的力度,营救同修,营救世人的力度是可想而知的了。

2、对律师的心态把握不成熟

在外地同修的帮助下,具体主抓此项目的协调人帮助家属请到了北京的两名知名正义律师,在他们的协助下,一方面赢得了时间,一方面了解了被迫害同修的案情,遭遇迫害的过程以及参与迫害的责任人和部门情况,这为有针对性的讲真相、揭露邪恶,唤醒人们的良知做了很好的铺垫,但正因如此也带起了或多或少的欢喜心、依赖心。对律师善待、尊重、信任有加,而忽略了甚至不认同给律师讲真相,过于相信正义律师知道如何辩护,因此在要求其做无罪辩护、当庭释放、修炼法轮功合法等方面放松、放任,造成律师也放松、放任。给同修刘荣华辩护的呈庭辩护词就是最有力的见证。

辩护词的开头说:“辩护人认为:侦察起诉程序违法、主要证据自相矛盾、关键事实不清、指控被告人刘荣华实施犯罪行为的证据不足,请求依法宣告被告人刘荣华无罪。”结语:“请法庭组成人员尊重公民的宪法权利,也正确的面对自己的历史责任,敢于直面真相和自己的良知,秉持法治精神作出本案被告人无罪的公正判决。”这样的辩护对案情的转变能有多大帮助?这样的辩护含有多大证实法的分量?

平时作为大法弟子的我们都知道“只有真相能解救”(《洪吟三》〈只有真相能解救〉),大法弟子是主导,可为什么在关键时刻就忽略了这一根本?把律师当成了营救同修的关键人物?而淡化了大法弟子才是众生得救的唯一希望,淡化了只要我们大法弟子正念正行,师父就能为我们做,正神就能为我们做的正信?其实律师的状态,反映的是我们的状态。“了却人心恶自败”(《洪吟二》〈别哀〉)的法理大法弟子都明白,可是我们在做到是修上实在太差劲了。

“其实已经有律师善意的向我们的学员指出:现在你们法轮功学员,每个案子都找律师,其实很不必要的,因为在法轮功案件中,律师的作用太有限了,对案情的转变没有太多帮助,如果代理律师不能细致周到的办案,匆匆走过场,就会导致按照司法程序走,那就走到律师配合司法的地步了,你们花了不少钱,但看不到什么。”(明慧网二零零一年二月九日《摆正大法弟子与律师的关系》一文)从刘荣华和孔宪国两案的多次庭审中,可见的确如此,这忠告应引起我们的重视了。

二、陷在“怕心”的阴影里,淡化了大法弟子的主导作用

救人的过程是修炼的过程。大法弟子都知道末法时期人心都败坏了,人们大都迷失在名利情中而不能自拔。处在这种环境中的我们,稍一放松,稍有不慎,魔性的一面就会起作用。我们只有时时、事事坚守大法弟子应有的正念正行,才能从“山穷水尽”走向“柳暗花明”,才能真正的讲清真相救了人,才能兑现誓约,真正做到助师正法。

2012年1月9日,中山区法院对大法弟子刘荣华的第二次开庭,只允许刘荣华的父母和两位律师進入,法警明知在三楼开庭,却谎说在一楼开庭,并以庭里已座无虚席为由,坚决不让亲友参加,亲友们全被挡在大门外。正当此时,另一个同修到场了,看到眼前的情景她什么都没想,一把推开门,一边往里走一边说:“你们既然是开庭审理,为什么不让她的丈夫和我们这些亲友参加?”工作人员只好用各种理由搪塞,但都被一一揭穿,这样过了一段时间,只见又来了四、五个警察,气势汹汹的赶我们走,紧随其后的是庭审人员,律师及刘荣华的父母。

当看到被迫害的又瘦又弱的刘荣华蜷缩在电梯里还要被带走时,那位推门而入的大法弟子情不自禁的高呼:“刘荣华你无罪!立即当庭无条件释放刘荣华!”此刻,刘荣华的双亲也举起双臂高喊:“我女儿是好人!到期不放人是犯法!”这突如其来的正义呐喊震慑得中山法院的警务人员肃然起敬,整整齐齐的列队两旁,在中间让出一条路来,随之更多的正义呐喊此起彼伏:“信仰无罪!信仰法轮功无罪!共产党迟早要倒台!法轮大法好!”当刘荣华被带上囚车时,那位率先发声的同修,扑到囚车上,双手拍打着车门,隔着玻璃一遍遍的呐喊:“刘荣华你没犯法!你无罪!”引得路上的行人驻足观望,此时其他大法弟子便给那些驻足观望者讲真相,当世人得知刘荣华只因信仰法轮功就被非法劳教二年、如今期满当局不但不放人又要非法判刑时,听者大都喊出了“太不象话了,简直是欺人太甚,天地都不会容的! 你们大法弟子真了不起!”等,发自心底的对无辜受迫害的大法弟子同情及对大法弟子为救同修、救世人而不顾个人安危、正义抗争、平和抗争敬仰;对当局执法犯法的罪恶行径的愤慨。在这样的情况下,押送人员没有了往日的嚣张,有的只是沉思和敬重。

这一幕可说是感天动地泣鬼神的。但在整个过程中,每个人的修炼状态也是显而易见的,在中共红色恐怖中能不能去除怕心,能不能牢牢把握救人这个宗旨,坚信我们是神在世证实法,坚信只要我们放下生死,真心为别人,其它的事师父说了算,这已经是摆在每次正邪较量中成与败的关键因素了。

例如:2012年4月对孔宪国的第一次开庭审理,在开庭前主抓此事的协调人和参与的同修讲真相到位,师父和正神就帮助我们。庭审那天,几十名大法弟子畅通无阻的進入了庭审现场,只可惜这么好的整体零距离发正念、讲真相、救同修、救世人的契机却成了迷不醒的世人在邪恶因素的操控下谤法、毁众生的表演。几十名大法弟子听闻李铁铮庭长当庭多次诬蔑法轮大法是邪教,竟然无一人站出来维护法、讲真相、救众生。我们这些沐浴着浩荡师恩——佛恩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平日里都说自己是来证实法、救度众生、助师正法。可是当直面考验时却是这般模样,这是为什么?究其根源无非是“怕”,怕发声救不了同修、救不了世人还要搭上自身安全和拥有的人中美好一切,怕迫害降临到自己头上的怕这怕那,淡忘了“念一正 恶就垮”(《洪吟二》〈怕啥〉),淡忘了自己的责任。当面对考验时,法理、正念不翼而飞,剩下的几乎全是人心,大法弟子的主导作用主体地位荡然无存。

事后,参与此次庭审的同修对这件事都是既惭愧又悔恨。都为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修炼这么多年竟然这样不堪而痛悔不已;并觉悟到那种状态不但丢人现眼,没有兑现誓约,还给师尊和大法抹了黑,直接的滋养了邪恶,间接的毁众生。其实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们都知道我们也是佛性与魔性同存的,我们以前的本性是为私为我的,而师父要求我们的是不断的修去魔性充实佛性,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这是我们必须达到的境界标准。在自省中认识到当我们陷在怕心里只求自保时,已经落入邪恶的圈套中,被其牵着走,成为一群普普通通的常人了,那时怎么会有正念的神威呢?怎么能让世人看到修炼大法之人的高尚、纯洁、神圣,看到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风貌而肃然起敬,从而认同法轮大法好并得救呢?

从这两次较量的过程中反思,我们认识到: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们必须对去除魔性,增强佛性的修炼负责,时时、事事以法为师,主动的、积极的去除人心、观念,坦坦荡荡、堂堂正正的走正正法时期的修炼之路,在做好三件事中,始终不忘把修好自己放在第一位。我们认识到:怕心是我们本地区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中面临的最大障碍,虽然不能说这已是根深蒂固的了,但的确由来已久,我们必须正确面对它。怕心还是抵消、淡化我们坚信师父、坚信法的腐蚀剂,它严重的侵袭着我们的正信,阻挡着我们去除魔性充实佛性,阻挡着我们从为私为我走向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境界。

三、放不下自我,平时实修不够,用时力不从心

从几次的正邪较量中,还反映出我们在平日里在做到是修上欠缺,表现之一是不能被人说,间隔整体。例如:在营救同修的准备过程中,同修们有的承担协调家属请律师、有的承担直面司法部门讲真相、有的承担写劝善信和真相不干胶、有的承担语音电话和彩信讲真相,绝大多数的大法弟子承担传播公开信、张贴不干胶、发正念的事。这本来是一件运筹帷幄、分工有序的大好事,但由于诸方面的因素的干扰,再加上没修好的一面人心作祟,这些项目或落到了实处,或成了马后炮,或成了纸上谈兵。

出现问题,大家一起学学法,切磋切磋、交流交流、提高提高心性,这本是师父要的,但还是因为诸方面因素的干扰,加上没修好的那一面的人心,一说就不高兴,即使忍住了表面上不炸,但心里还是愤愤不平,行动上或走过场敷衍了事,或你说你的我做我的,或干脆给个不见面避而远之。而支持这样做的理由也很冠冕堂皇:“都是大法弟子,都有师父管,做的都是三件事,在不在一起,和谁在一起,听不听谁的,自己说了算,这也是符合法的。”

表现之二是正信不够,为了安全有许多学法小组过于封闭。其表现是只愿和熟人一起学法,对陌生面孔的大法弟子或干脆拒之门外,或互相告诫不要领陌生人加入,认为这样做才是最安全的,心里、嘴里都把那些走在前列、直面邪恶、坦坦荡荡、堂堂正正的证实法、助师正法、兑现誓约的大法弟子视为不安全因素,用人心求得安全保护而不自省,形成间隔而不自省,削弱了整体解体邪恶、救度众生、共同精進的力量而不自省,完全忘记或淡化了“在法上才是最安全的”。在自己设定的自我的小圈子里不抓紧实修,还不修口的带着人心、观念说三道四。

表现之三是受邪党文化毒害,心性不高,形成间隔。其表现是平日大家集体学法、交流时就有一种倾向,就是学法时心态蛮好的,而切磋交流时,自觉不自觉的就会在显示心、欢喜心、证实自我等心的驱使下,表功、揽功或象领导一样安排别人;让别人配合自己的人心和好象能树立更大的威德似的心;还有崇拜心和瞧不起人的心,妒嫉心以及不知修口的传这传那等等,形成了与法的间隔、与同修的间隔,没有形成真正的整体,没有达到师父所要的,法所要的。难怪外地同修来本地后,谈到了这样一个感受,那就是——你们当地同修个个是精英,大有一方之主、一方之王的风范。这其中的褒贬份量,我们是否在学法得法、以法为师向内找中斟酌过?

从本地近几年,沦为大陆受迫害最严重地区之一的现实中,我们是否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是否想过:怎样才能做到真正从根本上否定迫害?其实也不难,无非是选择什么,选择正念正行,就会有神威,有神迹。

如今,对刘荣华、孔宪国的营救还在進行中。我们深信:当我们真正把救度众生放在第一位,真正形成一个坚不可摧的整体,“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精進要旨二》〈理性〉)。当我们都能在不同的境界中放下自我,我们就一定会在奋力精進中、在承担好救度众生的责任中,给未来人留下一条理性、平和的运用公平与正义铲除邪恶、救度众生的正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