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李岚清、周永康到云南期间推动迫害的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三日】(明慧网通讯员云南报道)中共江××集团迫害法轮功不仅给中国人,也给世界人民带来了灾难。江××集团中的五十多名高层成员已经被法轮功学员告上多个国家的法庭,法办江××、罗干、李岚清、刘京、周永康已是历史的必然。这些人因积极推行对法轮功的史无前例的迫害而欠下无数血债。迫害法轮功的骨干分子薄熙来已经垮台,其他的也面临被彻底清算,不久将被送上历史的审判台。下面曝光的是“九九昆明世博会”期间,江××、李岚清、周永康到云南时所犯下的罪恶。

一、江××在“九九昆明世博会”期间为迫害法轮功制造舆论

一九九九年五月“昆明世博会”开幕前,也就是在北京“四·二五”法轮功学员上访事件当日晚,江××模仿毛泽东写大字报“炮打司令部”的手法,连夜向全体政治局委员写信,并且强行把个人信件作为中央文件下发。江在信中说:“难道我们共产党人所具有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所信奉的唯物论、无神论,还战胜不了法轮功所宣扬的那一套东西吗?”

几天后,江××就窜到云南,参加“九九昆明世博会”开幕式。江到来之前,中共云南省委副书记王天玺(被追查国际通告追查的人员。因其积极迫害法轮功被江××赏识调到中共《求实》杂志社任总编)知道了江××对待法轮功的态度,为了巴结讨好江,他亲自对法轮大法昆明辅导站的负责人施压,要求在江参加世博会期间,法轮功学员不准到公共场所炼功。当时江住在昆明“震庄宾馆”,因为“震庄宾馆”旁边就是昆明市工人文化宫广场,所以特意交代不能让江看到有人在工人文化宫广场炼功。事后王天玺还特意表扬了辅导站负责人,说辅导站配合了省委工作,没有出纰漏。从中可见,江是如何害怕法轮功,害怕见到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

江××在云南期间,除了到处题字、出尽风头外,还散布污蔑法轮功的谣言,他在云南省党、政召开的会议和专门接见军队师级以上干部会议上对法轮功进行了大肆造谣、诬陷和诽谤,煽动说“法轮功和共产党争夺群众”、“法轮功有国外政治背景”、“与法轮功的斗争关系到中共生死存亡的政治斗争”等等(中共印发有江的讲话文件),以此欺骗中共党徒,为全面迫害打压法轮功制造舆论。

江××走后,云南省委于一九九九年“七一”前发出通知,要求各级部门、各单位以邪党支部为单位召开民主会,学习江的《关于法轮功问题的重要讲话和批示》,并在当时开展的邪党“三讲”活动中把对法轮功的态度作为党徒必须讲的内容来讲,可见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运动,是江××早就有预谋的,完全是江××以自己的意愿和中共相互利用一手挑起的。

随后云南省公安系统开始加强了对法轮功学员的监控,他们派出大量国安特务打入到各个炼功点蹲坑摸底、摄像,收集所谓法轮功的“情报”,为全面迫害镇压法轮功作准备。据一名国安特务后来讲:“我们曾经打入你们炼功点进行秘密调查,其实我看炼法轮功的人有知识的人多,他们都是些很善良的人,每天只是在一起炼炼功、学学法而已,根本不危害社会……”

江××在云南煽动迫害法轮功,刚开始并没有太多的人理会他,只是违心地走一走过场,直到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对法轮功的全面迫害开始,除江、罗掌控的公安系统紧跟外,其它政府部门均消极的对待,政府官员普遍认为这是:“小题大做”,“真是吃多了没事干,针对那些老头、老太太干什么”等等。

七月二十日,在全国对法轮功辅导站、分站站长实行大抓捕时,云南仅对各地站长和分站长进行抄家和传讯,没有抓人;在七月二十二日下午三时中央电视台开始播出造谣、构陷、迫害法轮功的节目时,云南电视台也没有转播,为此有一个副台长还被停职检查。当江××集团要云南汇报迫害法轮功情况时,也是某秘书编造了一个迫害法轮功的报告应付,但是在江氏中共集团的淫威下,将打压法轮功不断升级,云南省委副书记王天玺积极追随中共江集团,加重了对法轮功的打压迫害。在对法轮功学员搞所谓的“转化”中,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精神迫害成了最严重的省份之一。据不完全统计,云南上千名法轮功学员被抓捕、抄家、关押;建水县临安镇副镇长孔庆黄等有名有姓的四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三百多名法轮功学员被判刑;近五百名法轮功学员被劳教;数名法轮功学员被关进精神病院;两名法轮功学员被强行堕胎;无数法轮功学员被开除工作、被扣发退休金;许多家庭家散人别。

江××集团在长达十三年的对法轮功的打压迫害中犯下了“群体灭绝罪”、“酷刑罪”,欺骗和毒害了全中国、乃至全世界的民众。

二、六一零头目李岚清参加“昆明世博会”闭幕期间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一九九九年十月底“昆明世博会”闭幕时,六一零头目李岚清到昆明参加闭幕式,李岚清的到来,促使云南加剧了对法轮功学员的监控、打压,“昆明世博会”闭幕期间,六一零、公安对所有表示坚持修炼的法轮功学员加强了监控,有的还被绑架到派出所关押。

梁东等六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传讯、劳教、判刑。一九九九年十月三十一日,梁东、蒋鸣凤(女)、张蔚谨(女)、黄武第、吴刚、左立新等法轮功学员因被公安疑为在“昆明世博会”期间召开中外记者会未成和在昆百大悬挂法轮功真相横幅和散发真相传单而被绑架,被关押在不同看守所。梁东被关押在昆明市盘龙区第一看守所,随后被非法判刑三年,关押在云南省第一监狱;蒋鸣凤(女)、张蔚谨(女)、黄武第、吴刚被非法劳教二年,关押在云南省第二劳教所;左立新被多次非法传讯,监视居住。

叶保福,男,时年五十岁,原林业中心医院副院长妻子杨明清,女,时年四十七岁,原林业培训中心办公室主任。夫妇二人于一九九九年十月“昆明世博会”闭幕期间被林业公安处非法传讯、后被昆明公安非法留置在林业培训中心二天,随后就被单位伙同盘龙区国安看守在家里,白天看守人员坐在客厅里看守,晚上警车堵在楼道口看守,共计四十五天。以后长期监视住宅、电话被监控、出门被盯梢、跟踪。

罗泰友,男,时年六十多岁,云南省门窗工程公司退休职工。一九九九年“昆明世博会”前,官渡区公安分局,以罗泰友“扰乱社会秩序”为由非法关押在官渡区看守所。

杨惠兰等十六名法轮功学员在“昆明世博会”闭幕前,因集体学法交流时被警察绑架到太和派出所,进行非法照像、做笔录、按手印、审讯,杨惠兰被非法关押在太和派出所两天,不给吃东西。

李君萍,女,时年四十七岁,云南省输送机械厂退休工人。一九九九年十月“昆明世博会”闭幕期间,被警察强行带到所在地派出所,留置二十四小时。

谭世华,女,时年五十四岁,云南省交通厅退休职工。一九九九年“昆明世博会”前被五华区公安分局非法抄家。

李培高,男 ,时年五十多岁,云南建工安装股份有限公司工程师。 一九九九年“昆明世博会”期间被昆明西坝派出所非法抄家和昆明五华公安分局一科恶警李国忠、王朝风先后两次非法抄家。

三、周永康到昆明后 云南大批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二零一一年五月,江××集团骨干、政法委头目周永康为中共九十周年“维稳”,从贵州窜到云南后,云南“六一零”就向全省各地布置了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所谓的“严打”,要求各单位严密监控大法弟子的行动,云南公安开始疯狂绑架法轮功学员,有的地区“洗脑班”又死灰复燃,绑架法轮功学员进行洗脑,强迫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有的地区绑架法轮功学员唱“红歌”;在五、六月份,云南各地就发生了多起有预谋、有组织的统一绑架行动,已知被绑架的就有47名法轮功学员。据公安称:“我们没办法,这是上边下了抓捕任务的”。

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一日,在昆明市“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昆明市公安局的统一指使下,中共警察在一天之内,绑架了陈焕丽、张小华、张晓云、董碧薇、顾丽清、丁桂英、彭正兰、郭某某等多名法轮功学员。此次对法轮功学员的绑架与追随江氏迫害法轮功的帮凶周永康秘密到云南有直接关系。

五月十九日,开远市万家玉、柴琼、蒋常德等九人在贵州省望谟县被绑架。

六月十二日,德宏州盈江县“六一零”将法轮功学员夏嘉伟(男,三十九岁)绑架到洗脑班。

六月十六日,昭通市水富县法轮功学员谢庭芳(女,四十五岁)、黄天菊(女,五十四岁)被绑架到竹海宾馆洗脑班强迫洗脑。

二零一一年六月十八日,文山州马关县金厂镇水头村法轮功学员某某被绑架到“红色三七山庄”唱“红歌”。

六月二十一日,云南普洱市,普洱市马街乡派出所恶警伙同恶党官员将法轮功学员赵华琼(女,六十一岁)绑架到洗脑班。

六月二十日,怒江州片马镇法轮功学员林冬梅(女,年龄不详)被怒江州片马镇“六一零”绑架进洗脑班。

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三日,楚雄州武定县法轮功学员角如慧(女,四十多岁)、陈学敏(女,三十多岁)被跟踪绑架、关押在武定县看守所。

五月十九日,昆明市呈贡七甸乡水塘村法轮功学员何丽(女,四十七岁),被七甸派出所恶警绑架、关押在呈贡县看守所。

六月六日,法轮功学员王培信(男,六十一岁,上海知青)。被安宁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多人闯入家中进行非法抄家,抢劫走电脑,强行绑架关押。

六月二日,法轮功学员丘学燕(女,五十一岁,山东潍坊人)被昆明市呈贡新区公安恶警绑架、关押。

六月三日,昆明钢铁总公司龙山矿区病退职工张良(男,五十七岁)被昆明西山区大观派出所绑架,七名警察参与抄家,关押在西山区看守所。

六月十二日,原三十九军正团职军队转业干部陈建国(男,六十二岁)被昆明市高新开发区科公安局恶警绑架,后被绑架到昆明市公安局国保支队。

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二日,楚雄州法轮功学员王莉莉(女,二十九岁),被楚雄市恶警绑架关押。

五月十二日,云南迪庆州维西县法轮功学员杨文学(男,四十三岁)、纳木措(男,三十九岁)被恶警绑架关押。

五月十九日,云南省西双版纳州孟满镇岔河办事处中学教师严世贤(男,四十二岁)被呈贡县公安局国保大队绑架关押。

六月二十二日,家住昆明市五华勘探设计院的法轮功学员罗明湖(女,四十余岁),在上班途中被昆明市西山区国保大队恶警绑架并抄家目前关押在昆明市西山区看守所。

二零一一年七月七日,家住云南工学院的法轮功学员蒋桂珍(女,七十二岁),被大观楼派出所绑架,后被释放。

六月二十八日,云南省曲靖市罗平县黄泥河镇法轮功学员魏生晶(男,年龄不详),被恶警绑架到黄泥河镇派出所,被罗平县公安局非法关押在县看守所。

六月二十九日,昆明市禄劝县拉米村法轮功学员杨朝伦(男,六十五岁),被禄劝县公安局六月二十八号楚雄法轮功学员张希熙(男,五十六岁),从单位回家,被当地居委会、警察绑架关押。

六月三十日,昆明法轮功学员伟光震(男,六十六岁),被呈贡县恶警绑架并抄家。

五月一日,蔡念汝,(女,三十多岁,曲靖沾益县法轮功学员,刚从劳教所回来不久);何佳嫚(女,五十多岁),法桂仙(女,五十多岁)和女儿张雅法(女,二十多岁)。被昆明西山区公安国保大队警察绑架,随后被转到五华区大观派出所,被非法关押在五华区看守所。何佳嫚、法桂仙、张雅法三人被非法劳教二年,关押在云南省女子劳教所;蔡念汝现仍被非法关押在五华区看守所。

五月十二日,在丽江市华坪县兴泉镇法轮功学员张开凤(女,四十岁)在家中被派出所及华坪恶警绑架并抄家,随后被关押在华坪县看守所一个月。

六月三十日,昆明法轮功学员车泗坤(女,六十六岁)被云南昆明市盘龙区国保大队三名警察闯到家中非法抄家。

六月二十八日晚上九点多钟,云南大学体育学院副教授史元光,(男,七十多岁),被昆明市五华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警察非法闯入史元光教授家中抄家。

六月二日上午,程洪畴(男,六十一岁)、赵海鹰(女,五十多岁)夫妇被昆明西山区国保恶警闯入民宅绑架,程洪畴被非法判刑三年,缓刑三年。

江××发动的这场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不仅仅是的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迫害中所用的谎言宣传更毒害了十多亿中国民众,让世人善恶不分,正邪不分,仇视佛法和佛法修炼者;对“真善忍”的打压更使整个社会道德沦丧。然而人不治天治,作恶者必将受到天惩和人间法律的制裁。法轮功学员在被迫害中坚持不懈的向民众讲清真相,正是为了让世人能在善与恶间做出正确的选择,从而不被中共和江集团绑架而落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