硕士研究生被劳教所电棍“改变你的肉体”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三日】(明慧网通讯员江苏报道)江苏省常州大学09级高分子化学专业在读的硕士研究生易松,于2011年3月22日被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常州科教城派出所联合绑架,被劫持在洗脑班22天和看守所46天后,投入了方强劳教所继续非法关押,遭到警察的暴力威胁、电警棍电击等折磨。

2011年7月18日,指导员谷以利把易松叫到一个房间问他看书没有,易松说没有。谷说:“马上要对你采取强制措施,强制改变不了人心,但可以改变你的肉体。”

'易松'
易松

一、电击折磨

7月19日吃过早饭后,在谷以利的指使下,号房里六七个犯人围着易松轮流大声读一本污蔑法轮功的书,有的特意贴近易松的耳朵读。中午吃过饭要走出餐厅时,易松对着餐厅里上百名劳教犯人喊了三句口号:“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修炼法轮功无罪!”之后谷以利指使两名犯人把易松拉回四大队教育转化教研室,并强迫他蹲在地上。谷以利冲进来对着易松的脸狠狠地踢了一脚,易松刚从地上爬起来,又挨了重重的一巴掌,谷大叫一声“电警棍”走了出去。

随后,警察朱康林、姜信海把易松拉到会议室(会议室没装摄像头),指导员谷以利手持一根电警棍开始对易松进行电击,电了一会儿,警察潘月华(警号3230299)大喝一声:“扒掉他的衣服!”,于是易松的上衣被扒掉了。这时会议室里一共有六名警察:谷以利、魏红惠、徐育鸿、潘月华、姜信海、朱晓云,有的在旁边看着,有的把易松按在地上,有的用脚踩在易松身上,谷以利用电警棍电易松的头、脖子、脸、嘴、后背、腋窝、手臂,还说“再拿一根来”,但没人去拿。

就这样电了很长时间,易松被电的大便、小便都失禁了,全身大汗淋漓,喘着粗气,趴在地上一动不动。这时,大队长徐育鸿要求易松表态认罪认错,易松被迫违心地说了几句认错的话,徐育鸿用手机录了音,朱晓云的脸上露出了非常得意的笑容,递给易松一杯水,把他扶到椅子上,谷以利开始对易松喊口号的事做笔录。做完笔录后,朱晓云带易松到洗漱房,看着他洗完澡,然后给他戴上手铐,送回号房。过了一会儿,潘月华又要求易松当众检讨认错,写四书(保证书、悔过书、认罪书、决裂书),并且威胁说,如果不写就要上报他喊口号的事,给他延期,在害怕再遭折磨的恐惧心理的驱使下,易松照办了。

这就是中共邪党怎样对待莘莘学子的,肆意践踏自己制定的法律,不择一切手段要把修炼“真、善、忍”的好人转化成“假、恶、斗”的坏人。

二、好学生遭警察劫持洗脑迫害

易松,男,26岁,湖北麻城白果镇人,江苏省常州大学09级高分子化学专业在读硕士研究生。因在常州大学散发法轮功真相光盘,于2011年3月22日被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常州科教城派出所联合绑架。

易松被绑架后,学校领导专门派老师向易松的宿舍同学、同班同学和实验室的同学、老师了解易松平时在学校的为人、表现,老师、同学对易松的评价是:心地善良、比较随和、很有正义感、科研能力很强,几乎没有说他不好的。但是这样一位好学生,却在没有任何法律文件、没经过任何法律程序的情况下,于3月22日晚被劫持到洗脑班(常州市锦海国际大酒店一楼),被常州市610人员进行强制洗脑。

4月8日上午九点,易松的母亲一行三位妇女不顾家境贫寒,路途遥远,一路问到常州,希望见我儿子一面。不料常州“610”头目季黎明丝毫不考虑她们内心的痛苦,根本不听她的申诉,不停的当众辱骂她,并扣上“危害常州大学师生安全”的大帽子。家属们一再请求:“我们千里迢迢来一趟不容易,让我们见孩子一面吧!你也是为人之父,请你理解一个母亲见子心切的份上,就让她见见儿子也好安心!”季黎明说:“没那么容易!我现在代表党和国家在与你们谈话,而不是一个父亲的身份,不能见。”

家属一再央求:“我家易松聪明懂事,成绩优秀。我们家境贫寒,父母勤扒苦做省吃俭用的培养孩子读书,真的不容易啊!我们亲朋好友都盼着孩子有出息,我们也快等到这一天了。可是现在孩子被关着洗脑,已经停课这么长时间了,影响他的学业,毁了他的前途;二来易松从小温顺胆小,现在把他关起来强制洗脑,如果孩子压力太大,承受不了,精神受到刺激,父母接受不了残酷的现实,易松和这个家就彻底完了,这是我们最担心的。相信你身为知识份子,一定会比我们普通老百姓更珍惜人才,请让孩子尽快回校上课吧!”

保卫处人员说:“实话告诉你们,季处长现在担心的不是你们孩子的学业问题,他最关心的是怎样转化易松,不惜一切手段要转变他的思想,其它的什么都不重要。”

三、劳教摧残

2011年5月30日,在经历了洗脑班22天和看守所46天的非法关押后,易松被中共当局投入了江苏省方强劳教所继续非法关押迫害。

在劳教所期间,易松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一样被强制洗脑转化,首先经过一个星期的谈话,然后每天被警察逼着看污蔑法轮功的录像和书籍,被逼着违心的写感想、思想汇报,稍有不从,就遭到警察的暴力威胁、恐吓、限制睡眠、电警棍电击等折磨。每位法轮功学员都被警察指派多名犯人24小时轮流监控,不许法轮功学员之间互相讲话,不许他们炼功,并且以减期、扣分来诱使、逼迫犯人严密监管法轮功学员。

由于易松坚持对法轮大法的信仰、不配合警察的强制洗脑,曾经遭到劳教所四大队指导员谷以利(警号3230421)的暴力殴打、长时间电警棍电击,遭到四大队教导员魏红惠(警号3230316)的多次暴力威胁、恐吓以及劳教犯人贾爱军的暴力殴打。

2011年7月的一天,教导员魏红惠把易松叫到所谓的“教育转化教研室”与之谈话,要求易松写认识,被易松拒绝,魏立即狠狠的扇了他一巴掌。第二天,魏亲自到号房跟易松所谓“谈话”,再次要求写认识,被拒绝,魏对号长贾爱军说“晚上不许易松睡觉”。当晚深夜,巡逻的警察对值班的犯人说“让他睡觉吧”,于是值班的犯人才敢让易松上床睡觉。

7月19日,警察朱康林、姜信海把易松拉到会议室,指导员谷以利手持一根电警棍开始电击易松的头、脖子、脸、嘴、后背、腋窝、手臂等处很长时间,易松被电的大便、小便都失禁了,喘着粗气,一动不动。

每年省劳教局教育处处长唐国防都要来劳教所进行几次所谓的“验收”,每次“验收”之前,劳教所警察都会加强对法轮功学员的洗脑转化,强迫法轮功学员按照他们的要求说话、写材料。2011年11月19日下午,劳教所四大队谈话室,在经过了两天的谈话后,教导员魏红惠仍然没能改变易松的思想和言论,魏红惠开始凶相毕露,站起来,威胁道:“你是不是好了伤疤忘了疼了,那次用电警棍电你的时候,是什么感觉?”,易松说“痛”,魏说“要不要我天天给你制造痛苦?”,这时警察朱康林也过来助阵,恶狠狠的看着易松,易松被迫改变自己的言论,魏的态度才缓和下来。魏还向易松反复强调,过几天“验收”的时候,不准在唐处长面前说自己被他们用电警棍电了的事情。

在劳教所里,类似的暴力威胁、折磨不仅发生在易松一个人身上,而是每一位法轮功学员身上。例如法轮功学员王彪因在号房炼功遭到大队长徐育鸿的恐吓,戴绍东被警察强迫抄写污蔑法轮功的书籍,周庆茂因不写感想、认识被多次电击,孙骁曾被警察用三根电警棍同时电击,曹锡江曾被警察送入康复楼(方强劳教所对坚决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实施严管、酷刑折磨的地方),指使犯人给他蒙上被子,拳打脚踢……。虽然近几年劳教所在表面上做了一些改善,每个号房都安装了数字电视,食堂伙食相对改善,法轮功学员不需要到车间去干活,劳教所也一直声称文明执法、实行人性化管理,但大量铁的事实证明,对法轮功学员的暴力威胁、折磨依然普遍存在。

方强劳教所四大队至今仍在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四名恶警:谷以利、魏红惠、徐育鸿、潘月华,以及他们的幕后指挥者—江苏省劳教局教育处处长唐国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