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黑窝里的世人也要救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三日】总结这几年的修炼,做的好的时候,状态好的时候,都是自己学法好的时候,能真正同化法的时候。

我是上高三时在书店看到了大法的书而得法的。上大学后,一天晚上坐在操场上看到操场上有很多炼气功的,我就想,要能找到炼功点多好。在回宿舍时走進了校内书店,看到了书架上也摆着大法书,老板就是炼功点的辅导员,第二天我就加入了集体炼功。当时环境很好,大家每天晚上集体学法,都很用心,提高也很快。学习也很轻松,期末考试我拿了年级第二名,特等奖学金。

迫害开始后,我们几名大学生同修开始了背法。我每天上午两个小时背法,雷打不动,用了四个多月时间背了一遍《转法轮》。不知不觉中,对大法从感性认识升华到了理性认识,生命发生了根本转变。为我在后来的魔难中能走过来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二零零零年底,我和学校几名同修放下一切,一起踏上了進京证实大法的火车,在天安门广场喊出了“法轮大法好!”在看守所我们背诵《转法轮》,学了七讲。由于自身有漏,我被学校接回,在市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十五天。后被学校非法“勒令退学”。

二零零一年我被非法劫持到看守所。我开始了第一次绝食反迫害。在绝食期间,我一遍又一遍的背诵师父的新经文,一刻不停。感觉自己时刻被强大的能量场包围,意志坚不可摧,还能抑制住周围的一切,甚至感觉不到饥饿和痛苦。常人都说我有功保护。从那以后,我能感觉到自己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去掉了很多人的执着,加强了主意识。我知道这是大法给我更新了生命。

二零零三年,在监狱集训队被迫害期间,我坚持每天背二到三讲《转法轮》,恶警指使犯人逼我写所谓“三书”,晚上睡觉前动手打了我三次。我写了二十几页的真相信,系统的讲了法轮功真相、“天安门自焚”疑点和“四·二五”真相,揭露了集训队恶警、坏人对我和其他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下队以后将此信交给了监狱长。开会时监狱长专门提出了此事,打我的坏人被多次推迟报减刑。

通过与同修交流,我认识到发正念的重要性,开始重视发正念。师尊给我打开了天目,更增强了我的信心。我们还有了一块电子表,我和另外两个同修坚持每个整点发正念,一次发正念时我看到电子表里有三个小法轮,我们知道是师父在鼓励我们。在几个同修的配合下,我们与警察谈话,争取到了半天出工半天休息。我们开始背法,一个农村同修很精進,我背一句他用笔记下来,背会再记下一句,这样把我会背的几十篇经文全都写了下来。一次我看到收工排队進楼时,犯人全是骷髅头的形象,通过交流我们悟到是他们头脑中有对大法不好的思想,应该讲真相救度他们了。我们利用看电视和休息时间互相配合,挨个给他们讲了真相。

二零零四年在邪恶所谓的“百日攻坚”期间,邪恶利用罚站对我们進行迫害,我为抵制迫害开始绝食,第七天早上,我发正念时看见狱医把我的身体分成很多块泡在药水里,我又继续发正念看见在宇宙空间中师尊召唤众神过来加持我。当天监狱长找我谈话,停止了对同修罚站,下午我开始吃饭。师尊又一次救了我。

刚从黑窝回家,在屋里一炼静功就看见有四、五个人过来和我一起炼。那时我还没有师父的新经文,一天做完家教骑自行车回住处,在市中心大街中间等红绿灯,一扭头看见以前的炼功点辅导员正好也在我身边等绿灯。我很快就从他那里请到了师父的新经文。过年前,恶党在晚上加强了巡逻,一天晚上我刚从住处出来,一辆车在我跟前停了下来,我生出了怕心,把装有师父讲法的MP3扔在了路边。从车上下来几个警察问了我几句,这时我母亲听见外面声音赶快出来把我拉了回去。他们捡起了MP3走了。我赶快发正念,看见师尊法身在屋顶上空打大手印,过后我又看见一个警察在听师父讲法。师父又一次帮我化解了危险,师父真是时时刻刻看护着、保护着弟子啊。

二零零七年,我又一次被迫害。在看守所绝食,一次被灌食后出现休克状态。我当时看到我的元神去到一个空间,看见巨大的宇宙空间中有一个巨大的金佛,离我越来越远,然后我朦朦胧胧的听见仪器嘀嘀的声音,睁开眼看见几个医生正用起搏器对我進行抢救。我当时害怕真的失去肉身就得不偿失了,就开始慢慢吃饭。

在监狱里,我见到了一位同修,他是迫害前在监狱得的法,迫害开始后在非常艰难的环境下一直坚持学法、炼功。曾经在全监狱升血旗仪式上高喊“法轮大法好!”令恶党大为震惊,被关三个月禁闭迫害,还多次因晚上炼功被关禁闭。即使在非常邪恶的环境中他都能坚持学法,甚至可以看到师父所有的经文、听师父讲法、看《明慧周刊》、《九评》和新唐人电视录像。看到他,我想起师父说的话:“我告诉你的就是你真正能放下生死的时候你什么都能做的到!”(《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我们每天坚持学习《转法轮》和师父新经文,晚上七、八、九点发正念。经过交流,我们开始挨个给队里的常人讲真相、劝退。当遇到阻力时,我们就多学法,发正念。过一段时间就有了突破。有的不愿退,我们就多次讲,两人在一边发正念,一个人去讲。随着我们不断的讲真相,周围的环境也越来越宽松。在出工一起干活或休息打牌时,经常听见犯人在议论退党的事。有的人开始惧怕邪党,不敢退,听到人们都在公开议论,也不怕了,再劝退时就很容易退了。有时碰上有的人退了,但是后来发现基本真相还不明白,我们就继续给他讲基本真相。临近我回家时,很多人特意叮嘱出去一定给他退啊。经过几个月系统的讲真相,在监狱恶党发起大面积运动时,那个队里百分之七、八十的人都已“三退”或是什么也没入过的都明白了真相,包括很多以前被恶警用来行恶的犯人、参与过迫害大法弟子遭了恶报的,都表示不再迫害大法弟子了。恶警们不得不亲自动手迫害大法弟子,我们正好利用这个机会挨个给恶警讲真相劝“三退”,很快迫害就烟消云散了。由于邪恶对监狱里的警察控制是最严的,很多警察都不肯退,不敢退,有的已经很明白真相,在外面看过真相DVD,还给我讲DVD上的内容。所以我想针对他们这种情况应该出去后讲,效果会好。出来后,师尊安排也想要做此事的同修和我见了面。

也有过危险的时候,一次收工时,恶警突然要挨个搜身,我当时身上装着手抄的新经文和MP4,我立刻想到绝对不能害怕,搜我身时我就坦然的微笑着,结果很顺利的过去了。只要我们正念强,没有怕心,理智的去做,邪恶想迫害也是不能成的。

明白真相后有的人主动要学法,我们几个同修交流后,针对每个人的情况给他们提供条件。由于自己一段时间没有重视学法、实修,常人心很重,不向内找向外看,和一个新学员发生了矛盾,被邪恶钻了空子,后来该新学员被迫害,给学员带来伤害,给环境造成了损失,这是一个很深刻的教训。师父在《芝加哥市法会讲法》讲法中谈到,大法弟子“只有救人的份”。我在做常人时就喜欢给别人当老师,教训人,学法后这个心一直表现突出。当遇上新学员时,这个心又表现出来了。当看到新学员做的不好时,心里就看不起,想学了法怎么还这样,给别人指出时很不客气,还加上自己的情绪、教训人的口气。其实回过头来看,自己身上也有同样的问题,师父让我看见新学员身上的毛病,也是在点化我,让我找自己的不足,从法上归正。自己却没有向内找,一味的指责别人,造成了新学员对大法弟子很不好的印象,现在想真是做的太差了。

在艰苦的环境中走了过来,可是在宽松的环境中却放松了修炼,滋长了很多常人心。出来后我把很多精力放在了工作上,做三件事不精進,有的方面还混同于常人,浪费了大量极其珍贵的时间,真是对不起慈悲伟大的师尊,对不起自己,更对不起对自己寄予无限期望的众生。

从现在开始我一定要精進起来,多学法,用心学法,用心救人,找回刚得法时的热情,做好三件事,持之以恒,直至圆满随师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