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面对巨额诱惑不动心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三十日】

法轮大法延续了我的生命

我从小身体就非常不好,心慌气短,走一会儿就累,得歇一会儿,两岁多查出先天性心脏病——肺动脉导管闭锁不全。当时没有高科技手段治疗,大夫说我只能活十一、二岁,没有啥好办法,不能气着,不能累着。父母对我只能疼爱有加,事事都依着我,哥哥妹妹都让着我,尽量让我开开心心的多活几年。长期的娇惯,使我特别自私,吃的、玩儿的、用的都要尖儿,对家长、老师不知道惧怕,也敢顶嘴,妈妈常说:“要知道你这样气人,还不如不生你。”我就说:“我不是你生的,我是天上掉下来的。”

大家都知道我的身体状况,也不与我计较。那时小也不懂事,只知道我想怎样,家人尽量满足、迁就我。这样十二岁熬过来了。大夫又说我十八岁没事就能闯过来。爷爷、奶奶、姥姥都信佛,我虽然贪玩、淘气、任性、跋扈,可上哪儿旅游时,看到佛像就知道拜,从小对神佛就有颗敬仰之心。

我又度过了十八岁,可身体依然不好,除了心脏病,肠胃也不好,大便没成过型,有时腰、两肋疼的晚上都翻不了身子,CT检查,我还患有多囊肝、多囊肾疾病,囊肿密密麻麻,最大的有4.8厘米;稍微凉一点儿,泌尿系统就感染,小腹拧着剧痛;小便不好排;常年手脚冰凉,内脏没有好地方。

我啥药都吃,营养药不断,吃大丸子药就跟别人吃棋子烧饼似的,喝汤药就跟别人喝水一样,什么苦啊、甜啊、好吃、不好吃这种概念,对我来说都没有,为了活命,必须得吃药,大把大把的吃药我都习以为常了,吃药是我生活的一部份,一些亲属看到我这样,偷偷为我落泪。我身体瘦得可怜,结婚时体重才七十多斤,怀孕后不得不停药。

我们家属楼、子弟学校都在生活区,一位同事的母亲是东北人,九六年在我们单位把法轮功传开了,晚上在学校操场上放录音,孩子、大人都在那儿围着听,也没有打闹喧哗的,当时我并没炼,但就感觉那气氛特别好,非常祥和。他们学功后,变化很大,真的是人心向善、道德升华,婆媳爱打架的不打了,路上有障碍物时主动的义务清理,上班早来晚走,小孩也越来越懂礼貌了,不骂人说脏话了……他们的事迹在单位迅速传开,人人称赞法轮功。

我楼上有一位大法弟子,她劝我也去听一听,我说:“我现在怀孕,等生完孩子再说吧!”我后悔自己当时怎么悟性那么差,不知道修炼反而对胎儿更有好处。我怀孕身子不方便,丈夫又不在家,楼上的大法弟子就经常帮助我买菜打开水等,如果不是修炼,她根本就不会这样,从她的表现我更了解了法轮大法好。

一九九八年八月,我休完产假,调到一个新的工作单位,发现一位同事经常听录音、看书,我一看她那翻开的书,就说:“这不是法轮功吗?这功法可好了,炼这个,坏人都会变好!”她说:“拿去好好看看吧,真是宝书啊。”当我看到《转法轮》十几页时,就开始拉肚子,半天拉了十二次。平时我拉肚子时,吃一片新诺明就管事,我想这回拉得厉害,吃两片吧,结果吃了两片也没管用,接着是拉沫、拉脓、拉黑血块,同事告诉我:“你缘份真大,师父管你了,这是在给你净化身体!”以往这样腹泻早把我拉躺下了,可这回腹泻没啥不适的感觉,肚子也不疼,人还挺精神,上班,接送女儿啥也不耽误,从那以后,自我记事以来从未成过型的大便正常了,我亲身体会了大法的不寻常。我自己请了本《转法轮》,开始正式学法炼功了。

我参加了集体学法炼功,当时有七八十岁的老人,也有刚上小学的孩童,大家素不相识在一块学法都互相让座、互相照应,那种祥和的氛围在当今社会的其它任何场合都找不到,现在我一直怀念那时的情景。

炼功时间不长,我失眠症状消失、气色变好,晚上不再做噩梦,人精神了。师父不但帮我多次净化身体,为了增强我的修炼信心,学法时让我看到五光十色金光闪闪的字,还能看到大大小小、五颜六色飞速旋转的法轮。当时的心情真是无以言表,炼功不久各种疾病彻底消失,从小就疾病缠身的我真正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儿。沐浴在大法的洪恩中,我感觉天也晴朗了,世界也变好了,整天都乐呵呵的。从那时到现在一粒药再也没吃过。

得法后使我明白了,师父早就管我了,让我等到大法洪传之时,得法救度众生。不然我内脏那么多毛病,早就不在人世了。

在艰难的岁月中

一九九九年四二五后,黑云压顶,我地警察到我所在的学法点上登记,我知道邪恶已逼近,但我想大法是最正的,师父教我们按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是大法使我从死亡边缘上走过来,我还怕啥?我就如实的登记了自己的姓名和工作单位(当时的想法很简单,不知道不应该配合邪恶),没想到这却成为他们后来迫害我的借口。

二零零一年七月的一天,国保大队两警察到我单位骚扰,逼我写不炼功的保证,当时单位领导很害怕,都来劝我,说:咱单位是历年的文明单位,竖的标杆,如果受影响,从荣誉、经济上都会损失极大,因为你一个人让全单位人拿不到奖金,全体员工都会责骂你,你们修善的更要顾全大局等。还把我的家人接来,轮番劝说我,说写个不炼的保证就没事了,就可以上班,不然工作就没了等等,从各方面给我施压。当时我也不知道怕,只知道我是由师父管的,他们瞎咋呼谁说了也不算,我给他们讲我炼功后身体的变化,讲大法的美好,人心的归正。

我不写什么保证书,单位没办法,警察把我绑架到公安分局,关在小屋子里。妈妈演苦肉计,知道我对女儿情重,把女儿带来逼我,三岁多的女儿小手摇晃着铁栏杆大声哭喊着:“妈妈,妈妈,你出来。这是关坏人的地方,你不要在这里,咱们回家!回家!”当时真的就象电影电视里演的一样,让在场的很多警察含泪躲开了,不忍心看下去,丈夫也在一边掉眼泪劝我,怕我受罪身体吃不消,妈妈哭喊着说:“我给你跪下了,咱别炼了,胳膊拧不过大腿!”我说:“妈,别的我都可以依你,唯独这个不行,大法我修到底了。”旁边两位年轻的协警见此情景,掉着眼泪说:“赶紧写了回去吧,看你们孩子、大人多可怜啊。又有好单位,好丈夫,写了就可以出去啦。”我说:“错的不是我,当时我百病缠身,师父给了我健康的身体,让我明白了做人的道理,现在让我污蔑师父、污蔑大法绝对不可能,电视广播宣传是栽赃陷害法轮功的,都是假的。你们不能被蒙蔽呀。”晚上我在那里打坐炼功。第二天,他们勒索了我家人五千元钱,让我回了家。

失去了集体学法炼功的环境,我常人心起来了,家人也常看着我不让我学法炼功,以前我就爱好比较广,跳舞、滑冰、游泳、逛街,又玩了起来,耽误了我很多时间。慈悲的师父不忍心落下我,经常用各种方式点悟我。一次,我清晰的梦见很多同修白日飞升的情景,我因为没修好而被落下,当时我傻了,眼睁睁的看着昔日的同修穿着漂亮的服饰飞走了,我坐在地上痛悔大哭,妈妈在隔壁屋,被我哭醒跑过来,把我叫醒,枕巾都哭湿了,我坐起来还在哭,哽噎着,妈妈问我怎么哭成这样,我说:“他们都修成飞走了,就把我剩下了。”妈妈噙着泪花说:“好了,今后我再也不管你了,耽误了你修炼成神,我多大的罪过呀,难怪你小时候气人时总说你是天上下来的,说那样让我不理解的话!”

在我不精進和法理不清时,师父总会安排不同的同修来提醒我,帮助我。感谢师父的慈悲看护,我不能一错再错,一定珍惜这万古不遇的正法修炼机缘,坚定走好以后的路。

面对巨额诱惑不动心

我原来虽然多病,但非常幸运,小时有父母疼爱,婚后有丈夫呵护,他虽然在外面精明能干,可在我面前却唯命是从。

丈夫手下的一个人知道我在家比较强势,说了算,就借丈夫不在家之际,送来两万块钱,说明来意:想提拔提拔。当时我们刚买完楼房搬進新居,还有几万元的外债,说实话,当时我们真的很需要钱,可我是大法弟子,不能做违背大法原则的事,我真诚的对他说:“你的心意我可以转达,常人还讲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我不能做这种不义之事、得这不义之财,我是有信仰的,是修法轮大法的,我师父讲过失与得的关系,你赶快把钱收起来吧。”他还是推托,我给他讲到法轮大法是教人修“真善忍”做好人的,对名利是不会动心的,天安门自焚是假的,谈到江泽民集团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又讲到大法的美好、洪传世界的盛况,讲我修炼前后身体的变化,他很受感动,后来我们谈的特别融洽。他也跟我说了很多:“我家是书香门第,信孔孟之道,但感觉现在世界上都是钱权交易,没有清廉守节的好人了,我在你这儿见证了大法的美好。”我又给他讲:“啥东西不是你强求来的,该有的自然有。”后来,他凭着工作业绩得到了他应得的职务。

我又在一次晚宴上见到他,他带着手下的多名同事来给我敬酒,他说:“厂长为啥好,口碑好,为人好,是因为有一位炼法轮功的贤德妻子。”我热情的与他们打招呼,我想这是师父给我送来的一批有缘人,救度的对象,我从多个角度给他们讲大法的真相,还不时的有人问一些对大法不明白的问题,我都给一一做了解答,他们都听的很认真,用尊敬的眼光看着我说:“谢谢,你讲的太好了,这些我们都不清楚,被蒙在鼓里,原来大法是被污蔑的呀!”我说:“不是我讲的好,是法轮大法好,大法改变了我,我以前鸡肠小肚,非常爱占小便宜,管库时,库里有的东西只要家里有用,我家里就什么都缺不了,是大法师父告诉我业力轮报,欠债要还,失与得的关系,事情不在大小,不能做的就不做,是我师父让我真正明白了做人的道理。”

丈夫单位的一位中层干部想让我丈夫帮忙升迁副厂长,让我丈夫给出主意,不巧丈夫不在家,我接待了他们夫妻俩。当时我就想:你来的正好,听说你当过邪党的书记,这机会就是让我救度你们的。我从社会的现象,人心的变异,讲到大法的美好,从天安门自焚,讲到《九评》、三退,气氛非常和谐,从晚饭后我们一直谈到十一点多,他夫妻俩都退出了党、团、队邪恶组织,有了正确的选择。他说:“没想到今天来着了,明白了这么多的道理,真是受益匪浅哪。”临走时他拱着双手连连拜谢:“今天听嫂子的一番话,胜读十年书,今后知道如何做人了。”我说:“不用谢我,要谢就谢我们大法师父吧,你们就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比什么都好。”又有两个生命得救了,我真为他们高兴。不长时间,他得到了福报,如愿晋升为副厂长,我收到他的短信:“嫂子,大恩不言谢,以后会继续探讨。”

一次,丈夫的一位同事带一箱柿子来我家串门儿,走后他给我们打电话:“里面有不新鲜的柿子,摆开选一选。”我们一看,里面装着一万块钱,我们一分不差原数退回。

丈夫单位一位基层干部,送来一张农行卡,内有五万块钱。我说:“你挣钱多不容易,我们夫妻工资都比你高,给我们送来,你拉家带口的怎么生活?赶快拿回去!你工作上好好干,多多支持我丈夫就行了,咱们的家庭不讲这个,不是拿钱就能办事儿的。”他还是不肯收回。我就告诉他:“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是按照师父的要求,用‘真善忍’要求自己,放下名利做好人,这钱我们绝对不会要!”我又给他讲当今的社会让共产党搞得腐败透顶、买官卖官、请客送礼、人心败坏、亲情泯灭,人与人之间勾心斗角、尔虞我诈,执法部门执法犯法,官匪一家,百姓有冤无处告,让人与人之间没有了信任,没有了道德底线,只有大法是净土,大法让人心归正,没有警察管也知道按大法的标准约束自己、不做坏事,大法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只有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他听得很入神,频频点头,最后了解真相退出了邪党组织,升起了对法轮大法敬仰之情,主动收回了农行卡说:“如果我要再把卡放这,就等于是对嫂子的不尊重,就是亵渎大法。”

象这样的例子很多很多。我通过这种方式让很多人明白了大法真相。

女儿一位同学的父母离异,她受打击很大,心灵、性格扭曲,常误解别人。一次女儿把这位同学带家来,嘱咐我:“不能给这位同学讲真相,她做事偏激!”我想:来了就是有缘人,不能错过机会。我热情招待她,顺着她的执着和心结给她讲做人的道理,从邪党的历次整人运动讲到江氏流氓集团残酷迫害法轮功,从贵州藏字石的出现讲到天灭中共是历史的必然。她深有感触地说:“没想到象玲子(我女儿)这样的家庭能有这样好的家教,我相信阿姨说的,因为我的爷爷也曾经被冤枉、挨过整。”她退出了少先队组织,知道了大法的美好。后来老师让她入团,她坚定的说:“我不入!”老师问她:“为什么?”她说:“不为什么,不是自愿吗?不想入就不入!”我为她的正确选择而高兴。通过这件事我更坚定了救度这些年轻人的信心。

学生课本上有污蔑大法的内容,毒害了不少不明真相的学生,学生放学时,我在校门口不远处把真相资料、精美真相挂历递到他们手中。一次我女儿发现了,她向我竖起大拇指,我知道这是师父借女儿鼓励我。有时也返出怕心,我就想:“有师在、有法在,怕啥?我这是在救他们呀!”

越做正念越强,我把对联拿到菜市场发放,神韵光盘送到饭店吃饭的、等车的、过路的人群中,并送上一句:“祝你好运!”很多人都高兴的说谢谢。也有不听真相拒绝的,我也不起任何心,就想是为以后同修给他们讲真相做铺垫吧。

一人炼功 全家受益

那时女儿上三年级,放学回家路上被一辆疾驶的摩托车撞飞出去三四米远,女儿本来就很瘦小,一下子就休克过去了,当时现场也没有大人,只有我们住一个院的放学结伴回家的几个小伙伴,黑心的司机,摩托车都没停就一溜烟跑了,小同学傻了眼,不停的呼喊她,女儿一会醒来睁开眼,看见周围都是小伙伴就说:“你们怎么都在我家呀?”“你不知道刚才你被摩托车给撞了?”女儿坐起来揉揉眼睛:“我只觉得好象有人抱着我睡了一会儿。”这时围了不少人,说赶紧给家大人打电话吧,去医院仔细检查检查。女儿若无其事的起来说:“我没事。”然后背着书包回家了,大家都不可思议,这么小的孩子撞出这么远,只有小手擦破点皮。我接到电话赶回家,大家与我讲事情的经过,我真有些后怕,要没有师父保护,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我的姨妹来我家,牙痛了很长时间了,吃饭只能用一面嚼,上下牙齿不敢碰,脸肿的老高。我给她讲大法真相,退了团队,让她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第二天她起床高兴的讲,昨晚她念着大法好就睡着了,做梦就感觉有一个象输液管一样的东西给她往出吸脓,象真的一样,她醒来摸摸脸不肿了,上下对对,牙齿不疼了,落实了,只觉得有股脓血的味道,到洗手间漱漱嘴,吐出不少脏东西。她兴奋的说:“大姐,你们这大法真灵,我都跟着沾光受益了。”

七十多岁的父母总装着大法护身符,身体健健康康的,丈夫、女儿都知大法好,支持我学法炼功,到点提醒我发正念,有时来客人还帮我讲真相。我们夫妻工资收入都比较高,这是师父赐予的福份,给予我的一切,让我有精力和资金证实法救度众生。

我从百病缠身到无病一身轻,从鸡肠小肚、视财如命到面对巨款的诱惑而不动心,是法轮大法使我发生了这样脱胎换骨的变化,使我明白了做人的真谛——返本归真,正如师父所说“直指人心法上修 俗世净莲恶不沾”(《洪吟三》<修炼形式>)。愿世人通过我的真实经历能明真相、得救度,再次感谢师尊的慈悲苦度。

明慧网法轮大法洪传二十周年征稿选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