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何湾劳教所的奴工产品(图)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三十日】湖北省武汉市的何湾劳教所是武汉五大劳教所之一,也是集中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黑窝之一,那里曾非法关押过上千名法轮功学员,至今仍有大批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其中。

何湾劳教所不但动用各种酷刑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而且还强迫法轮功学员从事超负荷劳动,毫无人性的榨取法轮功学员的血汗。

一、何湾劳教所门口挂着服装厂的牌子

何湾劳教所六大队临街的大门上挂着××服装厂的牌子。

高墙内,你看到的何湾劳教所简直就象是一家紧张运作的企业,那里的“工人”常常平均每天工作12小时以上,有的甚至高达20个小时。

劳教所属于“事业单位”,由国家财政供养,但劳教所又被允许注册成企业法人,获得公司、工厂等营业执照,对外以企业法人的身份从事来料加工等经济业务。

因此,何湾劳教所不止是六大队有个“服装厂”,还有其它的企业执照。

中国不少企业(包括很多从事出口生产的企业)都与劳教所、监狱、看守所注册的“企业”有业务关系,于是,大量的奴工产品就通过这些公司出口到世界各地。

二、何湾劳教所为了赚钱,什么产品都做

曾在那里遭受过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回忆说:何湾劳教所为了赚钱,什么产品都做。

左图的这个“小狗”身上穿的毛衣是何湾劳教所八大队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及其他劳教人员生产的产品,每人每天被强制要打好几件,有的劳教人员每天被规定要打八件至十件。

右图的这个衣服上的小花也是何湾劳教所八大队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及其他劳教人员生产的产品,每人每天要做几十朵,一朵才几分钱人民币。还有婚纱上的各种小花,劳教人员每天要做很多朵这样的花,而且很繁琐,对眼睛伤害很大。

何湾劳教所还做过拆纱、包装产品、刮页子等等。只要有那么一点点钱赚的活,劳教所都接,因为劳教所的“劳动力”是免费使用的,“损坏”了也不用负责任的。

二大队做过爱帝针织内衣的包装盒,每人每天做100个。有个法轮功学员回忆说:“劳教所干的活很杂,都是手工活。例如:做麦当劳的纸盒子;做的手提袋有好几种,其中有一种是由明星李湘做代言人的。还做一种出口产品的包装;还有家里装修用的走电线(明线)的那种带钉子的扣子,等等。”

何湾劳教所还生产、加工、包装伪劣调料品——烧卤王,把二楼教室作为车间,那些上了霉的原料仍在进行包装,无任何证照,无任何机构能监督,产品严重危害百姓身体健康。

更骇人听闻的是,劳教所还与不法商户勾结,利用这里的场地(避风港的优势)加工黄色卡通画和其它淫秽书籍,使之流入社会,毒害青少年,赚黑心钱。所谓“刮页子”大多数都是在装订黄色淫秽书籍。

三、超限奴役劳动使法轮功学员的身心备受摧残

强迫法轮功学员超限奴役劳动,既是劳教所榨取法轮功学员血汗的手段,又是劳教所强制法轮功学员“转化”的手段。

警察一方面以“减轻奴役劳动任务”利诱法轮功学员“转化”,让那些法轮功“犹大”减轻劳动甚至不用劳动;另一方面则以加重奴役劳动任务、不许别人帮助完成任务、不完成奴役劳动任务不准休息甚至加期关押等恶性规定来强迫法轮功学员“转化”。例如,张玉芳、乐雪松、胡慧文三名法轮功学员被实行严管,每天拆纱十几小时,完不成定量晚上10点以前不能休息,警察还规定其他学员不能帮忙,发现帮拆一块,罚二两。恶警甚至要求其他学员不准在生活上关心她们,妄图用这种手段达到“转化”的目的。

在警察的恶意之下,法轮功学员的身心都受到严重的摧残。因篇幅所限,以下仅列几则亲历者的控诉:

在何湾劳教所,我们被逼无休止地超强度劳作,每天从早晨7点开始在昏暗潮湿的库房里拆纱至第二天凌晨2点以后才能稍睡一会。夏天,屋内无比闷热蒸人,脚下蚊子又多,双脚被咬肿、咬烂,还得日复一日地劳作,不停地拆纱、拆纱,就这样还必须完成定额,完不成就不让睡,24小时地拆。法轮功学员一个个被摧残得精疲力竭……

劳教所每天早上6:20起床(冬天为6:30),洗漱后就一直在车间(包括吃饭、上厕所)。劳动的内容以“拆纱”为主。车间里拆纱时灰尘四扬,每天身上(特别是头上和肩上)都是一层厚厚的灰,按规定下班时间为晚上9:00,但因奴役劳动量大,大多数学员做不完。对于完不成当天任务的,她们在拥挤的洗脸间稍稍洗漱后就必须到车间加班。11点做不完12点接着做,有时做到凌晨2、3点钟。大多数特别是年纪大的学员自从进去就没有好好休息过。

2003年,从何湾劳教所期满出来的一个刑事犯,告诉法轮功学员说:何湾劳教所把女八队合到六大队,法轮功学员整天没饭吃,警察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昏倒撞墙,还要挨打,打完后,继续叫她们站。法轮功学员遭毒打,有的还被迫奴役劳动直至深夜,警察还要对她们进行骚扰,从半夜骚扰到凌晨,以达到折磨的目的。她们休息一会接着干活,吃的菜连泥沙都没洗干净,干活计分,差1分扣一百元。该刑事犯叙述此事愤愤不平,说她自己扣分累计要了几千元才释放,否则加期关押。

有的学员还要从事每天十几小时繁重的体力劳动(从早上7:00~晚上11:00~12:00),有的女学员累得节育环自行脱落,引起大量出血……。

四、没有任何报酬的“无价劳动力”

劳教所的奴工不是“廉价劳动力”,而是不需要任何人工成本的“无价劳动力”。

劳教所关押的人员,是由国家财政供养的。被强迫奴工的劳教人员没有工资,还要自己掏钱买菜。

法轮功学员回忆说:商家为了减少成本总是拿到劳教所做这些活,因为劳教所里有“无价”的劳动力,有时赶货,还要延长奴役劳动时间,每天完不成任务还要被延长劳教期。

因此,劳教所实质上是被中共邪党披上了“合法”外衣的现代奴隶工厂。

近年来,有些监狱、劳教所为了欺骗世人,也出台了被押人员的“工资制度”,但所谓的“工资”少得可怜——每天长达十几小时的劳动,每星期、每月几乎没有休息日,可是一个月的“工资”往往只有几元人民币,还不够一次在劳教所“加菜”的钱。

五、奴工劳动带来的经济利益成为迫害不断加剧的动力

基于经济利益考虑,为了加大“创收”步伐,劳教所也就希望被劳教的法轮功学员越多越好了。

何湾劳教所视法轮功学员为“优质劳动力”。因为那些真正的劳教人员多是好逸恶劳者,而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是修炼“真善忍”的,心性高,工作勤奋,任劳任怨,精益求精,是劳教所求之不得的“劳动力资源”。因此,中共上层迫害法轮功,把一批又一批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正好为劳教所平添了一大批“优质”的劳动力,这是劳教所梦寐以求的“好事”。

劳教所警察一方面要强迫法轮功学员“转化”以获得高额奖金,因而他们要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洗脑”“学习”,从而“牺牲”“劳动时间”;另一方面,这些警察极其希望法轮功学员尽快“转化”,好专心为他们从事奴工劳动,“创造经济效益”。几乎每一个受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都能清晰感受到劳教所警察的这种唯利是图、一味向钱看的心态。这种恶劣心态使他们认为不“转化”的学员阻碍了他们“发财”,好象这些学员直接从他们钱包里拿了钱似的,警察因此而对法轮功学员生出恨意,这些都是他们不断加剧迫害的原因。

十二年多来,全国被非法劳教、判刑的法轮功学员在劳教所、监狱中制造了大量的廉价“劳工产品”,养肥了中共的警察。强制劳工产品所带来的巨大利润,又刺激监狱、劳教系统进一步对被劳教人员的迫害。一些大陆省市经济发展区的招商广告, 甚至以地处监狱、劳教所区域的廉价劳动力来吸引外资。

为什么劳教所警察如此卖力的参与迫害法轮功,主要原因之一就是从迫害中获得了巨大的利益。中共邪党放纵了人的贪婪魔性,使之成为加剧迫害法轮功的一种强大动力。

结语:奴工产品伤害的是全人类

目前,中共的奴工产品已引起了国际公愤。对某些商家而言,或许奴工产品能给他们带来经济利益。但对全人类来说,这种现代奴隶工厂不但严重侵害了被奴役者的人权,而且严重侵害了公平竞争的商业精神,更破坏了全人类的道德良知。因此,全人类都有责任站出来制止这种野蛮的奴工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