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困的干扰 坚持晨炼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三十日】一直以来,我晨炼坚持的不好,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对自己的状态很懊悔,但就是突破不了,想了很多办法也没好多少。上个月,有机缘与多年不见的同修相遇,说到炼功的事时,她说她无论冬夏,每天都坚持三点半起床,形成习惯了也不用闹钟。我的心那一瞬间震撼了,与同修相比,差距多大呀,我也一定要做到啊!可是回到家仍没坚持几天,但“我一定要做到”的声音时不时的会响起。

那些天我正在抄《洪吟三》,抄完我觉的抄法真是不一样,就决定把后期师父的新经文也抄一遍,抄完《什么叫助师正法》,《什么是大法弟子》,师父的法句句入心,我更加明白了我的生命来自哪里,生生世世的轮回走到今天,我的使命和责任是什么。今天在这最关键的时刻如果不能做好,不是单单做不好的一句话呀,那意味着多少范围内的生命将失去生存的环境和希望,甚至会毁于一旦。师父给我们讲过宇宙的结构,我深深的知道一粒沙里都有那么多的生命,那么如果我们没有做好,毁掉的生命数量将是怎样的一个概念啊,多么严肃的事啊!所以我必须首先修好自己,一思一念一行都要按法来归正。修好自己,才能更好的做好三件事,才能救更多的人,这不仅是为自己,也是为众生负责。

五月十三日的零点发完正念,我便暗下决心,从这最殊胜的伟大的这一天开始,我要突破困的干扰,无论冬夏除有证实法的事外每天不落的坚持晨炼,修去安逸心,懒惰的物质,修去妒嫉心,争斗心,色欲心等一切肮脏的东西,就走师父安排的路。第一天晨炼觉的很精神,没困。第二天起床时,好象有股力量压着我不让我起来,我主意识清战胜了那个惰性,但是困魔仍袭击我,炼动功时差点摔倒,但是我对它说我一定要消灭你的干扰,一定走过去。

第三天不那么困了,但我发现在炼静功时,手结印变形了,说明还有困魔的干扰,我就睁着眼看你还让我困不。白天有时感到眼皮困倦,眼珠痛,我坚定的对这干扰说你不能这样,并告诉我的眼睛,我的身体每个粒子都是高能量物质构成的,不在这个空间的时间场范围内不受时间的控制,睡眠时间多少由我在助师正法的需要而定,不会影响到身体的任何不适,眼睛,太阳穴痛,这是假相,是干扰,不允许干扰我。一会就好了,没有了困意。师父看我意志坚定,就帮了我,并点化我转变观念。在常人社会,一般人都是晚上九点最晚不过十点熄灯睡觉,早晨五、六点起床,觉的这是正常的人的生活方式。偶尔人们在十二点过后睡觉就觉的不正常了,这是常人的习惯;少于八小时睡眠时间就会休息不好,这是常人的认识框框,因为过去我和常人的认识一样,所以就符合了常人的状态,睡少了点就受不了了,就只能在这框框里爬行。

找到了制约我不能突破困的观念后,放下观念,转变观念,我想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时间很紧,又要上班,又要安排好家,还要做三件事,我的正常睡觉时间是晚十二点发完正念后,起床时间就是三点四十;不到十二点那不是睡觉时间,完全放弃了过去那种固有的观念,过去觉的睡的少了,是相对常人的八小时睡眠时间而言,觉的少了。现在我完全没有了少的概念,也就无需去补觉了。从此,彻底走出困魔干扰。晚上我有时间抄书了,静心抄《转法轮》,每句话,每个字,每个标点都入心抄写,困意一扫而光。

师父传法二十周年了,我才做到每天坚持不落的炼功,这最初最基本的大法弟子本应做到的,我现在才做到,弟子愧对师父的慈悲救度。想想周围有一些同修也与我有类似的状态,有的还没意识到不参加晨炼给自己和众生带来的损失,有的农村同修习惯于晚上早睡(农村习惯吃两顿饭),这习惯往往就是不易发现的观念,偷走了我们有限的宝贵时间。在正法的最后关键时期,我们真得下个决心,放下观念、做好一切。

对于被困魔拖着在苦恼中无可奈何的同修,我觉的每一关无论当时看似有多大多难过,只要我们有决心,有对师对法坚定不动摇的信念,这决心不是嘴上说说的,是来自于生命的深处的决心,那就一定没问题。五月十三日那天我所下的决心等于是跟师父发了个誓,有的同修说不敢在师父法像面前发誓,怕自己做不到。同修啊,怕自己做不到,就是没有足够的决心呀,问一下自己想不想跟师父回家,想的话放不下的东西带到哪去呀,任何不符合法的观念和人心都必须放下,现在不放更待何时?怕自己做不到就是还不想放下嘛。不要给放不下的东西留有余地,那是把我们拖回常人的缆绳。

一点认识,不当处请慈悲指正。愿同修们共同精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