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抚顺刘成艳遭八年多冤狱折磨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三十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抚顺市刘成艳女士,于1997年5月炼法轮功后她久治不愈的头痛、痛经等疾病都好了,也明白了按“真、善、忍”做好人的道理。1999年7月22日,以江泽民为首的邪恶流氓集团开始打压迫害法轮功,刘成艳依然坚持自己的信仰,遭八年多冤狱折磨。

一、在马三家劳教所遭种种折磨

刘成艳于99年9月2日由于在抚顺望花贤夏园炼功证实大法是好的被望花和平派出所绑架,被非法拘留15天后送抚顺强改班,在强改班炼功被第二次非法拘留15天,后来被非法劳教2年,在抚顺吴家堡教养院非法关押半年后于2000年3月被送往沈阳马三家子教养院,在那里她经历了非人的折磨。

在马三家女二所被罚坐小板凳、逼念骂师父、骂大法的书,不念挨个拎出去打,恶警路队长让四防犯人冯林(听说已遭恶报死亡)把她叫到水房拧开水龙头,然后一顿毒打,当时也有其他的法轮功学员挨了毒打、挨了电棍、被罚蹶、罚蹲等,别的室有被逼傻的、逼疯的、逼吞东西的。

后来又被送到女一所,在那里和犯人一起干着繁重的体力活,有时至深夜1、2点,一次二个手指在机台被针穿透,昏了过去。在女一所她被定期的逼转化,一次恶警董滨把她关进小号让她蹶着,由抚顺犹大何晶和几个犹大看着。又一次,恶警赵队长用不写作业为名(马三家子教养院专门购买了诽谤大法、诽谤师父的书让读写用以毒害学员。)逼她转化,用电棍电过她,又罚她蹶着,从晚7点至下半夜2点,过后她发烧三天还被逼干体力活。其中一次恶警邵丹彤和大队长董滨电她大喊整个走廊都能听到。不转化不让接见,所以她的父母多次从抚顺去看她都见不着,受到很大伤害。

在马三家子教养院她又被非法关押加期40天释放,其他不转化学员有的被非法关押加期一年释放。释放她那天,恶警大队长杨玉由于她不签字又搧她两个大嘴巴。

二、到北京说句公道话遭残忍迫害

她于2001年12月23日前往北京天安门前打横幅证实法轮大法好被绑架带到北京大兴县派出所,恶警康广平把她关进一个屋里(他们所谓的笼子),屋里四壁用沙发垫罩着,不透亮,屋里长明灯点着,并把抓来的没有身份证的男青年,还有醉鬼跟她关在一起。

恶警后来把她带到审讯室用刑,两手用手铐扣上,然后把手背过去,拽到一个宽凳子上,背扣到宽椅背上,胳膊勒到极限不能动为止,两腿被强行搭到凳子上,从早8点到下午2点,手被勒的没有知觉,派出所所长过来把她胳膊从椅背上拿下来继续铐着,并把她头拽向椅背狠劲拽着,她的手指耷拉着,6个手指已发木,两手腕上被勒出了血,至今有两个疤痕,这时恶警康广平还用脚恶毒的踹她手指,又带她灌食,随意给她插鼻管。

后来又被康广平带到洗脑班折磨。在洗脑班610的人和几个犹大折磨她让她蹲着、蹶着,又把她用绳子把双腿双盘捆起来至10多个小时,于2002年1月8日被当地抚顺望花新民派出所两个恶警接回送到抚顺拘留所非法拘留,绝食8天血压为零送回家。

三、在抚顺吴家堡劳动教养院遭迫害

第15天在身体很虚弱的情况下再次被绑架,当时她在家,两个恶警敲门她没有开,恶警又找到她父亲单位骗她父亲说送教养院检查完身体就回来,让她父亲回家给开门,她知道后跑到邻居哥哥家,恶警到她家后没人,要撬她哥家窗户,她不得已出来后两个恶警又把新民派出所以杨井奎为首一帮警察10多个人叫来,把她从家绑架走,非法教养3年,送到抚顺吴家堡劳动教养院折磨。

吴家堡恶警陈凌华叫邪恶的狱医给她插鼻管灌食折磨,并送到黑黑的小屋里,四壁没有窗户,同时关在里面的还有齐彩梅、姓秦的60多岁的老太太,当时法轮功学员马玉香在吴家堡教养院绝食58天受尽了恶警刘宝财的折磨,法轮功学员姜华被插鼻管后喉咙起了个大包,恶警刘宝财、路凯经常打骂法轮功学员,有的恶警把60多岁的老太太踢的大腿发青给送到严管阴凉的小屋里不给被盖、不给厚衣服穿。2002年4月末,由于刘成艳身体被折磨的非常虚弱被放回家。

四、在抚顺看守所遭受的种种摧残

2002年10月11日,刘成艳正在河北老体育馆附近街上行走被抚顺新华派出所恶警绑架。当天和前两天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共有30多名,刘成艳被新华派出所绑架后给戴上脚镣和手铐,带到北站一处门市房屋里,被新华恶警毒打,拿和雨衣一样布料的衣服蒙头三次,透不过气来,昏了过去,从脖子上往身上浇凉水,用厚络子案卷打脸、头,往腿上坐,一边坐着一边说前一阵子抓的金顺女的女儿也这么对待(往腿上坐),折腾了一天一夜,第二天被送到抚顺看守所,后来被非法判刑6年。

在看守所里她多次被恶警和犯人折磨受到很大伤害。看守所里关着许多常人,有的常人被长期关押心理变态,为了个人利益被管教利用,经常骂骂咧咧,其中有一个诈骗犯叫宋素梅的(外号叫老鬼),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逼法轮功学员干活、给法轮功学员灌食、打骂法轮功学员等。刚到看守所时,她和法轮功学员李力、马洪霞等被关在一起,所在号管教恶警关晶。在看守所里睡觉铺位分为大铺、小铺等,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睡末等铺,晚上睡觉立板,被褥肮脏,法轮功学员个个起了疥疮,马洪霞当时被公安一处劈腿用刑,回到号里还要和法轮功学员一起被逼挑牙签干活。

2003年6月份法轮功学员王秀霞被绑架到看守所,王秀霞当时绝食被戴脚镣和手铐,被看守所恶警赵春艳和关晶折磨坐老虎凳灌食,看守所被关押的所有法轮功学员集体绝食要求停止对王秀霞的迫害,关晶和赵春艳指使犯人对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刘成艳被犯人毒打的当天昏了过去。王秀霞后来在看守所被恶警关晶、赵春艳和犯人折磨致死,临死前被犯人冯敏、宋素梅把阴部、腋窝毛拔光。

刘成艳多次被中共恶警送往沈阳大北监狱,大北监狱由于她的身体被迫害的出现病态拒收,在这种情况下看守所不放人,而且恶警关晶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下,把她母亲给看守所为了给她检查身体要求释放的500元钱私自留下。在看守所她又多次绝食,绝食期间被多次严重迫害,如戴脚镣上墙、背扣、在老虎凳上野蛮灌粗糙的窝窝头、插鼻管、用牙刷撬牙灌食等。在看守所的6年当中,寒冷的冬天,恶警关晶多次把她铐在铁老虎凳上野蛮灌食,一次关晶把她带到看守所的走廊里,这时恶警赵春艳和几个犯人走过来,几个犯人在她身体很虚弱的情况下,突然捂上她的嘴扛起来她就走,她当时差一点被捂死,她挣扎着喊叫,才松开,被扛到铁凳子上被犯人郑敏等用牙刷撬开牙齿灌窝窝头。

刘成艳最长一次绝食达40多天,在这期间,看守所多次把她送到抚顺市市中心医院、矿务局医院、四院、胜利矿医院等医院,在生命垂危的情况下也不放人,在中心医院她跑了出来,被护士堵了回去,看守所所长阚凯知道后气急败坏,把她送到胜利矿医院,在她绝食40多天身体很虚弱的情况下,把她双脚戴上脚镣子,双手戴上扣子背扣在胜利矿医院的小铁床铁栏杆上吊了一夜。

看守所经常利用犯人阻止法轮功学员炼功,一次以宋素梅为首的犯人在刘成艳炼功时对她大打出手,把70多岁的法轮功学员贺立忠惊吓出心脏病状态,倒在看守所的板上,当时法轮功学员宋霞、吕岩在场,非常气愤,4人集体绝食。

在看守所里,刘成艳经常被逼迫干活,卷牙签、卷有毒的球等,有时整夜不让睡觉、有时至深夜,由于环境恶劣,她挨着起疥疮的犯人睡觉起了疥疮,恶警赵春艳埋汰她说她脏起了疥疮。

看守所黑暗经常不让她和家人见面,接见一次很难,一次她的母亲很不容易的见到了她,看到她被迫害的骨瘦如柴,心里很难受,回家后就病倒在床上起不来了,一个月左右就去世了,家属去接见也不让见她,也不告诉她母亲过世了,看守所所长阚凯和恶警关晶欺骗她父亲说让她在母亲出殡那天回去一天,可是那天她父亲让人去车去接不让回去,她全然不知。

2008年10月刘成艳被释放那天,由于不签字又被看守所所长阚凯多非法关押了几个小时,家属在外边等了几个小时。

回家后,新民街道社区和片警又多次骚扰她。

八年多的冤狱并没有改变她的信仰,善良的人们想想为什么,要多想想善恶有报是天理,邪恶的人报应在后面呢!看看现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王立军、薄熙来不已经遭报了吗?请你们不要跟随着邪党也一起作陪葬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