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炼法轮功就是要做个真正的好人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三十一日】我今年五十三岁,于一九九八年走入大法修炼,至今已是十四个年头了。在这段宝贵的时光中,我亲眼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与超常,亲身体验到了在大法中修炼的美妙与殊胜,更真真切切地明悟到了怎样做人与人生的真谛。

在邪党对大法進行残酷镇压之后,我曾两次被非法劳教与关押,从个人到家庭各方面都受到了严重的迫害,但我却从来没有动摇过坚修大法的信念。在我周围,许多人看到我受到邪党这样的“损害”却还如此一如既往地坚持炼功,都会感到不解与困惑:为什么承受了如此大的压力和损失还非要炼呢?值得吗?那么我便会告诉他们:法轮大法所给予我的,是任何人都无法给我的最宝贵的东西。他不但救了我的命,更教会了我如何去做人。其实,炼法轮功没有别的,就是一句话:做个真正的好人。

(一)大法救命,使半死不活的我成为一个“好”人

修炼前,我是出了名的“药罐子”。由于生孩子时剖腹产差点没命,再加上后来宫外孕大出血,使身体元气大伤,年纪轻轻就落下了一身的病:缺血性心脏病、美尼尔氏综合症、子宫肌瘤、神经性头痛、耳鸣及神经衰弱等等,常年西药中药大把的吃,但身体却丝毫不见起色。那时,我爬楼都要扶着墙上下,爬个二楼都是气喘吁吁,整日里头疼耳鸣、胸闷气短、浑身无力,晚上有一点动静都会睡不着觉,常年受失眠折磨。而且由于手术时使用的缝合线无法使皮肤愈合,剖腹产时的刀口很多年也长不好,溃烂流脓,又有子宫肌瘤使下身常年流血,痛苦不堪。用“生不如死”来形容那时的我,真的是最恰当不过了。

当时不但我体弱多病,而且家里经济情况不好,我跟丈夫两个人的工资加起来也才五、六百块钱,再加上孩子又小,所以无论多么难受,还是要硬挺着上班,经常是上了一天班回到家里,就躺在床上动弹不了了,什么家务活也干不了不说,还要常年花很多钱吃药,使原本就清贫的家里更是雪上加霜。自己身体长期这个样子,也使丈夫跟着备受煎熬,生活压力很大。那时,我多次想到了死,真的是不想再活受罪了。可是看到才刚刚上学的孩子还那么小,想想要是没了妈,孩子以后可怎么过啊。于是自己也只能为了孩子而苦撑着,常常以泪洗面,痛苦求生。

九十年代初期,气功开始在国内兴起,很多有病的人为了求得身体健康而练起气功来。我听人家说气功能治病,便也抱着一丝希望,跟着练起来。开始练了些乱七八糟的气功,没效果不说,还白搭上了不少钱,让我有些心灰意冷。

终于,我找到了法轮大法,随之,大法给予我的神奇便接踵而来——炼功后仅一个多月的时间,我浑身上下的所有病症全部消失。我的头不疼了,从耳朵里流出了许多腥臭的黄水,打那以后,再也不耳鸣了;不再失眠了,晚上睡觉从未有过的踏实;由于长子宫肌瘤常年下身出血,我必须每天换内裤,可是炼功后四十天的时候,我惊奇地发现下身不再出血了,子宫肌瘤的所有症状完全消失。那么多年来,多少家医院、多少中药西药都没能治好的一身病,在我修炼大法后的短短几十天里得到了彻底根除,所有的这一切使我与全家人及周围的朋友同事们都亲眼见证了大法的超常与神奇。家人尤其是丈夫对我修炼非常支持,他本人也看了好几遍《转法轮》,认同大法是真正的好功法。周围很多亲戚朋友同事也都亲见我修炼前后身体的巨变,很多人走入了大法修炼。

邪党在迫害大法时所造的谣言中,其中就有一条说炼法轮功不让人吃药,死了多少人。很多人就是因此而对大法产生误解,避而远之。我就是使这条恶毒谣言不攻自破的典型例证。修炼前,哪家医院哪种药物都没能治好我的一身病,如果不是修炼法轮大法,我很可能早已不在人世了。而我炼法轮功之后,没吃一粒药、没花一分钱就获得了健康的身体,现代科学能够解释得通吗?这就是在世神奇,这也是为什么大法传出仅仅几年的时间就洪传大江南北,使一亿人口传口、心传心走入大法修炼的主要原因之一。试问,如果一个有病的人真正修炼大法之后,病症全无,他还有必要去医院花钱看病吃药吗?况且任何一本大法著作中没有一句话说让人有病不去治。邪党为了迫害大法,造谣生事,无所不用其极。在大陆喉舌媒体影响下的人们,请试着放下一切顾虑与偏见,看清善恶与正邪,那才是真正正确的态度与选择。

(二)每一个家庭都需要“真善忍”

修炼前,我是个急性子,虽然心地并不坏,但做事横行霸道,嗓门高,处处都要争强斗胜,压人一头。体现在家庭中,结婚后一直都是我在家里说一不二,加上那些年身体不好,使得心情焦虑,便越使的脾气暴躁。在家里,永远都是我压制着丈夫,大事小事我说了算,一有不如意便大吵大闹,丈夫知道我脾气不好,三天两头被我骂也不敢回嘴。对丈夫是如此,那与婆婆之间的关系就更可想而知了。那些年也曾因为过年过节习惯不同而与婆婆闹矛盾,弄得家庭关系很紧张,事事不顺心。

修炼后,我不但有了健康的身体,更知道了要按“真善忍”做人的道理,并开始以此来要求自己做好。身体好了,能干家务了,我就将家里活全部承担了下来,里里外外安排收拾得干净利索,同时与丈夫相处时,不再出言不逊,而是和气平等的对待丈夫,时时处处真心体贴照顾他。尤其是这些年邪党镇压迫害大法后,由于我两次被非法劳教与关押,丈夫也因此承受了巨大的外界压力,对我修炼大法由支持变为反对,甚至仇视大法,在家里处处看我不顺眼,有几年甚至经常对我大打出手,张口就骂。我知道,这些年里由于邪党的迫害,也使丈夫承受了各方面的巨大压力,他又何尝不是这场迫害的无辜受害者?这不是他的错,全都是邪党的无理镇压造成的。师父教导我们,在哪里都要做个好人。因此,不管丈夫怎样对我打骂吵闹与百般刁难,我始终努力要求自己按“真善忍”去做好,绝不因他在不理智时对我不好便厌恶甚至怨恨他、与他针锋相对,而是依旧努力干好各项家务,悉心关照他与孩子的饮食起居,以点点滴滴的行动证实大法,真正地让他感受到大法的美好,并坚持不懈地向他耐心讲清大法受迫害的真相。终于,丈夫由开始对我修炼的抵触逐渐转变为现在的默认,并明确承认我修炼大法“确实是有好处的”。是啊,如果不是修炼大法,以我先前的秉性,那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做到这些的。大法真的是溶人更熔心啊。

同时,修炼后在与婆婆的相处中,我更是以大法为准要求自己做好儿媳,再也不与婆婆闹别扭了,生活中事事顺着老人的意思,只愿老人家舒心。因我是外地媳妇,过年过节的有时很多风俗习惯与婆婆家这边不太一样,修炼前主要就是因为这些事情经常与婆婆顶撞。修炼后,我认识到自己之前做错了,主动向婆婆道歉,并告诉婆婆以后这些事情全都听她老人家的意思办,婆婆当时就笑得合不拢嘴。婆婆一共两个儿子,后来她患股骨头坏死,瘫痪在床,兄弟媳妇俩口子连探望都很少来,把婆婆扔给了我们。要是修炼前,我是绝对不会忍这口气的。但现在我是炼功人,我明白了做人的道理,更懂得要按“真善忍”去做好人,因此我跟丈夫一起承担起了照顾婆婆的义务,洗衣做饭、清洁卫生,处处用心,毫无怨言,一直伺候到她离世。这期间,因我与丈夫要上班,孩子上学,没有闲暇时间陪老人,另一位已退休的同修听说后便经常主动去家里陪老人说话、解闷,令家人都很是感激。婆婆去世后,听她的一位经常跟她打电话的老姐妹说,婆婆常跟外人夸我:“还是炼法轮功的儿媳妇好啊!”

俗话说:“清官难断家务事。”其实,如果一个家庭里的每个人都能真正按照“真善忍”来要求自己,每个人都能由内而外地发自内心地做好自己该做的事,设身处地为他人着想,互相体谅、互相理解,那么家务事哪里还用得着外人来断呢?保证家家户户都其乐溶溶。

(三)“在工作上你是没得挑!”

退休前,我在一家国企做仓库保管工作,负责全分厂五百多人的工具和辅料的供应与调配。这个工作要求工作人员必须有极强的责任心、高度的自觉性及严谨性。其实最初工作时,由于身体原因,我只是负责一个仓库,而在修炼大法后,我不但身体好了,更知道了要按大法来严格要求自己做好工作、做好人,因此在工作中一直坚持认真负责努力的去干,工作能力被领导与同事所广泛认可,也由于当时厂里减员合并,逐步负责整个分厂的工具调配工作,相当于一个人承担三个人的工作量。按常理说,在这种情况下理应是该涨工资的,但我的工资并没有动。可我作为一个修炼人,在工作上就是应该任劳任怨、不争不抢,因此我并没有象其他人一样找领导要求涨工资,而是继续本本分分地干好自己的工作。

我的一部份工作内容就是负责向上级提交购买工具的采购计划,因此经常接触一些其它单位来我单位推销工具产品的人员。而在目前企业(尤其是国营企业)中,推销工具产品的人员向采购人员送礼以使采购人员在提计划时选购自己的产品似乎已经是一种很普遍的现象了,也算是这一行业的“潜规则”了。然而,这条所谓“规则”在我这个炼法轮功的人这儿,可就彻底失效了。这些年里,我婉言谢绝了几乎所有推销人员的上门送礼,并明确表明自己是法轮大法弟子,修的就是“真善忍”,不会接受任何不应接受的钱财物,而只会按照工作需要来提交采购计划,如果真的需要采购他们的产品,那么自然就会有,请他们无需劳心,并借机向他们讲明大法受迫害的真相。那些推销人员往往是拿着礼物来,又敬佩地将礼物带回去。

在与人相处中,我也时时以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做好,遇事先考虑他人,努力做到真诚、善良、忍让,不贪不要、光明磊落。所以这些年工作下来,只要与我有过接触的同事,都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而且更知道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

记得有一次,仓库正在派发劳保用品,一个女行车工在家歇产假,按照规定是要延期领取劳保的。但那位女职工的母亲认为自己吃了亏,找到我,非要领取她女儿那份劳保用品。我耐心向她解释厂里的相关规定,但她非但不听,反而对我破口大骂,蛮横的非要拿东西不可,引得很多人围观。这位妇女是厂里出了名的不讲理,可以说走到哪里打到哪里。这一情况要是放在我没修炼的时候,那我可绝对咽不下这口气,肯定是会与她好好说道说道的,轻则对骂,重则真的会动起手来的。但作为修炼人,我自然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无论她骂得多难听,我一句嘴都没有还,还是平和耐心地不断向她解释相关规定,希望她能够理解。但那位妇女却越骂越带劲,就是不肯罢休。实在没有办法,我只好去找领导来协调解决。领导来后,那位家属依旧不依不饶。领导无奈,只得让她领了东西,息事宁人。一看自己得了好,那位妇女就更觉得不可一世了,骂得更厉害,旁边的同事们都听不下去了。但在这一过程中,我自始至终都没有还口,而是严格按照“真善忍”大法标准来要求自己,说真话、办真事,以善念真诚以待,并以宽容忍耐来面对一切。

而就在这件事过后不久,有一天,我正走在车间里,一位正在驾驶行车的女行车工、也就是前述那位家属的女儿,将正在半空中吊着的一块重达一吨的钢板把我碰倒了。当时她将钢板吊在半空中,按规定应该在启动吊车前按铃,好让下面的人避让。但她没有按铃,就将行车启动了,正好将走在一旁的我狠狠撞倒了。很多正在干活的同事眼见我被撞倒,急忙过来扶我。我倒在地上,一边心想:“我是炼功人,没有事。”一边便爬了起来。周围很多人都在说,看她妈前两天那么张狂,这回可算有机会报复了,可得好好收拾收拾她。然而,我起来以后,只是劝慰同事说我没事,其它的什么也没有说,就继续去工作了。要是普通人被那么重的钢板撞倒在地,也会伤的不轻,但我只是被撞的一侧胳膊和大腿呈现青紫色,不几天就全好了。

后来,不知道谁将这件事告到了领导那。因为这在工厂里已经属于重大安全事故了,领导前来查看,并表示要严肃处理那位女行车工,我便对领导说,她也不是故意的,我又没什么事,就算了。上班挣点钱都不容易,以后注意就好。劝了半天,领导才肯罢休。周围的同事都感到不可思议,说也就是你这炼法轮功的吧,要是其他人碰着这种事,不好好讹她一顿才怪哪!你还替她求情!同时也更加敬佩大法了。事后,那位女工的母亲知道了也非常感激,让她女儿和女婿拎着鸡蛋来我家表示感谢。我也借此机会向他们讲清了大法真相。他们表示,自己这回可是亲眼见到了,大法真是好啊!

在修炼后近二十年的工作中,我时时处处谨记自己是一名大法修炼者,按照“真善忍”的大法要求去做好不仅仅是在修炼自己,更是在向世人证实大法的美好。多年来我的工作成绩被各级领导与同事所广泛认可,临退休的时候,领导不无感慨地说:“在工作上你是没得挑!”

(四)修大法,神奇常在

修炼大法是神奇与超常的。这不仅表现在修炼后我一身的病不翼而飞,更体现在方方面面,也真的只有亲身修炼的人才能够真正体悟到。下面我仅举发生在我身上的众多神奇中的一件比较典型的事来说说吧。

那是在我还没有退休时,有一天,我去另一个仓库领东西,一進门看见地上放了很多装有盐酸的白色塑料大桶,桶上盖着塑料盖子,满满当当的,没法走進去。那时几位同事都在忙着,而我又找不到能跨过去的路,一时心急,便抬脚踩在塑料盖子上,想踩着桶过去。谁知当第一只脚踩在一个桶盖子上时,桶盖子却没撑住劲,我的腿一下子就插到了大桶的盐酸里,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另一条腿也踩進去了。瞬间,两个桶中就冒起了白烟。这时一边的同事看到了,都惊呼了起来,马上跑过来把我拉了出来。大家都知道,盐酸的腐蚀性是很强的。当时我只穿了一条工作服裤子,里面没有穿东西。同事都在说,完了完了,肯定烧坏了。当时,我一点都没有害怕的感觉,劝慰同事说:“没事,我是炼法轮功的,什么事都没有!”随后同事陪我去水池子上冲洗,当时看到两条腿的皮肤除了有点发红之外,没有任何异常。待冲完凉水后,皮肤便基本恢复正常了。在一旁的同事们都连连称奇,说一般人哪能受得了这么一下子啊,真是神了!因原来的裤子已经被盐酸蚀坏了,冲洗完后,我借了同事的一条裤子换上,便又正常工作了。再回到那个仓库时,看到当时腿插進桶里时溅出来的盐酸,已经把旁边的地面都腐蚀的发白了。

仿佛只是一瞬间,大法洪传于世已是整整二十载了。在这段伟大而光明的历程中,作为大法弟子的我们,实在是有太多太多殊胜、美妙、神奇与震撼的经历及所得是无法用言语表达出来的。就是回首自己的这段艰苦而又宝贵的修炼过程,感慨万千亦不足以概之。作为一名大法修炼者,我与世间千千万万大法弟子一样,真诚、真心地希望你——最宝贵的中国人,希望你能够抓住这转瞬即逝的最后机缘,真正明晰善恶与正邪,真正放下一切偏见与误解,来看一看法轮大法到底是什么,我们又为什么如此坚忍而坚定的走在这条修炼路上,真正明白自己来世的意义是什么,真正拥有美好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