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身陷魔窟正念行 让迫害者明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三十一日】二零一一年底,有一个曾在洗脑班通过我讲真相,明白了真相的保安陪教到我家,告诉我他被派出所开除了。他是下岗职工,在派出所当临时保安。被开除的原因是警察绑架了一名大法弟子,关在该派出所里,夜间他负责看守时把人放了。当他开后门放人时,监控器里留下了他的录像。

我问他:被开除了后悔吗?他说不后悔。他和我诉说时很高兴,认为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事。我告诉他:你会得福报的。结果没过几天,他又来到我家说:单位给他办了退休,每月享受三千二百元退休金,又找了一份可心的工作,月薪一千五百元。而他在派出所上班时没早没晚的,每月才给八百元。他亲身见证了善待大法善待大法弟子得福报、善恶有报的天理。我真为他高兴。我们成了好朋友。

我今年七十二岁。修炼前,我患有左小脑大动脉梗塞、脊椎骨质增生、颈椎错位、胃肠型皮肤过敏、急性黄疸型肝炎、肝肿大等多种疾病,已经到了生活不能自理的程度。皮肤过敏折磨了我几十年,每逢刮风、下雨、换季等天气变化,就全身起大包,奇痒钻心。全国最有名的协和医院皮肤专家对我这个病都束手无策。

一九九八年初,我为祛病健身走入大法修炼的,学炼法轮功不到两个月,这些顽疾给我带来的病痛就都消失了。法轮功祛病健身神奇,不但使我有了健康的身体,还教会了我如何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以致达到更高境界的道德高尚的人。亲身见证了修炼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我,从此全身心的投入到大法修炼中,不管后来邪恶怎么疯狂打压,我照常去公园炼功,十来年未间断。

中共为了逼我放弃修炼,于二零零二年到二零零九年,先后三次将我绑架到洗脑班,期间还企图将我送到看守所,由于慈悲师父的呵护,邪恶阴谋未能得逞。最后就在洗脑班我被非法劳教,所外执行两年。

无论是在邪恶的洗脑班,还是被非法劳教所外执行期间,我一概不认可邪恶的迫害。在洗脑班讲真相,从这个黑窝出来后采用法律诉讼等形式,走访市公安局信访站、区法院、检察院等单位,走到哪儿就把真相讲到哪。通过讲真相,正念要回了被非法抄走的电脑、打印机等做真相资料的器材。

下面说说我被绑架到洗脑班这个魔窟的过程中,是怎样向那些被谎言毒害的人们讲真相的。在派出所警察拉我去洗脑班的路上,我和他们说:修炼法轮功做好人没错,你们帮邪党绑架好人,这不就是土匪行为吗?俩年轻警察不服气,说警察就是警察,是帮百姓做事的。我说现在小偷这么多,就说咱北京有哪家没丢过自行车,你们抓了几个小偷?帮着邪党迫害好人,这叫助纣为虐,是做坏事。俩小警察无言以对,脸红了。同车的副所长见状插嘴说,咱俩好好谈谈。我说好啊。他就说共产党如何如何体贴百姓。我说:你说的这些话,电视上、报纸上天天都在讲,你不是自己在说,是学着中共的话说,一点都不走板儿的学。邪党一边利用你们,一边用谎言欺骗你们,到时候还能整你们呢。刘少奇怎样,说整就给整死了。说到这他急赤白脸的和我说:你不要说刘少奇,刘少奇是四人帮搞的。我反问他四人帮不是共产党吗?然后告诉他,刘少奇不是四人帮搞的,刘少奇被定为叛徒、内奸、工贼是中共八届十二中全会全体举手通过的,这是历史事实。他无话可说了。

到了洗脑班,我除了炼功、发正念就是讲真相,讲大法的美好,讲恶党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迫害中国人民的罪恶。洗脑班特意安排了“帮教”和陪教,二十四小时形影不离的监视、折磨大法弟子。我第二次和第三次被绑架到洗脑班时的陪教,就是文章开头提到的那个放走大法弟子的保安。通过我不断的讲真相,他明白了法轮功是怎么回事,中共恶党是怎么回事,中共恶党为什么要打压法轮功。明白了真相的他不但不干涉我炼功,还想办法保护我。由于我不配合邪恶,他担心那些人会打我,就跟我说:如果他们打你,你就躺下,我好说话。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正念正行,恶人没敢碰我一个指头。

别的房间里的陪教和雇佣的保安也爱听我讲真相,得空儿就过来听。有一次,一个年轻陪教当着其他人问我:大爷,你肯定有法轮了。我说真修的都有。他们亲眼见到医生给我量血压时高压一百七十,低压一百二十。我当时和大夫说:明天你再给我量,高压不过一百二十,低压不过七十。第二天大夫给我量后我问多少,他说高压一百一十七,低压六十四。这是他们亲眼见证的:法轮功神了。

洗脑班的“帮教”给我放栽赃陷害大法的伪自焚片,我随时让他们停放,将伪造的那些破绽揭穿,片子里那个叫刘葆荣的说她喝了多半雪碧瓶的汽油,我说:喝了那么多汽油没事,还能接受采访、游说,你们哪位勇士站出来演示一下,也让人信服。他们都不应声,最后索性就不放了。

平时经常是三、四个“帮教”围着我,他们讲邪悟的歪理、替邪党说话我不听,我给他们讲真相。我说:中国人该清醒了,中共独裁这么多年,无休止的政治运动,害死了八千万同胞,给我们国家带来了深重的灾难和贫穷。他们说中共不是独裁,国家有人大、有政协。我说:人大是权大于法,政协是花瓶摆设,中共搞了那么多运动,镇反、肃反、三反五反、反右、文革,哪次不是它想整谁就整谁?人大、政协敢说不吗?

他们说服不了我,就把洗脑班的头儿找来跟我说:你提的问题都解决了,十一届三中全会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里面都讲了,错了都承认了,以后避免。我说:害死了八千万人,多少人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多少人被迫害成残疾、贫病交加,一纸决议就抹去了所有罪恶?多轻松啊!那些被害的人认可吗?他们的亲属认可吗?这不就是独裁吗?!而且这种迫害今天仍在继续着!我劝他们,别再听信邪党谎言跟它干坏事了,别当陪葬赶快退出邪党组织吧。

这时,一个完全被邪恶操控的“帮教”带着挑衅的口气说:象你这样的,我一拳把你打到墙里去。我一听马上对他说:好哇,我站在你方便打的地方,倒要看你怎么把我打到墙里去。我一边说一边站起来向他走去。其他的“帮教”将我摁到椅子上,不让我动。我对那个恶“帮教”说:我说的话你听着不舒服是吗?可那是我自己的话,怎么想的就怎么说。你敢吗?对邪党你敢发表自己的想法吗?敢说自己的话吗?在我这撒野逞英雄,不就是想表现给你主子看,捞点儿好处吗?!你以为我怕你,就算我让你们“被自杀”了,我顶天立地,而你是趋炎附势的小人。

这件事闹的很大。为此专门召开了“帮教”、陪教人员会,主动保护我的保安质问那个恶人:你为什么要打他,我是派来负责他的,就算该打也轮不着你,你凭什么要打他?闹的不可开交。那个“帮教”不得不承认错误。

从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我就不停的做着讲真相的事。当初真相资料少,我就拿到外面复印,然后发给被谎言毒害的世人。后来就从同修那里拿真相资料。有几次我在公园炼功时,听到有物品包落地的声音,炼完功一看,是一大包真相资料,我就拿回来都给发出去了。

二零零二年下半年,我和同修一起创建了资料点,购买做真相资料所需耗材用品,配合制作、传送、发放了大量真相资料。对其它资料点包括同修的事也都当作自己的事去做。在此期间我学会了操作电脑、上网、制作各种真相资料,还学会了装系统,为同修提供一定的技术支持。这对一个只读过几年小学的老年人简直是不可想象的事,是大法给了我智慧。

十三年的正法路,有师父的慈悲呵护、大法指引,邪恶的迫害不但没能将我们这些修炼人迫害倒,反而将大法弟子锤炼的越来越成熟了,而中共邪党却在这场迫害中将它自己整垮了。

明慧网法轮大法洪传二十周年征稿选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