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市程宝英被冤判 丈夫呼吁营救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三十一日】朋友们,大家好,我是百姓吕春江,遇到难事了,我妻子程宝英被公检法合谋非法关押七个多月了,我多处寄信要人无果,五月十一日又被无罪冤判四年刑期,目前,程宝英已提起上诉。今天我把信贴出来,让大家看看我的事,给我评评理。

* * * * * * *

我是中国公民吕春江,东北人,家住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阿城区,今年五十四岁,我妻子程宝英五十二岁,有一个儿子,大学毕业有了工作,去年儿子二十八了,张罗结婚,儿子结婚这在谁家都是头等大事,就这么一个儿子,总得打点的差不多吧,现在房子太贵了,买房子要贷款要首付,贷款孩子自己还,我们俩口子借钱做首付,我觉得挺对不起孩子的,结了婚就还债,百姓的孩子就是遭罪了。

婚礼办得挺热闹,儿子儿媳妇也懂事,没曾想儿子结婚四个月,公安局把我家宝英抓走了,还把婚礼司仪、音响师、摄像师也抓了,理由是我们用法轮功的人主持婚礼了,再不懂法,我也知道中国没有一条法律规定,法轮功的人主持婚礼就犯法。

一、一场文明的婚礼

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二日,是我儿子结婚正日子,之前,我家宝英找司仪公司,找了几家都要七、八千元。最后找了这几个法轮功学员来主持婚礼。有司仪,还有仙女舞、有腰鼓队、还有唱歌,还有录音录像,啥也不差,一直演唱到客人走了,我们只花了二千元。

司仪与新郎新娘的对话,都与阿城古都的历史联系起来,还有按照中国人的老传统先拜天地,不是一般婚礼先拜领导,好多多关照,司仪还教育我儿子,尊老爱幼,夫妻互敬互爱,干好工作,做一个对家庭对社会有责任心的公民。老人乐,小孩子也高兴,婚礼过程中老有鼓掌的。

亲朋好友来了三百多人,有知识分子、领导,不同职业不同阶层的人都有,还有人当场表示自己儿子结婚也用这些人办婚礼,还有的与司仪握手合影的,怎么好我不会说,有结婚录像大家看。

二、飞来的横祸

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日早六点,我出门走了,等回家一开门,家里乱营了。房间被翻得乱七八糟,满地都是东西,床上床下屋里阳台乱糟糟,来了几个邻居气愤地告诉我:宝英被抓走了,我当时就急了,直奔辖区派出所。他们承认出警了,是阿城国保大队抓的人。

他们搜走我家人民币现金一万八千多元,我儿子上大学学的是计算机,所用的电脑、打印机等物品也被搜走了,我家宝英在无罪释放之前,家中其它物品尚不清。

后来听说不但抓了我家宝英,还抓了参与主持婚礼的,其中司仪张宝胜在上班的路上被抓,音响师赵玉安在回家的路上被抓,摄像师王金玉开出租车在大街上拉活被抓。现在四人都给判了大牢,最多的七年呐!

三、我为啥支持我家宝英炼法轮功

我不炼法轮功,我家宝英炼。法轮功遭了这么多年的难,谁当我面说法轮功不好,我都说:“挡住!”为啥?我得说说。

我家宝英身体不好,脾气很厉害。她有个胃疼病,一发作通宵跪着脑袋顶着床,一宿吐半盆黄绿色的水,痛苦得连哼哼都发不出来,那个状态真吓人。我脾气暴躁,我们俩经常吵嘴,因为一点小事,她翻了脸就对我骂起来没完没了,急眼了就厮打到一块,日子过的很不象样,闹过离婚,那时候我就想,说不定哪天这个家就散了。

一九九六年我家宝英三十五岁,听说炼法轮功挺好的,她也去练了,我没想到一炼真把病炼好了,至今十六年没打过针,没吃过药,干起活来没有打怵的事儿,现在年过半百的人走起路来就象燕儿飞,脾气也好了,对我对孩子也不发火了,一家人和和气气过日子,儿子也有出息了。妻子变的这么好了,我能不高兴吗?

特别是十年前那事,宝英把我感动了。当时我是想搞点儿活干,挣点钱,把家里日子过的好点,结果搭了钱,帮人牵上了线,没想到因为误会,我被人误伤了左小腿骨折。上医院治疗又出了医疗事故,我一个壮汉成了拄拐的人,钱花了,人落了残疾,当时有人主张打官司索赔,可我家宝英一再劝我,别打官司了,医生也不是故意的,看到我家宝英的好心善良,我也挺感动的,就听了她的劝说,因为医疗事故发现的晚,所以至今也没完全痊愈。我家宝英从我出事那天,至她被抓之前,十年多时间里一句没抱怨过,她上着班,管着孩子,家里活她全包了,伺候我就象伺候小孩那样。没有法轮功,我吕春江不会有这样的好媳妇,没有这样的媳妇,我这个家早就破碎了,而我的处境也不敢想象,所以,谁说法轮功不好都没有用,我亲眼见,亲身经历的,好不好,得用事实说话,报纸电视说啥都没有用!我就支持我家宝英炼法轮功!

四、是谁让公检法迫害好人

我去国保大队要人,他们告诉我说,看我坐上车走了之后去的我家,还说,这次抓人是黑龙江省公安厅督办的,阿城说了不算,他们的压力也很大。后来邻居告诉我,抓人的车不是警车,很早就在那儿猫着了。

我咨询了律师,知道了《宪法》第三十六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任何国家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不得强制公民信仰宗教或者不信仰宗教,不得歧视信仰宗教的公民和不信仰宗教的公民。国家保护正常的宗教活动”。这不明摆着我家宝英不犯法,国保大队犯法吗?

今年三月二十七日,阿城区法院开庭审理了程宝英他们四个人,五位律师当庭做了无罪辩护,说的太好了,听的人都鼓掌了,还播放了婚礼的录像,大家都认可这种主持风格好,这怎么能构成犯法哪?律师要求当庭无罪释放四人。

我家宝英五月十一日却被判四年刑期,是谁有这么大的权力让公检法三家,没有法律依据就抓人、关人、无罪判刑,是谁在指使公检法迫害好人?不是依法治国吗?法律哪去了?幌子?

五、艰难上访路

我是个粗人,但讲理。我一九七七年入伍在工程兵独立团,四千多人,我第一个申请上前线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为保卫国家,我生死不惧。可是作为丈夫,却连自己的媳妇都保护不了,还是在和谐年代,我一个刚强男人多少次落泪。我拄着拐,开始在阿城区公安局国保大队多次要人,跑省信访局,要人无果,我就开始写信,我只有小学三年文化,认字不会写字,我把要说的话先想好,再拿个字典不会的字一个一个的查找,一天一夜能写二、三页,坐在床上时间长了腿都不会动了。饭也顾不上吃,有时一天吃没吃饭自己都不知道了,心里就想着写信了,好多次突然身体软弱无力,无法翻动身体起不了床下不了地,有二次是打点滴好的,有几次躺了三四天硬挺过来的,为了我家宝英我必须坚强!

写好了信,阿城区公检法领导我亲自给送去;哈市公检法离阿城区往返上百里,我坐公交车到哈市,再打出租车找哈市公检法挨家去送信,回来后再给他们寄信:给省公安厅厅长寄信;给国家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寄信;最后给胡主席温总理写信。

六、请当权者作为

宝英她爸,为共产党卖命一辈子,参加过四平等多次战役活下来,快九十了,到头来自己的女儿却被共产党抓走了!虽然瞒着,可父女连心,三月二十七日开庭,老人二十八日突发脑梗住进哈医大二院。

儿媳在我家宝英被非法抓捕后生了小孩,要是宝英在家,一家人该多乐啊!

在此,作为公民,我郑重要求:

立即无罪释放我家宝英!包括张宝胜、赵玉安、王金玉三位主持我儿子婚礼而被非法抓捕的法轮功修炼者。

同时,请有良知善念的中国人,帮助我上网、转发,传播我的公开信,在此,我祝愿所有正义的人们安康!

敬礼!

以上所写均为事实。

受害人家属:吕春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