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悲的师尊带我回家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三十一日】我虽然一九九七年就已经走進大法修炼了,但是大法遭到迫害后我脱离了大法,直到二零一零年底才从新回到大法中来。看见网上同修们一篇篇精進修炼的文章,我感到万分羞愧和内疚。现在我决心精進起来,做一个师父的真修弟子。

师尊一直没有放弃我,让我走回大法中来

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迫害以后,因为怕心、求安逸的心,我停止了修炼。但那段时间我时常做一些离奇的梦,比如,一次梦到自己在一个公共的茅厕里,就是农村的那种茅厕,一排十几个蹲坑,里面有很多大便,我看到恶心的不得了,本能的想呕吐,但我竟然拿了一个破被子盖在了上面睡起觉来。这个梦使我记忆犹新,我相信这是师父在点悟我,让我赶快走回大法中来,早日离开那肮脏的地方。还有其它一些类似的梦。

二零一零年下半年,我决心从新走回大法,但是工作每天都排的满满的,八小时以内几乎除了上洗手间的几分钟可以休息一下,其它时间都忙的要命,眼睛总是瞪得鼓鼓的,又胀又疼,而且经常加班,回到家已经筋疲力尽,拿起书来看根本就看不進去,大脑象隔了无数层空间,整天象是在云里雾里一样,一个字也進不到脑子里,悟不到法理;晚上孩子睡眠不好,经常醒来,搞的我很是缺觉;上下班路上听师父的讲法录音也是一样,法学不進去,悟不到法理,心性肯定也无法提高。

麻木、没有信心、无望,让我无法突破我的现状,而且有一种无形的东西总是在抑制着我,让我无法精進,我怎么也摆脱不了,发正念也不见效。简直苦不堪言。我知道,我走回来的太晚了,旧势力一直在放大我的执着心,想让我掉下去,我必须要坚定修炼的心,但又感觉自己力不从心。我的心情已经跌到了谷底,跌到了万丈深渊……我自己心里很着急,也没有地方诉说,因为我家里人都不学大法,并且反对我学大法。同修只有一位有联系,因为怕心也很少交流。我完全把自己封闭起来了。这种无助使我经常在心里流泪,经常夜晚没人的时候在房间里痛哭流涕。我无法精進,这可怎么办?这不是我的本意,我决不能把自己毁在这里。晚上,我跪在师尊法像面前,心里向师尊诉说:“师尊,弟子以前不争气,没有好好修炼,错过了很长的时间。现在弟子知道错了!我想尽快走回来,求师尊再给弟子一次改正的机会吧!我不想在这样麻木下去了,这不是我的本意,请您棒喝我,把我打醒吧,让我清醒起来!用什么办法都行,只要我能尽快的精進起来,我不能把自己毁在这里,我想跟师尊回家!我的眼泪哗哗的流,哭的已经泣不成声,怕公公婆婆听到,便一头扎在了被子里。

师尊慈悲,不想落下一个弟子。在我周末和那位很少交流的同修(甲同修)见面后,她把我痛骂了一顿,问我还想不想修,还想不想学了?看到我现在的状态非常不好,完全是常人的状态,尽管狠狠的批评了我,但是麻木的我根本就感觉不到触动了我的心。我大哭了起来,说明了我的情况。我知道这是师尊借用她的嘴在教训我,痛斥我,让我赶快清醒!赶快追上来!从这次起,甲同修为了帮助我,我们定下了每周必须在一起交流一次。

虽然只有我俩在一起交流,人数少,但我们能敞开心扉,同修的无私,不厌其烦的帮助我,让我从重重的错误认识和误区中改正过来,加上我大量的学法,渐渐的我看到了自己的進步,心中也有了些信心。在此期间因为心性相差的很大,也给同修带来了很多麻烦和干扰。比如,我交流不主动,每次都是甲同修与我联系,还经常因为我这里有种种原因改时间,推脱等;我还很自私,只为自己着想,总觉得别人为我做什么都是应该的,而从不去主动帮助任何人。因为我是八十后,我感觉这也是八十后人的通病:满脑子常人观念却还沾沾自喜,显示自己某方面修的不错等等。甲同修依然没有放弃我,不断的指出我的缺点,帮助我尽快提高心性。

一段时间后,某晚我做了一个梦:我眼前有两扇大门,是关闭的,当我走近时,两扇大门同时打开了,我便走了進去。醒来后,我悟到,这是师尊在鼓励我,我从现在起终于走進了大法中了!同时我也让我的孩子走進了大法。因为她年龄小,我就教她背《洪吟》,很快她的天目就开了,可以看到另外空间各种颜色的光。我知道,这是师尊在用这种办法鼓励我,师尊一直在想尽办法帮助我,弟子叩谢师尊的大慈大悲!

两、三个月以后,甲同修将我介绍给了乙同修和丙同修。他们二人是夫妻,我很羡慕他们有这样好的家庭修炼环境,于是有时间也经常与他们交流。在与同修交流过程中我看到了自己很多的不足,也吸取了很多经验,比如,当我带着显示心理高兴的诉说着一切的时候,这时我从同修身上看到了自己肮脏的心,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一个小丑;看到自己以前人的观念很强却不去管,任其发展,还总是自我感觉良好,其实都是很强的人心,有为的人心。

与同修在一起交流不知不觉中会把在常人社会中的污浊洗掉,溶入到修炼人的环境里。又过了两三个月,乙同修和丙同修又把我介绍给了丁同修。

渐渐的我知道怎么修了,也看到了自己平时我行我素、任性的做法和总是用人的想法想问题,而不是站在法理上考虑问题,就这样在大家的帮助下,我终于走出了困境。


“弟子:有些学员认为只要在家里发正念、用电话讲清真相就算是正法弟子了,不需要走出来。可以吗?

师:如果不是特别忙于大法的事,有集体证实法讲真相活动,或者其它的集体学法等都不出来还是不对劲。集体学法是我给你们开创的一种环境、留下的这种形式,我想还是应该这样做。因为这是从实践中走过来的,这样修对学员提高最快。自己一个人修,提高没有促進的因素。那作为大法弟子来讲,你们不是讲过师父叫怎么做就怎么做吗?讲过应该走正大法弟子应该走的路吗?

我看到你们有难处,我不想告诉大家“必须这样做”,我很少这样说,我知道大家很难。再说修炼你得自己去悟,法理我也讲清楚了,你得走自己的路。我告诉你“必须得这样”,你在这一步上是有漏的,这个漏却是师父给造成的──师父没让你自己悟出来,没让你自己去做,你这方面没得到修炼,所以我很少这样说。大法弟子应该认识到自己的责任、作为一个大法弟子应该怎么做才对。”(《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

我悟到集体学法交流对个人提高最快,现在我深有体会,因为我就是受益者。

学会怎样修,修去人心

开始时不知怎样修,只知道着急,急的我心里都象着了火,整个五脏六腑都火烧火燎的,嘴上也起了火泡。后来我自己想,不能总是只顾多读法,只注重量而不注重质,要把法读到心里去。于是我便放慢了读法的速度,眼睛看到的字,嘴里读的,心里想的,考虑的,必须保持一致。每篇经文至少连续读三遍,认认真真的读。每天保持四个小时左右的时间学法,这样基本上我每天都在法中有新的体会,新的领悟。

认识到的法理多了,自然也就越来越有信心了。比如:以前当我出了执着心后,不是去掉它,而是心里先反感它,心想,怎么又出来了,赶快去掉它,去掉它,去掉它。其实这样对去执着心根本就没有帮助,只是把它又压到了深层空间,心性并没有得到提高,没有自己用正念面对,没有用神念去抑制人念,尽管有时自己在过关中表面上没有说一句话,表面上忍住了。但没有做到用法理来指导自己如何解决,没有真正的完完全全的向内找自己的错误,尽管有时自己觉得也在找自己了,但没有真正的心服口服的向师父承认自己的错误,本能的产生一种排斥心里,而自己却不自知,一念便滑过去了。因为表面上不管是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但这些关都是师父精心为我们安排提高心性的,所以当我遇到过关时,在心里真正的向师父道歉,承认自己的错误后,然后遵照大法去做,我发现其实这时这一关就已经过去了。“这样你遵照大法去做可能做的好一些,能不能修,能不能行,突破到哪个层次,全看你自己了。”(《转法轮》)。现在我基本上能抓住自己很多不正确的观念,控制住它,定住它,不让它再继续想下去,然后想一想师父这方面的法是怎样讲的,用正念面对解决。

每遇到问题时,有时我会当时悟到,但有时也悟不到,或悟到了没有做到,便经常睡觉前,躺在床上把自己的一天回顾一下,看看自己哪里还需要提高,哪里没有悟好或没有做到,这样加深自己的意识,下次做好。

慈悲与威严同在

师尊一直用最大的慈悲对待所有的众生,对于大法弟子更是只要知道错了便给弟子改正的机会。也只有最伟大的师尊才能有如此洪大的慈悲。但是大法是严肃的,慈悲与威严同在,决不允许众生甚至大法弟子在思想上或言行上拿师父的慈悲不当回事。尤其作为大法弟子的一言一行,更要遵照大法去做,而不是自己想怎样做就怎样做。现在我在读《转法轮》的时候,感受到师尊讲的句句都是最严肃的,必须遵照大法去做的,而没有任何理由可以打折扣。

修炼一定要对自己负责,自己没有做好肯定是法理没有悟好或者没有悟透。

这是我现在悟到的一些法理。我还有许多需要提高的地方,尤其是面对面讲真相,做的还不到位,需要尽快提高这方面的心性,全面的救众生。

写出来的这些只是自己修炼中的点滴。大法弟子修炼中的一切都倾注了师尊无限的心血!千言万语也无法报答师尊的救度之恩!弟子在此叩谢师尊的慈悲苦度!

感谢所有无私的同修对我的帮助!一点浅悟,不当之处请批评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