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邯郸劳教所“文明光环”背后的罪恶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三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在河北省邯郸市创建文明单位大看台的新闻里,邯郸市劳教所名列前茅。这样一个罪恶累累、充满血腥、充满淫秽的劳教所,靠什么来获取那么多和那么高的“荣誉”?又有谁能想象到在这些“文明光环”的背后包裹、隐藏了多少罪恶!

位于邯郸市复兴区砖窑路二十一号的邯郸市劳教所,在过去十二年来,折磨致伤残、精神失常,迫害致死多名法轮功学员。邯郸地区成安县林里堡乡王彭留村年仅三十六岁的法轮功学员王书军,于二零零四年四月被邯郸六一零、成安县公安局恶徒从家里绑架到邯郸劳教所专管队,被折磨一个多月致奄奄一息后放回家,随后于六月二十日含冤去世;邯郸市魏县城关镇梁河下村四十四岁的法轮功学员蒿文民,二零零二年五月被魏县公安局警察绑架、劫持到邯郸劳教所迫害,连续近三个月不许他睡 觉,并对他进行体罚、毒打、电击,二零零四年四月出劳教所时身心遭受严重摧残,不能干活、靠妻子侍候,于二零零五年十月十五日含冤离世,此前一个月还遭到劳教所恶警到家里骚扰恐吓。魏县法轮功学员魏勇,两次被劫持到邯郸劳教所迫害,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五日从劳教所回家后,仍不断受到中共六一零、公安局、派出所等恶警的骚扰迫害,于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含冤离世。2011年12月30日晚上六点至九点,在邯郸市劳教所,劳教人员逼迫法轮功学员王刚给他打洗脚水,并给他洗脚按摩,之后强行对王刚进行了肛交和口交等恶劣的性行为迫害。一些人目击了此事,有人报告了队长,队长和其他管教人员及各个领导互相推诿,掩盖、压制此事不让传出,唯恐恶事败露,损坏了他们的“文明”形象。事发后多次要求所领导严肃处理此事,但至今没有任何音讯。

然而,邯郸劳教所在工作总结中却是这样写的:“所党委班子为推进本所的物质文明,政治文明,精神文明建设,建设一个文明、和谐、一流的劳教所,成立了创建领导小组和办事机构,专题研究了创建文明单位规划和实施方案。截至目前,已连续5年零11个月实现“四无”,即无脱逃、无非正常死亡、无所内发案、无重大安全生产事故。教育挽救质量不断提高,社会效果明显。生活卫生工作实现标准化,劳教人员的吃、住、学、劳、医等都标准规范,劳教人员的所内发病率低于社会标准。” “实现了一年一个台阶的稳步发展。在机关创建文明单位方面,2004年被评为市级文明单位。2008年8月被省委、省政府命名为省级文明单位,并被推荐申报全国精神文明建设工作先进单位。在综合工作方面,2003-2007年为司法部劳教局表彰的“四无”劳教所,?2004年为省司法厅先进单位,2005年被司法部授予全国监狱劳教系统文明执法先进单位,2006年被司法部授予全国监狱劳教系统开展“规范执法行为,促进执法公正”先进集体。2007年初被司法部荣记集体一等功,市委、市政府为该所召开了庆功大会。”

邯郸劳教所所说的一年一个台阶的稳步发展,成为一个文明、和谐振、一流的劳教所是骗人的、是假的;邯郸劳教所所说的连续五年零十一个月实现“四无”是骗人的假话;邯郸劳教所获取的所谓“文明光环”是用法轮功学员的鲜血和生命换来的,是中共邪党政法委为了鼓励迫害、掩盖迫害真相而安上的。邯郸劳教所非法关押的人员的吃、住、学、劳、医等根本就没有标准规范,在威逼法轮功学员转化、做奴工的日日夜夜,学员咳血、流鼻血、晕倒的事时有发生;邯郸劳教所还逼迫劳教人员搞非法印刷。下面只列举99年7月20日江泽民种种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后,邯郸劳教所执法犯法、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灭绝人性的迫害的部份事实。

一、邯郸劳教所头子纵容、教唆执法犯法

自99年7月20日江氏流氓集团和中共邪党镇压法轮功以来,邯郸劳教所原任所长罗明全,副所长郑贵修和办公室主任马建祯等和现任所长张修平,政委程印,副所长魏永生等人,为了权欲和金钱,助纣为虐,和市委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首周国江及邯郸市610头子曹志霞相互勾结,狼狈为奸,密谋策划、组织领导劳教所恶人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灭绝人性的残酷迫害。劳教所所长赤臂上阵,亲自多次组织召开动员和部署大会,将所内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一一分析,再分别承包给每一恶警转化;为达到百分之百的转化率,所内迫害升级,所里邪恶头子专门成立了“专管队”、“特教队”(专门转化法轮功学员的组织),教唆、纵容所内狱警实施暴力,执法犯法;收用所外地痞流氓——高飞,无限度的任意摧残法轮功学员;劳教所邪恶头子公开明确要求:“限定转化时间,无论采取什么方法,必须达到百分之百的转化率。”劳教所向所有狱警、劳教犯人、所外地痞流氓等恶徒们公开发出了实施暴力强行转化法轮功学员的信号,纵容、教唆这些人执法犯法,从此惨绝人寰的暴力迫害就开始了,而且越演越烈。

劳教所头子们的公开纵容、教唆,使得恶徒们疯狂至极、更是肆无忌惮、魔性大发。张修平收用的所外地痞流氓——高飞(邯郸大学司机),是邯郸市610头子曹志霞亲自将其送到邯郸市洗脑班和劳教所虐杀和转化法轮功学员的,(高是610曹志霞的心腹)。高飞公开叫嚣:“部队就是杀人的,劳教所就是打人的!” “你转化也得转化!不转化也得转化!你不转化,就把劳教所里所有的刑具——老虎凳、上绳、开飞机等等,都给你来一遍,看你转化不转化!”“我就是不怕遭报应,法轮功学员发正念都冲我来!”(高飞已经遭恶报)

恶警左涛,四十多岁,是劳教所转化法轮功学员的骨干。左涛公开叫嚣:“我就是不要脸,共产党不要脸!我就是共产党,我就是不要脸!没见过不要脸的就看看我,我就是不要脸!你想怎么着!”

恶警王峰(五队队长),40岁左右,大名县人。王峰动手就打,张口就骂,公开叫嚣:“我就是土匪头子,你们能把我怎么样?转不了的都送我这里来!”王峰是打死法轮功学员任孟军的主要凶手。

特教队恶警队长葛庆喜叫嚣:“你转化也得转化!不转化也得转化”“不打你,这劳教所里的电棍是给谁用的?不是让它在这里放着的!”等等,个个都是穷凶极恶、疯狂至极!……这就是被省司法厅、司法部授予的“全国监狱劳教系统文明执法先进单位”、“全国文明单位”、 邯郸市的“一流文明劳教所”里高素质、高水平、坚持文明执法官员们的所谓“豪言壮语”!

二、欺骗、诱惑、恐吓、挑拨

恶警与其操控的凶狠劳教犯人们首先采取欺骗恐吓、许诺减期、威逼诱导,逼写“四书”等,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如果法轮功学员不配合他们的无理要求的,就会被劳教所随意非法加期:如,因不写“四书”给已到期的邢台法轮功学员吕建敏、邯郸磁县法轮功学员韩清成分别加期五和六个月;给不到期的邯郸市国棉二厂法轮功学员顾大平;邯郸成安县法轮功学员暴继革分别加期五和六个月;对举报他们非法行为的邯郸馆陶县法轮功学员张怀俊加期四个月;王志武被非法劳教三年到期,因没被他们转化,释放那天,王志武刚走到劳教所大门口,就被劳教所几个恶警连踢带打的拖到洗脑班(洗脑班就在劳教所内,参与强制洗脑的人员都是劳教所恶警和高飞)。王志武在洗脑班被迫害十个月后,没有任何理由和手续就又将王志武绑架到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利用恐吓、欺骗、挑拨、诱惑(假减期)等卑鄙手段制造学员家人及劳教人员和法轮功学员之间的矛盾:劳教人员一班有50余人,只有几个法轮功学员,只要有一个学员不转化,犯人全都不让睡觉,恶警并扬言:“打死学法轮功的没事,就说他自杀”。造成法轮功学员家人及劳教人员对法轮功学员犯罪。强制洗脑:强制让法轮功学员看污辱大法师父与大法的录像,看后逼写所谓心得,如不写就随便加期和打骂,非法剥夺法轮功学员的合法权利:不让法轮功学员与亲人见面、通话;不让睡觉、不让去厕所、不让喝水等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

三、酷刑暴力转化

(1)酷刑摧残迫害

酷刑演示:竹签扎手指
酷刑演示:竹签扎手指

暴打:用胶棒、棍子、木板子、等工具毒打;竹签、钢针扎学员的指甲缝、身体;用牙刷在嘴里肆意戳拌;强逼罚站;夏天吊在酷暑的烈日下曝晒、冬天吊或站在冰天雪地里冻、手铐铐、关禁闭室、关小号、抽耳光、“飞燕老虎凳”(恶人说:‘燕飞老虎凳’转化很容易,最多五分钟,让你干什么就干什么)、多根电棍电击、酷刑开飞机、上绳、老虎凳、侮辱人格(当孝子)、威胁、恐吓、谩骂 、逼迫下跪、在炎热的太阳地跪着曝晒(一跪就是五、六个小时乃至更多时间)、往脸上画侮辱人格的漫画、打毒针、用钳子拔牙、拧大腿根肉、站墙根、头冲脚弯腰、坐飞机式、插管灌浓盐水等等五十多种酷刑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摧残迫害。致使七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多名被迫害致残、致疯不能自理。凡是从邯郸劳教所出来的法轮功学员,只要是留下来的,全都是带有各种伤残,没有一个完好的。河北沧州法轮功学员宋兴国,2002年十月至2002年11月上旬,仅十一天时间就被邯郸劳教所恶人被迫害致死,年仅二十九岁。

恶徒们经常在深夜,把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带到禁闭室,多人用电棍电;用橡胶棒、棍子毒打;有的被吊起来十几个小时不放:武安县的一名法轮功学员被吊起来毒打、电击,又抬一桶冷水往嘴里灌,当时是冬天,这位法轮功学员全身都结成冰了。恶警邢延生又用两寸粗的木棍毒打,打得皮开肉绽,血肉模糊,20多天都不能下床走。恶人梁占军、王旭生对法轮功学员纪玉成用三根电棍电击3小时,击昏1个多小时, 昏死后再用冷水泼醒再电。法轮功学员王建明在2002年元月份被恶人王旭生吊打7天6夜。2001年6月份,法轮功学员苗新山被酷刑上绳、棒击70余棒,吊起来用钳子拧得腿黑青,一个多月不退。法轮功学员李敬军,曾身患股骨头坏死等症,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康复。2007年9月16日,恶警左涛用电棍电击李敬军的嘴、胸、两肋及肛门小便等处,10月16日,左涛又对其进行毒打,将其头用力向墙上碰,并说,你如果喊我爹,我就不打你了。

二队队长李海明,40多岁,很恶毒,授意暴徒对大名县法轮功学员卢兆峰用酷刑折磨,恶警给他戴上头盔,皮鞋踢,橡胶棒打,不让他睡觉,恐吓他:“你再不转化,就将你活埋。”打毒针等,造成卢兆峰双腿胀痛、抽筋、肌肉萎缩、呼吸困难, 迫害至奄奄一息时,劳教所怕担责任,赶紧让家人把卢兆峰拉回家,20天后法轮功学员卢兆峰离开人世。还有个法轮功学员被毒打得皮开肉绽,血肉模糊,后来满身结的都是血痂,他把褪掉的血痂收集起来用报纸包了一大包,拿着叫大家都看,在二队的人都知道这回事。恶警李海明遭恶报出车祸造成腿拐。

恶警队长薛沛军强迫法轮功学员杨保春赤着脚,不让穿衣服,站在正在下着雪的雪地里。在薛沛军的酷刑摧残谋杀迫害下,被锯掉一条腿,刚一个星期就又被送进精神病院迫害,由于精神病院恶人施用破坏中枢神经药物毒害,造成杨宝春精神失常,至今不能自理现仍在精神病院,造成杨保春终身残废。

(2)以减刑诱骗劳教犯人对法轮功学员施暴

邯郸市劳教所恶警以减刑诱骗劳教犯人施暴,那些人都是劳教所凶狠的彪形大汉,外号叫“钢筋”的、叫“周仓”的等,他们为了得到减刑的目的,对法轮功学员施暴更加残忍。劳教所恶警王峰(五队队长)让这些人对法轮功学员任孟军施用酷刑—— “燕飞老虎凳”。 让几个彪形大汉用床单捆住法轮功学员的膝盖,面朝墙,低头,脖子抵住墙,有人专门固定学员的脚和臀部,然后使劲往上翻学员的双手,垂直贴住墙,同时用力拉固定膝盖的床单,即刻惨叫声撕心裂肺。任孟军除遭此酷刑外,恶警王峰还让暴徒乱棍猛打,法轮功学员任孟军就是这样被罪恶的劳教所迫害致死的。五大队长王峰是迫害死任孟军的主要凶手。

2001年4月16日至18日,那三天三夜全体劳教所各个队各个班,用不明真相的劳教人员在恶警的教唆指使下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各队各班都响起打骂声、木棍声、拳打脚踢声,惨叫声响成一片。邪恶之徒强迫法轮功学员蹲马步、小燕飞,死人床等,真是人间地狱,折磨得法轮功学员个个浑身是伤,惨不忍睹。

(3)熬鹰(长期不让睡觉)

为了达到所谓的转化,劳教所恶警长期不让法轮功学员睡觉,每天除了恶警们暴打以外,就让犹大分三班忽悠(劳教所豢养着十多个犹大),再让帮教(帮教是犯人中最凶恶、死心塌地为队长卖命的亡命之徒)死死盯着。不让坐,不让靠床,不让闭眼,只要一闭眼就被拳打脚踢一顿毒打。就这样,白天是恶警们打骂,夜间犹大和帮教看管着讲歪理邪说。时间有几天,有的十几天、二十几天,还有三十多天的不让睡觉。

酷刑演示: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

法轮功学员王志武因不转化,被所外地痞高飞将两手分别吊在屋两边上铺边的铁管子上脚尖点地,高飞下边用脚踹(一动王志武的脚就够不着地,就得吊着)、上边用电棍电,嘴里还不断的叫嚣:“你说你有错没错?你有改没改?”王志武说没错,高飞就给王将铁铐紧一扣,再说没错就再紧一扣,直到铐子挨着骨头不能再紧了。高徒打累了就让恶警和犯人轮流扇耳光。王志武被恶徒们吊着一连几天,王志武几次大口大口的吐血都不放下,直到吐血不止,地上吐了方圆一米远处都是鲜血,直到生命垂危时才将他放下来。

蒿文民坚持对大法的信仰,拒不接受所谓的非法“转化”。劳教所就对蒿的“洗脑手段”开始升级,从劳教所里的犯人当中挑选几个肯死心塌地为队长卖命的暴徒作为“帮教”,轮着班每天24小时不停的看管着蒿,不许他睡觉,不许坐着、躺着,不让靠床、挨床,一闭眼睛就马上叫醒,否则就拳打脚踢。在不让睡觉的同时,还让那些所谓“做转化工作的人”轮班给蒿讲“道理”、罚站(一站就是连续20多个昼夜,脚站肿了,腿站肿了,脚面、脚脖子肿到了极限,毛细血管都胀裂了……因毛细血管渗血而变成了红色……),在酷暑的烈日下曝晒,打,电,铐、灌食等等。从2002年6月初至2002年8月底,蒿文民被长达近三个月的时间被剥夺睡觉!蒿文民在绝食抗议迫害期间,受到严重的迫害摧残,如灌食、电击、打、吊、绑、铐、插管灌浓盐水、打毒针等。2005年10月15日,蒿文民因遭残酷迫害,离开了人世。

(4)劳教所内发生男性强奸案

2011年12月31日晚,邯郸劳教所发生的一起震惊中外的劳教人员对法轮功男性学员强奸案,令人发指令人愤怒的恶劣事件。男性法轮功学员王刚,三十岁,邯郸市峰峰矿区东王庄村人,2011年6月26日被义井派出所恶警绑架,七月二十日被送进邯郸劳教所非法劳教。期间他多次受到劳教人员、恶警和犯人的打骂与虐待。2011年12月30日晚上六点至九点,有劳教人员让王刚给他打洗脚水,并让王刚给他洗脚按摩,之后强行对王刚进行了肛交和口交等恶劣的性行为强奸案。一些人目击了此事,有人报告了队长,队长和其他管教人员及各个领导互相推诿,掩盖、压制此事不让传出,唯恐恶事败露,损坏了他们的“文明”形象。恶性事件发生以后,王刚觉得自己遭到了难以承受的侮辱和打击,巨大精神刺激,造成王刚精神恍惚,神志不清。事出后多次要求所领导严肃处理责任人,向全所及社会曝光并向家人赔礼道歉、赔偿给王刚及家人造成的巨大损失。邯郸劳教所在强大的压力下,只是让王刚回家,并没有处理案件的有关责任人。这就是邯郸劳教所的所创文明单位五年零十一个月所创“四无”中的又一无——即无所内发案。

四、邯郸劳教所头子欺上瞒下、坑蒙拐骗

首先看劳教所在坚持文明执法推行所务公开管理工作,虚设举报箱和举报电话,减免亲情电话和接见日,规范公正等方面。

第一,根本就不敢公开,长期扣留劳教人员的生活洗涤用品,(如肥皂、洗衣粉、卫生纸等)主管人员不定期的让劳教人员在领物单上签字、画押,有的学员说签什么字呀?我们一直没见过这些东西。大班长就说,别问太多,在这里叫干啥就干啥,这些事情谁不心知肚明呢?

第二,劳动场所环境恶劣。六十七人的工作场,做花圈的纸粉、尘土四处飞扬,经常咳血流鼻血的人经常发生;一年四季用凉水洗澡,学员患皮肤病的大量增多,经常超时超量加班加点完任务,直到深夜2-3点钟还不让睡觉,患高血压的学员有的晕倒在工作台上,打骂体罚学员的事时常发生。

第三,有些狱警违反所规所纪,暗中与所王所霸勾结利用,收受犯人的烟酒钱财,时常在队部大吃大喝,有的所霸回屋后,大发酒疯,影响极坏,暗中教唆指使殴打欺压其他学员,助长了其恶性,使其兴风作浪,为所欲为,有的所霸暗中破坏劳动生产秩序,挑拨学员和睦相处,利用自身条件为哥们偷改生产任务、账单,指使其他人偷盗成品花圈,以顶替自己的劳动任务,搞得整个队乌烟瘴气,乱作一团,有的大队长装聋作哑,变相纵容恶人恶行,只要谁能和他一起对付法轮功干啥都行,常言道,吃人家的嘴软,拿人家的手短,这些铁的事实不难说明,该所的警察执法犯法良好形象就是靠这样的手段树立起来的。

第四,劳教人员的伙食得极差,早饭晚饭经常是棒子面粥、馒头,咸菜片也吃不上,中午常吃水煮白菜,如有上级人来检查,中午饭菜才略变变样。学员们的饭碗、菜碗就放在楼道的走廊两侧的地上,劳教人员都在地上蹲着吃饭。夏天苍蝇嗡嗡乱飞,厕所的恶臭气飘到整个楼道,房间空着也不让学员在屋里吃饭。

其次,劳教所里狱警的素质极其低下,有些狱警道貌岸然言行不一,把《警察法》、《劳教警察六条禁令》置于一边,挂羊头卖狗肉,唯利是图,不择手段,扣留劳教人员的钱财,吃拿卡要学员的物品。劳教所恶警随便让劳教人员为他们个人做事,打扫卫生、洗衣服、鞋袜子,就连他们的裤衩子所有内衣都让劳教人员洗,弄不好就是一顿打骂,言行恶劣,流氓成性,随意打骂、侮辱学员,玷污了人民赋予的神圣职责,与倡导的无私奉献精神背道而驰。

五、奴役、生产假货

邯郸劳教所强制劳教人员长时间、高强度、超体力的奴役劳动牟利。廉价的投入、肮脏的交易、原始的生产、残忍的管理手段,中国特色的盗版教材工具书,堂而皇之的流入社会,牟取暴利。

(1)做冒牌日本鱼钩出口

二大队做鱼钩、打卡,做的是冒牌的日本鱼钩,准备出口。制造商写着:全是日本字,售价:260元。其实,冒牌日本鱼钩是在中共劳教所用血泪完成,欺骗国际社会。

(2)大量印刷盗版书

从十二月二十三号开始,二大队开始改造厂房,把外面私人老板和机器运进来,上印刷设备,印制盗版书,主要印刷《新华字典》,大批量生产。被关押的人员每天折纸3000份,用原始的竹片刮板,手工排页,标记对不齐,挨打受气,任务上不去,拳打脚踢。所谓的执法单位成了盗版书的印刷厂,一印就是几百万本。

这次印刷的字典连外包装的纸箱上都印着“商务印书馆,北京王府井大街36号,发行部电话65253913”。(本批图书有可能在半个月内走货,一月后换书印教辅资料。)和劳教所合作盗版印刷的是永年胶印厂,往所里运送纸张的小型集装箱汽车车牌号是“冀 D E 8079f”。永年胶印厂地处永年县姚寨乡北中堡村,法人代表曹守华,除《新华字典》外,还有《牛津英汉词典》、各种中小学教辅用书。

下面是邯郸劳教所的普教人员希望发给河北省司法厅厅长的一封信:

厅长:

你好!在你的管辖之下,在邯郸市劳教所,正在发生着一幕幕惨无人道的人间罪行。请听听我们的血泪控诉:

一、 队长利用入教队教育、减期收受贿赂。入教队蔡队长、王队长收受巨额财物、手机、笔记本电脑。二大队薛沛军队长滥用职权,收钱财达数万元,私设公堂作威作福,放纵班长打骂。

二、 滥用职权大发淫威。队长素质低,尤其二大队薛沛军满口脏话,侮辱学员人格,对眼皮底下的虐待残暴行为不闻不问,好多人被打伤,有的忍受不了自残、吞食大把鱼钩、割腕自杀者比比皆是,打人者财物送上,逍遥无事,被打者反被加期。

三、 加班加点,不堪重负。2008年一年,做鱼钩,给每人的任务往往加班干到半夜二、三点,干不完挨打,掴耳光,打的耳膜穿孔,打棍子,拳打脚踢,电击生殖器(特教队队长左涛经常这样干),有的阴部被踢伤,有的肋骨骨折。我们的劳教期就是一部血泪史。队长却包庇班长(打人者),骂我们干不完任务,只是说:“班长工作方法不当而已”。

四、 根据司法部、财政部(1995财字)137号文件规定,劳教人员每月伙食费为110元。可我们这里的伙食标准连50元都达不到。一个四季吃馍,每天6个馍,星期六、日两顿饭四个馍。夏天是冬瓜汤咸的要死,冬天白菜汤,辣的要命。这就是我们的伙食。早晚没有菜,半个月难见到一次肉,清汤淡水,漂着几个菜叶,我们饿呀!东西是可以买,一个鸡蛋一元,二元钱三小块饼,外面五、六角的方便面,这里一元钱。今年冬天不少人上火,便秘、便血。在这样长期营养不良的情况下还干着繁重的体力活,星期天也干,长年没有午休。今年过年听说只准休息大年初一一天,为的是赶制盗版的《新华字典》和《牛津英汉词典》,二大队队长薛沛军叫嚷:“让他们正月初一开始干活”!

五、 亲人想送食品不让送,为的是所里开设的小卖部更能榨取劳教人员的钱财。这里的物价比外面的贵一倍,还是假冒伪劣商品,以次充好。即使有的家属能够带来一些食品,也往往在中间某个环节丢失。

吃不好,任务重,精神压力大,经常挨打。三九天在外面吃饭,不让进屋(因屋子已经变成了厂房)。因金融危机。永年县胶印厂倒闭,与劳教所合作,干起了盗版书的勾当。我们苦啊,我们待遇猪狗不如,劳教所好似人间地狱。

今天,我们这些在痛苦煎熬中的劳教人员,秉承着一颗诚挚恳切的心,向省领导各级官员,申诉我们的遭遇,希望能得到对我们目前处境的关注,让我们也可以在法律的保障下做一个“人”。请救救我们!

六、罪责难逃

邯郸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所造成的恶果:目前据不完全统计,有七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如卢兆峰,男,河北大名县人,2001年农历九月被关押在邯郸劳教所迫害,于2002年6月30日被迫害致死;宋兴国,男,河北沧州法轮功学员,2002年十月至2002年11月上旬,仅十一天时间就被邯郸劳教所被迫害致死,年仅二十九岁;王书军,男,河北成安人,2004年6月20日被邯郸市610、劳教所迫害致死;蒿文民,男,魏县人,2002年正月24日被绑架,五月份送邯郸劳教所遭迫害,2002年6月初至2002年8月不让睡觉,2004年出所后,于2005年10月15日离开人世;任孟军,男,56岁,河北沙河市人东冯村人,2001年10月29日在邯郸劳教所被迫害致死;魏勇,男,51岁,魏县人,2009年12月至2010年12月两次在邯郸劳教所遭受迫害,回家后于2011年11月含冤离世;段新月,男,河北鸡泽县人,于2010年9月29日段新月含冤离世,年仅45岁……。迫害致疯的、致残的:锯腿的、断臂的、折断腰的等等比比皆是,凡从邯郸劳教所出来的,除被迫害死的,没有一个完好的,有的出来多少年了,到现在还不能自理。

这一桩桩一件件,血泪斑斑的罪恶事实足以剝开邯郸市劳教所画皮和外衣,使其原形毕露,这些犯罪事实,正是邯郸劳教所编织的五彩“文明光环”的材料依据!邯郸劳教所有了这些充满血腥的“政绩”,才号称在对法轮功人员的转化工作处于全省乃至全国的先进行列。这就是邯郸劳教所所创建的物质、政治、精神文明,和谐、一流的劳教所;这就是所内无内发案,连续5年零11个月实现的 “四无”; 这就是邯郸劳教所劳教人员的吃、住、学、劳、医的规范标准!这就是共匪官员们“实事求是”的作风。其实,这就是中共邪党九大基因“邪、骗、煽、斗、抢、痞、间、灭、控”的真实体现!

就是这样一个臭名昭著、万恶的黑窝,却被它的上司——省司法厅、司法部、劳教局、邯郸市委、市政府省委、省政府等单位恶党官员堂而皇之的给披上了“五彩缤纷”的外衣,获得了邯郸市、河北省多种奖项,直至获得“全国文明单位”称号,戴上了罪恶的“文明光环”!不难看出省司法厅、司法部、劳教局、省委省政府中的恶党官员和邯郸劳教所恶头、邯郸市610恶头、邯郸市迫害法轮功的恶首周国江、李桂洪以及邯郸市委、市政府中迫害法轮功的头目是一丘之貉。对一个迫害死七名法轮功学员,致疯、致残那么多法轮功学员的一个恶贯满盈的罪恶的邯郸劳教所,他们是那样的欣赏与纵容,给予了那么多“荣誉”和“奖赏”,说明了这些人的极端残忍,说明这些人已经失去了人性,没有了道德与良知才能做出这种惨绝人寰、毫无人性之事。

邯郸劳教所所获得的各种奖励及文明称号,是罪恶的象征;凝聚着无数善良法轮功学员的鲜血与忠魂。它是劳教所罗全明、郑贵修、张修平、程印等、邯郸市委副书记周国江、公安局长李桂洪、邯郸市610头子曹志霞等灭绝人性的残杀法轮功学员,用充满血腥的“政绩”获取的罪恶的“文明光环”!但这里需要提醒你们的是:看看薄熙来、王立军的所作所为及下场,记住:你们密谋精心编织的、沾满了法轮功学员鲜血的“文明光环”、你们的所获取的血泪斑斑的“政绩”、所获取的各种文明与奖赏,不久都将成为清算你们最强有力的罪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