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那年高考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三十一日】一九九九年夏天,高三开始前的那个暑假,邪恶的迫害开始了。开学一个月后,我和父母一同到北京上访,从北京第一次被抓回来后,和父母失散了,住在亲戚家又上了一段时间的学,由于思念同修,又跑到了北京,之后又被抓回来……

终于,到了二零零零年三月,寒假开学后,又继续上高中,由于高三的内容基本都没学,自愿降了一级,读高二。那时环境不好,爸爸被非法判刑,妈妈坚定的抵制迫害不屈服,常受邪恶骚扰。但不管压力多大(但始终只感觉那个压力的存在,但自己并没有去实质承受,师父一直在帮我)我知道我是大法弟子,我不能不学法。

我在学习压力很大的情况下,每天晚自习回家后,认认真真的学法,虽然只能挤出半个小时来学法,但我真的好珍惜好珍惜这半个小时,学法中心无杂念。每天的那半个小时中,没有迫害,没有了担心,没有了压力,只有溶于这伟大的法而体会到的殊胜。

当时虽然降了一级,但我一直在心里有个想法:如果我命中有大学,就一定会有,怎么可能由于我到北京证实法,做了这种最应该做的伟大的事反而失去了这个福份呢?宇宙的法理不允许!所以我渐渐的明确了一个目标:我在高二读书这一年就自学高三的内容,和原来的同学一起高考!后来和妈妈同修交流时,妈妈说在没有读高三的情况下考上了大学,这本身就是在证实法,证实大法带来的超常!

后来在高考前的学习中师父一直帮助着我,加持着我。在给看守所中证实法的爸爸写信中我写到:最近我的思维速度好快,比光速还要快,哪怕只有十分钟,我可以完成好多好多学习任务,在以前来看是不可思议的。而且在后来的复习中,也不知何处来了一念,到现在都记得牢牢的:会做的题,一分不丢。我就在平时的训练中努力减少失误,在后来的数学高考中,我选择题和填空题得了满分,后面的题很难,就能得几分就几分。成绩出来后,数学分数却比原来高三数学得好几次满分的同学还高些。

我后来想想,都觉得师父太呵护我,把我安排在高二去参加高考,我可以自主而高效的安排自己的复习,不知比高三少做了好几十倍的试卷,少考了多少次的模拟考,而且为了鼓励我,让我在高二的平时周周考测验中,数不清拿了多少次第一,包括以前最不在行的数学。以至于几个比我大一岁的(我读书年龄小)玩的比较好的同学叫我为大哥(欢喜心上来了,去掉它),后来参加高三的最后一次模拟考时我语文差点考了年级第一,听高三同学讲,语文老师批评他们:你看人家学法轮功去了北京,耽搁了那么久,你们真的……

虽然考前一晚风雨大作,把隔壁一家的窗户震得嘭啪一夜,到现在都不知那晚睡着了没,然而在高考过程中,我心里很坦然,觉得一定会是成功的。最后的高考:比我预计的达到一本线还要高出30分,顺利的考上了提前批第一志愿。后来听说教育局局长在看到电视台公示上榜生名单有我的名字时,觉得不可思议,还以为是同名同姓的另一人呢。

每每回忆那年高考,总能感慨正念的重要,也能深深体会到师父对那个不大争气的小弟子的慈爱,真的很温暖。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