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执著 我觉得很幸福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三十一日】当常人时,我常因感情或物质上的获得而感到幸福,但也知道人有六道轮回,今生即便是获得幸福也不会永恒。因此我渴望成佛成道,永得安逸。十五岁时,我幸运的听妈妈说法轮功能让人一世修成,我立即决定放弃正在信仰的佛教而转入法轮大法修炼,因为在佛教中讲一世修不成、得修三世。

得法后我勇猛精進,冬天在校住宿,没有电褥子的情况下也坚持打坐、学法;白天常常受到同学们的羞辱甚至谩骂,仍坚守心性。

不久到了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面对邪党的哄骗、高压恐怖、亲情的割舍,为了成佛成道,我没有倒下,选择坚定修炼并走过了很多年,期间我曾突破一切心性阻力進京证实大法,积极救人,只要能认识到的执著当即修掉,从不拖泥带水,从不纵容一丝一毫的心性漏洞。同修们常说我真精進,我也自觉圆满一定成功有望,想想未来的果位,真是春风得意。

却不知燕雀处堂,这种对圆满的执著在自己法理不清的情况下深潜暗长,为后来的修炼埋下了祸根。越是确定将来自己一定圆满,越是不得让自己修不好做不好,一旦做不好会影响圆满,会前功尽弃(外人看来还挺精進),谨小慎微到极点,生怕自己不符合法,生怕真相讲不好,修得很累。

这种执著被旧势力钻了空子,一次由于正念不足在学校误练了太极拳的一个动作,过后学法得知做错了,谨小慎微的心让我觉得自己犯了天大罪过,想法轮是不是变形了,那还能修吗,想想这下真可能与多年来期盼的果位永远的失之交臂,惆怅、痛苦,一时间如登万丈高楼失脚,内心彻底崩溃。看师父讲法中也有让同修“爬起来”的字眼,但自己观念上认为是不是只是师父鼓励而已,而实际是修不成的。

我当时不想活了,但知道不能去死,那样会破坏大法,可不能修了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从此,颓唐的我开始在常人中沉沦,堕落,连吃带玩,用男女情麻醉自己,痛苦中不敢再面对修炼。就在我浑浑噩噩之时,一个同修跟我讲她悟到的所谓“高层法理”(后来才知道她自心生魔),她向我灌输怎样能脱离人心修成神,今天销毁某某人心,后天销毁某某观念,到后来销毁自己主元神,到最后她说只有超出大法才能圆满,让我敌视大法,我当时也觉得不对,但由于圆满心切,什么也不顾的跟着一起邪悟。后来幸亏同修们把我拉回大法中,我才醒悟自己上了邪悟者的当。

一次,一位同修提到“根本执著”,并让我向内找自己的根本执著时,我开始反思多年来走过的弯路都是由于渴望圆满的执著。

从那以后我开始一点点的放此执著,放的过程中我发现以往促使我修炼的动力都是此执著,似乎不想圆满了,也就不想继续修炼了。

于是我开始归正自己,比如,我在警察面前妥协了,但我抵制怕妥协而造成污点导致不能圆满的心;当我与常人接触因自私惹怒常人时,我抵制怕因常人对大法弟子印象不好而抵触大法导致不能得救,从而算自己修炼中的一大过失而导致自己不能圆满的心;我开始敢跟刚得法的同修接触,抵制怕自己一旦言行不好而把刚得法的同修推出修炼而导致自己不能修成的心。期间内心的割舍很难,每次执著的放弃都象不能圆满的现实真的摆在眼前,好象销毁对圆满的执著就等于把自己销毁了、死了,我一面放下生死一面把执著和主意识硬分开然后销毁执著,执著去了一次又一次,我就好象死了一次又一次,其实是执著死了一层又一层。

一次我放弃了一个妒忌心,随之,我发现执著圆满的心少了,我才知道求圆满的背后有妒嫉,别人圆满,自己不圆满难受呀;还有一次我放弃了一个争名的心,我发现执著圆满的心又少了许多,原来求圆满背后有名心,想成佛成道傲视世间;又有一次,我放弃了异性的追求,发现求圆满的心又少了很多,原来求圆满的心背后有求得向往甜蜜的心支撑。

今天,我神情清朗了,我觉得执著圆满的心很愚蠢,因为大法修炼和求圆满根本不是一回事,那是不相及的两个概念。现在我不觉的求得圆满是最幸福的,我现在只觉得师父伟大,法伟大,而我很渺小,我只想头脑清醒的静静的听师父的话,而不是向师父索取什么,求圆满不是精進,是情,是狂妄,是自私,是想凸显自己。走出对圆满的执著,我觉得我很幸福,多年来我才知道什么是幸福,就是主意识清醒的听师父话,每思每念都听师父话,静静的永远听师父话。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