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陷囹圄 坚持证实法、救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三十一日】我是九五年春天得法的老弟子。因在人中养成的争强好胜,宁愿身体受苦,不让脸发热,工作中不让人说,在家说一不二,这些在常人中证实自我的显示心、争斗心带入大法中修炼,摔了很多跟头,七次被不法警察、六一零绑架迫害。让我流泪愧疚的是:每次都是师父为我承受了巨大的痛苦和魔难,又呵护着弟子,把我从魔窟中救出来。下面我要说的就是其中一次在魔窟中的经历。

面对邪恶心不动

北京奥运前夕,因同修外出带资料被绑架,牵连到我,外地警察联合当地公安局,包围了我家,开始砸门,家中就我一人,我往外一看有20多个警察,我在心中求师父我该怎么办?此时,“哪儿出现问题,哪儿就需要讲清真相。”(《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这段法在脑海中出现。我知道这是师父点悟我,今天不管来多少人,都是为听真相而来。我的心开始稳定下来,不被外面的砸门声、叫嚣声所动,立即坐下来发正念:“抑制所有来人的魔性,返出他们善良的本性,了解真相,选择未来。”

只听哗啦一声,门玻璃被砸碎了,人一拥而入,里外屋、客厅站满了人。我坐在沙发上,闭眼立掌,纹丝不动,只听有人说:“真稳当,还炼功呢。”我睁开眼睛,一个看似头儿(我对他的称呼,因他们一直没报身份)的人问我:“你怎么不开门呢?”我反问:“我为什么要开门?你们是什么人?我没给你们开门,你们不也進来了吗?你们这种不出示任何证件,砸门撬锁,私闯民宅的行为是强盗行为,是违法的,你们应该知道吧?”有人说:“我们是市公安处的。”我说:“你就是北京公安部的,也得按照法律程序办事吧?起码得有证明你身份的证件吧。”那个头儿说:“你自己做了什么事不知道吗?”我说:“我一向遵纪守法,没做过任何违法的事,不知你指的是什么?”他说:“你们这儿炼法轮功的某某带法轮功资料,被我们抓了,说资料是从你这儿拿的。”我反问这个头儿:“带法轮功资料就犯法吗?”他说:“国家不让炼,就犯法。”我说:“国家宪法哪条说炼法轮功犯法了?还不是江泽民这个势利小人出于妒忌炼法轮功的人数(一亿人)超过共产(恶)党员人数,搞了个天安门自焚伪案,嫁祸法轮功。……法轮功教人向善做好人,何罪之有?”这时有人说:“你们让人退党、团、队,是反对共产党。”我说:“看来你们根本就不了解共产(恶)党的邪恶本质,我给你们放一张《九评共产党》的光碟看看吧。”当电视屏幕上出现“三退保平安”的五个大红字时,他们头儿,惊叫着:“快拍照,快拍照!”神奇的是在他喊的瞬间,五个大字定那儿不动了。正当大家看在兴头上,不知谁喊了一声:快去干活——抄家,翻东西。

当车开到我家前面十字路口拐弯的树荫下停下了,有半小时之久,我说:“车在这儿停着,我回去把牙具取来吧,我身上分文钱没带。”头儿说:“不用了,到那我给你买。”我说:“那好,我就相信你了。”事后得知,车停在那是在等当地警察给我家安完门玻璃(他们打碎的)才走。因在临上车前,我对围观的数十人大声说:大家都看到了吧:我指着破碎的门玻璃,这就是人民警察“爱人民,惩恶扬善,保护人民生命财产。”我修炼法轮功做好人,何罪之有?如果人人都修炼向善,社会能不稳定吗?……拜托大家:帮助照看家门。

坐在车里,我不停的发正念清理自身空间场和车内四个警察空间场:清除大法弟子讲真相救人,阻碍众生得救了解真相的一切旧势力、黑手烂鬼和各层空间的乱神。我心想一定要利用这四个多小时的路途时间,近距离解体操控警察对大法犯罪及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归正表面人的行为与思想。

启迪众生明真相 化险为夷

随着车轮的滚动,我的话题也展开了。我问:“你们谁是领导啊?你们说是×市××公安处的,不会都是扫地的吧?既然我人都被你们堂而皇之的抓来了,你们那么多人面对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为什么都不敢证明自己的身份呢?我不会是被一群山野土匪绑架了吧?由此可见这件事的起因也是黑暗见不得人的了?”四人只是笑都无语。

我对坐在我右侧一个稍年长的中年警察说:“看你好象是个头儿,他们有事都问你嘛。”他说:“我们都是干活的。”我说:“是啊,在中国除某某某不能说这话外,任何人都可能这么说,因干任何工作,做任何事,都有顶头上司管着,共产(邪)党还高喊‘为人民服务’呢。但说起干活,就有本质上的区别,做任何一件事(活),无论好事、坏事,在做的过程中,站的基点不同,用心善恶不同,结果就会有本质上的不同。就说今天这件事吧,当然你们的行为已经告诉我,这是一件不光彩的丑事,在你们砸门撬锁的瞬间,那数十围观的世人也看到了,‘人民警察’在光天化日之下是如何‘除暴安良,保护人民财产’的经过,又是如何绑架了一个修炼真善忍的迟暮老人。但作为一个大法弟子,我是站在另一个角度看待你们,正如一位圣人讲的:‘修炼人没有敌人,只有救人的份。’我对你们没有恨,只有悲悯。虽然你们为了眼前的金钱、利益,被共产(邪)党诱骗胁迫上了贼船,但就在今天这样的公开场合,这么多人直到现在没有一个人公开自己的真实身份这一点上看,你们那善良的本性是深刻了解共产(邪)党的邪恶本质的,所以不愿把自己的身份与邪党绑在一起,在天灭中共时一起遭殃。善恶有报是宇宙永恒的真理。其实,神佛早已用他那慈悲在警示世人:人心生一念,天地尽皆知,善恶若无报,乾坤必有私。在现实中,特别是共产(邪)党自九九年七月打压法轮功以来,耳闻目睹的,善恶因果报应的事例比比皆是。例如:某地一派出所长,了解了法轮功真相,并亲眼目睹过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的经历,从中他认清了共产(恶)党的残暴本性,后来他曾多次帮助法轮功学员逃离险境,再后来他得到福报:他辞去工作,下海经商,如今成了事业亨通发达、远近闻名的私人企业家。二、河北省涿州警察何雪健,当着同事的面,强奸了一个与自己母亲同龄的大法弟子,这禽兽不如的行径,实为天理不容,他遭到了恶报:得了阴茎癌,把那一坨全部割掉,痛苦至极的他曾三次跳楼未遂,如今正在承受着生不如死的肉体和精神上的煎熬。类似这样的事情,你们也一定耳闻目睹。或就在你们身边发生过,只是都是同僚,难于启齿或抱着侥幸心理,事儿没发生在自己身上而回避。”

说到此,我问他们:“你们认为我说的这些对吗?”这时,头儿拧开一瓶矿泉水递给我说:“大姐喝水吧。”我说:“怎么不爱听了?”头儿说:“不是,你讲了这么半天,看你也渴了,喝口水再给我们讲,我们愿意听。”这时另一个人问我:“大姐,你们不是会发正念吗?”我说:“是啊。”他说:“那给我们发一个呗。”我在心中说:师父啊,您点悟的众生本性苏醒了,他们要挣脱邪灵的枷锁,但无能为力,在恳请师父救度呢。请师父加持弟子助师完成这一使命。我说:“好吧,你们听好。”我双眼微闭,单手立掌,发出声音:清除与我同车的四位警察背后附着的,阻碍他们了解真相,同化大法的层层空间的邪恶生命与因素,把真、善、忍,法轮大法好的生命本源物质打到他们生命微观中去,让他们的本性主宰真正的自己,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法正天地,现世现报。当我睁开双眼,看到他们都在微笑的看着我。

就在我又闭上双眼默默清理他们的思想,归正表面人的行为时,一个急刹车,惊的人们不知所措,当我睁开眼睛时看到:我们乘坐的小车头已钻進前面一辆二三十吨大货车的尾部。原来前面也是因连环追尾堵车,造成我们前面的大货车急刹车。我们的车、人都安然无恙。年轻司机一边往后倒车,一边嘴里骂着货车司机,当车停稳,年轻司机推开车门,欲下车跟货车司机去理论打架。大家都劝着他,他虽然坐下来了,但嘴里还是不停的骂着。我说:“年轻人你不要骂了,你应该感谢人家才是。”大家都愣愣的看着我。我说:“你们四个人今天注定要有这一劫难,看此情景,确实是来取命的,为什么没有发生车毁人亡呢?你们知道现在车里坐的是什么人吗?”他们异口同声的说:“是你——大法弟子。我们是借你光了。”

我说:“你们只说对了一半,其实是你们善良的自己救了自己。”他们愕然的睁大着眼睛。我说:“你们可以到网上去查,或在现实中在你们圈里,也许听说过,有很多警察在去绑架大法弟子时,途中车毁人亡的事故数目也是惊人的。你们在刚到我家砸门撬锁、抄家、抓人时的举动是邪恶的,是该遭惩罚的。但是慈悲的神佛,再给你们一次选择的机会,那就是通过我们一路的交谈,你们明白了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心中生出同情正义之感,或许还想有机会可能帮助大法弟子之念,是这样吧?”他们不停的点着头,“你们有了这样的善念,大法就给你们机会,而且让你们亲眼看见善恶有报的整个过程:开始你们是带着恶念去绑架大法弟子,给你们展现了车毁人亡的险象;后来是你们的善心化解了恶念,法轮大法就帮你们化险为夷。神控制货车司机帮助你们演绎了整件事情的过程,你们不应该感谢人家吗?你们是不是自己的善良之心救了自己呢?记住善待大法的好人自有神的护佑,定会得福报的。”他们听完,有的感叹,那年轻人激动的说:太有意思了。

晚上七点多钟到了市公安处。头儿小心的扶着我上了二楼,并告诉值班的照顾着我。除了头儿,其他三人都回家了,又来了四个警察加头儿,看样是要连夜突审,我要发正念,但没有机会。这时脑中突然闪出一念:上厕所。一个男警察把我带到卫生间,我洗完脸,就开始发正念:清理这五个人的空间场和自身空间场。外面警察敲门催我,我说等一会。又过了一会,警察再次敲门,我说:“急什么,又不是上饭店呢,多呆一会儿。”门外的警察笑了,再没催我。大约二十分钟后,我回到室内。头儿说:“大姐这一路可能是上火了?”我说:“大法弟子都是好人,被无辜绑架,怎么能不上火呢?”

头儿拿了一个一次性纸杯,给我倒了一杯水,说:“大姐,这是没用过的一次性水杯,看看是没用过的。”我说:“失去自由的人没有那么多苛刻条件,但我不喝水,谢谢你。”头儿说:“不能这么说,问题核实完,你就可以回家了。”我心中说:我的一切都交给师父,由师父说了算。

审讯开始了:两个书记员,两个审问的,头儿坐镇。桌上放着录音机。我面对他们五个发正念:我今天就是专程为救度你们而来,你们本性的一面要清醒,不要错失这次万古机缘,快同化大法,善待大法徒,选择自己美好的未来。

头儿说:“大姐,你配合一下,我们问啥你答啥。”我说:“为了你们好,我真的不能配你们犯罪。别忘了你们警察的职责,是惩恶扬善,伸张正义,造福一方百姓的守护者。你们现在把一个修炼真、善、忍的善良好人抓来,当罪犯审讯,你们才是真正的在犯罪啊。不知你们要审什么?问什么呢?”

审讯员A问:“这些东西是你的吗?”我说:“东西在我家收的,当然是我的。”问:“你会上电脑吗?”我反问:“会不会上电脑也是犯罪吗?”审讯员答:“不犯罪。”问:“你一个人用一个电脑就够了,怎么还有两个呢?”我说:“我要是开一个电脑店还犯法吗?”审讯员答:“那倒不犯法。你怎么还有打印机呢?”我说:“当我看到有遵照大法去做得福报的好文章或相信大法身体神奇康复的事例,我就打印下来自己看,多了就传给亲朋好友,让更多的人同化大法后,道德升华,助人为乐得福报;让长年疾病缠身的人,相信大法后,身心健康,从此家庭其乐融融。你说这有打印机是犯罪吗?”审讯员:“啊,那不是犯罪。”

审讯员B问:“这么多小册子是怎么回事?”我说:“小册子就是救人的船,现在那些不了解法轮功真相的人,就如溺水者,当世人看到小册子讲的,共产(恶)党为什么要打压法轮功的真相,原来共产(恶)党的假、恶、斗与法轮功的真、善、忍是格格不入的。世人恍然大悟,是老天要灭中共,明白真相的人自然不能给他做陪葬,退出它的一切组织,就象溺水者登上了法船,你说这不是救人吗?”审讯员答:“是救人。”接着问:“那这些‘天灭中共、三退保平安’的条幅是怎么回事?”我说:“你要是提到这事,我可真是犯罪,这100多个条幅(半成品),如果都早挂出去,多少世人就会看到,奔走相告:老天要灭中共啦,快退党、团、队,才能保命啊,那将有多少人被救度。可我却未能如愿以偿,我这真是在对众生犯罪呀。”你们现在把东西抢来,把人抓来,如不改正,就是犯大罪啊。

这时其中一个审讯员说:“那就到这儿吧,你在这笔录上签个字吧。”我说:“一开始我就说了,我真的为你们好,我不会配合你们犯罪的。”他说:“你看看这都是你自己说的,我们也没造假。”我说:“我相信你们记录的是我说的,但是你们的目地不在于我说话的内容如何,而是在给一个你们抓的人,建立罪恶档案,而必须走的所谓的法律程序,我说的对吧?”没人回答。我说:“在此我郑重的告诉你们:我不是罪犯。我是修炼宇宙佛法真、善、忍,世界上最好的人,“打击善的一定是邪恶的。”(《精進要旨二》<理性>)你们把一个真正修炼的好人当罪犯,那你们说,到底谁在犯罪呢?我再次郑重的提醒你们,你们在这件事(所谓的办案)一开始,就建立在违法的基础上(一、不出示任何身份证件。二、不出示搜查证。三、砸门撬锁,强行入室。四、伪证人),继续下去,是不会结善果的。法轮功被迫害这齐天大冤,在世界上都备受关注,全世界100多个国家修炼都不违法,唯独在中国——法轮功的发源地受打压,这能说不是执政党有问题吗?”头儿说:“不签算了。”

救众生 堂堂正正回家

所谓的审讯结束,头儿(后来得知是个科长)说:“大姐,还得委屈你”——送拘留所。下楼时,头儿搀扶着我,我说:“你要是对每个善良的好人都能这样,你可称得上一个好人。”头儿说:“其实我挺善良的,见到要饭的,我每次都给钱。”我说:“给要饭钱,这只是善的一种表现,而真正的善也是关系到你人生福祸,生死存亡的大善,是对大法、对大法弟子的态度,但从你说话,看你还有一颗扶弱济贫的善心。大姐告诉你:为了你自己的美好前程,为了家人的幸福,你千万不要再助纣为虐、参与迫害大法弟子了。共产(邪)党早已为自己掘好了坟墓,法轮大法在世间洪传,就是救度那些被邪恶绑架的善良好人,在‘天灭中共’时,免遭与邪党同归于尽的悲剧。”

头儿叹着气说:“干这工作没办法。”我说,“善恶有报的天理衡量着一切,神佛不会因为你被逼无奈干了伤天害理的事,就网开一面的。工作是人干的,良心是自己把握。如:在某地区上头下令要绑架数名大法弟子,当地公安局的警察接到令后,就通知了所有要被绑架的大法弟子。第二天,公安局倾巢出动,捕了个空。事后,上头非但没有批评这个公安局,反而表扬当地治安搞的好。此事是不是上天给了这好人福报呢?”

这时,头儿说:“大姐,您怎么不害怕呢?”我说:“怕什么呢?修炼法轮功是做好人,又不是犯罪。再说,你们也是人,有的是非常善良的好人,只不过是被共产(恶)党驯服成六亲不认、是非不分、迫害良善的邪恶之徒。如:有一个从小到当警察前都是一个非常善良,素质非常好的孩子,一天他约同学吃饭,一见面,同学吓了一跳,问:‘你怎么变成这样(剃着锃亮的光头,敞着怀,警服扣没系)?’他说:‘不这样他们(犯人)不害怕。’同学问:‘你抓过法轮功吗?’他反问同学:‘你是不是炼法轮功的?要是,我也抓你……’”

快到拘留所了,头儿说:“大姐,找时间,我跟你单独谈谈,你头脑清晰,思路敏捷,我愿意跟你说话。”我在心中感谢师父给我智慧,使众生明白真相。弟子深知:只是有这个愿望,都是师父在做。我说:“我这次来,不是来坐牢的,就是来告诉你们了解大法真相,都能得救度。做完我该做的事,我就得回家。”头儿说:“大姐,你放心,不会难为你的。”头儿没忘记从我家来时的许诺:给我买了牙具、毛巾、香皂,告诉我:“香皂盒和脸盆拘留所都有。”

“修炼就是难,难在无论天塌地陷、邪恶疯狂迫害、生死攸关时,还能在你修炼的这条路上坚定的走下去”(《精進要旨二》<路>)我在心中对师父说:师父啊,我既然来到这里,我一定要坚定的走下去,请师父加持弟子,“正念法力捣妖穴”(《洪吟二》<围剿>)。

到了拘留所,头儿下去联系了,我和另一警察在外面等着,过一会功夫,拘留所警察领着我边往监室走边对其他警察说:“这就是处里安排的那个。”進了监室,里面有两个人:一个是大法弟子,一个是经济犯。她们告诉我:“被子,拖鞋,脸盆等都给你准备好了,我们進来时,都是得交钱买的。”这可能就是他们说的对我的照顾吧,但我心中明白,他们是在接待“客人”的一种礼遇,因我在家来时,心中就发了一念:我不是去坐牢,而是去走亲戚,去告诉他们宇宙中最好的事,当然亲戚关系也有远近,条件也有好坏,办完事自然就回去了。

关押的人员每天都是包装饭店、宾馆用的一次性方便筷子,每人5000双,白天干不完打夜班。我没分任务,警察说:“处里有令,不让你干活,你躺着,坐着,干什么都行。”我知道这是众生明白的那面高兴才这样对待我。他们警察四班倒,每班五、六个人,每天只能是交接班时,带班的班长在砖头大的小窗口看看监室里面,说几句话就走了。我心中求师父:怎么跟他们接触啊?几天后,一个班长,早晨刚接完班,在窗口叫着我的名字说:“拘留所的院里铺满了法轮功小报,让停止对你的迫害,你说我们谁迫害你了?”我知道这是师父安排得度的众生来了,我先发了正念,我说:“不是你们亲手打我们骂我们才是迫害,而是我们这群修炼真、善、忍的好人被当罪犯,关在这牢笼里,失去人身自由,精神遭受痛苦的折磨,这还不是迫害吗?但这迫害是从中央到地方共产(恶)党指挥的系统的实施。共产(恶)党就象一部机器,凡是参与迫害过大法弟子的,都是这部机器的螺丝钉,当天灭中共的时候,曾加入这部机器的人都会象你似的喊冤:是共产(邪)党叫我干的,我只不过为吃碗饭。可善恶有报是天理,是公平的。自己做的事就得自己承担,现在唯一能保命的就是退出邪党的一切组织,善待大法、善待大法弟子。”因我刚去,不太熟悉,这个明白真相的班长跟另一个同修说:“你帮我退了吧。”后来又有一个班长来找同修:“听×××说,你给他退了,我也找人退去。”

第一次提审:出监室前,我高度集中清理了自身空间场一切邪恶干扰。接着,我发出一念:让来人见面就动善念,用本性一面说话,明白真相,得救度。来到提审室,我先入为主,我说:“如果你们要按所谓的法律程序,我在第一天就说过,我不会配合你们的任何要求,因为你们办案一开始就是违法的。我真的为你们好,不想让你们做出遗憾终生的错事,当你们明白真相那天,一定会感谢大法的救度之恩。”两人其中一人是我来时见过面的,他问我:“那你说谈点啥吧。”我说:“就说说我来的当天你提到的在劳教所曾见过我一事吧。”他说:“那年司法局组织安检,是在劳教所一个屋子外面从小窗口见到你的。”我吃惊的说:“那时我正在绝食,身体瘦的都脱相了,居然几年后你还能认出我,在那个特殊的环境相识,在今天这个特殊的环境又相认,我们是何等的奇缘哪?你还不知道啊,你生命的本性就是为得大法我们才在此结缘的。你千万不要再助纣为虐,参与迫害大法弟子了,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珍惜机缘快同化大法,退出邪党组织,选择美好的未来。”他说:“还真有人帮我退过,但我没同意。”我说:“你不同意,神还真不管你。因你在向共产(邪)党发誓:要把生命献给它的瞬间,它就在你身上打上了印记,你自己不真心退出,神还真不能给你抹去那兽印。现在你该明白了吧,还不想退吗?”他爽快答应:“退,退。”

我每天除睡觉,就是学法、炼功、发正念。明显感到师父时时都在呵护、鼓励、加持我。如背法:有时没深刻理解,又想弄明白时,时常会有人或事的点悟,或一段相关的法直接打到头脑中;当我着急,在此(拘留所)不能久留,但在这短暂的时间里,又无法面对面给这些警察讲真相时,突然头脑中出现一个念头:“思维传感沟通。”激动的我从床上坐起,双手合十,感谢师父的点悟,随之热泪夺眶而出。

我的境界也在不断的升华,没有了高墙内外的束缚,仿佛一只神鹰自由遨游在广袤无垠的高空;明白真相的众生本性也在苏醒,由开始只有班长一人交接班时,例行公事的走一趟,到每个班的其他人也时常到窗口前看一看,站一站,嘘寒问暖。特别是对我,表面是:公安处在我家抄走的几年前我被绑架时的体检病例诊断,这也是公安处安排拘留所照顾我的原因之一。所以他们每天交接班时都得到窗口查问一下病情或安慰几句。开始,也曾引起同监室的其他人不满:认为他们是没事找事,是干扰。但我知道是他们明白的一面,感谢大法救度的一种体现。从思维沟通到语言交流,他们几乎都认同大法,同情大法弟子的遭遇。多数人能认清共产(恶)党的邪恶本质。并脱离它的组织。

就在我被关押的第25天上午,狱医来到窗口问我:“今天怎么样?你这几天的情况他们(警察)每天都告诉我了。” 我说:不怎么样,回到家一学法炼功就都会好的。同修说:“你快给看看吧,大姐这几天一直呕吐,也不能吃东西,昨天,×××警察从家给带的鸡腿,大姐都没吃,今天早晨上厕所,险些摔倒,是我们及时扶住才避免了头磕在厕所瓷砖上。”狱医说:“好,我一会过来。”狱医取来血压计,要给我量血压,我说:没事不用量,有病也是在这里(拘留所)迫害的。你快给我报上去,我要回家。狱医说:“你这情况我天天都给你往上反映。你不知道啊,他们(警察)也天天催着我往上反映,让你早点回家。”(我心中感叹,师父啊,您救度的众生本性的那面在同化大法了)狱医说:“你再坚持两天。”

就在当天下午两点钟过后,值班警察打开监室铁门,叫着我的名字,告诉我收拾东西准备回家。这突如其来的消息,使我应接不暇,大脑一片空白,机械的跟着警察走出监室。当其他监室的同修喊我时,我还是条件反射似的,下意识的点点头。继续往前走着,当我听到走廊的其他几个值班警察议论着:“她这所外执行,就是说回家没事了。”这时我才如大梦初醒,我问他们:什么是‘所外执行?’他们说:“两年劳教,但不收你進劳教所,让你回家。这就是所外执行。”此时的我,不知是人中的冷静,还是修炼者的理性,我平静的跟他们说:这办案的都承认我没有一点是违法的,那这两年劳教是谁定的?他们有的说:“大姐,你怎么这么糊涂啊,在你们家搜出那么多东西(意思是:又不能给你)又要放你,不给你起个名怎么放你呀?”也有的说:“大姐,回家偷着乐吧(意思没收监),调整好身体,该干啥干啥(该炼功还炼)。”这时,带我出去的警察说:“快出去吧,外边人还等着呢。”我边走边说:法轮大法太慈悲了,这些人就这么迫害大法弟子,还给他们机会。世人就是发自诚心的喊一声“法轮大法好”都会得救度的。警察说:“那我现在喊也能得救度吗?”我说:是啊,只要你是真心的,神就保护你,你要时时守住这一念,神佛就永远保护你。警察无所顾忌的放开嗓门喊了两声“法轮大法好!”

说话间来到了接见室门前,室内算我们当地来的三个共有十多个警察。他们用质疑的眼光看着我们,问:怎么回事,刚才谁喊的?警察说:“她(我)说的只要喊一声‘法轮大法好’就能得救度。”顿时室内骚乱起来:有嘲讽的,有嬉戏的,还有半信半疑的此一声彼一声的乱喊的。我无声严厉的直视着他们:制止他们的魔性,解体他们背后操控众生亵渎佛法、对大法犯罪的邪恶生命,就地正法,形神全灭。室内气氛平静下来。一个人问:“我刚才喊了能得救吗?”我严肃的问他:你想得救吗?这时七嘴八舌的说;:谁不想得救啊?我说:就你们刚才的言行,有几个人是真心向善,虔诚的求得神佛在大灾大难面前的护佑呢?你们以为神佛不救你们有瘾吗?保护你们这些亵渎神佛的生命再继续对神佛犯罪吗?当然神佛是慈悲的,深知你们受共产(恶)党无神论的毒害,不相信神佛的存在,也不相信善恶有报的天理,无知的伤害着自己的性命却不自知。当今“法轮大法”在世界洪传,就是济世救人的法船,要想得救,只有远离共产(恶)党,同化大法,心中虔诚的装着“法轮大法好”一定会得福报。天灾人祸来临时神佛也一定护佑善良人。

这时有人提议:这回我们得诚心的念:“法轮大法好”他第一个念的。紧接着“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 …”这些起彼伏的呼唤,仿佛来自远古深邃的生命本源。

办案警察对我宣读完释放通知书。我所在地警察(610头儿)给我办理了出来的手续,可他们没让我回家,又把我直接关押到当地拘留所。后来听人说610头儿要把我关到奥运后。当我静思向内找发现是:欢喜心和求安逸心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在我接到释放通知时,就在想要回到家,可得好好放松放松。漏找到了就得补上。我发正念: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坚决走大法师父给弟子安排的路。沐浴在浩荡佛恩中的我,否定了旧势力的安排,在奥运前师父再次把我救出魔窟。谢谢师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