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家庭关 讲真相 帮助同修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三十一日】

一、开了一朵小花

从监狱里回家后,虽然家人一致反对我修大法,可我心中仍不想放弃修炼。但被抄家时大法书都被抢走了,想学法没有书,想炼功没有炼功磁带。那几天一直在想办法:怎样才能找到同修,找到大法书?突然有一天,我发现家里还有一本《转法轮》,在恶警抄家时,竟然没有抄走!我真是激动啊!从那时起,我就如饥似渴的学大法了,我知道是我以前没有学好法才被邪恶钻了空子迫害的,我要抓紧时间把失去的时间补回来。

那时本地区没有几个资料点,大法书也没有人做。我除了一本《转法轮》外,师父的其他讲法都没有。其他同修也是一样,以前的书大部份都被抢走了,有的同修回家后一直没有大法书看,要看到一份新经文也要等好长时间。

通过一段时间的修炼后,我悟到了,我不能等、靠、要,要自己建立资料点。于是我用以前仅存的一点钱,买来了电脑、打印机等设备。这样一朵小花就开起来了。

但是,我不会上网,不会打字,更不会编辑文章、下载东西,是个“电脑盲”。师父看到了我有这个愿望,就开启了我的智慧,大法是无所不能的。很快我就学会了用五笔打字,学会了下载文章,学会了编辑文章。起先我打印的文章很不尽如意,发现打印出来的文稿两边空的地方太多,段落与段落之间的空行也不能消除,太浪费纸张,还有每一段落前要空二个字操作起来也很麻烦,也不知道每一页的页码数字怎样才能变大等等。后来通过自己琢磨和向常人请教,现在我不但学会了这些,还学会了编印小册子。在网上看到有什么好文章,马上就可以下载后打印,大的文章就可以编辑成小册子,由于我编的东西页面整齐、漂亮,大家都爱看。现在师父的经文一出来,我就可以在第一时间打印出来并分送到同修的手上,使同修都能及时看到新经文。

做资料的过程,也是不断的修去自己执着心的过程。有时电脑会有故障,我就会找原因:是自己的问题还是邪恶的干扰?这样在不断的找自己和不断的发正念铲除邪恶的同时,就在不断的提高心性、同化大法。后来我还把自己的经验和技术传授给了其他同修,使其他同修也很快的掌握了打印的技术。

现在在我们地区,象我这样的小花已经开了许多了,打印大法书、经文、真相资料都不是难事了。大法的三十八本书,都可以自己打印、自己装订了,一下子学法的形势就好起来了。当然随着学法的深入,同修的心性也在不断的提高。资料点到处开花,正法形势也在突飞猛進的向前发展,明白真相的人也越来越多。

二、提高心性

在黑窝里历经了多年的魔难后终于回到家。可是丈夫已有了外遇,当我看到许多的证据时,明知道这是对我的考验,可心里还是一下子接受不了,觉的非常委曲,眼泪情不自禁的就流了下来。心里对师父说:“师父啊,我怎么办啊?”但马上想到师父的一段法:“非是修行路上苦 生生世世业力阻 横心消业修心性 永得人身是佛祖”(《洪吟》〈因果〉)我一直用师父的法激励自己,找自己的原因,知道这是自己的业力所致,如果没有业力,根本就不会有魔难。也许是我前世欠他的,那么这一世就还了。

对丈夫这种不道德的事你还不能说他,一说他就砸碗摔东西,逼着我不要再修大法,我不答应,他就骂师父。他的意思是“因为你修大法了所以我就在外面找人”,意思是我害的他生活不安定、没有指望了。我告诉他,这个账你不能算在我们师父头上,是谁迫害我们的你要搞清楚,是非好坏你要分清,大法修炼我是一定要修的。他就暴跳如雷,使劲恶毒的骂师父。我为了不让他对大法犯罪,就不说他,只是发正念,铲除他背后的邪恶。丈夫的心变了,当然对我的态度也非常不好,对我非常的冷漠,你跟他讲话,他都不理你,他的心里已经完全没有了我和孩子,你再怎么对他好,他都不领情,根本不理你。只管自己每晚出去玩或和情妇约会。还一再提出要和我离婚,并出口污辱我。

这些事情没有让我动心,因为师父在法中讲过:“修炼就得在这魔难中修炼,看你七情六欲能不能割舍,能不能看淡。你就执著于那些东西,你就修不出来。任何事情都是有因缘关系的,人为什么能够当人呢?就是人中有情,人就是为这个情活着,亲情、男女之情、父母之情、感情、友情,做事讲情份,处处离不了这个情,想干不想干,高兴不高兴,爱和恨,整个人类社会的一切,全是出自于这个情。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转法轮》〈第四讲〉)所以我不和他计较。该关心他的还是关心他,该做的事还是照常做。

丈夫坚决反对我修炼,娘家和婆家也不支持,以前我丈夫和婆家人对我很尊重,自己母亲也一直在向别人夸我怎样好,怎样孝顺。可是现在全反过来了,婆家亲戚也不来往了,自己母亲也因我生活困难而看不起我了。丈夫把我当陌路人。邪恶还经常要来骚扰,每逢节假日还要派人来监控。自己还要做好三件事,还要注意不被邪恶钻空子迫害,单位里又一直停发工资,孩子又有病要操心照顾……我的心里真是苦啊!每当我想对师父诉苦时,师父的一段话就会在我脑子里闪现:“真修弟子啊,我教你的是修佛修道的法,你们却因为在常人中的利益损失了而对我诉苦,而不是因为自己在常人中的执著心放不下而苦恼,这是修炼吗?能不能放下常人之心,这是走向真正超常人的死关。真修弟子人人都得过,这是修炼者与常人的界线。”(《精進要旨》〈真修〉)我知道是我的法没学好,是我的常人之心没有修去。我愧对师父的慈悲苦度,我要好好学法,修去各种执著、各种人心。对家人我不能和他们一般见识,他们是常人啊!

于是我就多学法,多发正念,随着不断的学法和发正念铲除邪恶,我的周围空间场干净、清亮起来了,丈夫对我的态度也好了起来,也不提离婚的事了。但是还是害怕,怕我再出事。我知道只有自己完全溶于法中,才是真正安全的,只有努力精進才行。在学法中,我觉的过几天就上一个台阶,经常是学法时一阵一阵的热流从头顶往下灌,小腹部位也是一直热烘烘的,就象有个炉子,全身是温热的感觉。美妙的很哪!

在和同修接触中也有过剜心透骨的过关。我明白因为没有了工作环境,没有人给我制造魔难了,也就没有提高心性的机会了,也许是师父给我们制造了这么个机会,也许是旧势力制造的间隔。不管怎样,我都要找自己的原因,要向内找。但是正如师父说的:“可是往往矛盾来的时候,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转法轮》〈第四讲〉)所以就是心里放不下,觉的自己是对的,责怪对方态度太不象个大法弟子了,一点儿不善,而且简直蛮不讲理。但是又想到师父曾说过:“不要争来争去的,不要强调谁对谁错的。有的人总是强调自己对,你对了、你没错,又怎么样呢?是在法上提高了吗?用人心强调对错,这本身就是错的,因为你是用常人的那个理在衡量你自己,你用常人的那个理在要求别人。在神来看一个修炼人在世间,你的对和错根本就不重要,去掉人心的执着反而是重要的,修炼中你怎么样去掉人心的执着才重要。”(《曼哈顿讲法》)和最近师父的讲法:“你碰到的矛盾、你碰到的任何事情都在考验你的人心,你怎么做能符合修炼人?你怎么做能够配当大法弟子?那不就是修炼吗?常人能这样去做、这样去想吗?碰到矛盾了,不管我对我错,会想自己:这件事情我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是不是真的我出现什么不对了?都在这样思考,第一念思考自己、想问题,谁不是这样你就不是一个真正的大法修炼人。这是修炼的法宝,这是我们大法弟子修炼的一个特点。碰到的任何事情,第一念首先想自己,这就叫‘向内找’。”(《什么是大法弟子》)

我努力向内找,找到了自己不让人说的心,显示心等等,然后向师父认错,请师父把它们去掉。可是那几天心里还是不舒服,脑子里还是有对同修的怨气,责怪同修:为什么修了十几年了连这个执著都没修去?但又一想,每个大法弟子都有师父看着呢,我们只管自己往上修。我也知道自己这个状态不对,这正好上了旧势力的当了,造成了间隔,但看到这个同修就是不愉快,话也不愿和他说了。我想我一定要把这个心放下,一定要按照师父的教导去做,越是心里不好受,越是说明这是我的一个顽固的执著,一定要去掉它!我一定要去掉它!我就好好的学法看《转法轮》,学的时候努力让自己什么也不想,就是专心的学法。两天下来,把《转法轮》全看完了。在不知不觉中,我的心大起来了,心慢慢的溶化了,没有边了。心里再也怨不起来了,真是天清体透啊!以后看到这个同修,一点儿也没有以前的那种别扭了,照样一起配合做项目。关也过了,心性也提高了,并且也更成熟了。

三、劝三退 多救人

自从我知道大法弟子现在的使命是“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后,我就开始出去讲真相和劝人三退,起先是从认识的人讲起,后来是路上看到的有缘人或是买东西时给卖东西的人讲真相劝三退。坐长途车、坐火车都可以讲,坐汽车时来得及也可以讲。大部份人都能退,有极个别的不肯退,也没关系,我就说,“你今天第一次听到这个事情可能心里还没有准备,我今天给你垫个底,打个基础,下次别人再给你讲你就能退了。”心里不急不躁,心态平和。只要心怀善念,慈悲于人,就能把人救了。如果有时间就能把真相讲的透彻。没时间三言两语就劝三退。再有一点时间就告诉她“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不要相信邪党的谎言,天安门自焚事件是假的。再来得及就给他(她)护身符。

下面谈谈几件三退的事。有一次我的一个朋友结婚,请我去他老家赴喜宴。为了救人,我就去了。当主人挽留我留宿时,我为了救人就留下来了,没有和大家一起去外地玩。晚上我首先找机会把摄影师一家三口退了,然后转身出来把新娘的弟弟和其朋友给退了,再把新娘的四个同学退了。第二天新郎的大伯和我交谈,这个老农别人都嫌他话太多,不愿理他,但我为了救人,就耐心的和他聊天,一聊下来才发现原来他对传统的中华文化还是知道的不少呢,什么周易啊,八卦啊,因果报应啊都能说出点名堂来,(我以前也学了一点)所以很谈的来。慢慢的就谈到了因果报应和命理学,他说他本来算出来应该56岁要死的,他的“朋友加师父”也是这么说的,可是那年却没有死,今年已经66岁了。我说那你是不是做了什么救人等的大好事了积了大德了,他说是的。他有一次去看一个战友,刚好看到他在磨刀,要去杀女友,说是这个人欺骗了他又去找别人了,他咽不下这口气,一定要去杀掉她。他就一再耐心地劝说,最后终于把战友劝下来了,我说你这就救了两家人了呢!他一听非常高兴。于是我就讲到了为什么要三退和邪党的邪恶,天为什么要灭它,最后他退了。后来我又把新郎姨妈全家退了。这一次我一共退了三十五个人。

一般说来,有宗教信仰的人不大容易劝退。我的一个同事,娘家全部信仰基督教。以前我多次给她讲过真相,她也能接受的,后来我出事了,她可能害怕了。经过了几次波折,我总算找到了她,给她讲了真相,她果然用基督的话讲,我也用基督的话来讲真相,我告诉她《圣经启示录》里面就有这个预言,预言里面是怎么讲的。后来她把娘家和婆家的人全都退了。我又拷给她一些真相资料,让她有空自己看看,这样就讲的很清楚了。

还有一个是信佛教的,她女儿出家当了尼姑,可是却是把这当成了追求名利的敲门砖,去读国外的佛学研究生了。起先两次她不信我的话,并说了一些对大法不敬的话。第三次她也退了,并对大法有了初步的认识。

还有一个我的同事,她身上有附体,我给她讲了三次,她都不退,用各种话来应对,并好象她全都懂,我不气馁,每次退不成都在心里想:是我的法没学好,威德不够,下次学好法再去给你讲。当我第四次去讲的时候,她同意退了,并一再说“谢谢你!”我知道是她的明白一面清醒了。

象这样的例子还很多,不多讲了。当然每次讲真相前我首先要铲除他们背后的邪恶操控因素,比如这个以前有附体的,我首先在去她家之前就在发正念,到了她家还没進门也在发,進了她家我还是一直在发。

其实大家都知道,在我做这个事之前,师父和天上的众神早已经在铺路了,把这件事都铺垫好了,表面上是我在做,实际上是师父在做,而师父却把这个威德给了我了。

四 帮助同修 共同精進

有一些同修,由于受到邪恶的迫害,回家后长期走不出来。随着学法,我悟到我要去把昔日的同修找回来,师父叫我们不要落下一个弟子,我不能光想着自己圆满。所以我就想办法去找以前的同修。比如有一个同修,得法比我早,可是受到迫害后一直没有走回来。我要找他还真不容易,因为他家也搬了,工作单位也换了,电话号码也不知道,这到哪里去找啊?师父看到我有这个心,就帮了我一把,在常人的表象就是常人帮我查出来了。于是我先后和他联系了几次,去了他家几次,他终于走回来了。现在他很精進,三件事都在做。

还有一个同修,生活过的很安逸,房子也重新买了大的,车子也有两辆,现在每天在家里看常人的电视、带孙子。她心里对大法还是有份感情的,知道大法好,就是走不回来。我们告诉她,师父一直在等着她走回来呢!并给了她一些师父的经文和神韵碟片,她当场就表示要坚定的修大法。她现在已经回到大法中来了。还有其他的同修也都在找昔日的同修,并且这些昔日的同修也已经走回来了。

大法弟子都是修炼中的人,正因为还没有修好,所以就会有各种各样的人心,从而会被旧势力钻空子而受到迫害。所以师父一再叫我们多学法、多学法,也一再叫我们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发正念铲除邪恶。

有一次一个同修在听到一个邪恶迫害的消息时心里不稳,我感觉到了她的怕心,觉的这样下去会把迫害招来的。我想我不能坐视不管,师父说过“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我想要帮她。我就对她说我要陪她三天,一起学法,一起发正念。虽然我也学法学的不好,但是会共同提高。接下来的第一天,我们从早上8点开始,每个整点发正念,中间只空闲十来分钟,一直发到晚上,效果很好,感觉空间场清亮起来了,心也稳了许多。第二天整天学法,第三天学法加发正念。三天下来,她的怕心基本上没有了,这个物质去掉了,心性也得到了提高,我自己也得到了提高。

还有一些老年同修,有的年纪又大又没文化,对法的认识还是停留在“大法能治病”上,有的一直在“吃不吃药、看不看病”这个问题上摇摆、打转,有的干脆就住院去了,还动了手术,有的甚至动了几次手术,还化疗了几次,让人看了真着急!我就多下载些网上同修的交流文章给她们看并与之交流,通过大量学法和看同修的交流文章,她们明白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任务是“助师正法,救度众生”。至于这些“病业”那是假相,师父早在99年7.20之前就已经给我们推到位了,什么病都没有了,现在的“病业”都是旧势力的迫害,或者是其它原因,有的要善解,有的就是不承认它,坚决解体它!现在她们的状态和以前大不一样了,心性提高很快,也都在认真的做着三件事。

我真正体会到了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我们都是师父的一个法粒子,只有整体提高、成熟了,才能更好的完成“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历史使命。

我这篇交流稿是临时决定要写的,用了两天时间还不到,但却已经显现出了大法的神奇。当晚上我在发正念时,心就定下来了,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我知道是师父在鼓励我,同时也在去掉我身上不好的东西。今天又感觉到全身空了,那个美妙是无法用语言来诉说的。我又進一步体会到只要按照师父的话去做就是完全正确的,师父会给我们最好的东西。我越修越感觉到大法的无比殊胜,越修越感到师父的慈悲、伟大,这个感恩是无法用语言来描述的,弟子做的那么差劲,可是师父却给了我那么多。

正法已经到了最后的最后,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我一定要在这不多的时间里多学法、多救人,只有学好法才能多救人,才能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同修让我们共同精進,共同兑现自己史前的大愿,圆满随师还。最后用师父的法《感慨》与同修共勉:

感慨

风雨十年莲满庭
橙黄紫绿九霄明
金刚百炼清纯现
真念化开满天晴
法徒慈悲世间行
善念救人除邪灵
一路正念神在世
满载而归众神迎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