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生在湖南常德石门县的罪恶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五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南省报道)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七日,乌云笼罩湖南石门县城,湖南常德石门县公安局、国安在常德市“六一零”、石门县“六一零”直接操控下,大规模绑架包括朱桂林、雷冬莲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二十多名学员被非法抄家,三人关押在看守所,其余关押在拘留所。连八十多岁的老人都不放过。

善良妇女朱桂林被注射不明药物

朱桂林,女,47岁,原明珠商场职工,见过她的人都说她善良、可信、诚实,可是这样一个好人却因修“真、善、忍”遭到邪恶多次迫害。从一九九九年至今的十多年间,多次遭到非法抓捕、关押、抄家,二零零零年七月朱桂林为大法说句公道话,想把自己修炼后的亲身体会向政府反映,到北京上访被信访办非法扣押并由当地国安特务覃春平等接回直接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3个多月。二零零一年二月,朱桂林被石门县“610”指使国安特务马军等强行从家中绑架到拘留所。朱桂林绝食抵制迫害,被“610”人员周玉坤、覃春平等送到石门县人民医院精神科,指使精神科医生覃事兵给她注射破坏大脑中枢神经的不明药物,当时人变得痴呆,眼睛也看不清东西了。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二零零四年由当地“六一零”人员盛中举等操控被石门县国安贾珍汉等绑架,送到臭名昭著的株洲白马垅劳教所遭迫害两年多,遭受多种酷刑,殴打、嘴里塞抹布用胶布封上、野蛮灌食、“熬鷹”、开水烫、拖、长时间站、长时间坐小板凳等,回来时已奄奄一息,脱了相。多年的被迫害,丈夫承受不住巨大的压力,和她离了婚,她无家可归,只好住在弟弟家。

二零零七年十月,石门县“610”的贺良平、陈国元和当地社区的肖克兵等人再次将朱桂林绑架到常德“洗脑班”关押。

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七日上午,朱桂林到石门县汽车东站给家人办事,被国安高涛、贾珍汉、贾集平、姓龙的、姓宋的绑架到东城派出所非法搜身、审讯到午夜两点多,由高涛、姓龙的把她送到石门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另外公安局5个用抢到的钥匙在她家里没有任何人、不通知家人、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伙同居委会李书剑擅自闯入朱桂林居住的地方﹙弟弟家里﹚非法抄家,抢走了大法书、师父法像、两台打印机﹙价值三千多元﹚、一台塑封机﹙两百多元﹚、一台刻录机﹙两百多元﹚、两部手机﹙五百多元﹚、两台MP3、两把切纸刀、一台电脑显示屏、高级耳机、一百多元钱,还有其它物资价值六千多元,撬坏了桌子的锁、打破了热水瓶,把家里翻得一片狼藉,5个象强盗一样抄了大半天。第二天公安局又到她家里再次抄家。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朱桂林为了抵制无理的迫害在看守所绝食,五天后,“六一零”、国安恶人指使看守所对她野蛮灌食,用又粗又硬的管子从鼻子插进去,灌些稀食,有时还加些不明药物,每次拔管子出来时会流出很多血,连狱医自己都说:这样的灌食对身体有很大的伤害。

在朱桂林被非法关押期间,国安队长贾珍汉和高涛经常到朱桂林居住的地方对她母亲进行骚扰、讹诈、恐吓,要她母亲交电脑,贾珍汉恶狠狠的说:关她一年半年,还她性命在,只剩下光壳,风都吹得动。使她七十多岁的老母在忍受女儿被非法关押的痛苦中雪上加霜。他还在看守所当着其他警察说:不吃饭,饿死就饿死了,大不了赔几万块钱。十一月二十二日晚,朱桂林生命垂危,二十三日看守所警察把她送到县人民医院,二十四日通知家人,强迫她哥哥在所谓的“取保候审保证书”上签字,才放她回家。

二零一二年四月八日,石门县国安、石门县检察院打电话骚扰朱桂林的哥哥,要她哥哥把朱桂林送到检察院所谓的“听审”。

贤妻良母雷冬莲家人遭恶警敲诈

雷冬莲,女,六十二岁,特种水泥厂退休职工,她照顾家中有病重的丈夫,很难伺候,她照顾得细致入微,连她姑姐都说:真是修到家了。可是这样一个贤妻良母却因修“真、善、忍”多次遭到邪恶迫害,恶警每次都诈取她家人很多钱,几次合计近十万元。

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七日,石门县国安特务又闯入雷冬莲家,抄了她的家并绑架了她,抢走了大法书等。身患重病的丈夫病情加剧。北京的儿子听到这一恶消息后,急得接电话的手都在发抖,手机都拿不稳,担心他妈和病重的父亲,马上请假赶回来,儿子们非常焦急,到处托人,想尽快的把他们母亲从看守所接出来,又被诈去两万多元。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奉劝那些还在参与迫害修炼“真、善、忍”的人立即悬崖勒马,不要成为中共江泽民罪恶集团血债派的殉葬品。历史在发生巨变,善恶有报是天理,如果继续无知地助纣为虐,参与迫害法轮功,被清算的时间也必然会来的越来越快,被清算偿还时的下场越来越悲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