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深圳市李树伟两次遭劳教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五日】(明慧网通讯员广东报道)广东法轮功学员李树伟,在深圳市新世纪职业培训学校工作多年,工作尽职尽责,二零零五年九月份被恶警绑架并非法劳教二年,在深圳劳教所遭迫害。二零零七年四月份,李树伟、吴先金乘火车去安徽省招生途中,被绑架非法劳教二年,在安徽省宣城市南湖劳教所遭迫害。

李树伟说:“多年来我通过修炼大法,切身体会到大法教人向善、身心都得到了实实在在的提高。我也脱胎换骨踏踏实实做好人,讲真相,却遭受中共的多次迫害,也连累到家里的每一个人,我被迫害后,三个小孩和年老体弱的双亲都要由我妻子一人抚养,导致家庭生活经济困难重重,父亲在我被迫害期间忧郁离开人间,而我连父亲最后一面也未能见到。母亲在父亲走后不久也离开了。”

下面是李树伟的自述:

我叫李树伟,高州市石仔岭街道坡心村人,一九七零年出生,一九九八年初开始修炼大法后,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却多次遭中共人员迫害。以前我曾是一个别人眼里的坏小子,经常打人、骂人,染有抽烟、喝酒等很多不良恶习,父母家人伤透了心,烟酒之瘾极大,曾多次想戒由于没有正确的思想都戒不掉。修炼大法后有了正确的思想导向,明白了法理,知道了抽烟饮酒的危害性,不良恶习和干坏事的因果报应,轻而易举地将烟酒等恶习戒除了,身体健康了,也不再有打人骂人的现象了,甚至连粗话脏话都不再说一句了;孝顺父母,家庭、亲友和睦相处。我脱胎换骨的改变,大家都开心,惊叹大法的神奇,感激师父、大法切切实实赐予我的洪恩,我从此走上了坚修大法之路。

一九九九年后中共对善良的法轮功修炼者的打压迫害,绑架、抄家、酷刑殴打、勒索、非法劳教、非法判刑等邪恶的迫害手段,无不体现了中共邪党的丑陋面目。

二零零五年九月十日深圳市宝安区公安分局国保一科长、刘伟和燕罗派出所的姓孙的副所长等几个恶警将我从深圳市新世纪技工学校宿舍以欺骗、恐吓、强迫手段强行绑架到燕罗派出所,并从我宿舍内强行搜走大量的真相资料和大法书籍。当晚恶警刘伟及两名派出所的保安强行将我绑架到宝安看守所。

被强行关押在宝安看守所后,我绝食抗议,遭受辱骂恐吓,并被强行插管灌食、抽血。被关押在宝安看守所五十天我由一百二十多斤瘦剩一百斤。其后公安分局恶警刘伟等人将我强行送到深圳市梅林关口处的深圳市第二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家属送到看守所的七百元现金也不返还,被强行侵吞。(时任看守所所长姓李,管教陈丁财)

在深圳市第二劳教所,我遭受了非人的折磨。在迫害法轮功的专管大队一大队里(队长陈炽堂,副队长王波),被强迫要写“四书”,不写不准睡觉,不让吃饱,指使吸毒人员打骂恐吓,轮流监控,强迫看污蔑大法的光碟和邪恶的书籍、强迫转化、强迫劳动、强迫唱歌颂邪党的歌、动辄打骂。

二零零七年从劳教所出来当天,松岗街道和燕罗派出所的恶警又企图将我绑架到松岗继续迫害,被我巧妙脱身,中途下车离去。恶警又到我妻子位于松岗燕川大地工业园内工作单位进行恐吓施压,要我妻子逼我离开深圳、离开松岗,严重影响了我妻子的生活和工作。

二零零七年四月我与同修吴先金从广州到安徽,在火车行驶到河源路段时被上海铁路公安局安徽蚌埠公安处的恶警强行绑架,非法关押至安徽蚌埠铁路看守所,在火车上被恶警强行牢牢反铐十多个小时,强行搜刮我俩随身现金,驾驶证、身份证、工作证、大法真相宣传资料等。被强行关押在铁路看守所里受尽折磨,恶警动辄打骂并且指使囚犯辱骂殴打,我俩绝食抗议,高喊“法轮大法好”,遭臭布堵嘴并强行撬嘴灌食,野蛮至极。

随后,我俩又被非法劳教两年、强行押送到安徽省宣城市南湖劳教所,手脚都被铁镣铐扣紧的,押送途中遭受辱骂、殴打与恐吓,到达南湖劳教所被强行拖下车后即遭到管教科科长付平等恶警的拳打脚踢,我俩大喊“法轮大法好”,同时以撞墙撞窗来震慑恶警,恶警惊慌失措急忙将我俩分开,将我拖到入所队(南湖劳教所星山大队又称“入所队”)后强行控制到一点也不能动弹,并强行到医院野蛮灌食,大小便也不让下床。后又被强送到法轮功专管大队阳山大队。大队长张友权,指导员朱清华、劳教人员李响手段凶残邪恶,曾经迫害了很多大法弟子,手指插肋骨、罚站、戴紧密头盔、手铐反扣,吊起在窗边冷风吹蚊子叮咬、强行禁闭等。张友权用手指插肋骨或小肚或弄痒痒的,朱清华穿着皮鞋往我小腿骨上踢,皮穿骨露,现伤疤依然。我由于不写转化书,屡遭恐吓、打骂,白天被强迫干活,晚上还罚站到十二点,这样持续迫害近半年时间,我始终坚持,决不写转化书。

零九年四月,我从南湖劳教所出来后到安徽蚌埠铁路公安处讨还当年被恶警非法抢走的物件,恶警以办案人员出差外地为由拒绝归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