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触动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五日】听着普度的音乐使我百感交集,有一种发自内心的触动悠然而生。大法改变了我的人生和家庭。

在我还上小学的时候,因为家里是外地人搬到城市里举目无亲,非常贫困,家里还有我们三个孩子,经济上更是雪上加霜。那个时候母亲因为操劳过度得了一种怪病,精神压抑,腿上总是肿的,每天我都看到爸爸拿着药罐倒药。因为我们的年纪小才都只上小学,家里人从来不告诉妈妈得的是什么病,只是那时我的母亲脾气很大,因为病治不好,到了周末母亲就带我去环城公园散心,早上锻炼的人很多,练剑的,舞扇子,太极拳,扭秧歌的人很多。妈妈也在找她想学的,村里人带着妈妈学了一些气功,我因为好奇也跟着妈妈她们学,学了很多种,却都感觉是骗人的。

有一天,妈妈很高兴的跑回家说她找到了一个不要钱的学习班,法轮大法。爸爸一听没好气的说:“不要钱?现在哪有不要钱的?”妈妈说是真的,每天都去学,精神头好了,爸爸也没再说什么。

妈妈修炼大法很勤奋,经常回家给我们讲怎么做好大法弟子。刚开始学法不深母亲讲的不是很顺畅,家里人不理解。慢慢开始,家里吵架的时候,母亲变得谦让。妈妈每天都听讲法磁带,我总是粘着母亲,所以受益不少,一直在旁边听,妈妈教我打坐,我当时只有7、8岁,虽然能够双盘但是却不愿坚持。因为母亲的鼓励,我更是喜爱跟着她们一起去炼功点,炼功的时候因为自己好强的心,看到别人炼功的手不放下来,我就暗暗的坚持,哥哥也跟我们一起去,哥哥炼了一半就哭了。后来炼功点的人都夸我们这么小就能坚持、了不起。妈妈为我们高兴。可是慢慢的我贪玩的心多了起来,有的讲法也听的一知半解。

那个时候总是做一些奇怪的梦,有的时候看到神仙看着我,有的时候梦见自己站在绝壁上,眼前有一条金光闪闪的龙在空中来回盘旋着,龙身上的鳞都可以看的很清楚,都是金板做的,下面全是云层。

有一次看到一个小和尚双脚盘腿一直跟着我敲着木鱼飘在半空中,我害怕就一直跑,跑進屋里他也飘進来,我捡起地上的烟头扔他,他闭着眼睛不说话,只管敲木鱼。讲给哥哥听,哥哥笑我说他都没做过这种梦,说我骗人,慢慢的我自己也不再说那些。

日子慢慢过去,忽然有一天电视上播放了关于反对法轮功修炼的报道,像是晴天霹雳,家里气氛变得紧张起来,妈妈那时也不知如何是好,只是说大法是让人学好的。那时只要谈起大法,家里就争吵不断,家人都不愿母亲再炼下去,那时母亲总是含泪述说,却没人帮她说话。那个时候我学法的热诚也被干扰,听到大法的录音就有声音告诉我都是假的。但母亲还是坚持着信仰。

有一天,老家的小姨忽然来到我家,说是带了些经文和资料,其实是假的。从那天开始我就开始经常的做噩梦,有的时候躺到床上睡不着却能看到电视屏幕一样的雪花点伴随着嘈杂声,身体却动不了,我经常挣扎着起来。后来我才知道是小姨在家被迫害的时候自己认罪编造了污蔑大法的资料。那个时候妈妈给小姨讲道理,让她明白了自己是受利用了,现在小姨是走回来了,可是还是走了一段弯路,对我家里造成了很大的影响。那个时候有时母亲独自外出很晚才回家,其实我们都知道母亲是干什么去了,家人都为她担心,但大家都没有明说。后来家里人也都三退了。

到了我上大学的时候了,对大法的了解慢慢多了起来,在学校宿舍看到了学潮的视频,使我对社会的现状有了更真实的理解。家里也有了新唐人晚会光碟,当时不知为什么看着那些人觉得就是神在表演,想到他们也跟母亲一样的含辛茹苦,不畏强权,不由得想流泪。

真正让我理解法是有一次,母亲放着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当时我在一边听,慢慢的认真起来,觉得自己的生命像是被震醒了一样,一口气三小时听完了,还责怪母亲为什么不早点拿出来。以前家里放的都是九讲录像带,听来听去都不明白有些讲的什么意思。母亲说那个时候怕你们理解不了啊。后来母亲拿出来好多大法书,我忽然觉得自己错过了很多时光。接连着几天我基本上都在看师父的讲法,明白了迫害的真相,明白了旧势力的安排。回想起母亲每日苦口婆心的给我们讲,我们不但不理解,还处处为她斗嘴,不由得潸然泪下。那个时候我的母亲也红着眼睛说:“我讲了这么多年,你今天算是得法了。这都得感谢师父。”跟着母亲一起修炼,渐渐也改变了我倔强、任性的脾气。后来家里的亲戚也慢慢走了進来,舅舅以前非常吝啬,学了大法以后主动买了打印机等设备,每天坚持学法,在医院没治好的伤自己愈合了,头顶掉的头发又长了出来,气色变得非常好,在生意往来中他给人讲真相,大家都明白了大法弟子是修真善忍的,都愿意跟他合作。大法的神奇在我的家里处处开花。

一次夜深人静了,跟母亲探讨法上关于天体的结构,讲着讲着觉得我跟母亲的声音像是从遥远的天体打進来的,屋里的空间忽的有些交错一样的震动了一下。母亲告诉我说咱们讨论的太高了,声音慢慢的平静下来,屋里又恢复了平静。由于家里多了一个修炼人,慢慢的我把自己学到的网络上的技术用在了讲真相上。有的时候坐在公交车上在想怎么样才能救人,想着想着觉得世人实在可怜,不由得想流泪。在外人看来我的母亲是很幸福,清闲的人,却不知我们有时候为了印资料加班到半夜,到了夜深怕吵到邻居就用毛巾被盖上打印机。看到院内有警车就发正念。我的母亲鼓励我去讲真相,可能是怕心作祟,总是怕自己讲不好。只是做资料却不去给人讲真相。现在想到这些都是怕心。

到了大三的时候,我开始在宿舍讲大法的美好,总是被室友嘲笑,有一个室友年纪比我们稍大,正在入党,我希望告诉她真相,可每每我刚讲一些大法的好,就受到阻挠,当时她的男朋友是警察,听信邪恶的谎言。我说学习大法的都是好人,学的就是善怎么会去作恶,那个女孩后来不再说。我给其他室友听师父讲法,听了以后他们说好,却都没有人说三退。

有一天,我在回家的公交车上,心想为什么我就是不行呢,想着想着又想流泪,忽然一个7、8岁的小男孩忽然拍拍我,我回头一看,那个小男孩看着我说:姐姐你坐。我忽然觉得心里一热,对小男孩说姐姐不坐,你坐吧。我知道这是师父对我的鼓励。小孩子能够感受到大法弟子的慈悲。后来我回学校又彻底的告诉她们大法的好,给她们看晚会的碟,说到最后有些哽咽,我说:“大法让我学会善待别人,说真话,我是为了救你们呀,你们三退了,那是救命呀,我又不图你们什么,你们要是怕,可以不告诉我,你们自己写了字条贴在公共的地方,不用真名也行啊!”当时觉的能量很强,宿舍里很安静。我的室友说:“我们都知道你是为了我们好。”另一个女孩说:“你别说了,我们懂,你都哭了。”

我把这些事告诉了母亲,母亲说只要你都告诉她们了就够了,大法弟子不能轻易掉泪,她们自己知道怎么做的,她们知道了大法好,以后都有机会的。讲了真相的同学跟我的关系变得非常的好,只是那个入党的女生脾气却变得越来越古怪,男朋友也分手了。我知道这是党文化的灌输改变了她,也知道自己的责任没有尽到。其中寝室的一个女生在跟我通视频的时候拿着手里的钱,说上面写了跟我说的一样的,并大声读了出来“法轮大法好,退党保平安,天灭中共”。现在跟母亲出去,常人都问我母亲用的是什么护肤品,看着不象40多岁的人,气色特别好,我母亲就说她什么都不用,她们都不信,慢慢的母亲讲给他们真相。成功率很高。

512地震的时候我做了一个梦,地上的人都看着天空,天空一片漆黑,空中有个白色的很大的圆,所有的人都绝望的看着那里,然后耳边听到有人说太阳月亮全不见了。我知道这是在给人们警示,也是让我们大法弟子快快救人。

迟迟才写出来,希望同修能指出不对的地方。希望还不明白真相的人们快快觉醒!快快三退!也希望还没有走出来的同修赶紧走出来,救度众生的机会越来越少了。大法弟子都走在神的路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