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张掖市马忠文自述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六日】我叫马忠文,由于自幼体弱多病,一直练气功没有多大的效果,直到1997年开始修炼大法,心性与道德逐渐升华,身体逐渐康复无病,十多年来没有再看过病,没有向单位报过一分钱的药费。

1999年7月中共江泽民集团造谣抹黑法轮功,由政法委成立了各级非法组织——“610”办公室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以下是我所受到的迫害:

一、单位、派出所、居委会不断骚扰

单位领导段发昌(矿长)宣讲对法轮功污蔑之词,保卫科科长马光和、党群部部长陈瑞书威胁我不交资料、不写保证书就给我下岗停发工资,火车站街道派出所扬言“不信拿不下他们几个来”。2000年下半年,退休的我在院子里炼了几套动功,被恶人构陷,退休办的何长青跑来收走了我的法轮徽章。

2001年冬季,公路管理站的围墙上有人写了“法正乾坤,邪恶全灭”八个字,甘州区公安分局、610办公室要调查,叫单位出面让我写个字条,我不愿配合他们。796矿党委书记黄万钰和副书记邵伟等人不放过,我写了“我们是比雷锋还要好的好人”(当时的认识)他们又说我眼睛冒火了。此后社区的工会负责人方向华、保卫科长庄黎民、干事杨跃国、书记韩斌不断监视我,派出所警察、居委会时不时骚扰我、找谈话、逼签字。

2003年11月18日在民勤县老家探望病重的老人时,我们夫妻被国保大队绑架,关进民勤的看守所,妻子黄凤莲被关进拘留所,庄黎民、杨跃国带着张掖市甘州区的国保大队抄家,还把我们智障的儿子叫到办公室审讯,并要他开门抄家 ,致使儿子精神受到极大的刺激,口中乱言,不思寝食。病重的岳母受到惊吓,病情加剧恶化,在担忧中去世了。

二、在劳教所遭受残忍迫害

当我被非法送至甘肃第一劳教所劳教时,邵伟副主任带着庄黎民、现任保卫科科长张松年几次去劳教所所谓共同“帮教”,邵伟威胁说:“我以后再不想听到有人还说你在炼法轮功”。可怜他听信邪党的谎言对大法犯罪,患了骨癌于2010年10月3日在兰州化疗时命赴黄泉,死时只有五十八、九岁。

民勤公安国保大队杨立仁、恶警陈生钦、副队长许某某,还有王、曹二恶警,一名女警察,把我俩分开突审,让我们分别坐到一块砖头上伸展腿,许某某大骂我,又恶语污蔑师父,还从手铐中间把我提起连续往砖头上撞。陈生钦发狠向我妻子大腿上猛踏一脚,第二天半截大腿肌肉发黑了。

看守所给每个关押的人定下挑拣黑瓜子的任务,晚上加班到11点多,完不成任务晚上给我上背铐,有一寸多长的铁拐子吊一只大铁锁,我睡不倒,不能翻身和小便。大冬天我就在院子里扫掉雪的水泥地上择黑瓜子,指甲磨掉半截,撞着一点就裂口子,时时淌血。所长段恒x还在大会上诽谤法轮功,(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威胁我完不成总任务,背不下所规等着给我上大吊(吊铐)。

被非法关押24天,家人被勒索6千元钱,才把我释放,交给张掖市甘州区国保大队,崔吉才、王世英、赵建中、马兴民与北街派出所赵所长、片警陈永虎等继续迫害,他们不出示证件,强行二次抄家。在看守所关押一个月又送兰州市平安台(劳教一所)迫害二年。

平安台劳教所的前身是文革时的老干部教养所,有一整套心理、肉体、精神上的摧残方式。当晚恶人石某就叫喊:到半夜把最强的电棒拿进来,你们法轮功曾经有个人连续吊了48天,我佩服,你识相趁早别吃这些苦了,整个号室的人都要为我值班到起床,直到所谓“转化”为止,以此激起全室的人对我愤怒参与迫害,我不写三书,一帮人上来拳打脚踢,按着头往铁栏杆上撞,不让睡觉,长时间头顶窗户的钢筋、脚尖踮起,眼睛一闭就用手指弹眼球。别人睡觉,由值班的劳教人员强制我蹲军姿,不准睡觉,不准坐凳子,白天照出工,我和一个包夹拉工具车,逢沟爬坡包夹使坏,多次爬上坡后我眼冒金星,天旋地转喘不过气来。恶警李文辉骑着自行车,命令包夹赶我拉着工具车跑,我差点晕了过去,恶警却阴毒的说:怎么样?惯偷与吸毒犯逼我做俯卧撑,起不来用脚踩腰部。

2004年3月中旬,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实行新一轮集中高压迫害,楼道、大厅、水房、中队的禁闭室,连宿舍的高低床头也大八字挂着法轮功学员,脚尖着地,手腕血糊糊的,腿脚肿的老粗,上厕所只能用脚尖拖着拖鞋,劳教所恶头就让我亲眼看一看,威胁我早点写了吧(三书)不然下一批就轮到我了。我不写,第二天 中午就我两腿间骑两个方凳子站到出工时一同出工,晚饭后在楼道里拔正步分解动作,具体由吸毒犯裴成水全权掌握,没有其他人时他们(侯军、郭宏涛)就拳头乱打敏感部位,脚踢下身肛门,手搬双肩膝盖在后胸猛力下砸,还不准上厕所,出工干活百般刁难,冷不防就用铁锨把抽,铁锨头剁我的大腿。

教育科、管理科经常布置任务放攻击污蔑法轮功的各类光碟录像,定时开揭批会,给我们强行洗脑。恶警李文辉偷偷把黄色淫秽碟片借给吸毒贼头们放,法轮功学员也被盯夹在大厅里看。

三、遭非法判刑

2007年2月7日甘肃省省上来人与张掖市甘州区、新区治安派出所、火车站街道办事处、南路居委会796社区共同搞什么回访。警车一溜儿六、七辆,参与的人有区610头目王世英等、派出所长赵多文、街道党委书记魏箐、主任李成虎、居委会主任张立德、796矿管委会副主任邵伟、办公室主任方向华、保卫科长庄黎民、片员王美云、司法庭申庭长等。

2008年11月29日我们几个人去临泽散发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警察非法绑架,给他们讲真相他们也不听,利用修炼人的善良,整理材料迫害,说:你的家庭情况我们都知道,准备关些日子放你,你这么硬不配合,我们就不好办,这是苏文胜说的。还有恶警杜万国三人、公诉人杜某某二人、法庭一男二女、看守所杜胜安、祝英、郑光海、魏某某、邢学才等四男一女,公安局长和许副局长等,把我送酒泉迫害二年。

酒泉监狱是甘肃省最黑暗的邪恶黑窝,2006年底全省各地监狱的坚定大法弟子被集中劫持到那里,被恶警们折磨的死去活来,有二位大法弟子被活活迫害死,一位近六十的大法弟子被迫害到奄奄一息,监狱为逃避罪恶送家不几天含冤离世。教育科赵科长、姜科长把迫害死的人说成是自然死亡,警察伪善关心,问寒问暖,逼着刑事犯多人盯夹行凶犯罪,整天整夜放碟片洗脑,写认识,在江魔的“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中共的610不验正身,直接火化,迫害升级中就是长期困觉,捂住嘴往死里打,长时间关禁闭。让犯人挣分数减刑期,不能胜任者还扣分,明目张胆鼓励犯人的流氓本性,犯人李海民、赵建新迫害我公开说:“我们有××党支持”,监狱的头目扬言:“什么转化率百分之几十,酒泉监狱就要百分之百”。7监区24分监区长陈建新说:“我有的是人(对付法轮功),我很有信心”。

2010年11月29日,赵多文(派出所所长)、司法庭庭长申某某、保卫科科长庄黎民把我接到派出所逼写保证书,说:“每月来汇报一次,写一份保证,不来撬你家门。”对庄黎民说:“给我准备几根好撬棍。”威胁对我说:“你老婆要不听话,我把她们也赶回老家去”。

2011年10月14日街道办的申某某开车来与居委会主任白玉、综治委员赵彩虹骗我去宋有年的宾馆,参加张掖市政法委所办的洗脑班,哄我上车到街道办去谈一谈话,纠缠我二、三个小时。

2012年3月16日,甘肃省监狱管理局李处长、酒泉监狱的王科长、街道办司法王庭长、居委会白玉,由赵彩虹、贾某某以摸底残疾人的情况借口先来我家里,他们以回访的方式继续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