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事”“坏事”都是好事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六日】几天前,外地一同修(已数月未见)打来长途说了近一个小时,谈到一段时间以来她在家庭中、工作环境中、在社会上与人交往中……方方面面遇到的诸多麻烦事想要与我聊聊,怎么这么多麻烦事来了呢?

一日,一同修谈到她所处的环境,两位八、九十岁高龄的老人需要照顾、其他人的事也总找她,还要做大法弟子的“三件事”,有时挤出点时间要学学法,不一会儿就有电话打来让她帮着接孩子或帮着干什么(因只有她退休在家),她还必须得去干,因为我们修炼人不是处处与人为善吗?但却挤了学法的时间,所以很着急(可以看到同修对学法很重视),她问:“这是不是干扰?”我问她:“这些事来时你烦不烦心?”她说:“我烦。”我说:“可能就是因为你‘烦心’不去,才总有烦心的事来魔,学法是指导我们修炼的,来事的时候不正是修心的好机会吗?为什么‘烦’呢?”

看到同修的状态,我就在想一个问题:修炼人应怎样看待所遇到的“魔难”,包括身体上的痛苦、心性上的撞击、做事中的干扰。另外我也在一些同修中看到一种现象,当身体上出现一些痛苦、做事中出现一些干扰时,第一念首先是“不承认它、否定它”,这在讲真相救人的事做的比较多的同修中多见。从同修的这一念中可以看到同修“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的正法修炼的意识非常强。但我隐隐有种感觉,还是把这些事的出现当作是不好的事而在排斥。

在此,写出自己对这个问题的一些思考及认识。

师父告诉我们:“大法弟子从修炼那天开始,你的一生就已经从新安排了。也就是说你这一生已经是修炼人的一生,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了,也都不会出现偶然的事,人生路上的一切都与你的提高和修炼有着直接关系。”(《洛杉矶市法会讲法》)我想既然我们修炼的路上出现的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那我们就不能凭着自己的观念喜好要什么、不要什么呀。

师父讲:“修炼中无论你们遇到好事与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为那是你们修炼了才出现的。修炼者不能带着人心、带着业债、带着执著圆满。”(《芝加哥法会》)“修炼的人是反过来看问题的,把这些魔难、痛苦都视为提高的好机会,都是好事,让它多来、快来,自己好提高的快。有些修炼人就是往出推:你别来,来了就认为对自己有看法,就是不能叫别人说。你就是要好过一点,那是修炼吗?那能修炼吗?到今天这个观念还不能转过来,我这个当师父的都不知道你怎么样能够走向圆满。”(《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那么我们问问自己,对这个最基本的法理,我们真从根本上改变观念了吗?对于这些提供给我们的修炼机会,我们怎么能往外推呢。“眼睛向外看”这个漏招来的旧势力的捣乱,是不是就会使同修长期处于魔难之中呢。

我是九三年得法的弟子,自从走入修炼,通过学法,我就牢牢记住了一点:师父已从新安排了我的一生,所遇到的事都不会是偶然的,都与我的提高、修炼、证实大法有关系。

所以我真是把无论是心性上受到的冲击,还是身体上承受的痛苦,都当作是好事。即使有时是含泪在忍,心里也是高兴的,知道那是在撑大我心的容量。有时也会冒出一念“他怎么这样” ,但我马上就会对自己说“你这不是在修自己”。那时与同修切磋时常说的一句自己对修炼的理解的话就是“无论什么事,在常人看来越是反常,对我们修炼人来说就越正常”。

修炼早期消病业时,有时胃痛的身体都抽到一起了,我心里也是高兴的,从法理中我知道我在这边承受的越多,师父在那边给我拿下去的越多、替我承受的越多。所以一旦缓过劲来,我都会双手合十谢谢师父。

那时,如果有几天没有事(心性上、身体上),我就会对自己说“是不是在某一层次停留的时间太长了,该有所突破了”。

走入正法修炼后,每次身体出现哪不舒服的时候,我还是把它当成好事。我理解现在已不是在“消病业”了。不舒服的现象出现时,首先想到是自己要向内找、去执著。对于身体上的一些反应,我把它视为是修炼过程中净化身体的表现,同时也是清除参与干扰的邪恶因素的机会。所以很多时候就是需要我们“正念闯关”,毕竟我们的意志力、忍耐力、承受力、吃苦的能力也是要修出来的。

另外,师父法中还讲到我们修出来的功在身体里要动的话,也会“感觉到身体发痒、痛、难受等等,末梢神经感觉也很灵敏,各种状态都会出现”(《转法轮》)。所以出现的这些难受对于修炼人都是好事。

我还悟到,当我们随着修炼中境界的升华,就是向高境界突破时,我们的身体也会有相应的变化,敏感的可能就会感受到,表现在这个身体上可能就是这样或那样的反应。因为修炼的过程对于我们来说一切都是未知的,完全不知道前面会有什么反应、什么现象出现。所以无论出现什么,就是正念面对吧。不喜、不惊、不怕,心不为其所带动,该干什么就去干什么。我想,这样也就不会出现类似“高兴了,掉下去;害怕了,掉下去”的事情吧。

正法中修炼,我把所遇到的任何事也都视为是好事。不是说旧势力安排的考验我们的这个魔难是好事,而是说当我们正念面对,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清除邪恶,心性提高上来,这不就是使我们提高的“台阶”吗?

迫害发生后,有同修问我:“你们单位找没找你麻烦?”我说:“我从没把它视为麻烦,平时我跟他们说不上话,这不正是让他们了解我们的机会吗?”确实是这样,常常是电话打来,我三步并作两步上了楼梯,進了房间,我气还喘不太匀,为免他们想偏了,我还得解释一句“刚才上楼急了点”。过后我问自己:为什么上楼那么急,弄的自己气喘吁吁的。好象当时就是迫不及待的想要立刻见到他(她)们,让他们见证到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消去他们对大法的误解。

因为自己从没把他们找我当成坏事,所以每次谈话的结果都很好。她们常说:“我很多做人的地方也和你一样”、“我们没有歧视你”。是,我也从没把自己放在被歧视、被干扰、被迫害的位置上。

记得“自焚”伪案发生后的一天,一同事见到我时关切的问:“你怎么样?”我说:“非常好。”他当时双手合十面带敬佩之意。是啊,看看他身边的大法弟子,他还会相信那把“伪火”吗?

就是因为知道我们所遇到的“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所以来什么事都不烦(开始时做不到,我就去这个“烦心”,以后就做到了)。就是觉的来到的即是与我有缘的,该结缘的、该了愿的、该善解的、该还债的、该承受的……,正念对待就是了。这样想问题的话,真是感觉不到有什么干扰。有时想想,自己都觉的不可思议:怎么就一点烦心都没有呢?师父说:“记住,人的理是反的,所以在修炼中遇到的麻烦事情,不要都把它当作是矛盾来了,对自己正事的干扰,对自己正事的冲击,我这个事主要、那个事主要,其实很多事情不一定象自己看到的那样。你们真正的提高这永远都是第一位的,你们自己的修炼圆满这永远都是第一位的。”(《各地讲法七》〈二零零六年加拿大法会讲法〉)

在这不是说自己修的如何,但这的确是我对修炼的理解,把什么事都视为好事。因为没有这个事,我们还提高不上来呢。所以每次事情过后,回头看看这个去执消业的过程,真是发自内心的谢谢,谢谢给我提供使我提高上来的“台阶”的人,更是感恩师父的一路呵护。

一件事情出现时,是我们修炼提高中要过的关呢,还是旧势力的干扰呢。我是这样想的,就看我们思考问题的基点在哪。思想在法上,那就是师父利用来为我们的提高所安排的“台阶”;思想不在法上,就是走了旧势力的安排,那就是旧势力为了让我们掉下来设的“关”与“难”。

师父告诉我们:“旧势力对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安排了一套它们的东西,如果大法弟子不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就一定是在按照旧势力的安排在做。”(《清醒》)我想,我们走入修炼,师父就给我们从新安排了今后人生的路,虽然旧势力对我们也都安排了一套它们的东西,但是宇宙中有个理:“一个生命的选择是他自己说了算,哪怕在历史上他许过什么愿,关键时刻还是他自己说了算。”(《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所以只要我们有正念,就走师父安排的路,就在法中实修,有漏也在法中归正。无论旧势力安排了什么也不会起作用,因为师父不承认、我们不要。

我们大家都在学法、悟道、修心、救人。个人以上所悟,认识不妥之处,诚请同修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