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修炼中成熟起来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六日】我是九七年得法的大法弟子,一名小学教师,得法前因为工作面临失业,丈夫不理解;个人经济上又无端的损失一些钱财(被骗大约一千多元钱);孩子老是有病,月月工资花光。内外交困的情况下,觉得人生真是没有奔头,这时一同事给我一本《转法轮》,我用了三天看完,才明白了自己为什么这么不如意,都是自己造成的。

得法前,自己的名利心很重,往下滑的很厉害,想尽一切办法挣钱,甚至利用中午休息时间办班收费;经常找家长,说你家孩子淘气,或者你家孩子不爱学习、不写作业;或者说你家孩子难管等等,向家长告状,其实就是要人情,家长也聪明,那就给老师送礼吧,照顾照顾孩子。读了一遍《转法轮》,我明白了人能修炼,能成佛,可人们都在迷中,就是想不开,争争斗斗,为了名利不择手段。并且知道自己以前的行为就是在往下滑,看书后觉得自己应该好好修了。这个法这么好,加上我从小就有修炼的心,一旦得法,心情无比激动,看到那么多同修很早得法,自己经常流泪,遗憾得法太晚了,下决心一定勇猛精進。

在学法小组学了一年多的时间,迫害就发生了,七二零当天人们去省政府,我都不知道,根本没有人告诉我这件事,等到下午看电视才知道发生了什么。

自从迫害开始,铺天盖地的谣言,使家人深受毒害,丈夫开始逼我放弃信仰,激动时还骂大法。我跟他讲道理也不听,有时也发生争执,他生气就动手打我,我也不动心,持续一个月的时间,丈夫看我非常坚定,最后就不再干扰。但是,不久派出所就开始骚扰,一次到我家收身份证,并让签什么字,丈夫替我签的,要身份证也没给。

大约迫害开始十多天,气氛非常紧张,我不敢接触同修们,也很迷茫。一天,同修拿来“耶稣受难记”的光碟,我看后一下子明白了,这场迫害真正的目地是考验修炼人的(当时的认识),大气候反过来了看你还能不能坚定的修。那时候有的同修很多处于自保状态,都躲起来了,于是我就开始想办法见到同修,鼓励他们要坚定,这是考验,法是正的,不要怕。

下面我谈谈我在正法修炼的这几年的修炼过程。

走出来,证实大法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通过学法对正法有了進一步的认识,也悟到作为大法弟子,就应该走出来证实法,走上天安门,发出声音,解体邪恶迫害。于是我到火车站买了票,告诉同修,同修也说要去,于是我们五个人一同来到了北京,临走,给丈夫写封信,告诉他我走了,很快会回来的。我们五个人一路坐车,交流。一下子感觉身上很多不好的物质去掉了,非常纯净,整个人溶在法中一样,常人心放下了很多,心里那个轻松啊!

我们来到了天安门广场,把写有“法轮大法好”的条幅别在了金水桥边,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可是就象没人看见我们一样,我们挂完就迅速离开,接着又来到天安门一侧的历史博物馆,在树上挂了很多条幅,做完这些,我们就离开了,做了我们该做的,决定回家。到了火车站,正好碰上了我的丈夫和大嫂,他们为了找我,随后追到了北京。回到家里,听到去北京的同修讲他们的经历,我们对照自己,还有些差距,同修在天安门广场喊出了自己的心声,真是伟大。我心里总是觉得还有什么心愿没有完成。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我又悟到,法没有正过来,还应该去北京证实法,因为迫害是江××定的,北京是邪恶的中心。这时有很多同修也悟到了,我们大约有二十多人决定去,到走的那一天,由于各种干扰,结果只去了八个人,当时形势非常严峻,各地各个火车站、汽车站都有警察便衣在蹲坑,专门盯着去北京的人,各地都有很多警察在北京驻扎,围堵去北京的大法弟子,尽管这样,也没有挡住我们。我们租车绕道从异地上车,来到双城,在起票的时候就没有直接到北京的票,我们决定从沈阳转到天津,然后再到北京,可是没有想到刚起完票,就被邪恶盯上了,一转眼四个同修不见了,被抓了。剩下我们四人必须马上离开,我们立刻过了检票口,快速上车,到了车上才发现坐反车了,是到哈尔滨的,这时有两个同修开始动摇,说:坐反车了可能是不该去,我俩不去了。剩下我们俩个非常坚决,去北京证实法是对的,基点是对的,有这个愿望就去,于是到了哈站我们就分手了。

我们俩几经周折,因为当时到处都查身份证,目地是围堵大法弟子,因为很多大法弟子的身份证都被没收了,所以邪恶借此抓捕大法弟子,汽车开到唐山的时候,警察上来查身份证,我们两个没有,说来真是神奇,就是没有查我们俩的,我们明白这是师父在保护我们。车直接开到了天安门广场,在五点升旗之前我们把写有‘法轮大法好’的横幅高高举起,喊出了我们的心声,“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声音响彻云霄。这边一开头,接着大法弟子从各个角落一同喊了起来,真是太壮观了,天安门广场警察疯了一样朝我们扑来,把我们手上的条幅抢了下去,连踢带打把我们带到站前派出所,由于人太多,后来又把我们送到驻京办事处,几天后送回当地看守所,不久我被非法劳教一年。

我们被送到劳教所,很多大法弟子都被包夹,我不承认这些,对邪恶也没有怕,所以没有人包夹我。我心想:想转化我,没门,我有师父,有大法。心不动,邪恶就不敢动。当时我的状态非常好,每天不停的学法、背法,因这场迫害不是人对人的迫害,另外空间的邪恶看的很清楚,所以根本不敢动我。我一有机会就讲真相、揭露邪恶,一次我们绝食反迫害被关到禁闭室,没有自由,有一天听到有很多人来,不知道是干什么的,我就开始大声揭露邪恶、讲真相,把所长气的够呛。我们不光讲,还要求和所长谈谈,所长始终没有露面,二十多天后,我们回到了大排,跟同修们在一起,师父新经文《建议》来了,我们悟到要把被转化的大法弟子找回来,于是我们发正念,很快原本和我们分开的“被转化”的大法弟子打乱分开,和我们住在一起了,这一下我们有机会跟他们接触,用我们的善去感动他们,跟他们在法理细细的切磋,找出执着的心,帮助他们回到法中来,不久出现了奇迹,万家劳教所的被转化的全部都回到法中来了。一次所长开会说:你们这些大觉者们,万家劳教所“转化”的霸圆了,意思就是没有了。

我们在劳教所一点点的开创学法环境,经常跟同修交流,整体提高。我们一次次争取交流机会,最多一次四十多人在一起学法、切磋了大半天,同修们通过学法找到自己的不足,为什么被邪恶迫害,去北京证实法不等于就应该被迫害,这没有必然联系。是自己的心促成的被抓,把这些心挖出来,去掉它。否定这场迫害。

但是有一段时间我很困惑,跟警察讲真相,她们不听,还反感。有的甚至说什么我愿意下地狱,我听了真伤心,也很自责,这些警察真难救,是不是都不可救药呢?老跟警察僵持下去怎么办呢?经过学法、交流。我找出来一颗心,就是对警察的怨恨心,把迫害当成了人对人的迫害,对警察没有善心,他们也是被操控的生命,既然我们是修“真善忍”的,到哪里都应该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做,不应该有分别心,当时我们几乎人人都是脸绷得紧紧的,一点笑模样都没有。我悟到以后就转变观念,心态完全变了,表情也不再那么严肃了,绷着的脸放松了,找机会跟警察讲真相,有时候她们值班我就跟她们谈心,讲大法的真相,很多警察都能静下心来听,也逐渐明白了真相,其中有一个专门做洗脑的警察,我经过讲真相,她表示以后再也不做洗脑了。当我转变对警察的观念后她们就愿意跟我接触了,有的还偷偷地看大法书,有的暗中帮助大法弟子,我们不再对立。有一个警察明白真相后,处处帮助大法弟子,当家属来见我们、警察不让见,她就找所长理论,看到对我们不公平的事就管,还经常在下班后给我们捎东西。在她当班时,我告诉她我们发正念很重要,就十五分钟,希望她不要管,最好避一避,她果然同意了,一到她的班,到时间她就去洗漱,避免了冲突。经过接触,所长也认为我们这些人到社会上绝对不会危害社会的,当时他上报我们的情况,我们十六人被提前释放,我是提前一个月。因为我们在劳教所做了我们该做的,邪恶也关不住我们了。

找回昔日同修

零一年末我回到当地,悟到正法修炼救人很重要,要主动承担,就象背东西一样,能背一百斤绝不背十斤,在正法中我要发挥最大的作用,努力做好三件事。首先在单位做好,单位领导不安排教课,让我打字。在打字时,发现文章带有抵触大法的内容,我就全部删除掉,并跟作者讲真相。平时努力干好工作,保持良好的心态,跟同事关系融洽,用实际行动证实着大法;后来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不让教课的邪恶迫害,不久单位允许我教课,四个班,后来让我教全校学生,最多二十七个班,我就利用一切机会向学生讲真相。有时在课堂上讲,有时在课下讲,几年下来一直坚持着,学生明白真相的越来越多。其次,圆容好家庭,主动承担家务,晚上经常和丈夫出去散步,发生矛盾主动道歉,使家人感到温暖,也看到我修大法的变化。一次,跟丈夫发生了矛盾,我心态不好,第二天早起上班前给丈夫写了一封信,诚心道歉,丈夫看了很感动,都掉泪了,这封信他一直留着。但是在家庭中也有很多时候做的不好,执著自我的心很强,障碍了丈夫得法,直到后来彻底转变观念,丈夫也走了進来,把以前做的、说的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话声明全部作废。

当时我们小区的同修很多都是个人修炼状态,不敢走出来,被家庭牵着,个人也有很多法理认识不上来,不敢接触同修,我努力打开这个局面,主动上同修家串门,与他们交流,去掉怕心,平时碰上就说,鼓励他们走出来,并和同修一起建立了小型资料点,为同修提供方便,大家能及时看到经文,又能有真相资料发。逐渐的大家状态好了起来,在那种形式下我先后组织了三次大一点的交流,大家提高了认识,互相配合形成了整体。一年多的时间,我们先后把十多个邪悟的、放弃修炼的同修找了回来。

参与当地整体协调

二零零三年,我的修炼环境又改变了,由于家搬迁,我有机会接触更多的同修,我就大量的跟同修接触,互相鼓励,有的同修找到我,让我参与协调,我欣然答应,这也是我的心愿。我们已开始出来五个人,找各片同修交流,找原来的辅导员,共同参与协调,打破片与片的间隔,组织同修交流,经过反复交流,大家在法上认识,逐渐的转变观念,不再怕接触,怕交流,不再有一接触就可能被抓的观念。有的同修发资料不能堂堂正正的,好象做贼一样,通过交流,大家转变观念,去掉怕心,用正念看问题,逐渐用神念代替人念。同时学一些法律常识,在人这一层,我们发资料也不违法,而且法轮功本来就是正法,是合法的。那时候,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很多,想尽办法阻挡大法弟子形成整体,但都被我们一次次的识破。我上班很忙,就利用休息时间,或者利用中午时间做,把所有的空余时间全部用上。当时不断的有同修被抓,也有协调人被抓,但是这些都没有把我们吓住,我们就是走师父安排的路,一次次组织同修交流,使很多同修走了出来,走出个人修炼状态。我们当地形成了强大的整体。

零四年,我们两个同修切磋,认为做协调工作的同修更应该是学法带头人,对法理应更清晰,才能做好协调工作,所以我们找来协调人商量,决定协调人定期在一起学法,形成一个环境,这样坚持下去,各片协调人也定期参与整体学法,交流,共同切磋怎样更好的做好整体协调工作。整体形成了,大家配合的越来越好,当迫害一发生,十多分钟的时间都能通知到,大家齐发正念,解体邪恶。

那时候,我把很多同修的电话记下来,有事的时候及时通知,有时坐在话吧里经常打半个小时或者一个小时,尽量给每一个同修参与整体证实法的机会。还有,当同修被迫害,我们及时找家属参与要人,关心家人,向家人讲真相,跟家属一起去要人,一起去劳教所、监狱要人等,很多时候协调人都走在前头,有时候觉得很累,真的想停下来,可是又一想,修炼不能停,我就不能停。

参与协调也是在走师父安排的路,协调的好大家做证实法的事会做的更好,也是修的过程。刚开始协调,邪恶因素很多,同修状态也不是很好,得一点一点的去做,很忙也很累,有时都没有时间学法,有时连午饭都顾不上吃,因为我是一边上班一边协调,有时候学法跟不上状态不好,就赶快停下来调整。而且师父用各种方式点悟我,看护着我。在协调过程中暴露出很多人心:执着自我,高高在上,显示心,妒忌心,怨恨心,就象领导一样,经常指责别人,无形中认为自己比别人高,遇到问题就事论事,陷在常人的思维框框中,计较谁对谁错,老想让别人听自己的,认为自己的办法好,有时候一说就炸,听不得别人的意见等等,这些心在不同时候老是往出冒,反应非常强烈。同修们对我非常负责任,跟我交流,给我指出,帮我提高。提醒我实修,我开始没有意识到自己问题的严重性,老是习惯性的指出别人的问题,而忘记找自己,师父一次次的点化,同修不厌其烦的提醒。终于使我认识到自己的不足,开始向内找,改变自己,而不是改变别人,时时事事对照自己。学会放弃,不再坚持自己,并且珍惜大家在一起学法的机会,珍惜整体修炼环境。

现在我们地区整体环境越来越好,大家配合的也越来越好,大家分工合作,有序的安排好各个项目,所以也就不觉得特别累了,个人压力也不再那么大,整体的力量是最大的,在协调中也使自己锻炼得越来越成熟了,各个项目也陆续成熟起来,更加稳步的做着证实法、救度众生的事。

六、在家庭中归正自己

丈夫受无神论毒害很深,多年来跟他讲真相也不听,看问题总是反着看,老是拧劲似的,特别是在教育孩子问题上,我们俩存在很大分歧,我想重视道德教育,而他就是要分数,我在心里很排斥他,也产生怨恨心理,多年的矛盾一直没有彻底的化解,我也形成了观念,认为这个人不好救。是我通过实修,向内找,才发现在丈夫身上存在的问题,我身上也有,有的是非常顽固的观念,有强烈的改变别人的心,所以家庭中场总是不祥和,出了很多问题和矛盾。直到几个月前,我通过学法,才认识到自己在实修方面太欠缺了,在家庭中很多时候根本没有实修,顽固的观念,情也太重,差点害了家人,孩子。通过学习师父的讲法,还有最近的三篇新经文,我更加体悟到个人实修的重要性,那是修炼的基础,只有实修才能更好的做好大法的事,修炼中没有小事,更没有捷径可走,唯一的办法就是修自己,改变自己,去掉所有不好的执着和后天形成的顽固的观念。现在丈夫已经得法,孩子也在修炼中,大家都在大法中归正,多学法,形成集体学法环境,全家人都沐浴在大法中。

以上是我几年来的修炼过程,摔摔打打走了过来,由不会修到学会向内找,由个人修炼到正法修炼,由个体协调到参与整体协调,在这过程中我也在不断归正自己,真正学会了向内修,向内找,真正做到实修,更好的做好三件事,同时也使自己在修炼中越来越成熟了。

有不足之处,敬请同修指正,合十!谢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