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师回归路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六日】

得法修炼

记得一九九六年元月份我在县体育场休息时,看到曾一起练过气功的朋友在和一群人学炼一种新的功法。我就问他:“你现在炼的这个功怎么样?”他说:“好的很,除此之外再找不到更好的功法了。我这辈子就认准他了,他叫法轮功。”我问他:“我可不可以参加?”他说:“欢迎、欢迎。”于是从第二天开始我就走入了法轮佛法的修炼。不久我得到一本《转法轮》

当天回家我马上看《转法轮》,从晚上一直看到天亮,直到把《转法轮》看完。没有一点倦意,越看越爱看,越看越舒服。师父在《论语》开头就讲““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师父在《论语》中说:““佛法”是从粒子、分子到宇宙,从更小至更大,一切奥秘的洞见,无所不包,无所遗漏。他是宇宙特性“真、善、忍”在不同层次的不同的论述,也就是道家所说的“道”,佛家所说的“法”。”当时我是似懂非懂,就觉的真、善、忍很好。

师父在第一讲里教导我们:“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我当时悟到是个人只要学这个法轮大法,并用宇宙特性真、善、忍规范自己,就可以使自己变好。

因为我当时由于工作、家庭的压力,身体不堪重负,拖了一身的病。什么咽炎、胃下垂、肠粘连、贫血、心衰、美尼尔综合症、昏晕、风湿等等,经常晕倒。中西药不断,还时不时的住院,真是苦不堪言。我想“去执著心的过程”应该是改变自己现有状态的过程。于是我就下定决心要修下去。我要告别昨天,坚修法轮大法,同化宇宙特性,做个师父的好弟子。

当我把决定告诉丈夫时,他回我一句:看你能坚持多久。因为种种原因过去学过多种气功都是虎头蛇尾,最后不了了之。然而当我下定决心修炼法轮大法时,不知不觉中在师尊慈悲呵护下一路走来。每天忙着学法、炼功、交流、洪法的事。从没想过什么病痛、吃药的事情,全身轻松,脾气也好了。家人和邻居也都感叹我的变化真大,都为我高兴。不知为国家、为家庭节约了多少医药费。我也好感动,谢谢师父,如果没有师尊的慈悲呵护,哪有我的今天,我发自内心深处的呼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由于人生生世世在六道中轮回,业滚业滚到今天,转生中欠业太多,修炼中消业的事时有发生。每次我总能向内找,守住心性,消业的状态很快就能过去。如果较长时间不消业心中反而不踏实,想是不是自己这段时间修的不好,师父没有“管我”。

最突出的一次消业是在一九九八年夏天的一下午,有两位同修辅导员约我去参加辅导员会,正碰上我消业(昏晕),我走了几步就倒下去昏迷不醒,弄的大家手忙脚乱。迷迷糊糊中听小儿子说:“你们先去吧,我妈今天去不成了。”同修出于对我的关心和担心,围在我身边不愿离开。当我醒来第一句话就是劝他们快去开会,我没事,帮我请假。因为当时我昏迷倒下时造成小便失禁,下装打湿了,需要清洗。在师尊慈悲呵护下这次消业状态很快就过去了。过后同修都夸我心性守的好,消掉好大一块业。我也好感动,谢谢师尊慈悲呵护,谢谢同修关心鼓励。我只有暗下决心,更精進学法、炼功、修心性,向内找去执著,报答师恩。

回想起当年同修在公园集体学法、交流、炼功、洪法的日子是多么快乐,平时每天在公园学法、轮流读法、背《论语》和师父的短经文,听师尊讲法录音,互相交流,集体炼功;有新学员進来就手把手的教动作。下雨天就在辅导员家看师父讲法录像,炼功等,天天沐浴在法轮大法的佛光里。节假日全县在广场炼功洪法;有时组织到乡镇洪法,有时也去邻县或参加市里与当时大法弟子一起洪法、切磋,也时有另外空间的显像。如学法场上一片洪光,头上半空中十八罗汉围在一圈笑眯眯的打坐护法,头顶上和头一般粗的白色光柱,白色或彩色法轮的旋转等等。那时心中时时升起对师尊的无比感激和敬仰,觉的法轮大法太好了,暗下决心一定要做一个“上士闻道的修道者”,坚修到底,至死不渝。这颗求道的心至今也没有动摇过。

在邪恶严酷迫害的日子里

在邪恶严酷迫害的日子里,公安、六一零、社区、单位等相关人员不断上门骚扰,一次次的上门整材料、收缴师尊画像、法轮大法法轮图、经书、录音带等大法资源。当时也是由于学法不深,怕心等常人心太重,挤牙膏似的交出了不太好收藏的、比较旧的大法资料以应付当时局面,想到一阵风似的过去就好了。同时还幻想着中央会发现他们错了,会纠偏、改错、平反等等。谁知邪恶的迫害继续不断升级,步步紧逼,要本人写“认识”,我就写了我过去一身病炼法轮功全好了,法轮大法按宇宙特性真、善、忍为标准修炼自己的心性做个好人更好的人。法轮大法对人类、对国家、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如果大家都来学这个,社会就变好了等等。丈夫看后说我根本就过不了关,当时他也在炼法轮大法。他提笔写下了因为政府不让炼,就与其一切两断的话。我由于怕心,为了过关也就把丈夫写的抄了上去,造成了对大法的犯罪,这是第一点。第二点是把藏的大法经书收拾好正准备转移到乡下保存,哪知又遇两个恶警進门,大法经书全落在恶警手中,恶警走后丈夫说除学的外,多的全处理了吧,不然又要出事,宁肯自己毁了也不再给他们。就这样我与丈夫亲手毁了三本新经书。当时心中的痛无以言表,过后虽然写了严正声明“曾说过、做过、写过不符合大法的事全部作废,从新做好,弥补过错”,但是我心中的痛却是剜心透骨的。当时我作为大法中的一员,不但没有保护好法轮大法资源,反而对师尊、对大法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过。师尊把我从地狱中捞起,不断给我清洗全身心的污垢,消减我全身的业力,救我于苦难,而我却在师尊和大法蒙难时对大法犯罪……每想起时就刻骨剜心,疼痛不已。借这次提笔的机会,把这些没修去的各种怕心、各种执着等等人心曝光出来:那不是真我!我下定决心从新做好,决不再犯。

接下来邪恶的迫害不断升级,不久邪恶又把当地辅导员和去北京上访的大法弟子集中在派出所办学习班洗脑,每周半天长达两月之久,最后一次总结,会上负责组织学习的科长看大家都不发言,不得已点名要大家发言。我当时脸朝左方一转,看到左前上方显现师尊站姿的法身,与发行的法像一模一样,颜色更鲜艳。师尊慈祥的看着我,那一刻我好激动,心中好温暖,师尊呵护我,慈祥的点悟我证实大法的美好,正在这时邪警科长点了我的名。这一刻我没有了怕,我想我一定要利用这个机会证实法轮大法的美好、超常和师父的慈悲。我就从自己全身是病常年吃药,多次住院到修炼大法后无病一身轻,性格变好,心性提高,为国家节约了大量医药费,为家庭带来了欢乐等等一一道来,最后说:师父传的法轮大法要求修炼者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修炼自己的心性,做一个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好人。如果人人都修大法,我们这个社会早就变好了,国家也强大了。法轮大法实在是好,希望你们(指恶警,其中还有一个分管局长)能不带任何观念的读三遍《转法轮》,看看里面到底说了些什么。后来发现那个分管局长办公桌上有一本《转法轮》,他说:某某说看三遍《转法轮》嘛,我就看看。后来他调到交警大队去了。

在严酷迫害的日子里,我当时由于人心太重,只想过了这一关,造成了对大法的犯罪,但我敬师敬法的心始终未变。在后来的日子里,我每天都抓紧学法、抄法、炼功、讲真相救众生,同修间的切磋没有间断,力求努力在大法中做好以弥补自己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努力多学法,同化法,努力溶于大法中,修去各种人心,如怕心、自私心、想过关的心、自我保护的心、色心、怕吃苦的心等各种人心,努力走出人,走正走好修炼的路。下面简述几点与同修分享。

(一)每天静心学法一至三讲,学习师尊其他经书,遇到打动内心的句子就多读几遍,从中悟道,查找自己的不足,一点一点挤出自身污垢,就能溶于大法中一点点。坚持抄法,现已抄《转法轮》五遍,《精進要旨》、《洪吟》、《洪吟二》二遍多,抄师尊部份讲法、新经文等,有些留自己学法用,有些用于洪法送给有缘人。讲真相中有愿意学法的就送经书、教功、送炼功带、送随身听等大法资料,引导有缘人走上修炼的道路。每天坚持与全球同修同步炼功、发正念等。

(二)找回昔日同修。由于邪恶的严酷迫害,致使有些昔日同修失去了修炼环境,渐渐离开了大法,师尊点悟弟子要找回同修。尽我所能,凡是碰到昔日同修就主动关心、劝说,鼓励他们回到大法中。对于一时不能回归的也要让他们记住大法的美好,说到动情处,一些昔日同修眼泪汪汪,很是怀念当初修炼的美好时光,真是难舍、难弃,又实在无奈。

其中有一对夫妻同修在迫害前共同精進,同是辅导员,为大法做出了许多,深受同修们的喜爱,他们在迫害中为护法承受了很多,甚至被绑过死人床。然而他们在邪恶迫害的压力下失去了修炼环境,受常人社会污染,慢慢常人心逐渐多了起来。后来发展到夫妻感情危机,达到家庭破裂的边缘,最后一纸诉状飞到法庭(起诉离婚)。我得知后多次找到双方交流,从中得知他们人虽离法,但心中不甘。时常想着九九年七二零以前大家在一起学法修炼的宝贵时光,离开法的日子实在难过,也很迷茫,多次交流后他们又鼓起了勇气,下定决心重修大法。不负师恩,由于他们都懂电脑,有了破网软件,顺利上了明慧网,了解到大法在世界洪传的大好洪势及国内大法弟子反迫害、讲真相劝三退、救众生等等的洪势后好感动。从此后夫妻和好如初,共同鼓励,勇猛精進,实修,学法修心、炼功、发正念、讲真相、劝三退、洪法等汇入正法洪流中,以实际行动报答师恩。

(三)讲真相、劝三退、救众生。由于我所在单位比较大,是国家级示范单位,光离退休职工就五百多人,单位知道的是我一人修炼,有什么风吹草动与单位利益挂钩,实行一票否决权,矛头集中到我一人身上。我既要讲真相、劝三退、救众生,又不要触犯“众怒”,我就必须理智、智慧的做。当时求安全的心很重,单位领导开始找我谈话时我就讲自己如何通过修炼法轮大法而祛病健身、提高心性,如何按真、善、忍宇宙最高特性做自己的行为准则做个好人,做一个更好的人,法轮大法是最好的修炼功法,我是最大受益者这点单位是知道的。这样单位领导以通知广播电视局来录音威胁,又通知我丈夫说我太顽固,要怎么样怎么样等。我这个单位的“重点人物”对本单位职工有选择的用串门、请進家等形式个别讲真相、劝三退等。知道有生病住院的职工就到医院看望,视其情况有选择的讲真相、劝三退,并以讲述亲身经历、法轮大法修炼中的奇人奇事、神传故事、传统故事等方式给他们送去大法的美好。讲“四二五”和平上访的真相、天安门自焚伪案的真相等,抹去他们心中对大法的误解,一般效果都很好,最后送上大法护身符,请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保平安。对方一般都很高兴的接受并表示感谢,还出于关心要我小心点,注意安全很重要等。

对世人一般在闲谈中以第三人称讲大法真相,告诉他们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得福报的故事。如对方能接受,就進一步劝三退、抹兽印、保平安,效果也很好。对可信的人、老同学、亲友等就真诚相告,看其态度再决定劝不劝三退的事,如能劝退当然更好,如时机不成熟,让对方了解一些大法真相做个铺垫,下一位同修做起来更容易些。举几个事例:

1、得知我县一个中层领导生病住院,他在我评职称时曾找过我请教一些问题,他对我印象还好,比较熟悉,见面问候寒暄过后向他介绍了法轮大法的超常等,揭露了邪党利用天安门自焚造假,对大法对师尊的陷害等以及善恶必报的天理,向他介绍了三退抹印记保平安的道理。最后他很高兴的退了邪党的组织,并不断笑眯眯的重复给他取的化名。由于他赞同法轮大法好和真、善、忍好,不久他就康复出院了。。

2、一年的暑假,我儿媳带她老板的儿子(读大学)去峨眉山游玩路过我家,顺便带我孙(她儿)同往。我不失时机的给这个大学生讲了法轮大法真相,他当即退了邪党的团、队组织,高兴的接受了大法护身符。孙子回来说凡哥(大学生)在金顶差点从舍身崖掉下去了。我说他不会,他三退了,又有护身符保护,有师父法身和护法神佑护,他不会出事的,后来儿媳回来说起这事还心有余悸。如果没有师父保护的话,后果不堪设想,感谢师父。儿媳她是开小车的,她说多年来车上一直放着法轮大法护身符,走南闯北的从没有过什么闪失,一直很顺。

3、一次得知朋友出了车祸住院。我前去看望,告诉他遇到危险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过去给他讲过)。他说当时两辆小车把他夹在中间挤上半空一人多高,头朝下落在一辆小车的玻璃上。车子都撞坏了,而他就是头皮上刺進很多小玻璃渣,其它部位没有受伤。我说如果没有师父保护,你会那么轻松?这是向你讨命来的,是师父保护了你,要谢谢师父保护,不然就麻烦了。我送他的护身符他一直带着。

当时碰到朋友在海军部队服役的儿子专程请假回乡看父亲,我及时给他讲了法轮大法真相,抹去了他对大法的一些误解,讲了天灭中共、三退保平安的事,激起了他的共鸣,他说部队更污,他很痛快的同意了三退,我当时身上没带大法护身符,就很歉意的说下次再给他护身符,并告诉他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平时要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一定会得福报。后来见面时我送他大法护身符时他很高兴的接过连说谢谢。他退伍后去支援立功,回乡准备安排他当协警,他毅然拒绝了,现在在一家店里打工。

4、带好小弟子。有两个孙子在我身边多年,亲眼见证过法轮大法的美好,从小就教他们要按真、善、忍标准做一个好人,他们从小就爱听神话故事、传统故事和大法修炼中的奇人奇事及善恶必报的事例。大点儿后他们就主动要大法资料看,喜欢看师父讲法录像,听师父讲法录音,也爱看《风雨天地行》等真相片,平时要求他们用真、善、忍标准对待学习,对待老师、同学、朋友、亲人等,凡事要分清是非做个好人。一次读初二的孙子说他班主任要他入团,他不愿意又不敢给老师说,几天后老师在班上说他们班按名额规定与他物色的名额多了一个,下课后孙子马上找到老师说他不入团,老师表示同意没有多说什么,这个难题就这样化解了。我对孙子说肯定师父看见你有颗向善的心所以就帮了你,孙子说我想也是,谢谢师父。这个孙子也对有缘人讲真相,上期还劝退了一个有缘人退出邪党的团、队组织,现在他也能上明慧网了。

有个孙子初、高中都在我身边,学习、训练很忙,他由于在大法中受益,能有条不紊的应对方方面面的事情,老师、同学都很喜欢他。我单位一副书记曾两次问我:你孙子咋教的嘛,那么优秀。可就是没人给他提入团的事,孙子今年高中毕业,顺利考上了他理想的大学。这都是师尊精心呵护,也彰显了法轮大法的超常。

5、2010年下半年全县公务员、事业单位离退休职工搞体检,我想师父在《济南讲法》第三讲讲过炼功人是不会得病的,不会得病搞什么体检?我修炼十多年一身的病都好了,无病一身轻,何必去搞什么体检呢?后来单位知道我没有去,还特别通知我去补查,我也没有去,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正确对待病业关的考验。高高兴兴偿还生生世世所欠的业债,不断突破层次,争取早日圆满随师还。

6、2010年下半年我省恶人李崇喜访台遭遇台湾大法弟子起诉逃回后,找当地大法弟子出气,社区找到我单位分管政法的书记到我家骚扰。因我当时不在家,丈夫一人在家应付。几天后我单位书记在外边碰到我,找我说省里有关领导要下来调研,到时要我去参加座谈会,我说:我不会去的,他说县里有我的名字,不去不好吧。我给他讲了法轮大法的真相,他也很认同,但分工所管无奈,我告诉他善待大法、善待大法弟子会得福报,如果助恶就要得到恶报,这方面的例子太多了,你要不要听几个?他说:单位不主动推荐,上面要你去,你还是去应付一下吧,不发言,就坐会儿。我说:我不会去的,你要给我“挡着”。如果你实在要我去,我就去北京天安门举横幅,喊“法轮大法好”,到时你不要说我给单位找麻烦,这是你逼我这样做的。他说你不得这样做,就再没有要我去参加座谈会的话,这以后也就不了了之。我想一定是师尊看到弟子在反迫害证实大法中有了正念就给弟子化解了。

回顾十多年来的修炼路摔摔打打,磕磕绊绊一路走来,修得很不精進。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我基本是自己的修炼,分别找同修切磋,少有参加大法弟子们的集体活动,只有尽我所能做些力所能及的三件事。在师尊的呵护下,同修们的帮助鼓励下跟头把式的走了过来,特别是去年下决心突破障碍,家中安了电脑,上了明慧网,能及时看到明慧传来的信息,每天都能在大法中,在同修的交流中荡漾,时时沐浴在佛恩浩荡中不断冲洗我满身的污垢。虽然还在魔难中,但我一定记住师父点化我们的《大法弟子必须学法》,静心学好法,做好学法修心炼功、发正念,讲真相,劝三退,救众生这些事。为当好随师正法徒而尽力。

最近学了师父在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九日纽约法会讲法《什么是大法弟子》,师父在讲法中说:“是啊,你碰到的矛盾、你碰到的任何事情都在考验你的人心,你怎么做能符合修炼人?你怎么做能够配当大法弟子?那不就是修炼吗?常人能这样去做、这样去想吗?碰到矛盾了,不管我对我错,会想自己:这件事情我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是不是真的我出现什么不对了?都在这样思考,第一念思考自己、想问题,谁不是这样你就不是一个真正的大法修炼人。这是修炼的法宝,这是我们大法弟子修炼的一个特点。碰到的任何事情,第一念首先想自己,这就叫“向内找”。” “大法弟子摆在你们面前的路只有实修,别无它路。”我一定遵循师尊教导,坚修大法紧随师还,感谢师尊慈悲苦度。

第一次投稿,表达我真心向师向法的这颗心,感谢师尊一次次点悟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

由于修的不好,文章中肯定有些不符合法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点修正。谢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