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念改变家庭环境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七日】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氏流氓集团开始迫害大法,邪恶的宣传铺天盖地。那时来自家庭的压力对我非常大。我姐姐、姐夫因为修大法双双被非法劳教,十岁的小外甥没人照顾,父母伤心极了。

父亲是一个老实的农民,出于对邪党的畏惧,又受谎言宣传的毒害,失去了理智,逼我放弃修炼,看我依然毫不动摇,就对当时怀有六个月身孕的我一脚踢过来;丈夫为了让我放弃大法,天天逼我看邪党污蔑大法的节目;亲戚朋友也都过来劝说,仿佛天塌下来一般。单位为推卸责任就让我提前半月歇产假了,并一再嘱咐我丈夫看好我。

我知道大法叫人做好人没有错,师父是冤枉的,我利用丈夫上班或出差的时间出去发资料、贴不干胶,向常人讲真相。二零零一年八月底,父亲和丈夫在我单位邪党书记的诱骗和恐吓下,配合单位邪恶人员把我绑架到邪恶的洗脑班。在高压下,我走了弯路。但师父并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不断派同修找到我,终于在二零零四年我又回到大法中。当我把当时所有的大法书都看了一遍后,我知道什么都不能再阻挡我回归的路,我也彻底明白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和使命。

父亲不再干涉了

我抓紧一切时间学法炼功。丈夫知道后,大闹不止,又打又骂,他看不起作用,就把我父母叫来。父亲是一个脾气暴躁的人,在他的眼里,子女必须无条件的听话,不听就又打又骂,他还以死相威胁。

我从小就是一个害怕父亲、较听话的乖女儿,但是修大法后,我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我更不想让父亲对大法犯罪,我不去顶撞他,平和的给他讲大法的真相。父亲说:“大法再好,政府不让炼,你就不能炼,这里没有你说话的权利。”我一看说不通,就坐下发正念,后来父亲说的什么我一句也没听進去,他一看我不说话,僵持了一会儿就出去了。第二天他趁我去上班时,把《转法轮》藏起来。我晚上下班回来,先发了一会儿正念,然后笑眯眯的去找他要书,在正念的作用下,父亲很快就把书还我了。他看到我修大法的心如此坚决,从此不再干涉我了。

弟弟开始看《转法轮》了

弟弟是在还没看完一遍《转法轮》的情况下,邪恶的迫害就开始了。他知道大法好但出于对邪党的恐惧,也不看书了,给他讲大法真相他也不听,说:“别给我说这些,看姐姐一家还能过吗?”弟媳看过真相资料早就退出了团队,她让弟弟看,弟弟也不看。

去年过新年前后,弟媳和弟弟、父母关系闹的很僵,快要离婚了,弟媳出于对我的信任,把我叫回去,和我说一说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放下亲情,抱着一颗真心为他们好、挽救这个家庭为目地的,耐心倾听弟媳的述说,并用大法法理开导她,讲人与人之间的缘份,讲善恶轮报,讲古代一些孝行得善报的传统故事等等,以及我自己修大法后的一些处理问题的方式,弟媳也感到我真心是为他们好,怒气、怨气越来越小,情绪越来越平和。我建议她有时间也看一看《转法轮》,她说家里还留着一本(“七二零”前弟弟看的那本)。后来我又打电话劝弟弟善待弟媳,劝父母宽容弟媳的缺点,对弟媳也象对自己的孩子一样。从那以后,他们的关系越来越好。

一次我回家,听邻居说:“你弟弟说,他就相信法轮大法,法轮大法就是好。”我听了很感动。今年春天,我拿回去的真相小册子及传单他也认真看了起来,在他骑摩托送我上长途车的路上,我说:”把你的团队退了吧,“他郑重的点了点头。我如释重负,他终于得救了,现在他开始看《转法轮》了。

丈夫的大变化

我和丈夫的关过的时好时坏,在我从新回到大法不久的一天晚上,我给五岁的儿子读《转法轮》,丈夫回来后,说话很难听,不许我给孩子念,我说:“我只是教孩子做一个好人。”“那也不行,再念把书给撕了。”我也守不住心性了,说:“你敢!”丈夫象疯了一样拿起我精心保存下来的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前的精装小本《转法轮》撕了个粉碎,我跪在地上捡起一张张碎片,泪流不止,心里默默的说:“师父,弟子对不起您,没能保护好大法书。”说完一点点的往一块拼,拼了一个晚上。我觉的很委屈,心里想:要不是修大法,我才不找你呢,一无所有,长的还难看,当时就觉的这个人不反对我修大法,就冲这一点才和你结婚,现在连这点好处也没有了,要你还有什么用。越想越委屈,不跟他过了,离婚。但又明白自己作为大法弟子不应离婚。

难受时我就学法,但此后我不再搭理丈夫,该做饭我给你做好,该我干的活我都干。随着学法的深入,我知道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一定有我要去的执着:我觉的我做的是宇宙当中最正的事,作为家人应该支持我,这不是向外找吗,师父告诉我们向内找,向内找,一遇到触及心灵的刺激言语时就忘了师父的法了,这里有我要去的对丈夫的情,有很强的争斗心,语气不善等等,旧势力就抓住我的执着心利用丈夫来考验我,从而让丈夫对大法犯罪毁掉丈夫。想到这我惊出了一身冷汗。

大法使我从新调整了心态,结束了和丈夫十多天的冷战,我心平气和的和丈夫沟通了一次,他说:“你不激我,我也不会去撕书,我害怕孩子学了大法,将来影响上学。”可见人们多么畏惧中共邪党,它搞的运动使多少百姓不敢堂堂正正的做人,不敢表达自己的心声。我也郑重告诉他:“我哪里做的不好,你可给我指出来,我改正,下次做好,但你绝对不能撕大法的书,那样对你不好。”从这以后,我尽量善待他,关心他,给他讲大法的真相。但有不符合他观念的地方,他总要去争论,一开始我还能心平气和,看他强词夺理,我也就声高了,这时他就大声制止我:“别说了。”我很不甘心,但一看这样,也只好不说了,再说他也听不進去了,我一对照大法,知道自己的这颗争斗心还没去干净,以后还要加强学法,多为别人着想,修出一颗慈悲之心。

有一次,我在看《九评》光盘,正好一句话“九九年前,修炼法轮功的人数将近一亿”让他听到了,他嘟囔了一句“胡说”。然后拿出正播放的光盘掰坏了,我一看,什么话没说,坐下就发正念,清除他背后操纵控制他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他看我没着急,赶紧说:“你在那儿盘腿干嘛呢?”显然他背后的邪恶因素减少了。我不再与他争斗了,现在他虽然不修炼,但不再反对了,家庭环境好了许多。有时丈夫还会说:“你得感谢我们,我们都是帮你修炼来的。”我说:“那就谢谢你们。”有时他还和我探讨与神佛、生命轮回有关的话题,虽然表面上不说什么,但是我知道他认可我说的一些法理。有时我做的不好,他还会及时提醒我。

婆婆支持我学大法

由于孩子小需要照顾,婆婆经常过来和我们住,婆婆爱干净,哪里都收拾的利利索索,我也很高兴,但是婆婆这张嘴说话不饶人,只要自己觉的对,从来不考虑后果,曾经因为这事,她的俩个儿子说过她好几次,也没见有多大效果。我自从和婆婆相处以来,对此确实深有感触,但好在我修大法了,不再计较这些了。

因我修大法,婆婆听信邪党谎言的宣传,曾经背后鼓动儿子和我离婚,我听了很吃惊,但我是一个修炼人,我应该用高标准要求自己,于是我就当不知道这事,依然对她孝敬。有时我不经意的一句话伤了她的心,我还不知所以然呢,她一气之下收拾东西回家了,只好打电话道歉。这在我修炼前是不可能做到的。婆婆生病住院,我就每天早晨五点多钟起来熬她爱喝的小米南瓜粥给她送到医院,她非常高兴。

我给她讲真相,她总认为电视上说的不会有错,有时强词夺理,每次没词了,就会气呼呼的,我向内找,发现自己还有争斗心,也有点强加于人的心,从此我处处用法的标准要求自己善待婆婆,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来证实大法。有时也感觉自己做的不错了,为什么婆婆还说我对她就和亲妈不一样呢?自己也感觉和婆婆之间有一层隔阂。

我静下心来学法,当看到“他们总是和人比,和他们自己的过去比,而却不能跟法的各个层次的要求来衡量自己。”(《精進要旨》<和时间的对话>)打到脑子里,我一下子明白了,我以前的做好是为了让婆婆认可大法支持我,我好有一个宽松的修炼环境,这是多么自私的想法呀,而不是想到婆婆和我成为一家,也是为了同化大法呀,婆婆明白真相得到救度才是根本。观念一转,这种间隔一下就没了。

事情是这样的:今年春天婆婆因脑干轻微出血住院,当听到这一消息,我立刻决定去医院看望,因当时丈夫工作忙,不能马上去(我们住市里,婆婆在县城住院)他妈和我妈不一样吗,都是为了大法这个缘份才走到一起的,不应有分别心。在见到婆婆时,我的眼睛湿润了,几个月不见,她由于操劳过度,头发白了大部份,苍白的脸老了许多,我觉的不修大法的人太可怜了,那一瞬间我和婆婆的间隔一下子消除了,我处处关心她,体贴她,她明白的一面感觉到了,对我特别满意,病房的人都以为我是她的亲生女儿呢!所以去年十月一日放假回家,婆婆主动让我去同修家,说同修在家等我呢!老家有几个同修,我每次回家都去看他们,婆婆以前都是不愿让我去同修家,这次有这样的变化,连丈夫都觉的不可思议,连声说:“我妈怎么这么支持你学法呢?”我自信的说:“那是我按大法标准做了,妈认可我这个人才支持我学大法的。”

真是我们的一思一念在众生那里都有反映,所以我们真得时时刻刻按大法标准严格要求自己,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证实大法。

今年夏天婆婆与妯娌吵架,闹的很僵,在丈夫不知怎么办的情况下,我主动提出我回家一趟,我就放下各种执着,本着善心,真心为他们好的目地去劝说,使矛盾得到缓解,丈夫都说我这事办的比较好,我趁机说:“这都是我学大法得到的智慧,你应该感谢大法。”他也默认了。现在婆婆也对大法的印象越来越好。

我做的离师父的要求还差的很远,只有精進再精進努力做好三件事,抓紧救人,完成来时大愿。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