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凤城鸡冠山镇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案例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七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一九九九年“七·二零”,由于中共党魁江泽民出于对真、善、忍的嫉恨,利用中共邪党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一时间“红色恐怖”也笼罩全中国,辽宁凤城鸡冠山镇也不例外,凤城政法委、六一零(中共为迫害法轮功专门成立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镇公安、派出所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大肆非法抓捕迫害。下面是鸡冠山镇部份法轮功学员在中共迫害初期的被绑架、非法关押、劳教、判刑的案例。

刘成国,男,五十三岁;宋丽(刘成国妻),女,五十岁。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三日,刘成国、宋丽上访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在山海关被鸡冠山派出所艾龙、于洪喜绑架,被送凤城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十五日,刘成国、宋丽再次进京上访,遭北京恶警绑架,被鸡冠山派出所艾龙、于洪喜等带回凤城看守所非法关押。刘成国被凤城市政法委非法劳教二年,关进丹东教养院。宋丽被非法判刑二年,在凤城大狱被关押六个月后闯出。

二零零六年三月十三日晚八点,丹东五龙金矿派出所所长、警察刘学峰伙同丹东国保大队、凤城国保大队宋学禄、鸡冠山派出所于洪喜、隋新、薛礼村原大队书记曾祥贵、朱玉春等带着八辆警车,绑架鸡冠山八名法轮功学员:刘成国、宋丽、刘亚芹、鲍树贤、石桂香、刘艳、伊玉新、刘福学。刘成国在鸡冠山派出所被四个恶警暴打半个小时,当时脸被打肿得高高的。宋丽被恶警于洪喜、孙新打掉一颗牙。

刘启国,男,六十五岁。二零零零年十月份,鸡冠山派出所马国全、于洪喜把刘启国从家中绑架,家中真相资料被抄走,刘被送往凤城拘留所非法拘留二十天后,又转到凤城看守所非法关押五十天放回。二零零一年夏天,鸡冠山派出所无故责令村书记曾祥贵让刘启国在村里白干一个月活。九九年七.二零,鸡冠山派出所还抄了刘启国的家,抢走大法书。

朱忠国,男,五十六岁,因两次为法轮功上访,遭到毒打、抄家(参与迫害的有镇副书记于春红及两个男青年),被非法拘留二十天,在看守所又关押三个月,之后被凤城法院非法判刑五年,送沈阳东陵监狱迫害。二零零七年七月十四日回家。

项福萍,女,四十九岁,其丈夫因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判刑五年,精神上和生活上压力太大,鸡冠山派出所又经常去她家骚扰,于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含冤离世,家中两个女孩受到很大打击。

刘显艳,女,三十九岁,二零零一年因在家学法被鸡冠山派出所勒索二千元钱,当时家中没钱,没办法最后从银行贷款。

白明合,男,六十岁,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十七日被鸡冠山派出所马国全、于洪喜绑架在凤城拘留所二十一天,后在凤城看守所关押,九十九天后从草河洗脑班回家,在家中经常遭到派出所骚扰。

刘福超,男,六十岁,九九年六月进京上访为法轮功说真话,被鸡冠山派出所恶警暴打,桌椅都被打坏,半夜才放回。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鸡冠山派出所到丁家房收法轮功学员的大法书籍,参与迫害的有杜学良、伊玉新、周立文。刘福超和刘福学被游街,后刘福超被拘留十五天,勒索一百元钱。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十三日,刘福超再上访,被首都警察绑架,由鸡冠山派出所艾龙、于洪喜、秘书刘某带回,没收身上带的五百元钱,然后送到凤城看守所关押,警察利用犯人打刘福超两个多小时,刘上厕所时昏倒在地。之后凤城政法委非法判刘福超教养二年,送丹东教养院迫害。二零零二年八月份,凤城政法委和鸡冠山派出所在丁家房学校办一个星期洗脑班,骚扰当地法轮功学员。十一月份又在刘福太(当时任村长)家办十五天签字洗脑班,参与迫害者:于春红、杜学良。

刘燕,女,五十岁,二零零六年三月十三日参加集体炼功时,被丹东五龙金矿派出所所长刘学峰举报,刘联合丹东国保大队、凤城政法委、鸡冠山派出所于洪喜、周宝成、村书记曾祥贵、朱玉春带着八辆警车,绑架八名法轮功学员,在凤城拘留所关押八天,又转到看守所关押三十八天,之后在沈阳马三家教养院非法关押九个多月,刘燕被鸡冠山派出所抢走二百元钱。

安慧,女,四十一岁,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去北京上访为大法说句公道话,途中被鸡冠山派出所邹立文劫回,在派出所受到侮辱谩骂,当天下午放回。二零零六年,多次遭到凤城政法委六一零、鸡冠山派出所于洪喜、周宝成骚扰。十一月二十六日,于洪喜、周宝成、还有姓孙的警察欲绑架安惠,安不配合邪恶,在邻居的帮助下走脱。二十九日邪恶又出动四辆警车企图绑架安惠,被明真相的人告知提前走脱,村书记曾祥贵(已遭报死亡)威胁安家人要将安慧户口迁移,勒索了四百元钱。

刘福学,男,六十一岁,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被鸡冠山派出所杜学良、周立文从家中强行戴上手铐,光着脚拖到炼功点,逼迫其砸炼功点,砸烂后洗劫个人财物,又勒索了一百元钱。二零零六年三月十三日,刘福学因参加集体炼功,被丹东五龙金矿派出所所长刘学峰、凤城政法委、鸡冠山派出所于洪喜、周宝成和村书记曾祥贵、朱玉春等绑架,同时抓走八名法轮功学员。刘福学被劫持到凤城拘留所八天后转到凤城看守所,四月二十八日转到丹东教养院,每天强制工作二十二个小时,管教还指使犯人殴打刘福学,刘头被打破,腰被打得至今不能吃力。刘福学在丹东迫害十一天又转到本溪威宁营教养院继续迫害,六个月放回。以后十三年中,不断遭村长刘福太、鸡冠山镇政府、派出所的骚扰,身心受到很大伤害,造成经济损失上万元。

鲍淑贤,女,五十七岁,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份,因散发真相资料被鸡冠山镇派出所马国全、于洪喜、邹立文绑架到鸡冠山派出所,鲍因拒说资料来源,被三个警察轮翻打了三十个嘴巴,脸被打成铁锅色,眼睛被打充血才放回。二零零二年四月份又被鸡冠山派出所于洪喜劫持到凤城草河洗脑班迫害半个月。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日,凤城政法委伙同鸡冠山镇政府于春红、吴伯秋和派出所马国全,还有村书记刘文清、村长刘福太等,在丁家房学校办了七天洗脑班,强制法轮功学员所谓的“转化”。十一月八日,又在村长刘福太家中坐点,由杜学良主管每天控制法轮功学员三次签到,并把身份证搜走,限制学员人身自由,不签就抓人。三天后,鲍淑贤被于春红、杜学良、于洪喜、周宝成等人绑架,由马国全送到凤城拘留所,迫害七十天放回。

二零零六年三月十三日,因鲍淑贤参加集体炼功,被丹东五龙金矿派出所所长刘学峰、丹东国保大队、凤城政法委、鸡冠山派出所于洪喜、周宝成、村书记曾祥贵、朱玉成等人绑架,同时被绑架有八名法轮功学员。鲍淑贤被送到凤城拘留所八天后转到凤城看守所,五十天后又送沈阳马三家,因身体不合格被教养院拒收,返回家中。七二零以后,鲍淑贤多次遭骚扰迫害,身心受到很大伤害。家中录音机被摔碎,大法书籍被抢走,造成经济损失上万元。

朱殿霞:女,四十五岁,二零零六年凤城政法委六一零人员伙同鸡冠山镇派出所于洪喜、周宝成多次去其家中骚扰,企图绑架未遂,村书记还要挟其家人迁走朱殿霞的户口,并勒索三百元钱和一百个鸭蛋。

尹玉欣,女,四十七岁,二零零六年三月十三日在集体炼功时,被丹东五龙金矿派出所所长刘学峰、丹东国保大队、凤城政法委、鸡冠山派出所于洪喜、周宝成、村书记曾祥贵、朱玉春等强制带走,同时绑架了八名法轮功学员,尹玉欣被送到凤城拘留所非法关押八天,转到看守所三十八天,后又被送到沈阳马三家教养院迫害九个月。

杨丽,女,六十六岁,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上午被鸡冠山镇政府人员杜学良用木棍抽打脖子,脖子被打出血。

刘亚芹,女,五十八岁,二零零六年三月十三日因集体炼功,被五龙金矿派出所所长刘学峰、丹东国保大队、凤城政法委、鸡冠山镇派出所于洪喜、周宝成、村书记曾祥贵、朱玉春等绑架,刘亚芹被送到凤城拘留所非法关押八天后转到凤城看守所五十天,又转到沈阳马三家教养院,因身体不合格被教养院拒收,返回家中。

刘玉明,女,五十四岁,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份因散发真相资料被鸡冠山派出所绑架,参与绑架人员:所长艾龙、马国全、于洪喜。刘玉明在派出所被关押一天。二零零一年九月,刘玉明被鸡冠山派出所绑架并送凤城草河洗脑班十天,参与者:凤城政法委、鸡冠山派出所马国全,还有一个男青年姓罗。二零零二年十月份,刘玉明被鸡冠山派出所马国全、白菜地村书记曾凡龙、还有一个姓王的绑架,送往凤城拘留所非法拘留一个月,被勒索三百元钱。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刘玉明因散发真相资料被村干部勒索二百元钱,当时有村书记杨士花,村长赵永庆、妇女主任陈玉翠。

王艳,女,四十八岁,二零零一年十一月被鸡冠山派出所强行送往凤城草河洗脑班,参与者:鸡冠山镇政府于春红、派出所马国全、还有一个姓王的。二零零四年十二月,王艳因散发真相资料被村书记杨士花、村长赵永庆、妇女主任陈玉翠勒索二百元钱。

刘淑兰,女,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因散发真相资料被白菜地村书记杨士花、村长赵永庆、妇女主任陈玉翠非法勒索二百元钱。

刘普辉,男,四十九岁,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三日被鸡冠山派出所绑架,参与者:鸡冠山镇政府孙言、派出所于洪喜等人,并抄走大法资料和师父法像,送凤城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