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邯郸国保大队长陆英海的恶行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八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陆英海是河北省邯郸邯山区分局国保大队长,家住邯郸市幸福路北头路东警苑小区。此人极端仇视法轮功,自上任以来与她前任大队长党殿军一样疯狂的迫害法轮功学员,手段残酷十分嚣张。

为了捞取向上爬的政治资本,陆英海多次扬言“要把所有炼法轮功的一个不剩的全部抓起来”。她经常组织辖区所有派出所警察(很多是用的临时工)对邯山区法轮功学员实施绑架、长期非法关押、强行入室抢劫,敲诈勒索高额巨款。她上蹿下跳,勾结邯山区检察院检察长王忠民、法院院长杨林和邯山分局等不法人员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构陷、诬判。在陆海英的任期内,邯山区成了邯郸地区迫害法轮功的重灾区。

仅北京奥运前后,邯山区就有四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重刑。如对法轮功学员姬瑞岭、姬俊云兄妹俩审理过程中,案子在上报过程中曾经三次被退回邯山分局,但陆英海与邯山分局局长尚庆文、张宝龙等人仍不死心,公然伪造所谓“证据”合谋构陷法轮功学员。他们造了许多假,利用各种手段迫害姬瑞岭和姬俊云及其家人,除敲诈勒索姬兄妹家人十余万元外,仍将兄妹俩判三年和三年二个月徒刑,分别关押在冀东监狱和石家庄女子监狱遭迫害。

法轮功学员焦淑珍已经七十多岁了,陆英海毫无人性,绑架了焦淑珍并对老人残酷迫害。因为焦淑珍不肯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陆英海伙同邯山法院院长杨林枉判了她四年徒刑,关押在石家庄女子监狱长期迫害。

邯郸钢铁总厂炼铁部年轻职工刘勇,因为修炼法轮功被陆英海绑架,并被他们迫害的精神失常,送在保定精神病院关押长达十年之久。

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河北多地同时发生令人震惊的“二二五”事件。陆英海在邯郸扮演了这次事件的急先锋,早晨七点左右,她带着恶警将法轮功学员秦建学绑架,并抢走了许多物品。四月二十四日秦建学被非法关押到邯郸劳教所一大队以后,一直绝食至今。目前身体非常瘦弱,走路都很吃力。四月三十日其家属去探望时,见到原来一米八的小秦,现在瘦的不成样,走五十米的路都需要二十分钟,而这种迫害还在继续发生着。

多年来,凡是被陆英海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没有一个能安全回家的,有的被迫害致死、有的被判刑、劳教、有送洗脑班的、有长期关押的。陆英海把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与经济利益挂钩。颠倒是非,煽动法轮功学员家属仇视法轮大法,趁机恐吓他们。说炼法轮功有多大多大的罪,要判多少多少年徒刑等。然后抓住这些学员家属的心理要钱。公开说要想减刑拿一万可减一年,拿的多取保候审都可以。就这样陆海英连哄带骗,使许多不明白真相的法轮功学员上当,交给他们很多钱,但到最后这些学员家属才发现上当受骗:亲人仍旧遭到邪党的诬判。陆英海“生财有道”,根本不办人事。她敲诈勒索法轮功学员家人钱的财,到底有多少数目,已经很难计算。这些勒索来的巨额钱财都被这些中共暴徒瓜分了,从没给受害人开过什么收据,白条也没有。

以上只是极简单的举了几个例子,事实上陆英海所犯的暴行太多了,用罄竹难书来形容也不为过。陆英海这样作恶,真的就不怕报应吗?她的前任国保大队长党殿军就是因为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得癌症暴死。当初党殿军迫害时也是嚣张的不可一世,口口声声叫喊:“我党殿军是共产党员!无神论者!我就是不怕遭报应!”结果呢?当天理真的应验时,他是那样的凄惨与无助,后悔不该迫害法轮功,可是已经晚了。重庆迫害法轮功的薄熙来、王立军不也是这样,当初是何等的风光与狂妄,可现在呢?这种报应难道不是天理昭彰?再看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最后一根救命草周永康现在已经是穷途末路,随时都会落马,遭到清算。朗朗乾坤,神目如电。邯郸这些恶人为何不擦亮你们的眼睛,明辨是非,你们所剩下可以自救的时间真的不多了。你们对邯郸法轮功学员所犯下的虐杀罪行都被记录在案,必将受到法律和天理的制裁。我们坚信:时间不会太久,指日可待!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