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省洪江市曾春梅自述被迫害经过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八日】按:曾春梅,女,51岁,家住洪江市安江镇自来水公司家属处,1998年12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功。1999年后屡遭中共迫害,被株洲白马垅劳教所迫害一年。以下是她的自述。

1999年7月20日中共利用报纸、电视等一切宣传媒体铺天盖地攻击大法师父,迫害大法弟子,破坏大法弟子的修炼环境,欺骗世人。随着迫害逐步升级,我受到了当地中共恶党流氓集团的恶警杨会安、易少东、易忠贤及“610”办主任曾庆文、禹岳军等不法人员以及我单位的厂长张双琳和上一级单位(安江二轻局)主管的迫害。迫害法轮功的责任人李兰木经常唆使我丈夫看紧我,不要跟炼法轮功的人来往,并指使丈夫对我经济全部垄断,三五两天邪恶之徒就上家里骚扰,每天又有专人到店子看我是否在店子里。恶警易少东、610办禹岳军多次向我丈夫灌输着谎言和毒素,我整天都在极端难以忍受的红色恐怖中度日如年。我们当地同修切磋上京护法,还师父清白,讨回公道。我又没路费(经济被丈夫全部掌控),只好将自己心爱的贵重金银首饰(戒指、项链、耳环)全部交给同修去当掉。只当得人民币一千多元,做上京路费。

1999年12月1日,我们当地法轮功学员:我、向金兰、李秀英、禹龙、杨志安、朱己安、蒋咏梅、等八人去北京,我们为了回避公安“610”办等不法人员堵截,我们从怀化坐汽车到麻阳,再从麻阳坐火车到北京。

1999年12月5日到北京站,等我们到了天安门,我就被北京公安恶警违法拦住,并把我劫住押上警车送到北京天安门派出所,并由怀化驻北京办事处姓廖的书记接到办事处里软禁。第二天,恶警易少东、易忠贤、申卫学,李建安、还有蒋姓女恶警等五人把我们从北京办事处非法劫持到当地公安局。在列车上一直将我们反铐在列车座位上整夜,连上厕所都没取下手铐。到怀化火车站下车,当地几辆公安车和恶警梁至胜(副局长)等人还将我们一路非法摄像。到了当地公安局会议室,把每个大法弟子都分别单独隔离搜身,蒋姓女恶警从我短裤内搜走人民币一千多元,连个收据都没有,然后由恶警向培柱非法审我。副局长梁至胜、易少东、杨会安、易忠贤、不断辱骂师父,骂我们父母,强行叫我们在“三书”表上签字,我坚决不配合,因为我们没有错,恶警还抄了我的家,并将我的所有大法书籍、师父法像、《转法轮》精装本书一本,录像讲法全部搜走,家里搜的一片狼藉,并将我非法关押在安江白虎脑拘押15天。

到拘留所对我进行非法搜身,并把我关押到五监房。拘留所命令吸毒人员何安云为首的五名吸毒人员对我进行迫害。迫害手段:行牢规,拜牢门,吃万宝路,我都不配合他们,而五名吸毒人员一拥而上的对我进行拳打脚踢20分钟,还把我两只脚从脚板背至膝盖骨处全部踢青,继后又将我的头部往铁门上猛撞。我头部被撞起很多伤疤,再后又将我三次打翻在地,半天爬不起来。我还是没有向邪恶妥协配合他们要求。

第二天早上,值班狱警对何安云牢头讲:“你们不行,五个药鬼子都搞定不了一个法轮功顽固派,明天再把曾春梅调个号子。”何安云当时就说:“算了,我们这么打她骂她都没还手,还劝我们改邪归正做好人。”

大约在拘留所的第五天零时,我与其他同修(廖春梅、丁满珍、唐姐、牢头何安云)我们几人炼功打坐,被当日值班警察杨英铁、段恶警(现已遭恶疾,死于顽症)将我们脚铐一个小时。

在我拘留期间,公安恶警易少东和610办主任曾庆文一伙对我丈夫施加压力和恐吓,并强行要罚款一万二千元,不然送劳教和封我的店子,当时在邪恶的恐吓淫威下,我丈夫东借西凑了七千元现金,连个正式发票都没有,打了个白字条,还差伍千元,恶警易少东强迫我丈夫打了个伍千元欠条交给了易少东手里,至今欠条都没有归还,而且还恐吓加诱惑我丈夫在“三书”表上签字担保。

2000年元月份,我到同修朱玉安家吃晚饭,第二天被恶警易少东引诱加欺骗,我丈夫又把我骗到公安局,并叫我交待在朱玉安家做什么,非法审我,并非法拘留15天,我以绝食反迫害,绝食七天由丈夫接回家。

2000年9月11日晚上,因我与同修杨春兰上街粘贴《揭露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真相资料,和当面讲真相发资料,而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当晚在中山园村被安江公安110警车劫持,绑架到公安局后,公安恶警易少东、杨会安、副局长梁至胜辱骂师父,非法搜身。当夜就被他们非法劫持到洪江市白虎脑看守所进行40天迫害。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甚至连家人都没得到任何通知的情况下,秘密于2000年11月21日上午把我劫持到株洲白马垅劳教所进行迫害一年。

在株洲白马垅劳教所期间,我经历了非人的迫害,全天24小时监控,不能与同修讲话,在强制转化班上,恶警采取各种流氓手段对我们进行肉体上的摧残,精神折磨,长时间超负荷劳动,体罚,强行洗脑,长时间坐小板凳,不准大小便,剥夺睡眠,强制转化。2000年5月因在蒋咏梅家观看师父讲法录像,被公安指示安江二轻局李兰木用欺骗手段将我传讯到公安局(时间晚上七点到十二点)这期间我一切都不配合邪恶对我的迫害,骚扰,让他们迫害借口与阴谋破产。

2004年10月份左右,上午10点钟恶警易忠贤、王文彪及610办恶人向庆华非法闯入我店,将我的大法书籍、明慧周刊、真相资料非法在我店子里非法搜走,更可恶的是将我进货发票也充当资料收走,还非法在我店子里非法摄像,并非法劫持我到公安110警车。在店子里几个人强行绑架,并将我的大拇指扭伤,并非法拘留15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