溶入正法修炼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八日】我是九六年得法的弟子,在十几年的正法修炼中,从刚得法个人修炼到正法修炼,经历了风风雨雨的考验,在看淡名利情的实修过程中,有过剜心透骨的思想冲击,也有过看透名利情后的宁静和洒脱。在大法遭到迫害后,在证实法的过程中,也曾在邪恶环境中,时时刻刻面临被抓被关、在怕心中煎熬,也有通过在法上提高,用强大正念解体邪恶后的天清体透的感受,跨过的一关一难,都离不开师父慈悲呵护。

是大法的博大法理把我一个弱不禁风的女子,变成具有强大正念的慈悲众生的大法弟子,这是大法造就的一个新的生命,这是伟大师尊的慈悲。如果没有大法,我可能活不到今天,如果没有师尊对我这个小小生命的慈悲,和法身的保护,我就没有修炼的机缘,再次感谢师尊慈悲的救度。

1、苦难的童年

我出生在六九年,那苦难的年代,由于邪党接二连三的搞运动,我的家庭非常贫穷,又因兄弟姐妹多,几乎连三餐饭都无法吃饱。童年的记忆中,母亲常常流着眼泪用糠麸子喂着不懂事的我。大哥为了一家人能填饱肚子,去捡瓜皮,摘野菜,却被扣帽子说走资本主义路线尾巴,抓去坐牢。侄儿因患疾病无钱医治,丢掉性命,大嫂见侄儿惨死,丈夫又坐牢,急病交加死在医院,大哥见妻儿已死,生计艰难,就在大年初三跳入长江。母亲白发送黑发,多层打击下,喝药自杀身亡,父亲饱受创伤,身患重病离世。不幸的童年使我尝尽了人生的酸甜苦辣,可更不幸的事,失去双亲后我又身患心脏病,在这种逆境我渐渐的长大,我常常感叹人生:为什么善良人却遭受厄运?人活着究竟为了什么?人来到世间究竟是为了什么?没有人告诉我给我答案。

2、得法

在苦难中长大的我成家后,又因为工厂的经济效益不好,丈夫学做生意,导致道德败坏,经常不回家。身受创伤的我再一次陷入了绝望,对人生失去了信心,后在一个朋友的鼓励下,出外打工,四处流浪。

这时修大法的缘份到了,一天夜间我做梦,师父点化我,要学唐僧去西天取经。在师尊的法身安排下,我无意间乘坐火车时晚下了一个站,当我在异地住宿时,看见旁边一个书店,当我翻开《转法轮》,师尊博大的法理正是我多年追求的真正答案,也是很多变异佛教解释不了的超常现象。我看着这本书,泪流满面,当时我悟到,不幸的身世,是造就我得法的因素,苦难的童年是让我看淡人世的名利情,我终于明白了人活着的目地,是要在人世间,吃苦还业。我暗下决心,无论日后怎么艰难,我一定要坚修大法到底,法就这样在我心中扎下了根。说来也巧,也许是我动了这一念,慈悲的师父当时就为我净化了身体,我上吐下泻,胃病一下子就好了,大法的神奇,使我坚定了修炼的信心。

随着静心学法,提高很快,一天夜间,我亲身感受到自己坐在一个旋转的飞机上。一下子升到了半空,后来经过学法才知道这是法轮。还有一次,学完法后,我感觉自己身体越来越高,非常巨大,总觉得行人是蚂蚁一样很小,后来才得知是我的身体在另外空间逐渐扩大容量。学法后我的思想已经发生了变化,我不再沉浸在过去不幸童年的创伤中,也不再因婚姻不幸在痛苦中煎熬,我知道人活着要返本归真。

3、过关

我带着修炼人的慈悲和宽广的胸怀,从内心原谅了丈夫的种种不足回到了家,我决心用慈悲的心态改变这个原本酷似地狱的家。谁知一進门丈夫和另外一个女人明目张胆的住進了我家。面对突如其来的事情,我平静慈祥的心态一下子又翻腾起来,当时人心受到强烈的冲击,当时一团火就涌上心头,一种被人侮辱欺骗的怒火在心中燃烧,而师尊的法理一遍又一遍的在我耳边响起,我一定要忍住,不能跟丈夫冲突打闹。

刚大法书还没看完的我,虽然是忍住了,但确实是含泪而忍。心中暗想,我对他一片真诚善良,他却不顾及,我难过冲动。这时大法的法理一次又一次的洗涤了我那颗不平静的人心,我一边背着《修者忌》,心中想我一定要做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真正修炼人。我慈善的态度没有改变丈夫,他和那个女人也怀了小孩,丈夫一再提出离婚,并告诉我他要房子、小孩及家产,什么都要……我想修炼讲缘份,修炼人不求人间的温暖,但为了小孩和老人,为了对社会负责,我不能离婚。丈夫用了各种欺骗方法,气我让我主动离婚,为了让我主动放弃这个家,他竟然在大年初一叫婆婆不让我吃饭,婆婆也不敢当家。在大冬天的三十晚上,不给被子盖。在这种情况下,我感觉自己真的在这个家再也待不下去了。

无奈中我看着三岁的小孩,悲从心中来,想自己从小无娘,小孩这么小也面临没有娘亲照顾,眼泪就掉了下来。听着婆婆和小孩的哭声,我就这样被迫离开了家,到了打工居住的破房子里面,四周冷冷清清,想起别人一家人团团圆圆,热热闹闹,而自己象乞丐一样,又没有一个人可以说说心中的苦,心中很揪心。想起从小失去双亲那一幕又一幕惨景,如今丈夫无情的粗暴面孔,一次又一次的欺骗,心中非常难过,特别在过年大节的,哪里有米饭卖?无奈中有一家小卖部中午开店了,我手中的钱全交给了丈夫,只有几元钱,只能计划买一元钱的快餐面,初三过后再去找工作。

我一边吃着快餐面,一边来到大雪冰冻的湖边,暗下决心,我今天一定要打坐一个半小时,不然对不起我这个快餐面。虽然修炼的路上面对现实是真的好难过,但是大法难得,无论怎么艰难,我都要实修到底。丈夫一再坚持要家财、要孩子,等等,我想起师尊在《转法轮》中讲,要看淡名利。丈夫是个脾气不好的人,如果和他协调好说是解决不了的,除非吵闹打官司。作为修炼人,只有放弃,就这样我没有和他吵闹,被逼离婚了。一瞬间我变得一无所有,离婚女人名誉受损,房产经济失去,最担心的是小孩可怜。就只带了一本《转法轮》和他办理了离婚手续。

4、溶入正法修炼

一九九九年,大法遭到迫害后,大法弟子纷纷走出来维护法,邪恶当时伪造的自焚事件,我一点也不清楚,但我凭着自己切身修炼过程中的体悟,深信大法是最正的。由于婚姻刚刚离异,当时也没悟到是一种经济迫害,丈夫要什么,我就放弃什么,所以在这个阶段中,我身无分文。在这迫害的同时,我唯一可以依靠的姐姐,身染重病,生命垂危。大法遭迫害,我面对世人的不理解,姐姐的担心和埋怨,只有继续出外,流浪为生,没隔两天都要奔波,每天面对的是陌生的街道和陌生人群。在这段艰难的日子里,我并没有放弃心中对大法的正信,而是把讲真相溶入生活之中,充份利用自己乘车、坐船的便利,无论我走到哪里,我都以聊天各种形式向身边的人讲述大法的美好,经过与世人的生动的讲述,很多众生被我苦难的童年,修炼的慈悲舍弃名利,被感动的泪流满面,并当场表示以后要修炼大法;有的当场要看书炼功,有的已经成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有一次,我在旅店和几位大姐同住,我以聊天形式,一步步讲起修炼的经历。当晚几位大姐深受感染,三个人听着一直要求我讲到天亮,临走时拉着我表示以后有空一定要看法轮功的书。无论我走到哪里,我就讲到哪里,全国的大中城市留下我讲真相的声音,由于我和同修没有来往,没有真相资料的来源,只有靠手写,于是我走过一个城市,就写一个城市……

后由于我有点钱,就回到了家乡,买了一间小房,在我家门前捡到一张自焚真相的传单,从此讲真相就更加得心应手。我便主动和本地大法弟子联系上了,通过学法明白自己一心想自己修炼、早日圆满是一种私心,看了同修为我送来的师父讲法和后期经文,才明白自己的责任重大,自己个人的提高虽重要,可是救人更重要。于是我便邀请同修和我配合,以卖东西等多种形式走入周边,向农村周边大量的讲真相。

由于接触了很多的新老同修,我们就建立了学法点,同修遇到了问题就拿出来切磋交流,效果很好,每三五天后,我们集体配合,面对面的讲和发。由于大家在法上提高很快,做证实法的事很积极,资料供不应求,我们就用手写,口讲,后来我就有了想自己动手做资料的愿望。也许有这一念,师尊就安排,当时环境紧,同修没地方做资料,就搬進我家,从此我学会了打印技术。那时没有资料出来,我就自己写资料,我们成立了资料点,资料有了来源。

为了救度更多的众生,我们就和其他同修联系,共同建立了很多的学法小组,鼓励大家共同做证实法的事,过程中,我都把自己当作炼功人,时时刻刻用法对照,找出不足,并及时修正。遇到了干扰都能在法上交流,如有大法弟子遭迫害,我们都积极参与发正念,

5、协调整体 解体迫害

由于当时环境邪恶,有一名同修遭到邪恶绑架,当时形势比较紧张。为了彻底否定邪恶的干扰迫害,我便和家人立即骑摩托车去通知同修前来开交流会、发正念,骑到半路车胎破了。下车后我想:向内找,保持纯净心态去通知同修发正念,营救同修这是在法上,应该不会有问题,那为什么出现车胎破了呢?这不明显点化有漏吗?

静下心来向内找,发现自己和被抓的同修有情,同修被抓了,我非常着急,再仔细向内深挖,发现自己还有一颗隐藏很深的怕心,帮助营救同修是想到自己是本地协调人,如不制止迫害,总有一天会迫害我,多么自私不好的怕心!我立即修去怕心和人情,归正心态,我要营救同修,后又悟到不是为了救人而去救人,应把证实法、救度众生摆在第一位。

基点纯正后,这个交流会很顺利的召开了,同修基本都来了。通过交流切磋,大家整体在法上认识到,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就是对大法、对大法弟子整体的迫害,无论同修有什么执著与漏洞,也绝不接受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我们就按师尊的要求利用破除旧势力的一切安排的形式,不仅要解体邪恶,同时要证实法,维护法,救众生并利用营救同修这个形式大面积揭露本地邪恶,广泛的向司法系统及身边的众生讲清真相,并曝光六一零作恶的暴行,全面解体邪恶迫害,只重过程,不执著结果。目前本地同修出现迫害,我们整体同修向内找,邪恶之所以敢于在本地作恶,证明了本地在另外空间有很重的邪恶因素,是不是大家对本地的发正念不够重视。

师尊曾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讲法》中讲:“你清除你自己思想中的,那是在你自己身体范围之内起作用的,同时你要清除外在的,那与你所在的空间是有直接关系的,你不去清除它们,那么它可不只是迫害你、抑制你,它还要迫害其他的学员、其他大法弟子。大家知道,中国大陆大法弟子遭受的迫害够严重的,所以每个学员都必须真正的清醒的认识自己的责任,真正的能够在发正念的时候,静下心来,真正的起到正念的作用,所以这是极其关键的事情,极其重要的事情。”

理解师尊讲的这段法,大家整体在法上认识到正念的作用,并意识到本地区正念一定要真正的重视起来并做好。同时大家都向内找,是不是整体执著于协调人,很多正法事都由协调人去承担,从而使协调人忙,没有时间学法,让邪恶钻了空子。人人要把自己摆在大法中,不能等,不能靠,人人为做证实大法的事主动去参与、去配合、去协调,每个人都走出证实法的路来,整体才会升华上来。认识到这些以后,整体就高密度持续发正念到十一点。正念显神威,第二天一大早,大法弟子闯出洗脑班。

还有一位大法弟子遭到迫害后,我们通过共同交流,在法上有了一定的认识,不是为了营救同修而营救同修,虽然我们全盘否定旧势力对同修的迫害,但迫害出现了我们要更充份的利用迫害事实向身边的亲人、众生大面积的讲真相,从而达到证实法、救度众生,解体邪恶制止迫害的目地,只重过程,不执著结果。我们集体开始营救同修,有的同修将迫害事实上网,有的同修写揭露本地邪恶的文章,有的给遭迫害同修的亲友以关心探望去讲真相,有的给公检法、政法委打电话,利用各种方式讲清迫害真相。再配合集体整点发正念。该同修由于邪恶高压迫害,尽管一时承认自家有电脑、打印机,但还是在整体全盘否定迫害的正念加持下闯出洗脑班。

在本地有多例都在整体配合下很快正念闯出,并能利用迫害事实向众生讲清真相。由于同修们溶入整体,所以学法的环境开创的非常好。

6、大法圆容一切

在正法修炼十多年来,处处能感受师父的呵护和大法的神奇。回想这段修炼过程,我由个人修炼放弃名利,变成身无分文,目前又由正法修炼,经济上反迫害,使我变成了拥有房产、存款、小车。但是这一切都是站在为了证实法的纯正基点,作为修炼人悟到,当自己真正溶入法中时大法就展现无所不能的威力。只要大法弟子心态很正,思想能在法上认识法,按法实修,溶入法中,大法神迹就会处处展现。大法弟子就会神通显出,运用自如。

让我感受最深的是,做房子之后还发生了一件事,由于做房子钱用超了,一时遇到经济的困难,家人因工作外出了,这时家中就只剩下几百元存款。因卡失效,一时取不出钱,眼看过年要生活,没一分钱开支怎么办呢?我身为大法弟子不能找亲人借,不想让亲人认为炼法轮功的穷,也不想找同修借,以免干扰别人修炼,怎么办?作为修炼人遇到问题向内找,是不是自己执着房子金钱?当时资料点、学法组都在我家,显得房子太小,又不方便。为了给正法修炼创造条件,才做了这个房子。感觉自己的心态还是很纯正的。那邪恶为什么会干扰呢?

这时我回顾自己这几年修炼状态,一边想,我是大法弟子,既然自己根本不执着金钱、房子,发自内心是为了维护大法,为了救度众生,做什么事应该是很顺利的呀,毕竟我是来世间助师正法的大法徒,救度众生的使者,世间上所有的一切事都应围绕正法转,大法弟子只要心态纯,为做证实大法的事,站在法上,世界上所有钱和其他物质都应随我所用,如果出现了障碍,那就是干扰。根本也没去发正念,思想上就这么一想,真没想到,过几天我哥哥突然拿着存折跑到我家说:“快点去取钱”,并告诉我密码多少多少。我非常奇怪,因为平时我哥对钱十分看重,心想他不可能主动借钱给我用,我疑惑的看着他送来的存款,不可能发生的事实,却实实在在的在眼前展现。但我内心明白,这一切决不是凑巧,深深的感受到是慈悲的师父呵护,帮我一次又一次解决了经济难关。后经了解得知,因为父亲以前留给我的土地,本已经给了钱,突然涨价一亩一万元,才知道每个人的土地增加补到了一万元钱。其它地方的土地都没补钱,而只有我居住的这个湾子土地补了钱。按法对照,实修自己,法就无所不能,也是超常的。

同修们,在正法的最后时刻,希望大家都要珍惜修炼的机缘,放下人心,坚持实修,配合整体,开创好各项救度众生的项目,更好的广救众生,圆满随师还。由于修炼层次有限,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