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万古圣缘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八日】我于一九九四年秋天得法,开始时很精進,每天听法、读法、背法,炼功,一有机会就洪法,遇到问题时,能用大法弟子的心态去对待。常常发自内心的快乐,觉的今生今世得遇大法,真是太幸运了!走路轻飘飘的。当时唯一的遗憾是:一九九四年春天师父在石家庄传功,我在医院实习,回学校听到消息时师尊已结束办班。

下面是我最近几年的修炼心得:

一、不用人心对待同修

二零零五年夏天,我因参与营救同修被绑架,期间一位经常交往的同修在外面忙着四处找其他同修分析我被迫害的原因,无意中泄露了不该泄漏的信息,造成很大的损失。而且还带着她不修炼的丈夫到我家说了很多不该说的话,什么“一定得判”,“找谁也没用”等等等等。我丈夫生她的气。两个多月后,在师尊的加持下,我被劳教所拒收。可回到家发现同修们都躲着我,丈夫也不象从前那样支持我和同修交往了,并对同修总是带着偏见,去寻找人家的缺点。

我也在同修的误解中,很长时间精神不起来。想系统学一遍师父讲的所有的法,但是找不齐。那就看《转法轮》吧,一看就睡过去了。就想着要不每个整点都发正念吧,结果接近整点十来分钟时就睡过去。每天被常人中的琐事缠绕的很累,总想学法,却总是学不到。

时间久了,心里就有了一些不平衡。我想当初无论哪个同修刚从黑窝里出来,我知道了,都会赶紧找齐师尊的讲法送过去,鼓励同修赶紧学法走出魔难。可现在我遭到迫害了,怎么都这么对我?而且当时通知我们去营救同修的协调人后来得到消息,国安已经准备好抓人了,却没有通知我们,只是他们本人没去。越这样想,处境就越糟糕,跟同修的间隔越来越大。

有一天终于想明白了:同修是修炼中的人,人为了维护自己的什么,难免会伤害到别人。我为什么要和同修计较?要是常人这么对我,我不会放在心上,还会想着如何才能救的了他。为什么同修做错了事,就不能原谅呢?又为什么那么看重同修对自己的态度?为什么对同修的误解和打击会那么的耿耿于怀?同修不是师父,正法中师父说了算。而师父是洞察一切的。所以我又有什么可怕的呢?这件事情发生,是要我提高层次吧。所以,我要变坏事为好事,修去该去掉的东西。

深挖下去,发现自己从前和同修交往时,是带着很重的人心。象是常人中的好朋友吧,经常有一些修炼之外的交流和交往,有时会可怜同修的处境,干涉同修的私事。有时候还会不修口。因为情的介入,就使同修之间的关系不再是那么清纯、澄澈。因为用人心对待同修了,所以同修也表现出来人心对我。同修是自己的镜子。

这样一想,茅塞顿开,我马上回想起同修很多做的好的地方,发现同修原来已是金光闪闪,只是个别事情没做好而已。间隔顿消。丈夫对伤害过我的同修也不那么耿耿于怀了。

二、去疑心、自卑心

二零零八年夏天,我迁居南方。这座城市没有任何认识的同修。有一位初中同学也修大法,在相邻城市,在遭到严酷的迫害后,怕心很重,不敢经常上网,每年的神韵晚会的光盘也是我从老家带来给她。来这里两个月后我买了电脑,建立了家庭资料点。从前家乡有同修曾跟我说:邮箱不是谁都能建立的,下载神韵光盘必须得是每个地区的大资料点。只有一位同修建议我写信说明情况。结果非常幸运,我收到了明慧网下载的地址。而且在第一次下载神韵的整个过程中,我看到师尊的法身坐在大莲花上,在电脑的上空,很大,看护着我和我的法器们。在没有同修的城市里,我依然可以把精美的神韵光盘传递到众生的手中。看着众生发自内心的笑容。

第二年,从我这里拿原始资料的,已经多了一位本地同修。他们的资料点被破坏了。我想这次承担的责任大了一些,尤其是要及时为同修提供神韵光盘的母盘,以使这个点的同修跟上当地同修的進度。所以早早的就给明慧同修写了信,说别忘了发给我们地址。但心里却不太踏实,觉的法会交流文章写的没跟上正法進程,而且只有我一个人投稿了,会不会明慧同修觉的我们不够资料点的级别啊?不发给我们怎么办?每天被这执着心带动着,想来想去的。结果老家的同修都在发放光盘了,我们还没收到下载地址。我的自卑心又冒出来了,邻市的同修来取母盘了。我说:“还没有,白让你跑了一趟。”

同修回去后,我赶紧学法,发现除了自卑心之外,我还有疑心,还有很重的怕被同修怀疑为特务的心。我在老家遭迫害出来后,发现本地很多同修听信了谣言(有些说法是国安特务利用同修之间的间隔制造出来的),防着我,让我很受打击,似乎来自同修的伤害远甚于看守所那些非人的折磨。再遇到什么事就把自己摆在一个被怀疑、受污蔑的位置上。这完全是旧势力强加的东西,我从此不再认可它。还有一颗讨好本地同修的心,希望能被本地同修认可,结果人家除了要资料和修电脑需要我帮忙,别的事都对我很保密。其实我们已经迁居到这个城市,希望能够溶入本地的整体之中的。

还发现自己有一种负面的思维,要知道明慧站内信箱每年不知多了多少个,要回我们的信也需要时间啊,怎么就不往好处想想呢?是我自己的执着形成了一层黑黑的物质,障碍着明慧同修看到我们的信。我发正念,把这些心全放下,同时又写了一封信给明慧同修,并请师尊加持。第二天,打开信箱一看,明慧同修发来了下载地址。我双手合十谢谢师父和明慧同修。

接下来,又有新同修出现,还有很多常人等着向我们要晚会光盘,甚至一些老教授想要找齐历年的晚会光盘,因为大家知道这是全世界最好的演出。我又写信想寻找零七年、零八年的晚会下载地址,因为从老家带来的盘中马赛克很多。同修回信说已不再提供从前的晚会录像。这一下自卑心又泛起来了,而且发现对老家的有些同修意见很大,觉的他们不负责任,明明可以传递分块文件自动纠偏,非得每个点上只给几张刻好的光盘。复制来复制去,就成了现在的样子。后来要求传递镜像,传给我们的也是合成好的镜像,有时候刻录速度快时,效果也不理想。觉得是同修搞的神神秘秘的,借以在同修中抬高自己的地位。通过站内信箱和家乡同修交流,一位同修说我太执着了。

反省自己,的确是这样。那段时间我非常想找到从前晚会的下载地址,除了给老教授们收藏,还隐藏了自己的一颗心:神韵晚会是师父带着做的,我也想把历年的晚会完好无损的保存下来,想看的时候就拿出来看一看。其实师父就在我们身边,该我们学的、该我们看到、知道的一样都不会少。只是我自己的执着心不去,被旧势力钻了空子。老家的同修一定有他们的考虑,比如很多分资料点的同修年龄偏大,一般是退了休的,再让他们学习合成文件,或许会遇到困难。再说我对同修发出这样的想法,不是在给同修制造障碍吗?这种魔喜欢的事情我可不想做。去掉那些为私的想法,回头看看,觉的家乡资料点的同修其实很辛苦,也很了不起。而我自己也去掉了爱抱怨的心。

今年下载神韵,我提前写了两封信,可还是没有在第一时间收到下载地址。疑心再次泛起,我想是不是这个邮箱有问题了?查阅过年时给师尊发的贺卡,好象也没发表,越想疑心越大,想着是不是信件中间被截了?赶紧修改了邮箱密码。同修和周围的常人不停的询问晚会光盘何时有,越问我就越着急。但这一次非常清楚就是自己的执着心形成的障碍,那么多,学法吧,打坐中疑心泛起时就排斥它、消除它。不知什么时间,头脑一下清醒过来,觉的这一切都是假相。再次打开邮箱,我被震撼了,眼泪瞬间流了出来:我写了两封信索要地址,同修居然回了两封!每天全世界这么多大法弟子写信,明慧同修的辛苦程度可想而知!我因种种执着心不去,无形之中又给我们的整体带来了干扰。我再搜索过年时发给师尊的问候,搜索到了我们学法小组发给师尊的祝福,而且还是正月初一那天发表的!只不过贺卡没发表,而大家当时都没注意看文字。再看看那张贺卡,的确在制作上有些问题,图片名都是剪切之前的图片所在刊物的名字。

所有的疑团都解开了,去掉了疑心和私心,也学会了站在同修的角度,正面思考问题,感觉到身体干净了很多。

三、在工作环境中讲真相

在家乡时,讲真相是最坦然的。因为同事、亲朋好友都知道我是大法弟子,所以见谁都可以讲。医院的领导用尽了他们能用的办法,发现都不能诱惑或者吓住我,也就不怎么管了。有一次被病人恶告,医院领导把我叫去,嘱咐我以后当心点,别闹到他保护不了我了就行。后来,迁居到这座陌生的城市,觉的谁都不认识,很多情况也不清楚,就尽量不暴露自己的身份,从第三方的角度讲真相。

时间久了,发现这边的人很相信中医,所以开始学着给病人开中药。当时我想:凡是吃过我开的中药的人,都会接受传统文化,从而有机会被大法归正。找我看病的人一下子多了起来,而且看我空闲时都想跟我多说几句,我趁机给他们讲大法真相,再送给他们神韵光盘,从宫商角徵羽对应脾肺肝心肾的角度,告诉他们好的音乐、舞蹈能直接调节人的脏腑功能、净化人的心灵,他们都会非常感激的接受。据说我开的中药效果出奇的好,所以很多人私下里猜测我到底是谁的研究生?最神奇的是,每遇到一些现代医学很无奈的病时,从前哪怕是只看过一眼的中药处方,都会及时出现在我脑子里,并且会告诉我其中的每一味药它所入的脏腑、所起的作用。我知道,这是师尊开启了我的智慧。

去年,我又换了工作单位。这里的小护士们都是经过挑选的,长的很漂亮,也很爱美。但是这家医院有着活摘大法弟子器官的罪恶,并且已被国际社会曝光。这些小女孩们值夜班时经常会莫名的害怕;她们说有时候白天走在人少的地方,也会突然感觉毛骨悚然。我告诉她们关于器官移植的事情,她们很震惊。送给她们神韵光盘、护身符,劝她们退团退队,她们都会很接受。她们有了烦难事会跑到我的办公室诉说,我就用大法的法理开导她们,尤其会告诉她们在性的方面不能随意,这样会减少很多痛苦。她们很感激,有两个女孩子看完神韵光盘开始听师尊的讲法录音了。我也会在每次发正念时,清除阻碍同事明真相的障碍,有时候会很明确的感觉到:她们真的是我世界里的众生,所以她们对我会那么的依赖和信任。后来我被恶告,全科室的同事都用各种方式保护着我,我为众生明真相后的善举而感动的落泪了。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