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营口市尹增业自述被绑架判刑遭遇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八日】辽宁营口市法轮功学员尹增业年逾七旬,在二零零八年因散发真相传单,被便衣警察绑架,之后被非法判刑三年,被大连监狱非法关押。以下是他的自述:

二零零八年九月一日上午,我去市东郊一个居民区散发法轮功真相传单。正在胡同里往住户的窗台上放时,一个距我大约二十米远,三十岁左右的男人拿起了我刚才放在窗台上的传单。当他看到是法轮功的传单时,就叫我站住。本来当时自己可以骑车走脱的,但由于放松了警惕,也没在乎,于是就站住了。不料这人却是一个便衣警察。他一下狠命抓住我的手腕,同时掏出手机给老边区的派出所打电话。就这样,我被带到了老边派出所。

派出所里有三、四个警察,他们强行给我拍照,并且还抢走了我随身携带的一串钥匙和所骑的自行车。而后又拿出几张印有表格的空白纸强迫叫我签字。我不签,否定他们的迫害

见未达到目的,他们气急败坏,极力的整治我。他们首先把我带到拘留所,随后私闯我家进行非法抄家,抄去了我的私有财产——大法书和大法资料。之后,他们又把我转送到了看守所。在这期间,老边区法院还对我进行了非法庭审。

庭上,他们出示了在我家抄来的大法书和大法资料,并且仅仅凭着拥有这些指导自己修心向善、健康身心、回升道德的书籍和资料而判处我有期徒刑三年半。

我被送到了大连入监队,后又被押到大连监狱服刑。狱中,狱警三番几次的找我谈话,意欲转化我,让我放弃信仰。面对他们的一次次转化,自己每次都是义正词严:“所谓的转化无非是两极——要么是由好到坏;要么是由坏到好。我是好人,你叫我转化,那就是叫我由好人转化成坏人,然后去杀人、放火……我想,你们肯定是希望人好,对不对?人应该是有良知的,你们应该好好想一想才是。”后来新调来一个周姓的监区长又找了我几次,见自己态度坚决,也就渐渐的放弃了,直到期满回家。

被关押期间,尽管我身体没受到其他同修那样的严刑拷打与折磨,但作为一个七十几岁的残疾老人(小时候得过小儿麻痹),仅仅因为散发了几张使自己身心获益的法轮功真相传单便被警察强行抓进派出所、拘留所;仅仅因为拥有指导自己修心向善的法轮功书籍和资料便被法院冤判有期徒刑三年半。这对于一向遵纪守法、本份从善的我,莫名其妙的遭受这种牢狱之苦,给自己的身心带来了极大的打击和伤害;精神上的创伤更是无以言表……

如今自己虽然已经获释了,但被非法关押时的阴影却成了一个挥之不去的梦魇时时笼罩着自己。我百思而不得其解:为什么做好人要被抓?为什么修心向善要被转化?这个社会到底是怎么了?这个国家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