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协调和技术中修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九日】我是九六年开始修炼大法的,今天,我想和大家交流的是在协调和学技术两方面的修炼体会。

一.在协调中修好自己

迫害开始后,来我家的同修就一直来往不断,谁有心性上的事、少东少西的,都来找我,由于我有个爱面子的心,同修的要求不好意思拒绝,虽然也有怕心,但还是尽力的去帮助解决,随着和同修的交流多了,我的怕心也去了很多。所以我时常说:我的修炼就是师父拽着我,同修推着我往前走。在修炼中,帮助别人就是在帮助自己。例如:迫害开始时,师父的经文下来了,由于印的份数少,每个同修一份,不够用。我就一份一份的用笔抄写,抄写完了,我再一字一字的对照(怕抄错了)。每次新的经文下来,多少个同修没有,我就要抄写多少遍(头脑中根本就没有要买个打印机的概念),对照多少遍,有许多经文等我做完这些,我就能背下来,我的字也练的越来越好。所以,我一直没有任何怨言的做着,好像这是我的责任,我就该这样。这对我的学法修炼打下了很好的基础。这种状态一直到前几年,随着资料点的遍地开花,家庭资料点的建立,才结束。

这样一来二去的,我就成为同修心目中的协调人了。可在我自己的心里,我从来就没有把自己当成协调人。记得在上学时,有一次户外劳动,老师叫我负责领同学干活,可我支配谁谁不干,最后就我自己干。从此,在我的头脑中就产生了凡事要自己动手的习惯。这样别的同修安排的正法的项目,我都能主动配合好,所以同修也愿意找我配合。这种观念在另一面又阻碍着我,我在正法中发现的问题,不能得到及时解决,致使被邪恶钻空子,有好几位同修被邪恶绑架。

和我接触的一个同修华(笔名),在证实法中,做得很好,经她建立的资料点就有好多个。由于和我一样,有证实自己的心,在与同修配合上有一些问题。同修找到我,叫我跟华交流交流,说华自己说:她要独霸当地。因为我也有证实自己的心和干事心,同修才找到我说这些的,可我没有向内找自己,就直接去找华。与华交流时,我自己认为心很纯净,都是为了同修能走好正法的路,相互配合好多救人,结果华就不再与我接触。我几次企图找她,都放不开情面,怕同修华不给我机会(不是真正的为同修安全负责)。就找其他地区的同修与华交流了几次,也没有达到让她向内找自己的目地,因为我们都没有对照法找到自己的心(即使向内找了,也不彻底),就一味的找同修的问题,有时还背后里说同修的不是,执着同修的执着。此问题持续了半年没有得到解决,最后,五个同修被绑架(已回来三个)。

就因为自己修的不好,没有帮助同修,最后给证实法带来损失。当时因为自己有情面,而没有找同修再多交流几次,最后同修被迫害,自己有责任。我到邪恶的黑窝近距离发正念已经坚持近三年时间,就是从那时开始的,但现在去近距离发正念已经不是当初的目地了。

我个人认为:要想真正的把同修协调好,修好自己是关键。凡事都找自己,要想改变别人,首先向内找修好自己,只有自己在无执无求的纯净心态下,真正的为了法负责,为同修负责,为众生负责,一切的一切都心想事成。

真正为同修负责,还体现在为同修的修炼提高上。有一同修找到我说:他想买一台电脑,学上明慧网。并且说:将来的《明慧周刊》也得自己做,同修都给我做了十年了,浪费了同修多少宝贵时间,咱们都知道多学法,可同修有时间吗?都是修炼人,为什么咱们就得别人帮助,咱们帮一下别的同修不行啊。我一听同修的提高的很快。我说:“那咱们就一起买回来,我一块教你行吗?”他没有丝毫犹豫的答应说:“行啊,但我怕学不会。”我说:“只要咱们心正,一切都阻挡不了咱们的路”。

第二天,我把电脑、打印机等所需用物一下买齐送去,并告诉他,我休息就来教你。可第二天同修来告诉我,他一看打印机就害怕,法都学不進去了。同修的意思我很明白,由于怕心,他想退却,但他没有直说,我也不吱声,我知道这是同修在提高的过程中的表现。

第四天,这个同修就给我来信,叫我去他家一趟,我下了班就去他家,推开门,他的儿子、妻子都在屋了,在等我,每个人的面部表情都很低沉。同修的儿子开口说:“我爸这么大的岁数,他能学会上网就不错了,应用打印机他根本就学不会。”同修在一旁绷个脸,也不吱声。我说:“我既然能帮他买回这些东西来,我一定能把他教会,这一点你们不用担心。”这时同修的妻子说:“七二零”后,同修被邪恶绑架,在看守所迫害了一个月,她在家就哭了一个月,那时日子都不能过了,这刚刚平稳了几天,可不能再有问题了。我知道这是同修的怕心,也给家人带来了怕。我一边求师父加持我,解体邪恶的旧势力,企图利用同修的家人阻碍同修修炼提高的因素,同时对同修的家人讲真相,并且告诉她,自己也被迫害好几年,几岁的孩子自己在家里过了好几个月,这都是邪恶对我们的迫害,所以我们以后一定要好好的走正路,对自己负责,也对自己的家人负责。同修本人此时也有了一些正念。最后同修的儿子和妻子一看,我说的都在理,也理解他们,也没有什么可说的,就指着打印机说:“反正,我家不能有这东西。”我说:“那你给我点时间,我得找地方放这些东西呀?”他儿子说:“放你家呗?”我告诉他我和女儿住在妹妹家。这下他们不再说什么了,就默认让我暂时放在他家。我走时告诉他们,别着急,我会尽快解决这个问题的。

回来后,我告诉自己,一定要帮同修攀上这个台阶。我经过几个类似的事,同修该提高了、因为没有外界及时帮助而被邪恶钻空子、从而阻碍了同修精進的例子。有一个同修要安装“大锅”,收看新唐人电视,开始他要我们给他按屋里,可信号搜索不到。我们看出是他的怕心在阻挡,经过跟我们交流,同修同意把锅安到房盖上,当时已经是晚上了,天很黑,我们说明天早上来给你安吧。可我们第二天再去他家时,他告诉我们他不按了。原来我们走后,他非常害怕,一夜吓的都没有睡。

后来,我们在一起交流此事时,一致认为:如果当时就给他把大锅安到房盖上,即使是我们不给他调出信号,我们第二天再来,邪恶也就不会钻我们的空子,因为这时是我们说了算,你邪恶想挡也挡不住了,而现在的结果是害了同修。我们发现经过交流后,提高上来的同修,在过程中多有干扰,因为同修心性此时不稳,这时如果有同修在法上与其继续交流,加强同修的正念,或在同修心性提高时,该做的都做好了,不给邪恶机会,那邪恶想干扰也干扰不成了,干扰也就解体了。如果被邪恶挡下去了,再叫他提高上来,那得很长的时间。有的就有可能被邪恶拉下去,毁了同修。所以作为一个好的协调人,修好自己及时帮助同修提高是协调人的责任。当然也有的同修正念非常强,就不存在此问题了。

我从同修家回来,就时不时的给同修发正念,清理他空间场的一切干扰因素。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三天了,同修还是没有来找我,此时我的心真的一点都没有动,我就等着同修把怕心修下去,提高上来。第四天的上午,同修还没来找我,我的心动了。心想:“他真的上不来,我怎么安排机子?”这种想法叫我马上否定:“不,同修一定能行”。下午同修来找我说:“机子不用,那不是犯罪吗?你教我用吧。”我说:“好,一会我就到你家教你,你回家等我吧”。后来这个同修又安上了刻录设备,不但自己解决了《明慧周刊》,还承担一部份本地区救人真相资料的制作,和神韵光盘的刻录等。

协调人自己修的好,走的正,才能更好的协调同修修的更好。就圆容明慧写稿一事来说,前几次征稿我不但自己写,还多次在学法小组上、信箱里和大家交流写稿的意义,怎样写等,这样有很多同修写稿。而这次由于自己都认识不足,到最后才写,在学法小组上谈论此事,同修说现在晚了,想写也不赶趟了,虽然我告诉大家,赶趟你写吧,我一定给你发到明慧上,但看来要写的人很少。这不都是我的心不正造成的吗?没有督促同修做好,什么叫助师正法,虽然师父讲的很清楚了,但我理解,作为协调人,督促同修做好三件事也是助师正法的一部份。

做协调人很难。我是上班族,每天八小时之外的时间很有限,有时没有我自己能安排的时间,从下班后回到家,家里的同修就你来我往,有时都到十一点了,我法还没学。每天都忙的很,可看不到自己有什么成绩,再加之那段时间与一个协调的同修产生矛盾。我就想放弃协调的角色,心想:“我干什么都行,每天固定时间做我该做的多好。”有一段时间,我就出去打语音电话去了,每天回来很晚,同修都找不到我了。

近一个多月后,我上当地的信箱,发现信箱的信件将近一个多月没有人更新内容,并且当地好几件事需要全体同修配合的事没有人整理,更没有人往信箱里发送了。此时的我一下子警觉了,这样的一盘散沙的,这不是邪恶高兴了吗?师父看着我在想什么?我这不是做了亲者痛,仇者快的事吗?

二.在技术中修好自己

被非法关押回来后,当时的怕心很重,一位给我送周刊的同修叫我买电脑,当时我怕得不行,好像“电脑”是即将要爆炸的原子弹,就急于拒绝,找理由否定。但我知道这是师父借她的嘴在点我,该往前走了,经过半个月的学法修心之后,心里基本的稳下来了:“心想我是大法弟子,就得按照师父安排的路走,既然是师父安排的,我就得去做”。

就在当天,A地的一个同修第一次给我来电话就说:“你来我这一趟,我给你准备了一个本”。我就认为是笔记本电脑呢,心里想:“这师父都给安排好了,不走也不行了。”我马上答应明天就去拿。准备好钱,第二天就坐车去了A地。到同修那儿一问,才知道她给我准备了一本他们当地做的新版的《转法轮》书。我就告诉她我来的目地,和前后的事情经过。在她的帮助下,我就在他们的当地买了一台笔记本电脑,A地同修给我装上了纯净系统,我回来就开始上网了。

由于刚开始上网,什么都不会,连破网软件都不认识、杀毒软件等使用和更新就更不会,每次出现问题,就把电脑拿给一个同修,由于当地能走出来的同修少,会用电脑上网的也少,特别是技术同修根本就没有,电脑每次出问题,听同修说,都得到B地去修,那个B地技术同修很忙。一拿去,就得好几天,我又着急上网。

后来在与C地的同修交流时,谈到了技术问题,C地的同修回到本地后现学技术,学好后又返回教我。在师父的帮助下,我从一个什么电脑知识都没有的学员,成为一名技术学员,现在承担一部份当地的技术项目。

在做此事时的过程中,师父时时在我身边帮着我。例如:《明慧网第五届大陆大法弟子心得交流会》征稿时,由于当时会电脑的学员很少,大部份稿件都集中到我这里,我刚学打字很慢,我就一夜一夜的不睡觉,坐在电脑前打字,打到后半夜,按一个键,那字就一行一行的往上飞,不知不觉,一摞的稿件就剩几份了;在给资料点同修安装电脑的系统时,同修又急着用电脑,有的电脑不是光启,用光盘装,就得现设光盘启动,可我英语单词只认识几个,我每次都是把BIOS打开,一个一个的试,有时这个试完了就忘了,再重试。记得有一次为了找到光启,我试了一夜,最后点那儿,找到的,我也不知道。到昨天时,一个同修告诉我怎样设置光启,我才稍理出点头绪,在这之前,每次都是师父在帮我完成这过程的。

现在回头想想,我当时的状态就是什么也没想:我不会打字啊,或打字慢啊,我根本就没有想过,因为我想也没有用,在我认识的范围内,我就是“最好”的了,没有人能帮的上我,这就是我的责任。师父在《大法弟子必须学法》中教导我们“实际上就是,都铺垫好了,就差你用正念去把这件事情做了,就没那个正念。”由此我悟到:师父要做的事,我们大法弟子就什么也别想,没有任何条件,去做就是了,就应该百分之百的相信,我是大法弟子,一切都是最好的,那就一定能做好。

文章写到这儿,我感觉我写出的东西还有宣扬和证实自己的心,这个东西的根为什么在我的骨子里会那么深?但我会清掉它的,因为写到现在,它已经是摇摇欲坠了,根已经被拔出了,我一定会把它修掉。

这是我在我自己这层次的认识,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