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廊坊市石永平自诉屡遭折磨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九日】我于1998年幸遇法轮大法,大法告诉我要做一个好人、做一个更好的人、有道德的人。随着修炼我的世界观发生了根本的转变,明白了人生的真正目的和意义,知道了如何做人,人为什么活着。从此不再干为了自己而伤害别人的事,对谁都心存善念,没有敌人。把“真善忍”作为我们思想和行为的准则。实践证明,修炼法轮功无论对个人、对社会、对国家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有多少人因为修炼法轮功思想道德得到了极大的升华,邻里和睦、家庭和睦,有多少绝症不治而愈、起死回生,有多少人躲过了天灾人祸、大难不死!

可是谁能想到就是这样一个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好功法、这样一群善良的炼功人,在1999年7月20日却受到了江泽民流氓集团的疯狂镇压!从此中华大地一片黑暗。江泽民利用国家机器、新闻媒体对法轮功进行造谣诬蔑,迷惑了所有不明真相的人。包括各级党政机关、公检法司及各阶层民众,都不同程度的被利用来迫害法轮功。江泽民等于把所有中国人都推向了犯罪、推向了毁灭。因为连“真善忍”都不能容忍的国家和人民是没有任何希望的,而中国人民却不知道这个真相,不知道这样做的可怕后果。作为我们这些明白真相的人、明白真理的人、在大法中受益的人,做什么都要为他人着想的人,这时首先想到的就是要告诉世人真相,不能随着江氏集团犯罪断送自己的生命和未来。

1999年7月20日迫害开始后,我和妻子去廊坊市信访局反映真实情况,要求给我们一个合法的炼功环境。信访局答复说这是中央的决定,我们没有这个权力,你们去北京吧。这样我和妻子又去了北京,但国务院信访办也答复不了,后来干脆不接待了,最后谁再去信访局统统抓起来。我和妻子因去北京上访,向政府反映真实情况,在所住的宾馆被廊坊市公安局绑架,被非法送进了廊坊看守所。

当时看守所的李所长对我说,不叫你脱三层皮饶不了你。他给我使用了一种叫背铐的酷刑,两手背到后面戴上两个铁环,紧卡在手腕上,再把铁环和定在地上的一个铁环穿上,两只手根本动不了。听牢头儿讲,这种背铐就是钢筋铁骨也得屈服,一般挺不过三天,如果七天不打开背铐,两条胳膊就废了。而我却戴着背铐坐了整整十五昼夜。这期间连大小便、吃饭都不给打开,有专人伺候大小便、喂饭。这十五天真是生不如死,想死都死不了,那是一秒一秒咬牙挺过来的。一般情况,吃饭的时候和大小便的时候背铐都要打开,痛苦就能缓解很多。他们为了折磨我,吃饭和大小便时都不给打开,每次大小便疼的浑身是汗,那种痛苦无法形容。半个月后,把背铐给我打开了,可是又改成了前铐,两只手放在前面,铐在地上,这一铐又是半个月,我整整坐了三十个昼夜,那种痛苦可想而知。半个月后前铐又改为了单铐,一只手铐在地上。又过了约半个多月才打开。

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三个多月,又被非法劳教三年,送进廊坊市万庄劳教所。一进劳教所就被关进一个大铁笼子里,晚上睡觉前把衣服脱在厕所里,只穿个内裤,光着身子从院子里跑到睡觉的房间,早上起来再光着身子从睡觉的房间跑到厕所穿衣服。当时正是冬天,外面的温度在零下十几度,被窝的温度在三十多度,人突然从零上三十多度的被窝跑到零下十几度的冰天雪地,温差在五十多度,那种感受可想而知,有的人感冒就没好过。

衣服被子不许晒,洗衣服、晾衣服都在厕所里,被子也放在厕所里,被子又湿又潮,不让晒被也不让洗澡,结果很多人得了疥疮,浑身流脓流血,晚上睡觉前有专人发被子,不一定是谁的。有时给我的被子上又是脓又是血,又湿又潮,腥臭难闻,我差点吐出来。

睡觉的时候不给枕头,由于人多太挤,早躺下的还能平躺,动作慢一点的只能侧身在两人之间往里挤,想翻身都翻不了。实际不是没床位,我们都睡在上铺,那种用床连起来的大连铺,下铺都空着也不让我们睡,为什么?劳教所就是变着法的折磨人。

几个月后我被分到二大队,也叫严管大队,那里没日没夜的干活,主要干两样活,缝球和捡豆子,缝球每人每天最少要缝六七个,多的十个。捡豆子每人每天要捡五、六麻包红小豆,多的时候甚至到十几包。有时白天捡豆,晚上缝球,由于活太多干不完,干不完就不让睡觉,手快的一天能睡两三个小时,手慢的根本上不了床,有的十天半个月也上不了床。不但不让睡觉,还要挨打,拿皮带往脸上抽,拿针锥子往身上扎,有一个法轮功学员,是中国政法大学毕业的,由于干不完活,长时间不让睡觉,实在受不了了,找警察要求就睡五分钟,那警察回答说一分钟都不行。可见在劳教所里一点人权也没有。

一年以后,2001年初我被转到臭名昭著的河北高阳劳教所,高阳劳教所的黑暗和邪恶是举世闻名的,为了让我放弃信仰,他们将我铐在大院里,人蹲在地上,两只手分别铐在身体两边的铁环里不许坐下,坐下就用电棍电,一铐就是几天、十几天,白天在三十七八度的高温下暴晒,晚上被蚊子咬,由于我绝食绝水抗议,几天下来就晒脱了一层皮,后来晒昏了才把手铐给我打开,第二天就把我送到了铅厂干活去了。

铅厂是有名的三高,高温、高毒、高强度体力劳动,我们被编为两人一组,每组包一个炉,每天将烧的通红的一块重达十几吨的坯料,用冷水降温,等能靠近人开始拿大铁锤砸,砸成十几公分的小块,再把砸好的小块装到车上,拉到料场。我负责把砸好的料装上车,拉到料场,每车要装一吨左右,刚开始我连把都抬不起来,过了一段时间才慢慢适应。那段时间每天干完活,晚上睡觉手根本不敢伸直,连骨头都疼。每天干完活,都找两个干的最慢的,趴在地上拿棍子打,打完晚上睡觉疼的都不敢躺着睡,要趴着睡。

2002年春天,我又被调回高阳劳教所五大队,为了逼我放弃信仰,他们将我关到菜园里的一间房子里,将我的两手分别铐在两边地上的铁环内,将我的衣服脱光,三个人拿三根十万伏的电棍电,一人把电话线绑到我脚趾头上,用电话机摇,他们用电棍电头顶、脖子、前胸后背、腋下、阴部、腿脚、全身都电遍了,哪痛苦往哪儿电,上午电了一个多小时,下午又电了一个多小时,一看不屈服,只得罢休。当时全身的皮肤都烧黑了,看着我的打手说,我都不敢看你了。当时迫害我的有劳教所的医生王国友,姓李的一个队长,和三个普教,王国友是迫害我的主要责任人和元凶,作为劳教所的警察,对一个坚持信仰的大法弟子进行这样的残酷迫害,这不但是犯罪,而且是执法犯法、罪加一等。我于2002年7月份获得自由。

2006年年初,我被廊坊610再次非法劳教,送进石家庄劳教所,当时由于我已绝食十天,体检不合格,劳教所拒收,廊坊610通过河北省610给石家庄劳教所施压,最后劳教所被迫接收。这是听劳教所的警察说的,在石家庄劳教所我继续绝食,抵制迫害,他们就强行灌食。有一天,看管我的普教给我调好了给我灌的食物,这时进来一个队长,他拿起杯子尝了一口,噗一声喷了出来,大叫道你们这是放了多少盐?谁叫你放的?你给我把它喝了,那个犯人不敢喝,后来一看队长急眼了,不喝不行,只好喝了几口,那位队长逼着他说,你给我都喝了,这个普教只好都喝了。通过这件事,我才知道他们在食物里加了大量的盐,或其它毒药,有一次他们灌完食后,我的胃剧疼了一宿,他们肯定在食物里加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毒药,从我的亲身经历看,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是非常残酷的,也是见不得人的。因为他们也知道这是在犯罪。

以上只是我遭受迫害的部份情况,我写出我遭受迫害的真实情况的目的,是曝光610、劳教所、警察的恶人恶行,警示他们不要继续犯罪。同时让人们看一看,他们的所作所为是谁在犯罪,是谁在坚持正义,维护法律的尊严!我们遭受的这一切迫害,就一个原因,坚持信仰,敢说真话。如果我说假话骗他们,说我不炼了,实际在家偷偷的炼,他们马上就放了我,可是我为什么不说假话,因为我知道谁都不敢维护正义,不敢说真话,都在说假话,互相欺骗,甚至站在邪恶一边,那这个社会就完了,这个国家就没有希望了。

在我被非法迫害、关押期间,各级政府官员、610、看守所、劳教所等有关人员,利用职权强迫我放弃信仰,违反了宪法,已构成非法剥夺公民宗教信仰自由罪。

看守所、劳教所的警察对我实行背铐、暴晒、电棍电击等已触犯了刑法,构成刑讯逼供罪。

政府官员、610及司法机关对我的两次非法劳教已构成滥用职权罪。

看守所、劳教所对我的非法关押已构成非法拘禁罪。

历史和实践证明,任何人触犯法律都将受到法律的严惩,包括执法者,有人可能说,我是在执行上级的命令,上级能代表法律吗?到时候连所谓的上级都要受到法律的严惩,谁来保护你呢!当年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一大批领导人、老干部、知识分子被打倒,有的被迫害致死,有的被打伤打残。后来邓小平上台后,给老干部、知识分子平反,北京市公安局长刘传新畏罪自杀,一批迫害老干部的公安人员,被押往云南秘密枪决,还有很多人被抓捕、关押、撤职、开除等,他们当时执行的是谁的命令!

现在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又有一批人随着江泽民迫害好人,助纣为虐,你们要知道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是他个人的决定,当时的政治局七个常委,六个常委不同意镇压法轮功,十年后,江泽民自己都承认在当政期间干的一件最大的蠢事就是迫害法轮功。修炼法轮功根本就不违反中国的法律,是完全合法的。

大法弟子都是最善良的人,我尽管受到如此残酷的迫害,我也无怨无恨。在我的眼里没有敌人,我们所做的一切,就一个目的,那就是真心希望所有的人,包括迫害大法弟子的人,都能在大法洪传的今天能够得救。能不能得救就看你对大法的态度,你今后能站在正义一方,你就能留下来,你站在邪恶一边,继续迫害大法弟子,等待你的就是灭顶之灾,彻底毁灭。上天是最公平的,每个生命的机会都是均等的,不分贫富贵贱,就看你能不能分清善恶,站在哪一边,那就是生与死的选择!现在几乎人人都知道大法弟子是好人,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合法的。为什么有人还在替中共卖命,迫害大法弟子,无非就是为了眼前利益,你们不能为了眼前利益,连命都不要了。真心希望你们能把握住这万古机缘!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