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佩服李大师能教出你这样的忠实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一日】我是东北农村的一个普通农民,一九九五年幸得法轮大法。在十七年的修炼中,师父为我净化了身体,去掉了难以医治的风湿症、顽固性肠炎、荨麻疹、胃炎、心绞痛、高血压等病。真正体验到了无病一身轻那种自在美妙的感受。

通过学法,使我懂得了做人的道理,思想境界在实修中不断的升华,由一个自私自利、心胸狭小、为名利争争斗斗、道德下滑的人,转变为做事能为别人着想,在切身利益受到侵犯时,能为他人着想的人。就是在大法弟子遭受中共与江氏流氓政治集团严重迫害这个时期,也一如既往的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善待所遇到的一切人与事。

在十七年的修炼中,与我接触交往的世人,都能从我的言行举止上感受到大法弟子与众不同的表现,处乱世而不染的纯净品质,从而看到了大法的美好,发自内心的呼喊“法轮大法好”!十七年的修炼所遇到的事很多很多,由于征稿篇幅有限,只能选其中两件事登稿与大家分享。

大洪水期间,我卖的菜不涨价

二零一零年,我地区遭遇到了一场百年未遇的大洪水。七月三十一日松花江上游丰满大坝告急开闸泄洪,处于下游的城市紧急做了防大汛的准备,一时间物价飞涨。那天我在自家菜园收拾菜准备第二天赶早市。从市内来避难的几位熟人告诉我市内菜价飞涨几倍。听了这些消息后,我和老伴(同修)说,明早赶早市,咱这一车菜不能涨价卖,平时卖多少钱,就还卖多少钱,咱们是大法弟子,在这关键时刻不能乘人之危,发国难财。老伴同意我的想法,我们共同认为关键时刻我们作为大法弟子应该做的是证实大法。

第二天,天刚放亮,我们到了早市,往日十分拥挤的早市没有几个卖菜的,只有几个菜贩高价叫卖着。我们刚到摊位,就被几十个早已等待很久的市民围了个严严实实(他们愿意买农民的菜)。我告诉大家不要抢,每人都能买到一份。不一会一车菜(豆角、青椒、茄子、黄瓜、土豆、早玉米等)就都分完了,我就给大家过秤,这时我告诉大家,今天菜价和往日一样,都是一元钱一斤,好算价。这些买菜的人都觉得很惊奇,有一个好心的大姐,小声告诉我:今天早上豆角都卖五元一斤,黄瓜、茄子都三元一斤,你这么卖一车菜得少卖好几百元钱。

我就告诉大家,我不是傻,也不是不知道菜价,我是修真、善、忍的大法弟子,在发洪水这关键时刻不能为了多卖几百元钱而乘人之危,发国难财。即使在中国大陆中共与江××从九九年七二零到现在还在迫害大法弟子,可作为大法弟子还是一如既往的按照大法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善待所有能接触到的人们。我是发自内心的去做我应该做的事情,为别人着想,而能使我做到这一点是我的师父谆谆教导的结果。

这时所有买菜的人都议论起来:“说人家法轮功不爱国、不好,纯粹是胡说,今天早上我们是亲眼见证了,这位炼功大叔做到了真、善、忍,我们从心里佩服。”也有的大声喊着:“法轮大法真好!我亲眼看到了,要都炼法轮功,中国就有希望了。”几十个人同时投来赞佩的目光,这些人在我向他们讲清真相后都主动退出了中共邪党附属组织,为自己选择了好的未来。

在中国大陆现在社会里,道德急速下滑的今天,人们为了钱可以不顾廉耻,反目成仇,互相欺诈,六亲不识。这是普遍存在的事实,几百元钱在有钱人眼里算不了什么事,而对于普通的老百姓来讲,就是一笔不小的收入。每个人一年才能挣几个千元钱,我就是按高价收钱,那些人也愿意买自产的菜,可我不能那样去做,道理很简单,我是大法弟子,修的就是真、善、忍,这是每一个真修大法弟子都能做到的,而且是发自内心的与世无争为别人着想。

稻田和路的故事

一九九八年我已经在大法中修炼快三年了,那一年我所在社土地再调整,我家原来耕种的承包田都是平整大块的方条田,这一调整重分,归了别人家去种,而我家再分的二等稻田是别人家的小荒地,二亩多地共有五十多个小池子,无法使用拖拉机耕种。我雇用了一台推土机推了一天,把五十多小池子改变成了十几个便于耕作的大池子。地改完后,小河沟南十几家本社农户没有跟我打招呼就动手在我改田最大的靠近河边池子垫了一条三米多宽,三十多米长的土路。

那时老父亲还在世,知道这件事后,要找这些人评理干仗,并对我说:“你炼法轮功,也不能看着人家欺负到家门口了也不吱声,找村干部讨个说法。”我劝说父亲要冷静一些,别发火。随后到地里去看一看,到了地里那些人正在垫路呢,见我来了,都不好意思开口,知道没通知我就在我家地里垫道是不对的。当时自己认识到这是冲着我心性考验来的。我笑着跟大家打招呼,本屯一个老哥说:“没经你同意就垫了这条路,你看着办吧,是要粮,还是要地,俺们大家摊。”我说:“一不要粮,二不要地,只要大家能走近路少打务(陷车)就比啥都强。”

大家一再表示感谢。我就把心里话讲给大家,我说:“要谢你们得感谢我的师父,感谢法轮大法。如果我不炼法轮功,是决不会拿出自家的地让你们走车的,大家都知道咱农村有句话叫宁舍一斗粮,不让一寸土吗?你们垫的这条路得有一分来地,等于我每年拿一包水稻给了大家。而这一分来地又是在我费了钱和力,挨了许多累,平整最大的这个池子垫的路,问问大家谁能做得到啊!只有修大法的人能做得到,而且是坦然放下的,这部大法教人向善,遇事找自己做一个好人,大家都来学大法吧。”

正如师父所说的“是你的东西不丢”(《转法轮》〈第七讲〉)。九八年那年,我家二等地的水稻从春天插秧后就长势旺盛苗壮,本村许多人都到我家这块稻田地里参观。到了秋天金黄的稻穗,密实无间隙沉甸甸的如一天然金色地毯。秋收后核算,每亩地产水稻二千四百斤,超高产。而且连年高产,当地乡亲们无不感到惊奇,一样的耕耘,同样的投入,可粮食产量却超高的产量。这一切都是来自于大法的超常。是我们的心性提高后,同化了大法后的神奇超常的表现在人间的展现,是让人由此而认识大法,走入大法中修炼。这条路直到现在还依然存在。

在七二零迫害大法后,市区乡六一零、政法委、公安等在迫害我时(非法关押在劳教所)为了凑黑材料捏造罪名,到我的家乡挨家调查,乡亲们加上村里的干部都证明我修大法后变成了一个好人,而且讲了许多实例,并把让地修路的事都讲给了那些前来调查我的人。这些人告诉我:“你确实修法轮功后变好了,你们村没有一个人说你不好,都说你是好人,我们也跟领导反映了你的情况,法轮功好回家后在家炼吧,我们都很佩服你的为人,更佩服你的师父能教出你这样的忠实弟子。共产党是斗不了法轮功,你们早晚得平反。”

我是一个普通而又平凡的农民在平凡的工作中,在处事为人上时时刻刻用大法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严以律己,宽以待人,在一些平常的事情上,以一个修炼人的善待待所有的人。在切身利益上,用大忍之心包容出现的矛盾,人与事,能做到这一点并不是我这个人怎么好,而是大法改变了我后,才会有的,我只是千万大法弟子的一员,如果中共与江××流氓集团不发动这场荒谬的对大法的迫害,中国会有几亿人学大法,那么整个社会真能达到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真能达到繁荣昌盛的盛世。

仅以此文献给法轮大法世界洪传二十周年。

明慧网法轮大法洪传二十周年征稿选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