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佛恩浩荡 恩泽苍宇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一日】

一、寻法 得法 洪法

人为什么活着?生命的意义究竟是什么?生命从何起源的?又该到哪里去?这些问题一直在困惑着我,我也一直在寻找着答案。在大学我学的是理工科,然而我却对哲学感兴趣,从苏格拉底、柏拉图,到黑格尔、叔本华等等,我一一的寻找着,但是,现代的学说太乱太多了,我依然迷茫。生命的起源我看了很多的书,不得其解,但是我坚信,达尔文的進化论绝对是荒谬的。

我从小就体弱多病,全身几乎没有好的,在邻里之间是出了名的“病秧子”,最要命的就是哮喘,小小年纪每当发病,就喘不上气,上楼每次只要上三个台阶,就得喘半天气,休息很久才能再继续上。大三那年全年基本都是在病床上度过的,为此我的同学还给我父母写了好长一封信,希望父母劝我休学治病。我坚持不休,就这么艰难的走了过来,但对未来我真的很悲观,我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几年。

工作后,正赶上中国流行气功热,我似乎看到了一点希望,那时候最想的就是找个气功师把病治好了,但总觉机缘很难有。此时我单位调来一位老大姐,她告诉我说,为什么不自己练功把身体练好呢?我觉的有道理,于是就跟老大姐练了起来。这一接触气功,就开始对传统文化的东西感兴趣了,我把精力用来研究气功、宗教,这一用心,就使我深深感受到了中华传统文化的博大精深,对修炼的事就越来越上心。这过程中自己也出了一些功能,看到了很多别人看不到的东西。在别人的眼里,那已经很高了,但我自己却明白,这一切什么都不是,这一切根本就不是修炼的目地。往上该怎么走啊?我看佛经,但是越看越糊涂,越看越觉的和尚或居士对佛教的解释乱之又乱,甚至荒谬;看佛教原文也不那么明白,这以后的路该怎么走啊,我怎么再往上修啊?谁能点悟给我啊?那段日子就觉的很苦很苦,无法形容的苦,我几乎24小时只想着这一件事,想的都失眠,苦的使我一遍又一遍的问自己,这世上还会再有第二个人像我这样吗?每天就只想着如何去修炼?我就觉的自己就是在找、在等,但是我在找什么呢?我在等什么呢?很迷茫却就是在找。

一九九六年七月的一天,我跟原来一起学气功的老大姐在朋友家中,一个原来认识的人给我送来了《转法轮》和《转法轮(卷二)》。老大姐先看《转法轮》,我先看卷二,看完心里就不能平静了,接着就看《转法轮》,书一拿起就放不下了,直到深夜三、四点,因为当时是在朋友家住,怕影响朋友休息,就关灯了。那夜,我几乎不能入睡,我被书中的法理深深的震撼了,我所有在人中生活想要弄明白的事,我所有在修炼中有疑问的,想不明白的事,《转法轮》里面都说的明明白白的,我无法形容自己当时那种激动与兴奋。第二天,我就跟老大姐说:我们快回家吧,我决定要学法轮功了,我曾在市区看到过有人炼这个功,我们可以去找他们。老大姐说,她也有点迫不及待了。就这样我们回家的第二天大早就到当地找到了炼功点。碰巧,当地的一个老同修请他在北京工作的儿子邮来了第一批《转法轮》,那天刚拿到炼功点,就被我们赶上了,真是冥冥之中有安排啊,我们就这样走入了法轮大法的修炼。

那段日子真是无法形容的激动和幸福,一提大法就流泪,一提得法就哭,就觉的自己真的是很万幸,终于找到了自己冥冥之中要找的,冥冥之中在等的,能有缘得到大法,能在大法中修炼,能有师父管着,能有师父呵护着,能有师父的大法指导着,还有什么比这更幸运呢?!

修炼之后,所有的病都没了,原来每年要发好几次的哮喘病,十多年来就以这种症状消过两次业,一次持续了一天就好了,一次只半天就好了,这在修炼前那是不可想象的,那时每次发病,屁股打针打起两大个硬包,在病床上躺上十天半月的才能下地。老邻居们看到我身体的变化后对我说:你现在是修炼了身体好了,我们才敢跟你说这话,原来我们都在想呢,你看××家老大,能不能活下去啊,能活多久啊?

法轮大法修炼使我受益的不仅是身体的健康,更使我知道了做一个好人的道理直至做一个达到更高境界的修炼人,那是内心无私升华的纯净。在不断用“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的同时,我也把大法的法理告诉身边的家人,告诉他们做好人的道理,通过自身的言行,去影响和带动他们。在家中,我是他们心中最好的女儿、最好的媳妇,最好的姊妹和长辈,家人也因此受益,也学会了用“真善忍”要求自己,以致迫害发生后家人们都不离不弃,还帮助做大法的事,帮着讲真相、劝三退。

只有受益的修炼人,才知道做人的真正目地,才能知道大法的珍贵,所以每个大法弟子都会想把大法的美好分享给所有的世人。那时候,我跟当地的同修每周都利用休息的时间,自己花钱买了大法书籍,带上干粮,到农村、到学校、到厂矿去弘扬大法,每个弟子都用自身在大法中受益的情况向世人讲述自己的故事,介绍大法,所到之处大量的人得法。

二、正念开创好的工作和修炼环境

被非法劳教出来以后,生活来源成了一个很大的问题,家中因为我的事,把盈利的餐馆贱卖了,丈夫一时找不到工作,上有老人,下有孩子,怎么办?亲人们对我的修炼都持有不同的想法,当然,关心是肯定的,他们也认为是这个政府的不对,但是面对这个强权的独裁政府,他们害怕,也担心我会再次遭受迫害。然而,他们强烈的惧怕与担心却导致从另外一面对大法有了一定的误解,误认为是大法使我痴迷而不顾亲情、对家庭没有责任,完全陷入了那种党文化灌输的邪恶思维中去了,看不透事情的本质,尽管他们知道修炼使我受益。也因此,家人对我回家后的言行颇为紧张,稍有风吹草动或听闻到什么就急于警告我,你不能这样,不能那样,你要小心等等。

之后,通过妹妹的关系给我找了一份工作。这是一家在当地很不错的大公司,还干自己的专业,工作环境和待遇也很好。未進公司,我就有很正的一念:我是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是宇宙中最殊胜、最正的生命,我不能遮遮掩掩,在新的环境,我要让他们知道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并很自然的接受我,然后开创一个新的工作和修炼环境,心里没有半点的畏缩、胆怯。就这一念,师父就做了安排。

我高中时的一个同学是公司里的中层领导,知道我的事,就在我到公司工作一个多月时她就把我的事说开了:××是炼法轮功的,是当地站长,还坐过牢,刚出来等等。这下可全炸开了,公司上下议论纷纷。那时我也带着书到公司去看,被他们发现了,分管领导立即向上汇报,主管领导也让分管领导找我谈话,想试探我的想法。面对这些,我出奇的平静,没有抱怨也没有害怕,我知道,讲真相的机会来了,我坦然以对。

终于,有一天分管领导找了个机会故意问我,你这几天看电视了吗?然后就开始说法轮功如何如何不好。我平静的对他说:也许很多你们看到、听到的都不是事实哦,你知道吗?我就是炼法轮功的。他故作惊讶说:啊,真的吗?我说:是啊,你们跟我接触也有一段时间了,你们看我像坏人吗?然后就他所说的电视节目做话题,再把天安门“自焚”伪案,大法洪传世界,大法怎么教我们做好人,我们这些修炼人是怎么按“真善忍”要求自己的,一一详细的讲给他们听,同时把真相资料,真相光盘等给他们看。这些都是他们从未想过和知道的真相,对他们的震动太大了。

当然,跟我谈话的结果马上就汇报给了领导,直至几个老总。其中一个副总听说我不但声明要坚持修炼下去,还把书和资料带到公司给其他人看,情急之下就打电话告诉了我妹妹,这下妹妹可是急坏了,哭哭啼啼找到我:你怎么能这样,好容易找到这份工作再失去了,你们一家怎么生活啊?再有什么事,你说这可怎么办啊?我理解妹妹的心情,就对妹妹说:人家都知道我的事了,来找我谈话,我总得跟人家说说吧,躲躲闪闪的能行吗?说明了反倒好些,如果这次没事,很多事不就顺理成章了吗?妹妹也觉的有道理,此事就这么过去了,全家提着的心也放下了。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领导知道了我,同事了解了我,他们明白了真相,又很自然的接受了我。

在以后的工作中,我兢兢业业的干活,业务上非常的过硬,做什么就干好什么,吃苦耐劳,不计得失,得到了大家的一致好评。那年的年底,在公司年终宴会上,一个车间主任来敬酒(我以茶代酒),她对我竖起大拇指说:你的事我们都听说了,你是这个,最棒的!现在,我已经在公司干了十年多,很多同事明白了真相并做了“三退”。

三、世人明真相,邪恶无市场

家中的亲人对我们都很关心,但关心的基点和方式往往不对,这是我们修炼人普遍面对的现象。那么如何使亲人们明白什么样的关心才是对的,看问题的基点如何才是根本,这就需要我们向亲人说明道理,同时讲清真相,帮助他们正确的认识。

记得我刚从拘留所转到看守所时,家人明白这个性质不同了,转到看守所将意味着什么,所以全家上下是想尽了办法,也用了各种亲情想营救我出去,当然都是想通过我的妥协来办到。他们让孩子在我面前哭诉来动我的心,给孩子说是妈妈不好不要他了等等,那时儿子才七岁多,虽年幼,但因为从小跟我一起修炼,所以表现出了异常的坚强和明白事理,他没有按家中老人们要求的方式要我回家,也没在我面前流过一次眼泪,但每次都眼睛红红的看着我,不说话,目光透着与年龄不相符的理智和成熟。我知道,其实孩子也在承受着他那个年龄不该承受的苦难。同时我也看明白了亲人们的心计,就对丈夫说,你们千万别这样,这样会让孩子失去明辨是非的能力,被误导从而受到伤害,也会伤害我们母子的感情,最可怕的是让孩子抱怨大法及师父。丈夫是个明事理的人,很快清醒过来,没受其他家人的影响,也因为儿子从小修炼,明白真善忍没有错,更有师父呵护,我也抓紧在每次与家人见面的机会,鼓励儿子要坚强,也一再明确告诉儿子:妈妈虽然被关在监狱里,但妈妈修炼“真善忍”绝对没有错,要相信大法和师父,不要忘记自己是修炼的人,要继续用“真善忍”要求自己。

就这样,虽然我被非法送往劳教所一年,但孩子一直没有忘记自己是修炼人,没有因此受到任何影响,在孩子成长的路上,也从未有过现代学生的那些叛逆思想与行为,一直健康的成长。我回家后,孩子继续跟我修炼,并稳步的走到今天,成了一个成熟的青年大法弟子。

在家里,妹妹是最关心我的,在我被迫害的那些日子里,家中里里外外的事都是她在帮着打理和照顾,我们开的餐馆被迫转掉后,丈夫为求生活无奈的离开了家乡,儿子就住在了妹妹那里,她们夫妻俩的工作都很忙,还有一个与我儿子一样大的女儿,还要负责儿子的衣食住行、学费等,在这场毫无人性的迫害中,我们的亲人也不同成度的承受了他们本不该承受的压力和苦难。

我回家到这家公司以后,妹妹非常的在乎我这份工作。零四年四月,当地政府某书记亲自到我公司找到公司总经理说,现在市里要办“法治学习班”(洗脑班),必须把我无条件的强制送去学习三个月,老总未告知我本人先通知了妹妹。正好第二天是周末,全家人还有妹妹的一些朋友在一起,妹妹气得不行对我没好话:你到底又怎么啦?听说开发区那边有很多的传单和资料,都是你去发的,你到底想怎么做,你还要不要这个家?你还要不要你的工作?告诉你,马上就要送你去学习班了,昨天是X书记亲自去你们公司找到老总说的,这次是强制性的,必须要送,接着一顿指责。我一听就明白了,那几年就是这样的,每逢所谓的敏感日,他们就会这样做,我从心里全盘否认这一切,什么都别想动了我,什么开发区的传单资料是我发的,那都是借口。于是我就把他们办洗脑班的目地讲了,也讲了所谓的敏感日,進一步讲了大法的真相和当时的国际形势,同时告诉妹妹,你们认识的基点错了,谁不想在家过自由的日子啊,谁不愿要家要孩子啊,是这个政府在肆意迫害好人,是他们不让我好好工作,让我被迫管不了家,这一切不是我的错,我一直都是在做好人,现在我是无辜被迫害的,你们却替迫害者说话,这不是是非黑白颠倒了吗?就好像一个人,走在街上被小偷偷了或被抢了,人们都不去指责那个小偷或抢人的,反而来指责被偷被抢的人,这合理吗?这对吗?就这样,我说了很多,妹妹也说了很多,妹妹哭了,我也哭了。临走,妹妹虽然一肚子委曲,但还是告诉我说:你这事我会管的,周一一早我先到你们公司找你们老总,然后再去找X书记。

果然,周一的一早她就来到公司找了总经理,讲述了我修炼受益及遭受迫害的情况,并说我现在有老人孩子,全家需要我养家糊口等等,请老总不要送我到洗脑班。之后又找到那位书记,讲了我那天给她讲的真相和所谓敏感日,同时告诉书记说:他们这些炼功人都在做好人,你们非要这样把他们送去学习班,造成不必要的家庭和社会危机,你们这不是在人为的制造社会不稳定的因素吗?那位书记被她的话震住了,说,你讲的有道理,我会考虑不送你姐去学习班。

公司的总经理在妹妹走后,来到我办公室找我谈话,我便抓住这好机会向他讲述真相,告诉他为什么政府会在这个时间段强制的送我们去学习班,是因为他们惧怕我们在所谓敏感日会做什么,才采用这种所谓的学习把我们非法囚禁,强制给我们洗脑,逼迫我们放弃修炼,这完全是不合法的。同时我就借着解释什么是所谓敏感日,智慧的跟他讲真相:4.25是第一个所谓敏感日,然后细说4.25真相;5.13是第二个所谓敏感日,借此详说世界法轮大法日的由来和大法洪传世界的情况……老总听完我的讲话后说:你的情况我也知道了,我也从你们主管领导那儿了解到了你的工作表现,你的工作是非常非常出色的,这样,你放心,我绝不会把你送去学习班的,你就安安心心上班吧。

这事过后,小弟跟我说:大姐,你那天跟二姐说的太好了,那些话太在理了,本来就是这样的,这被迫害的人怎么还要被指责呢,被指责的应该是那些行恶的才对。是啊,当观念转变的时候,当明白真相的时候,人们就会知道怎么去做了,他们也在这些事情上摆放了自己的位置。从另外一个角度讲,亲人们也知道怎么去保护自己的家人了。向邪恶妥协永远都是在助纣为虐,反害家人。我也为家人的理智、清醒感到高兴,为世人明白真相、呵护善良感到欣慰。

在家里,丈夫是个明真相、明事理的人,一直都全力的支持大法,公婆那边全家也都支持大法。有一次,办事处一工作人员到家中以关心我为名前来骚扰,当时我上班不在家,丈夫开了门,问明来意后,没等对方多说话,丈夫就把他狠狠说了一通:我们这地区的炼功人,我认识的多了,他们哪个不是好人啊?每个人都很善良,政府迫害他们,你们也跟着,我劝你别这样,这事做不得。今天我是不知道你是谁,是来干什么的才让你進了这个门,要早知道,这个门你都休想進,我们家还有个老人,脾气不好,知道你是干什么的,说不定还会揍你一顿。那人一个劲的点头,一个劲的说是,说话也变得小心翼翼。临走,对家人说:我在哪里上班,在哪间办公室,有空你来玩啊。丈夫对他说:如果是吃饭、喝酒还行,要说做其它的,绝不配合,门儿都没有!那人尴尬的支吾着灰溜溜的走了,从此不敢再到家中来。

其实,在此之前就有人来找过,问了楼下的邻居,事后邻居对我说:我看他不像好人,怕他害你,我就把他打发走了,你以后要小心啊,如果家中有什么资料不方便放的话,放我家里来吧。

家里是不敢来了,他们就改到单位来。有一次来了三个人,门卫打电话给我说,有人找我,我问明情况后,明确的告诉门卫,我不接见,请让他们走。于是,他们不干了,拿出那种一贯流氓的态度说,我们是×××,我们要干什么,叫你们保卫科长来。其实,那位就正好是科长,就对他们说,科长不在,但你们不能進去。最后,他们死缠烂磨的终于让進了大门,门卫把他们领到综合办公室交给了办公室主任。主任问明来历后,坐都没让他们坐,慢条斯理的把他们骂了一顿:你看,你们这叫咋回事呢?这里是工作单位,是生产重地,人家在上班呢,你们跑这儿来闹了,你们这样做是违法的你们知道吗?你们这样做也是不合规矩的,如果说,我们的人真违法了,那你们该办什么手续办什么手续,该依照什么法律程序就依照什么法律程序来办,甚至你们说此人真犯罪了,需要逮捕都可以,但是,你们这是怎么回事呢?算什么呢?跑单位来闹了,这对吗?这合适吗?……不進来则罢,这一進来,灰头土脸的连话都搭不上,也没法答话,就站着给骂出去了。可能是上司又下了死命令吧,这回我现在工作的公司是不敢再来了,过了一段时间以后,就跑到我原来工作的单位去了,同样是没让坐,依然是被狠狠骂走了。我在这家公司工作十年多了,邪恶多次来找我,但从未与我有过半次的直接接触,从未靠近过我,都是在我的外围,就被明真相的家人、同事、邻居等给拦住了,可见迫害的不得人心。

四、沐浴佛恩,全家受益并学会用“真善忍”要求自己

1.丈夫的故事

迫害之前,我们家就是学法点,丈夫对同修们非常好,有时候他也会跟着大家一起读书,一起交流,学会了用“真善忍”要求自己,也因此碰到过几次很大的魔难都化险为夷了。

九七年他在一家公司打工,当时那家公司是一家新筹办的公司,筹建人员一般都是身兼多职,既管这样又管那样,今天管这儿,明天管那儿,岗位都是随机变动的。有一段时间,他被安排管后勤,每天负责食堂的采购。都知道,菜价每天不一样,买好点差点,稍做手脚,一天昧老板二、三十元那是太简单了。要知道,一九九七年那会儿每月的工资也就是六百元,不多要,一天省二十就是双倍工资了,但他没这样做,从来不贪一分钱,就按修炼人的标准来要求自己。谁知老板是个心眼比较小的人,总担心有人贪他的钱,时而就会旁敲侧击的说几句,吓唬一下丈夫,但他想,我做事堂堂正正,老天看着呢,我问心无愧。但是,在人中就这样,旁边的人也总觉的这是个肥差,妒忌之心也会跟着老板说几句风凉话,没事也半开玩笑说:你可要洁身自好哦。这些都挺刺激他的,但他都以宽容的心面对了,还对我说,这是在修他的心性呢。

也是在那一年,在工地上,有一天他跟工程师去看厂房,不小心一下子就从二楼的房顶上重重摔了下来,下面可是比拳头还大的碎石啊,都有棱有角的,这要摔下去,后果可想而知。可就在快着地时,被一个木梯子拦着了,肚子被担在了梯子上,全身没有一处破皮的,唯一就是肚子青紫了几天,也不是太疼,当时他就明白了,师父救了他。

一九九八年,那家公司因资金问题停办,他只好另找了一份工作,在新单位,他负责销售策划和广告管理。因为厂家搞促销活动的时候都有礼物送的,所以各种礼品公司找他们的人就多,为了推出自己的产品,销售商也是想尽了办法,当然其中之一就是送礼行贿,他从不收礼。有一次,一个年轻人硬缠着他不放,非要送他东西,他一再拒绝,后来那人说,你不收啊,那我找嫂子去。丈夫说,你找她就更没用了,你嫂子是修炼法轮功的,为人可正直呢,我受她影响都不收,你说她能收吗?那人感慨的退下了。

之后他开始学做其它的生意,一次外出進货,十六吨的大车装了满满一车货,将近二十吨,走在路上,突然车子很猛烈的颤抖了一下,并失去控制冲向前面,司机发现不对,立即刹车,车子居然稳稳的停住了,没有撞到什么,也没有倾斜,更无人受伤。司机下车检查,发现有一组后轮的八根大螺丝齐刷刷的断了,其中一个轮胎已经飞出不见了,司机吓出一身冷汗,直呼不可思议,想都不敢想,那八根大螺丝怎么就会齐刷刷的断掉呢,而且轮胎飞出去一个,车子居然能没事的稳稳停住!是啊,这种事情谁能想的通呢。我后来也问过一些开大货车的司机,这螺丝在什么情况下会齐刷刷断掉,他们说,几乎不可能有这种情况发生。我又问,那么如果快速行驶的车子轮胎飞出一个会有什么后果,几乎都毫无例外的告诉我,车一定会翻掉,说这两种情况同时发生,车子能稳稳停住,除非是有神保护了。当然我们都清楚,是师父再次保护了他和全车的人。

现在,丈夫已经做了多年的生意,他一直秉承不缺斤少两的原则,童叟无欺,还一直帮助我们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最喜欢看法轮功的真相资料和传统文化故事,前年参与了明慧征文的投稿,他的书法作品还被发表出来。今年是大法洪传二十周年,他早早的就写好了两首诗,叫我五一三的时候投稿明慧,他要作为大法弟子的家属向师父问好,要感谢师父的慈悲呵护。

2.继母的故事

继母原来是一个很斤斤计较的人,做什么事都挺会算计,上街买菜要自带小秤,付了钱都要多拿一点走,得理更不会饶人。在我们家,听我说了很多修炼的故事和怎么样做好人的、修炼人应该怎么样修心的事后,渐渐的,她也学会按“真善忍”要求自己了。

一次,她要出门上外地亲戚家,收拾好后,她用塑料袋提了两大包衣物,走在路上,突然从后面疾驶过来一辆摩托车,从后面将她撞到了,人被撞出去很远,两个塑料袋都砸破了,衣物摔了一地,那天正好下着细雨,地上都是稀泥,她趴在地上,全身是泥,散落在地上的东西也都全脏了。骑车的人吓坏了,路边的人都全都围观过来。她那天异常的平静,就象《转法轮》中描述的那样,她一起来,就告诉那人说:没关系,我不怨你,你走吧,我不会有事的,我带着法轮功的护身符呢。说着,自己把地上的东西拾起,旁边人帮找来袋子,她把脏衣服装上就回家了。要在以往,她会那样吗?

回到家,也没看自己伤到没有,把脏衣物都洗了,换了身干净衣服就到她亲戚家去了。几天后回来才跟我父亲说这事,后来她说,腰腿部还是青紫了好一大块呢,开始几天睡觉时还是有些痛,但她就念“法轮大法好”。她还一再感慨的说,这次是师父保护我啊,不然的话,这次我可会被伤的很重,可能命都会搭進去,你们不知道啊,那天那个人摩托车开的有多快,撞的有多狠,感谢师父,感谢师父!

继母原来的病也很多,随时都会看到她手里提着一个小包,那是她的药包,出门从不离身的,最让她受不了的就是她的头痛病,不但痛还凉,夏天,她需要戴毛线帽,冬天那是要戴理发店里烫发的电帽,自从她诚念“法轮大法好”后,病都好了许多,现在冬天都不用戴帽子了。

我常常拿些真相资料给她看,看完后,她就感触很深,也会学着我们拿着真相资料去给别人讲真相、劝三退,她们一家信的人不少,她还带我到她家里教她大姐和侄儿侄媳妇炼功。

高智晟律师给胡温的第三封信发表后,我打印给她看,她说:看这封信,你知道我哭了好多次吗?他们那些流氓啊,还是人吗?真是毫无人性啊,是魔鬼才能干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来,对修炼人的迫害太惨了,老天绝不会放过他们的,他们一定会下地狱的。

还有一次,她女婿开车外出,回来的路上,车子在高速公路上突然失控,车子就象脱缰的野马横冲直撞,停也停不住,也无法操控,就由车子在高速路的护栏上撞来撞去,她女儿当时吓坏了,捂着脸大叫,她在后面坐着,紧闭双眼直念“法轮大法好”,并喊:请师父救我们!一会儿,车子正常了,车上的人都吓傻了,但她明白,又是师父救了大家。回家后他们去还车,因为车子是租来了,心里还担心会不会撞坏哪里了,但还车的时候,奇迹又出现了,那天接车的人特别小心,前后左右全仔细看过,还吊起来看,结果车子居然什么痕迹都没有,全家更是信服大法了。

3.侄女家的故事

侄女夫妻俩都很善良,相信大法,不管当时邪恶怎么疯狂迫害,他们都从修炼人的一言一行中看到了大法的纯正和美好,因此迫害后他们从未说过大法的不是,还默默的帮助我们。零四年《九评》发表后,他们全家都三退了,十几年里也碰到了很多逢凶化吉的事情。

一次他们开车外出,在高速路上一转弯处,他们发现前面一辆客车刚翻到了沟里,到处是受伤的人,他俩一看,马上停车,侄女婿立即跑到车后努力挥手,拦住了疾驶过来的一辆车,侄女则马上去救人,停车下来的司机反应过来也立即想招停后面的车辆,但车速都太快了,一下来了个连环撞,十几辆车全撞一起了,唯独他们那辆车什么事都没有。

还有一次,他们跟朋友外出游玩,有朋友非要侄女婿把车让给他开开,侄女马上就心慌的不行,怎么都控制不住,她就预感到要出事了,于是马上不停敬念“法轮大法好”。车子开了一段以后,前面转弯处突然一辆大货车对开过来,开车的人也吓坏了,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了,眼看就要撞上去的一瞬间,车子向旁边冲去,与大货车擦身而过,一场险情就这么躲过了,车子也没划着。事后他们想着都后怕,但他们明白,又是师父救了他们。每次化险为夷之后他们都会去给师父上香,感谢师父的救命之恩。

发生在家里的故事太多了,我只记录了一部份,但这足以见证实法轮大法提升道德的极大威力,以及大法对善良人的护佑。发生在当今社会里的种种奇迹、神迹是修炼人和受益者对大法奇迹的见证,我们是何等的幸运,我们能生活在创世主传法度人之时听闻到佛法,从中受益和净化升华。

真是:
大法洪传度苍生
清醒世人沐佛恩
同化大法净心灵
普天同庆谢师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