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人声明从新开始修炼

—— 迄今已有 478372 人次发表声明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十日】编者注:“严正声明”是在压力下曾给邪恶写过“不炼功保证”的法轮功学员宣布重返修炼的声明。为保持严肃性,声明必须用真名实姓发表。如发现使用化名的“严正声明”,将予以删除。在明慧网上发表严正声明,必须写清(1)自己写给邪恶的“保证书”作废;(2)郑重宣布从新修炼、弥补损失。

* * * * *

严正声明

我和我丈夫都是2006年开始修炼的。2000年10月,我丈夫因去北京上访,被北京及当地公安局迫害一个多月。2000年12月,我丈夫再次進京上访,被当地公安拘留100天。在这期间,他受到残酷的迫害,遭到恶警毒打,打了一整夜,脸被打的肿得一倍大,满脸是血,满口牙被打掉,家里送去的被褥、拖鞋不让用,北方的冬天,就睡在水泥地上,一天一顿的白菜汤和玉米团还不让吃饱,我丈夫的体重从220斤瘦到120斤。2001年3月27日,公安机关将他送往劳教所强劳2年,但是劳教所在检查身体时,发现我丈夫的身体已经是病危状态,拒绝收留,当地公安局在2001年3月28日的晚上8点多钟给我打电话,让我带3000元钱,到几百里地的刑警队去接人。我接到电话,马上借到钱,打车去几百里地去接丈夫。看到自己的丈夫瘦的骨瘦如柴,已经无法站立,几天不让吃饭,我的心如刀绞,当时想:只要放我丈夫活着回来,什么条件都行啊。邪恶的刑警队让我交3000元钱,不给任何收据,还要补交省级医院的诊断书。当时我由于学法少,悟性低,到医院开了一份诊断书,诊断书上写的病是“肾病综合症”。通过学法,我悟到我没有做好,我不应该听从公安局的安排,不应该到医院开假诊断,更不应该在1999年交大法书。严正声明:我所做的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全部作废。去掉所有的执着,勇猛精進,不能再愧对恩师的苦度。

李淑香 2012年6月4日


严正声明

大法遭到非法打压后,我由于不能够做到坚信师尊和大法,加上有怕心和私心,违心的犯下了许多罪错。现在我认识到自己以前对修炼太不严肃,是用人心对待修炼和大法,内心极其痛悔。一、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清晨,我来到省政府和平抗议抓捕法轮功辅导员的行为,随后被非法关押在派出所。在这期间,我写下了所谓“保证书”和“悔过书”。二、一九九九年,由于害怕邪恶到家里搜查抄家,我把同修送来的一张师尊大法像、一张法轮图,及自己的一本《转法轮(卷二)》中师尊的法像都烧了,这是极其严重的不敬师、不敬法的行为。三、二零零四年八月,我在离开家之前,连夜把自己手抄的大法书撕碎,浸在水里变成纸浆,把同修手抄的经书拆开,卷成纸筒放到不锈钢钢管里藏起来。由于我用人心对待修炼,多次犯下了不敬师、不敬法的大罪。严正声明:以上违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所写的“保证书”和“悔过书”,以及后来在单位签的“保证书”也一律作废。我要踏踏实实的修炼,奋起直追,真正放下自我,做师尊的合格弟子,担当起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

邵敬梅 2012年6月4日


严正声明

2011年9月13日,我因发真相被派出所劫持非法关押。邪恶把我锁在铁椅子上24小时不让上厕所,两个恶警把我手抓住向后一百度向胳膊外侧掰,手指头朝胳膊上方与胳膊平行了,就这样抓着我的手按了手印,两手各一次。他们又给我戴上铐子,强制戴上诽谤法轮功的牌子,给我照像。后来,邪恶又将我强制送到看守所,由两个罪犯把我扒光衣服,剪掉长发,强制洗冷水澡、穿囚服。她们勒令全号二十几人和我不配合挂钩,不报数、不背监规就全号不准吃饭、不准睡觉。牢头等对我吼骂厮打,强制我干工艺品,一边干活还得背邪恶的监规。我每天干活,还站四小时的岗,腿肿得老粗,屁股坐烂两个大窟窿。在高压迫害下,我报过数、背过监规。严正声明:以上一切不符合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只听师父的安排,多学法,多救人,走师父安排的路。

穆洪玲 2012年6月4日


严正声明

二零零五年,我们经常在一起的同修被恶警绑架了,因怕心重,我就把家里的大法书拿到了我丈夫兄弟的家里,叫他给我保管好。过了一段时间,我向兄弟要书,打开一看全都潮湿了,就把书拿到窗台上晒,干了后全都变形了,我就烧了几本大法书。二零零七年,我送资料到一位同修家时遭恶警绑架,劳教一年。这期间,恶警强逼我写、说出同修名字来,我配合恶警,写出了几位同修。包夾问我敢不敢踩师父的像,我就糊涂的说出不应该说的话。我后悔了许多年,我向伟大慈悲的师父认错,向同修认错。严正声明:以前所做、所说、所写的不符合大法标准的言行全部作废。弥补损失,做好该做的三件事。

周红 2012年6月4日


严正声明

今年4月17日,我在飞机场过安检时,由于当时正念不强,背包里的大法书和真相币被安检员发现,当即被带到飞机场派出所。我当时怕心出来了,正念也没了,公安人员把他们打印的老师像放在我面前让我撕了。然后,他们复印了对师父不敬的话让我写,我说我没有文化不会写,他们就让我在上面照着写,然后签了名。当时怕被他们抓去,我正念也没了,脑袋一片空白,回来后我一直心里惭愧,感到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严正声明:我当时写的一切违背法的话全部作废。今后我还要继续努力多学法,按师父的要求去做,加强正念,多救人,弥补过失。

孙晓菊 2012年5月23日


严正声明

我于九八年得法,九九年邪党迫害大法时,我家是炼功点,村邪党书记让我们交书,我就把同修们的大法书交了十几本。通过学法,我现在知道那是大法弟子绝对不应该做的事情,那是对大法的背叛,我后悔莫及。二零零二年,我因为自己有漏被邪恶绑架,没有做到坚定的信师信法、正念正行否定迫害,而是配合了邪恶,给邪恶签了字,按了手印,出来时又给邪恶签了字,并说了不该说的话,现在想想真是惭愧。零八年奥运期间,邪党书记让交身份证,当时我没有用正念对待就交了。自己修得这么差,老是拖泥带水,不能堂堂正正的做个大法弟子,仔细想想都是怕心在作怪,今后我一定要精進实修,跟上正法進程。严正声明:我以前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跟师父回家。

李秀芳 2012年5月19日


严正声明

我于2012年4月15日被邪恶绑架至本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被释放时,警察让我在写好的一份“不修炼”的保证和“不参加法轮功的活动”等保证上签字,当时由于有人心,我也动情了,就签了那份“保证”,给自己的修炼留下了污点。严正声明:以上不符合法的行为作废。加倍努力,归正自己,做好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跟师父回家。

王凤霞 2012年6月5日


严正声明

我是从1998年修炼法轮大法的。1999年“7.20”中共迫害后,我曾三次進京上访,最后一次被单位押回到市看守所拘禁半个月,回家后仍受到邪恶的监视,失去人身自由。因为我学法不深,法理不清,用常人之心看待邪恶的迫害,在压力面前放不下人的情,经不住亲人胁迫,向邪恶写了“不炼”的保证,放弃了修炼。最近在昔日同修的苦心帮助和师父点化下,我认识到放弃大法修炼的严重后果,我深感愧对师尊的苦心,差点失去这万古机缘。严正声明:以前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下定决心,奋起直追,加紧学法,提高心性,正念正行,跟上正法進程,抓紧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安振声 2012年6月4日


严正声明

99年7月20日,单位让我们交出所有的大法资料,当时我认为大法资料,当时我认为《转法轮法解》没有《转法轮》重要,没有《转法轮》重要,就抱着侥幸心理交了,想蒙混过关。其实,大法的书都很珍贵啊,由于自己的这个不正的一念,最终《转法轮》也没有保住,被我丈夫毁掉了,导致我很长时间没有法学。后来,我又被邪恶绑架到黑窝,因长期不学法,被邪悟的人误导,写了所谓的“悔过书”。慈悲的师父没把我丢下,让同修找到了我,使我醒悟,我痛悔自己浪费的珍贵时光,没能跟上正法進程。严正声明:我以前不在法上的所有言行全部作废。从今以后,勇猛精進,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损失,坚定的走正今后的路。

翟小玲 2012年6月4日


严正声明

以前我对法理认识不清和对修炼不严肃,在二零零一年被邪恶中共迫害后,写过“决心书”、“保证书”、“悔过书”、“揭批书”,给中共邪党公安局、检察院、六一零签过的字,在所谓“保外就医”期间,给当地乡政府、派出所写过“心得”,并被勒索过所谓的“转化押金”罚款。严正声明:在此期间所有不符合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助师正法,走正、走好以后的修炼之路,救度众生。

郭文阁 2012年5月25日


严正声明

我是九八年走入大法的,由于没有学好法,没有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在二零零五年出去讲真相时被抓,劳教一年。在劳教所期间,恶警要我说出同修的名字,当时有人对我说:“你就写一个劳教过的同修”,我就照此做了。现在我才悟到,虽然同修被劳教过,我也不应该说出同修的名字,这也是出卖了同修,配合了邪恶,我也是在犯罪。我向伟大的师尊认错,向同修认错,并严正声明:以上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坚修大法到底。

杨永惠 2012年5月28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邪恶不让我学大法,还要我交书,那时我学法不深,就把书交了。我很后悔,真是对不起师父。严正声明:以前一切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坚定地跟师父回家。

周永2012年6月4日


严正声明

2010年6月18日,我在家里被公安局国安大队和“610”的邪恶之徒绑架,送劳教所两年迫害。由于常人心严重,我在邪恶的威胁、恐吓、引诱下,动摇了对法的坚定信念,违心的向邪恶妥协,干了大法弟子不应该干的事,给自己的修炼留下了污点。我愧对师父、愧对大法。严正声明:在被非法关押期间,一切不符合大法的“口供”、签的字、按的手印以及一切有损于师父、有损于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决心回到正法中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勇猛精進,做好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

郑永琛 2012年6月2日


严正声明

得法初期,我学法只是流于形式,悟性差,对大法修炼一直停留在感性认识上。七二零迫害开始后,因为我家是学法和炼功点,邪恶不断上门骚扰,为了躲避干扰,搪塞局面,我违心的交了大法书,又写了“不上京上访”的保证,后来邪恶又上家让我照像、按手印。还有一次,邪恶打电话说:“你现在不炼了吧?”我虽然没有正面回答,也默认了。以上种种行为都是在配合邪恶,默认了旧势力的安排,根本不是真修弟子所为。严正声明:以上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以后多学法,向内找,归正自己,听师父的话,做好三件事,随师圆满回家。

吕凤兰 2012年6月4日


严正声明

在今年二月邪党开两会期间,恶警突然袭击,闯入我家乱翻,将我的大法书、师父的法像和真相资料全部抄走。恶警逼我签名,我不签,他们说:“这些资料和书都是你的?难道你不承认?”当时我正念不足,有怕心,怕自己岁数大了承受不住,又怕连累子女,就签了,给自己留下了污点。通过学法和同修的帮助,我认识到做的不对。严正声明:那个签名作废。以后我要加倍弥补损失,做好三件事,走好师尊安排的路。

高慧珍 2012年3月6日


严正声明

2011年8月份某一天,我被人构陷,被邪恶绑架到派出所,第二天又将我秘密送到了洗脑班。在邪恶的严厉威逼下,我没有做到信师信法,违心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错事,抄写了邪恶预先准备好的“四书”,对大法犯了罪。我痛悔莫及,在同修们的关心下,我提高了心性。严正声明: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坚信大法,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张月琴 2012年5月23日


严正声明

我修炼以来一直在家中,没有走出去。今年4月17日晚5点左右,恶警以欺骗的手段闯進我家,将我妻子抓走,而后非法拘留、劳教。5月11日上午,我和孩子、律师等5人去劳教所看妻子,劳教所人员不但不让接见,态度恶劣,反咬家属扰乱政府机关,叫来派出所的警察强行将我们带走,强暴的抓我的手。我非常震惊,情绪不平稳,在恶警问我是否修炼法轮功时,我却说:“我修车,没时间炼,不炼。”严正声明:我当时说的有损大法的话作废。今后严格要求自己,坚修大法,在修炼的道路上勇猛精進。

王殿祥 2012年6月4日


严正声明

2000年,我去给女儿看孩子,在家看书被查暂住证的警察看见,被关17天,在邪恶写的东西上签了字。他们说回家别炼了,我就顺口答应了。严正声明:我在法理不清的情况下,所言、所行一切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做好三件事。

姜秀芬 2012年6月4日


严正声明

我由于有人心,2009年3月25日,被邪恶绑架到黑窝迫害。在黑窝里,因有怕心,法理不清,我把邪悟的语言当成真理,走到了大法的对立面,配合邪恶去给其他大法弟子洗脑,谤师谤法,背叛师门,造下了深重的罪业。2012年4月26日出来后,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大量的学法,知道自己做错了。我要走回到大法中来,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严正声明:以前对大法和师父的不敬言论和行为全部作废。回到大法中来,走师父安排的路,在大法中勇猛精進,坚修大法到底。

巴凤莲 2012年6月4日


严正声明

2012年4月的一天上午,居委会叫去领“养老金证书”,進门就让填表,当时我没看什么表,就叫居委会的人代笔填上了地址、姓名。写完后,他们就把地址、姓名保存,并给了我一张纸,我接过来一看是邪党的“承诺卡”,我随手就给揉成团扔到垃圾了。我们法轮大法是高德大法,不承认邪党的各种花招、手段干扰。严正声明:居委会填写的一切作废。抓紧时间真修实修,理智、清醒的对待周围的一切,广传真相多救人。

杨春芳 2012年6月4日


严正声明

二零零二年,家人同修被绑架,我由于学法不深,正念不足,在干扰迫害中没做好,按照邪恶的要求做了,还给邪恶交了两万块钱。我现在明白自己错了,这不是配合邪恶,给邪恶补充能量吗? 我真是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深感惭愧。严正声明:我以前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跟师父回家。

张长卯 2012年5月19日


严正声明

6月1日,我去讲真相救度世人,被人举报,把我抓進派出所。由于当时正念不强,有怕心、私心、人心,加上对亲情的执着,我违心的写了“三书”。严正声明:所写、所做对大法、对师父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废。从今后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

代志坚 2012年6月4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我由于没学好法,在邪恶的高压下,有怕心,交了十二本大法书、师父法像和论语一套四张。二零零五年,我烧了二本周刊。现在通过集体学法和与同修切磋,我认识到自己的行为是严重的犯罪。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做对不起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一定学好法,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弥补过错,坚修大法到底。

陈学珍 2012年6月4日


严正声明

去年十一月二十日,我和母亲去发真相,被人举报,当天被送往看守所。今年三月二十八日,我被送邪恶监狱迫害,由于平时学法少,正念不足,违心的写了“三书”,做了修炼人不应该做的事,对不起师尊的慈悲苦度。严正声明:那些所说、所写的全部作废。以后一定多学法,多救人,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师父回家。

周波 2012年5月30日


严正声明

在邪恶铺天盖地的谎言欺骗下,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在怕心的驱使下离开了大法,并毁掉了珍贵的大法书籍和资料,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情。现在在同修的帮助下,我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决心回到大法中来。严正声明:过去所说、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排除一切干扰,多学法,学好法,一定跟师父走到底,做一个合格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吴德全 2012年6月2日


严正声明

在邪恶强制要把我送到洗脑班迫害时,在威逼利诱下,由于有怕心以及放不下的名利心,我被迫写了对大法、对师父不利的话。我深感愧对师父的慈悲救度,在此向师父深深的忏悔,我要否定旧势力的邪恶安排,走正以后的路。严正声明:我曾说过、做过的对大法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徐玉平 2012年6月3日


严正声明

在邪恶迫害中,由于正念不足,怕心较重,违心的写了说了一些对不起师父、有损于大法的文字或话,给大法抹了黑,也给自己生命的永远留下了污点。现在,我严正声明:在高压迫害下,所写的“保证书”之类等东西,以及所说的一切有损于大法和对不起师父的话,全部作废。从新开始修炼,坚持真修实修,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努力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刘光清 2012年5月31日


严正声明

我是97年得大法。99年7.20日后,在邪党的谎言欺骗和淫威胁迫下,由于自己学法不深,信师信法不坚,在2000年初,违心交了大法书,写过三次所谓的“保证”。现在认识到是自己没学好法,在修炼中留下的一个污点,给大法造成了一些不好的影响。现严正声明:过去所说、所做的一切对大法、对师父不利、不敬的言行,以及所写的东西,全部作废。做好大法弟子应做的三件事,弥补过错,坚修大法到底,圆满随师还。

林德芬、田正木 2012年5月29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被邪恶逼迫,违心写了“保证书”,向邪恶妥协了,为大法弟子抹黑了,再次声明作废。弟子从今天起一定加倍努力做好三件事,随师把家还。

梁贺众 2012年5月31日


严正声明

我曾经被绑架劳教两年,被非法关押期间,由于正念不足,在打压的情况下,写了“三书”,说了对大法、对师父不利的话。出来后,在二零一二年,居委会要求在所谓的“安全保证书”上签字,有诽谤大法的话,由于怕心,签了字,心里非常内疚。现在我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做的一切对师父和大法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曾晓梦 2012年5月27日


严正声明

2001年,在邪恶的劳教所,邪悟了,被强化洗脑。当时自己觉得挺对。直到今天才发现了自己隐藏很深的不好的心,如:执著时间、执著圆满、不想吃苦、想回家,觉得有一种失望感觉,于是被邪恶钻了空子,顺水推舟的就邪悟了。今天我郑重声明:以前所写的“四书”,全部作废。今后一定跟随师父,坚修大法到底,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众生。

赵佳芳 2012年5月29日


严正声明

2011年12月10日左右,610、国保、伙同派出所邪恶人员,去抓我,在师父的保护下,他们没有抓到我,却非法抄了我家的物品并强行带走了我的丈夫,在派出所强逼下,我丈夫在他们写的“马玉芝不炼法轮功了”的材料上签字。现本人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做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以及丈夫替我签的字,声明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事。

马玉芝 2012年6月4日


严正声明

在个人修炼中没有做到实修,没有真正的信师信法,人心凡重,把大法书交了出去。在一次酷刑中,承受不住痛苦,一时糊涂抄写了所谓的“四书”,真是愧对师父的慈悲救度。现在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以及所写的东西,全部作废。今后一定学好法,弥补过失,严肃对待修炼,做一名真正的大法修炼者,坚修大法到底。

张奎武 2012年5月19日


严正声明

由于邪党的迫害,被派出所、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到家中抄家抓人,在邪恶的迫害中,因怕心,在邪恶的逼迫下,违心说了“不学、不炼大法,大法是×教”的话,并写了“不学、不炼”的“保证书”。被邪恶放出后非常后悔,觉得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在此严正声明:以前因为怕心,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以及所写的东西,声明作废。以后一定坚修大法,不辜负师尊的慈悲救度。

杨永贺 2012年6月4日


严正声明

由于忙于工作,没有摆正关系,没有做好三件事,没有完全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于是被邪恶绑架,被邪恶钻了空子,在邪恶的高压逼迫下,违心的写下了“决裂书”、“保证书”,严正声明全部作废。我对不起师父和大法,今后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陈二菱 2012年6月4日


严正声明

以前我修炼不精進,学法少,放不下常人的执着,说了“不修了”的话,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栽了大跟头。通过学法和师父的慈悲点悟,认识到了修炼的严肃性,也认识到了这句话不对,不是真我想说的,我也根本不承认这句话。现在郑重声明:以前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信师信法,坚修大法到底。

李水仙 2012年6月4日


严正声明

二月二十六日,我们在讲真相救度众生时,被不明真相的恶人举报,被抓進黑窝,向恶警签了不该签的名字。我们认识到自己错了,离师父的要求差的很远,特此严正声明:以前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行为,全部作废。在今后的修炼中,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宁德花、王玉苹、王玉英、赵青云、王桂凤、马兆炼、马占英、陈谋 2012年3月30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以前学法不深,人心重,在邪恶的高压下,一时糊涂,写了“四书”、“五书”之类的东西,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行为。现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论,全部作废。今后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紧跟师父正法進程,救度众生。

王江 2012年5月19日


严正声明

2010年5月10号,我回娘家时,因讲真相、贴“大法好,天灭中共”被警察抓走,十五天后送到教养院,当时被亲情所动,在“三书”上签字,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我严正声明:以前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于淑香 2012年6月4日


严正声明

我在邪党疯狂破坏大法和迫害大法弟子期间,所说的“不炼了”的话,以及被迫所签的字、画押,现在我郑重声明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我一定坚修大法到底。特此声明。

周琴 2012年6月4日


严正声明

我妻子是一名大法弟子。在劳教所被非法劳教时,正念走脱后,我在恶警的欺骗,谎言和蒙蔽下,参与了迫害大法弟子(妻子)。现在我也修炼大法了,认清了邪恶的本质,现在声明:以前所有对大法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废。以后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韩健平 2012年5月27日


严正声明

在被非法关押期间,所说的一切话,写的“保证书”、签的字,以及所有愧对师父、不符合法的行为,全部作废。走师父安排的路,精進实修,做好三件事,走好走稳以后的路。

徐文耀 2012年6月4日


严正声明

二零一一年八月份,中共邪党到我家抄家翻大法的东西,因当时起了怕心,就答应它们条件说“不炼了”,而且还画了押。从今天开始声明:以前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洗刷污点,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做一个坚定的大法弟子。

刘天榕 2012年5月25日


严正声明

在邪恶迫害下,因母亲有怕心,替我写了“不炼功”的“保证”。在此特此声明: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行为,以及母亲替我写的“保证”,一律作废。坚修大法心不动。

涂红月 2012年6月4日


严正声明

本人由于学法不深,迫于压力,在此前对恶警违心所做过的一切“保证”,在此特声明全部作废。今后,我一定精進实修,助师正法。

温国颖 2012年4月16日


严正声明

五月十七号发真相资料,被恶人绑架,在派出所写了“悔过书”,说“以后再不犯这样错误”的话,以及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助师正法,坚修大法到底。

孙丽华 2012年6月3日


严正声明

在高压迫害下,家人替我写的“不炼功”的“保证”,以及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一定按师父要求的去做,坚修大法到底。

马维丽、刘玉风 2012年6月4日


严正声明

我由于法没学好,一时糊涂,填了“家庭承诺卡”,声明作废。从今以后要更加学好法,明晰法理,加强正念,做好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

张清质、杨志宇 2012年6月4日


严正声明

师父,我是迷失的大法小弟子,以前说过“不炼功了”,全部作废。从今天开始从新修大法,我要一修到底,跟师父圆满回家。

赵文龙 2012年6月3日


严正声明

在邪党迫害时,签了字,以及所有对法不敬的行为,声明全部作废。从今后坚持学法炼功,做好三件事,助师正法,救众生,跟师父回家。

韩淑梅 2012年6月1日


严正声明

中共镇压法轮功后,我迫于压力,撒谎说“从此以后放弃修炼法轮功”的话,现在声明作废。从新修炼大法。

宋翠兰 2012年6月4日


严正声明

以前我在邪党的“承诺卡”上所签的字,严正声明全部作废。今后要加倍弥补过错,坚修大法到底!

左惠群 2012年5月29日


严正声明

二零一一年,本人由于怕心重,在压力下,写下“不修炼大法”的“保证”,全部作废。以后一定坚修大法,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赵丽 2012年6月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