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传文化】尧择贤禅位于舜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十日】帝尧,号陶唐氏,中华上古五帝之一,他的品质和才智俱是非凡绝伦,《史记》中称赞他:“其仁如天,其知如神。就之如日,望之如云”。他观测天文,钦定历法;博纳众谏,任人唯贤;推行德教,以至德化导,天下太平之至。民心既和,感应自懋,天降祥瑞不计其数,如:蓂草生庭,麒麟游郊,凤凰来仪,景星出现。可是帝尧仍然谦让不居,多次寻访贤人以让天下。

一日,帝尧对四岳(四方诸侯之长)说道:“朕在位七十载了,深恐再贻误苍生,汝等自问哪个能胜这个大任的,就来接继我吧。这是以天下为公之意,并无丝毫私意存乎其间。不必客气。”群臣面面相觑,说道:“臣等实在没有这个德行,可以担任这个大位。”帝尧道:“那么汝等之外,只要他的才德可以治平天下,不拘资格,都可以保举,待朕裁察。”四岳不约而同的说道:“有一个未结婚的平民叫虞舜,是个瞽者的儿子。他的父亲瞽叟不辨是非,继母言语荒谬,继母所生的弟弟象骄慢成性,一家人都容不下舜,时谋陷害。他处在这种家庭之中,却能够孝顺父母,友爱兄弟。”

大臣羲仲又介绍了舜的情况:“舜十几岁时就被赶出了家门,他独自一人来到历山耕种,虽然自己历尽困苦艰难,仍旧将他辛勤劳动所得的粮食和财帛接济父母和其他贫困的人。有人也效仿他来到历山耕种,舜就把自己耕过的土地让给别人,自己再开垦荒地。到历山来的人越来越多,人们都知道把肥沃的土地让给他人;舜渔于雷泽,那里的人都知道把经营好了的渔场让给他人;舜在河滨制陶,带动那里制陶的工匠精心制作,再也没有粗制滥造的现象。他到了哪里,人们都愿意追随,因而‘一年而所居成聚,二年成邑,三年成都’。”帝尧听了非常高兴,但这时也有人说:“只恐舜才不胜德。”帝尧道:“待我来考察他。”

帝尧回去与妻子商量让自己的九个儿子去事奉舜,把自己的女儿嫁给舜。其妻道:“天子之子,虽说亦是个平民百姓,但是要叫他到畎亩之中去事奉一个农夫,似乎有点难堪吧,不知他们是否肯去呢?”帝尧笑道:“这是势利之见了。人的贵贱在品格、德行,不在职业。古人说的好:‘仁义忠信,乐善不倦,此天爵也;卿大夫,此人爵也。’人爵之尊,哪里敌得过天爵之尊!朕为天子,到处奔走,无论遇到什么人,只要他道德高尚、学问深邃,朕就拜他为师。事奉农夫,有什么难堪不难堪呢?朕不但要九个孩儿去,并且叫百官都同去,这一层汝且放心。”

瞽叟一看舜如此之显荣,有百官事他,有帝的九子奉他,帝的女儿嫁给了他,天子又赐予他絺衣(细葛布衣)和五弦琴,又赏赐牛羊,还为他修筑了仓房。当初几次三番逐他出去,原希望他冻饿以毙的,不料现在反倒富贵了。舜的继母心里又是妒忌,又是恼怒。象还想霸占这些财物。他们三人又想害舜。一次,瞽叟让舜修补仓房的屋顶,舜爬上去后,象却偷偷撤走梯子,瞽叟开始纵火焚烧仓房。舜靠两只斗笠作翼,从仓顶跳下,才幸免于难。又一次,瞽叟又让舜浚井,舜下到井里后,瞽叟和象却在上面填土,要把井堵上。幸亏舜事先有所警觉,在井筒旁边挖了一条通道,从通道穿出。舜并没有计较他们,对他们一如既往。舜的宽宏气度感化了家人,使其皆改恶从善。后来,舜的事迹被列为儒家“二十四孝”之首“孝感动天”。

帝尧派舜教导臣民以“五典”——即父义、母慈、兄友、弟恭、子孝这五种美德指导自己的行为,人们都非常愿意听从;又命舜总理百官之事,舜举贤任能,因材器使,数月之内,无一废事;适值诸侯朝觐之年,帝尧命舜招待四方宾客,舜态度严谨和睦,招待的非常周到。各方诸侯见了舜的威仪,听了舜的谈吐,都生敬仰之心。帝尧因此愈信舜的才德。

帝尧命舜考察洪水泛滥之处。舜率众人经过一处山林时,此地杳无人迹,古木蔽日,从人道:“此种山林之中恐有猛兽,请留心!”行不数步,果听得林中有狼嗥之声,大批群狼从林中窜出,众人惊恐,便是大司农亦止步了。舜道:“怕什么?不要紧,跟我来!”于是分开众人,径自上前。群狼窜到舜面前,又都转身窜向林中而去。大众诧异道:“用什么方法遣退狼群?”舜道:“并无方法。”又转过一个山峰,陡见两只猛虎,雄虎看见众人,大吼一声,响如霹雳。众人以为必死无疑,但听见舜忽向猛虎说话道:“我们奉天子之命,到此地考察洪水,想拯救万民,不料遇到了你。你赶快回入洞中,勿得在此阻碍大路,恐吓行人,你知道吗?”说完之后,那雄虎若有知觉,领了雌虎,衔了小虎,钻进洞去了。大司农等问舜道:“哪里学来的厌虎之术?”舜笑道:“某何尝有厌虎之术?不过刚才狭路相逢,然而它是兽,我们是人,人总应该有人的气概,所以我奋着勇气,随便说了两句。不想居然有效!是天子之恩威远远庇护着吧,哪算得一种本领呢。”众人听了,无不佩服舜的识见和镇定。事后,大司农等将这次舜在山林虎狼不搏及烈风雷雨不迷的情形报告了帝尧。帝尧道:“那么更可见了,不是天神呵护,就是诚感万物。镇定坚固的精神,更不必说了。”

一日,帝尧与舜谈到:“天王之用心何如?”舜道:“天德出而宁,日月照而四时行,若昼夜之有经,云行而雨施矣。”意思是说要遵循天道,依天体运行的规律,日月昼夜之行井然有序,万化自均,万化自宁,风调雨顺,天下方能太平。帝尧听了很高兴。一日,二人又闲谈,帝尧问舜道:“从前有一年,朕因为宗、脍、胥敖三国不尽臣礼,想起兵去伐他。后来事势有阻碍,未曾去伐,但是每到南面听政的时候,心中总觉不能释然,这是什么原故?”舜道:“臣的意思:治天下总以德为先,武力次之。宗、脍、胥敖三国之君不必因为他不臣,心中就不释然的。昔者日并出,万物皆照,而况德之进于日者乎!”帝尧听了,非常佩服。

帝尧决定择日在太庙让位于舜,他召见舜说:“朕自即位以来,就抱定一个求贤者而传授的心思。但是七十载以来,想让给他的,他不肯受。而在朝的贤人无过于汝。虽则担任天下大政是极苦的事情,但是汝年富力强,应该为天下百姓付出。汝其勿再辞!”舜听了,坚辞不肯,还望帝另行选择有德之士而禅之。后来大司农等进议道:“臣等细察虞舜固让之心,当然是个谦德。但是或许因帝在位,不肯颠倒君臣名义,所以不肯受。依臣等愚见,且暂作为‘太尉’摄政。”舜还要再辞,帝尧君臣一定不许,舜只得答应。“太尉”中尉字的意思,是自上安下的意思。希望他能够安定万民。

舜摄政二十八年,尧去世,天下百姓无不痛悼。舜悲痛至极,服丧三年后,他想到大家要提继位这事了,便想让位给尧的儿子丹朱,自己退避到南方以避丹朱。他悄悄地别了家人,独自一人背了包裹,出门向东南走,逾过王屋山,渡过大河,直向帝尧坟墓而来。在帝尧墓前叩拜后,就向近旁南河之南的一个地方,暂时住下。此时丹朱亦想到:“父亲当日既然苦苦的要拿天下让给舜,舜三十余年的治绩已深入人心,不如我亦避开了。”他与大司畴、大司马二人商量,二人非常赞成。于是丹朱亦避开了。舜听说大司畴等正派人四处寻找自己,于是急急的再向南而行,被人认出。舜一日正往南走,遇见大司畴等百官来迎接,百官道:“天下属望,都在太尉一身,如果不肯答应,则天下无主,何以对天下之人?又何以对得住先帝呢?”舜很感动,无法推卸,就说道:“我寻到贤人以后,再将天下让给他。”众人于是簇拥舜北上回到都城登上天子之位。帝舜也是一位德播天下、泽被四方的圣君。

尧舜时代是被儒家经籍尊为礼让之世的理想社会,君王高尚的道德与天相配,四海升平,百姓安居,世风祥和。儒家“言必称尧舜”,如孔子赞帝尧:“大哉尧之为君也!巍巍乎,唯天为大,唯尧则之。荡荡乎,民无能名焉。巍巍乎其有成功也,焕乎其有文章!”大意是说:伟大啊!尧这样的君主。只有天最高大,只有尧才能效法天的高大。他的恩德多么广大啊,百姓们真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来表达对他的称赞,他制定的礼仪制度是多么光辉啊!孔子赞帝舜:“舜之为君也,德若天地而静虚,化若四时而变物,是以四海承风,畅于异类,凤翔麟至,鸟兽驯德。”大意是说:帝舜仁爱好生,他的德行犹如天之高、地之厚,而又宁静谦虚,教化如四时,使万物生长,所以四海皆接受舜帝的教化。凤凰和麒麟出现,连鸟兽也驯服于他的威德。古人以尧舜为做人的道德楷模与圣王治世的典范,历史上人们常常把太平盛世称为“尧天舜日”。

(资料来源《史记》、《上古神话演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