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邪党书记孙春兰迫害法轮功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十日】(明慧网通讯员福建报道)从江泽民一九九九年发动迫害法轮功起,时任辽宁省委副书记的孙春兰就积极追随江迫害法轮功,从二零零一年三月接任薄的大连市委书记职务,到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底离开大连期间,是大连迫害法轮功最严重的时期。孙春兰二零零九年调任福建省委书记后,继续迫害法轮功。

孙春兰和薄熙来、夏德仁一样,是大连、辽宁对法轮功进行残酷迫害的首恶份子。

孙春兰二零零一年六月在大连市第九次党代 会上作报告称,同法轮功的政治斗争取得阶段性胜利,要深入、持久开展打击法轮功斗争。二零零二年到二零零四年,孙春兰在大连市委九届四次全会、大连市委常委扩 大会议、大连市委九届五次全会、大连市委九届七次全会、大连市委九届九次全会上,多次要求严厉迫害法轮功。二零零二年九月,大连全市维稳会议要求贯彻孙春兰的讲话,继续把迫害法轮功作为首要任务。

据揭露,孙春兰为讨好江泽民,在大连期间积极配合“六一零”迫害法轮功,在当地臭名昭著。明慧网报导,二零零三年五月初江泽民来到大连,孙春兰发出指示,一些单位、居委会强迫法轮功学员在 放弃修炼等“四书”上签字,不签字的被绑架送去洗脑班,在洗脑班再不签字就关押。

孙春兰被“追查国际”追查

二零零四年三月,“追查国际”组织发出通告,追查辽宁省大连市委书记孙春兰、市长夏德仁等人迫害法轮功的罪行与责任,通告指出,大连市委、市政府官员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暴力洗脑、抄家、非法拘留、各种酷刑折磨、长期劳教,导致大连市是法轮功遭受迫害最严重的城市之一。

通告附有部份被迫害致死的大连市法轮功学员案例:包括大连化学工业集团公司新碱车间助理工程师邹文志,警察用酷刑逼迫他放弃修炼,最终将他活活打死,整个尸体看不见皮肤的原色,全是被击打的痕迹,肋骨被打断,心脏被打坏。

二零零一年十月,大连石化公司幼儿园教师孙燕因修炼法轮功被绑架并非法劳教三年,在大连市教养院受尽酷刑折磨,曾在铁笼子里被警察们五马分尸式吊挂三天三夜,警察还怂恿吸毒人员对她进行殴打,并扒光衣服,往她下身塞辣椒,用拖布把捅下身,用打了很多结的粗绳子在其下身拉锯式来回拉动,致使其阴道大出血。

追查通告指出,大连市迫害法轮功主要是由市委书记孙春兰、市长夏德仁领导,由市委政法委协同公安、司法、检察、法院等各部门安排部署,各区市县政法委、公安及司法部门具体执行,大连市劳动教养院和大连市司法局戒毒所充当了集中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基地。

大连市长夏德仁因滥施酷刑及反人类罪行,二零零二年二月七日在美国被法轮功学员起诉,二零零三年六月旧金山法庭已宣判其罪行成立。

二零零四年四月一日,孙春兰、夏德仁召开市政法委、公安局等单位会议,总结了前阶段打击法轮功的工作经验,强调了采用蹲坑、跟踪等手段,同时提及已绑架了百余名法轮功学员,并布置了新一轮迫害,对出租房屋要逐户清查等,每个派出所单位都有任务。

据不完全统计,孙春兰二零零一年三月至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底主政大连期间,在大连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就高达九十多人。到目前为止,辽宁省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总计高达八百多人,是全国迫害法轮功最严重残酷的省份之一。

李茂勋
李茂勋

大连市检察院处级退休干部李茂勋因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劳教,在大连教养院关押近一年半,于二零零五年三月被迫害致死;他的女儿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三年。大连轻工学校教师陈家福因修炼被非法劳教,被强迫干抓砖重活,几天后就累得便血,腰直不起来,后被关入小号,几个警察摁住他拳打脚踢,并逼他下跪,强迫他放弃信仰,于二零零一年七月被迫害致死。

孙春兰调任福建省委书记后继续迫害法轮功

孙春兰二零零九年调任福建省委书记后,继续迫害法轮功。二零一一年四月,孙春兰到福州鼓楼社区考察调研发表讲话,福州各社区随后加强法轮功学员的转化迫害。

据从明慧网报道的不完全统计,自孙春兰二零零九年调任福建省委书记后至今,福建省仅福州一个地区法轮功学员遭到迫害的案例就有二十多起:

(1)福建法轮功学员左秀云为哥哥左福生申冤、投诉,于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六日在铁道小区遭绑架,她绝食反迫害,她老母亲及女儿几次欲探望不得。直到四月十九 日,律师找到有关部门、也到看守所见到左秀云后,才得知在二零一二年一月十六日左秀云已被非法批捕。刑侦起诉意见书报送福州台江区检察院后,又被转报晋安区检察院审理(实际上铁道小区属鼓楼区管辖)。四月十九日晋安区检察院以“证据不足,补充侦查”为由,退回国保支队。至今仍不放人。

参与迫害者:福州市六一零主任:林阿善 0591-87023001(办)、副主任:陈若望83306556(办);
仓山区六一零主任:陈永康83460610(办)83504277(宅)13506996858(手机);福州市国保支队:电话:87623013、87623352 警察:严名坤、林峰:手机13506996659

(2)福州法轮功学员叶丽金,女,六十二岁,平时独自一人家住福州仓山区三叉街新村。二零一二年二月十一日前,叶丽金到福州马尾地区弟弟家时,被马尾派出所恶警绑架,于二月十一日被劫持到福州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之后叶丽金又被劫持到福州市第二看守所303监室,于三月三十日回到家中。

(3)叶木花,女,五十多岁,住在福州市台江区。二零一一年八月十六日,再次被非法抓捕,关押在福州第一看守所。现在家人非常焦急,却得不到叶木花的确切情况。据看守所的警察说抓她是因为发法轮功真相资料,但家人并没有得到他们提供的任何相关的法律依据。前后不到两个月时间,叶木花被非法拘留两次。此前,二零一一年六月十八日,叶木花被福州市琅岐派出所绑架,派出所没有通知家人,就将她非法拘留十六天,使她的家人十分焦急,到处寻找失踪的亲人。身在澳洲的叶木花的女儿每天打电话回家问母亲的情况。

(4)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一日晚八点左右,李亚萍带着上百张的真相光盘,刚走到离家不远的地方,遇到保安巡逻,被盘查并非法搜包,发现真相光盘,被绑架到附近派出所,后又转送到晋安区国保大队。第二天早上晋安区国保大队警察到她家去抄家,被她丈夫挡住,说她住在女儿家。李亚萍白天被带到晋安区国保大队非法审问,晚上住在附近的拘留所里。二十二日晚,李亚萍女儿带着她的衣服去见她,晋安区国保大队警察以太晚了为借口,拒绝收李亚萍的衣服,也不让她女儿见她。李亚萍被拘留十五天后回家。

(5)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五日下午,福州法轮功学员翁群离家外出,一直未归。第二天,有警察(不知是哪个部门的)登门,翁群的家人坚决不开门。警察称,不是来抄家。看见翁群的家人仍不开门,警察就说:“你不开门,你就不来找我们要你的儿子吗?”警察走了。 两天后,居委会和段警又上门,并称:你那天没开门,如果开了门,被抄到一份材料,就定你的罪。据说,翁群是在公共汽车上贴真相时被绑架的。翁群于五月十日回到家中。

(6)左福生,男,约五十岁,转业军人,福州铁路分局干部。因坚持修炼法轮功曾两次被非法劳教(一次一年半、一次两年)。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九日上午,左福生骑车去上班,再次被福州公安局国保恶警绑架,随后家中电脑等个人财物也被抢走,现被非法关押在福州第一看守所已近一年半了。经办警察:林峰、严名坤。

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四日上午,福州仓山法院非法庭审左福生(法官:蔡文建 手机:13960726706)。非法开庭前,一大早仓山法院门外、周围站着很多便衣;法院门外街道两旁停放着三十余部汽车,有的汽车里坐满了人;还有武警消防战士、空军医院人员、社区保安、街道居委会人员等等。他们中有的目露凶光,注视着法院外的路人,有的拉扯围观群众,被怀疑是法轮功学员的,身边就有三、四个人围着、拉扯着,名义是关心、交流看法、劝说学佛教,实则限制、阻挠被怀疑人的行动自由……更有专人拍照,各个方位反复拍摄、录像,拍了个把小时,路过的行人都觉得很异常,询问出了什么事?

在整个过程中,福州各级执法部门执法犯法还体现在各个方面:绑架、非法抄家、超期羁押;每次法定通知书都不通知家属,包括这次开庭都不书面或电话通知左母;扣押家信(明信片);为左福生奔走喊冤的妹妹左秀云,也被绑架,至今也被超期羁押着,没有任何说法;法院不准法轮功学员旁听,甚至让单位派人非法挟持、拘禁法轮功学员等等。

旁听席上除了左的老母外,全是他们安排的人。左母被安排在最后一排的角落,身边有三个女警看着,不让老人讲话。因为在后面,听不清,只觉得律师在为她儿子作无罪辩护,最后结果如何也没听清。

(7)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九日,福建工程学院计算机系教师陈雪被福州公安局国保人员绑架,之后,被秘密劳教两年,二月二十五日被劫持到福建女子劳教所。陈雪因不放弃自己的信仰,恶警周榕就经常晚上很晚来跟陈雪谈话直至半夜一、两点才结束的方式进行迫害。这是周榕惯用的手法,周榕一直想做点“成绩”往上爬。陈雪还被恶警以非法强迫奴役劳动的方式进行迫害,原本在一楼加工、装货的产品,让她从一楼搬至五楼,来回折腾,以致造成陈雪身体出现脱肛状态,并且还四处造谣陈雪已被转化,从肉体和精神上对她进行双重折磨。

(8)许小华,女,四十岁,毕业于浙江大学,福州伟博电讯有限公司商务部经理。许小华用手机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被跟踪定位。二零一零年九月十六日一帮中共公安非法闯入许家绑架她,并抢走了她的电脑等私人物品,企图胁迫她做特务,故意让她回家监视居住几天。许小华拒绝做中共特务,二零一零年中秋节期间再次遭绑架,被非法关押在福州市第一看守所。至今情况不明。

(9)王永金,男,原福建省武警指挥学校教官,研究生毕业。一九九九年迫害法轮功开始后,他因坚持修炼被非法劳教,后被学校开除。二零一零年八月三十一日,王永金再次被福州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周迅、林文强等人绑架,王永金一直被超期羁押在看守所有一年多。之后,仓山法院对王永金秘密开庭、王永金已被非法判刑。

(10)陈莹梅,女,三十多岁,家住福州市仓山区金山碧水紫竹苑;周逸鸿,女,三十多岁,在福州市马尾区君竹路兴业马江大厦兴业银行结算部工作,她们是近年才开始修炼法轮功的新学员。二零一零年六月十五日,陈莹梅、周逸鸿俩人在福州市大街上向民众发放大法真相资料时,被福州市台江区瀛洲派出所恶警绑架,关押在福州市第二看守所。并被抄家,抢走电脑资料等物品。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一日,陈莹梅、周逸鸿分别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和三年。目前,她们被非法关押于福州女子监狱。

(11)二零一零年四月八日凌晨,福州市法轮功学员黄梅英家的门被恶警踹开,随后,黄梅英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福州第一看守所。后被非法劳教1年半。恶警抄走了两台电脑、一台打印机以及一些真相资料光盘等私人财产。

(12)福州仓山区法轮功学员张丽玉二零一零年四月五日上午八、九点钟,在家乡永泰白云村被白云派出所非法抓捕,被非法关押在永泰县拘留所,后被判刑三年缓刑四年。

(13)福州法轮功学员李德越在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三日下午四时左右在自己的店中被恶警非法劫持到仓山区下渡派出所。后被仓山法院非法判刑一年。

(14)福州仓山区三叉街老年法轮功学员黄莲英于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九日早上在鼓山附近的村子发真相资料时被绑架、关押在拘留所十五天。

(15)福州市公安局国保支队于二零零九年九月十六日绑架了福建师范大学法轮功学员退休教师范可娟、在职员工叶巧明及家属王秀琴,其中范可娟及王秀琴都已是七十或近七十岁的老人了,叶巧明的儿子使用的电脑也抢走了。在迫害法轮功学员过程中是由福州市局国保支队恶警周迅0591-87623015(办)1385008856 、林峰 13506996659具体实施的。范可娟被非法判刑三年,被非法关押在福建省女子监狱,恶警用所谓的“佛教”对范可娟实施强制洗脑迫害,逼她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转修所谓的“佛教”。

王秀琴被非法判刑三年缓刑五年,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二日傍晚,王秀琴再次被绑架收监,现被非法关押福建省女子监狱。已知的这次参与绑架王秀琴老人的有:福州市中级法院刑事一庭法官梁庆榕;福州国保警察林文强;仓山政法委“六一零”主任陈永康;福州仓山公安分局;福州仓山对湖派出所;福州仓山对湖司法所;福州仓山对湖居委会等相关迫害单位及责任人。

叶巧明被非法判刑三年缓刑四年,福建师大无理拒绝叶巧明复职上班,在经济上对叶巧明实施经济迫害。

(16)蒋建平在二零零九年八月三日在福州被绑架后送邵武看守所,遭受国保大队长赵勇,肖名可等恶警酷刑折磨,逼供身上多处受伤,生活不能自理。在邵武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十八个月后,恶人在不让家人知道的情况下,秘密送往福清监狱集中进行暴力“转化”迫害。蒋建平家人写信被非法扣押。

(17)福州法轮功学员陈君惠,女,六十六岁,退休在家,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二日上午外出时被福州鼓西派出所绑架,将其随身包里几张真相和一千元现金抄走。后被非法搜家。陈君惠于七月二十九日晚回家。

(18)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三日早晨,官雨静被福州市国保警察绑架。参与绑架的警察包括:福州市国保支队长林文强、福州市公安局长王鑫、经办警察严某。二零一零年一月三十日,福州台江区邪党法院法官陈雯(男,电话0591-83827783)对官雨静非法开庭审理。官雨静在法庭上为自己做了无罪辩护。后被非法判刑八年,现被非法关押在福建省女子监狱。被强制洗脑转修所谓的“佛教”。

(19)福州七旬法轮功学员魏金英、余静,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五日晚被福州鼓东派出所恶警绑架。当晚半夜十二点前后,恶警分别进入魏金英和余静的家中非法抄家。魏金英、余静于六月八日回家。之后,鼓楼区检察院代理检察员是苏一仙非法起诉余静,鼓楼区法院法官卓建伟非法审理此案。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八日上午八时三十分,福州市鼓楼区邪党法院对法轮功学员余静非法开庭,当地众多法轮功学员前往旁听。余静向庭内的所有人讲述着真相。律师依据宪法作了信仰无罪的辩护,并指出公诉人提出的所谓的证据不合法。非法开庭四十多分钟就草草收场了。后余静被非法判刑三年,关押在福建省女子监狱。

(20)武汉法轮功学员魏春平在福州打工,于二零零九年三月六日准备返回武汉,在福州火车站讲真相时,被福州铁路公安人员强行绑架。魏春平已被非法判刑四年。

(21)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六日下午四时左右,福州法轮功学员张建华因在居民小区发放神韵晚会光盘,被福州华大派出所恶警肖正钰绑架迫害,并随后闯入法轮功学员家中非法抄家,抢走电脑、卫星接收机等物品,恶警肖正钰手机:13763871963.张建华被非法判三年,关押在福建省女子监狱。被强制洗脑转修所谓的“佛教”。

(22)二零零九年二月七日,福州长乐市厦朱村法轮功学员黄明辉被长乐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长任飞及警察肖顺国绑架,绑架者既不说明理由,也不讲法律,更没任何证据。黄明辉被非法判刑四年,关押在福州监狱。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