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险中的幸运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十一日】

惊险中的幸运

我是九三年元月三日得法修炼的的。去年(二零一一年)新年前夕,去北京近郊一个农贸市场讲真相,在路上一辆轿车为了找加油站,车子开到自行车道里来了,将我从车上撞出,我的脸和身体贴着马路滑出两米远。司机是个女的,穿着薄毛衣哆哆嗦嗦站在我面前。我站起来说:“没事,我有师父在管,我不会讹你的。你怎么把车开到自行车道上来了?”她说在找加油站。

我看她冻的直哆嗦,就简单的问了问她,你听过三退保命吗?她说:“听说过。”藏字石呢?“也听过”。你退了吗?她说:“我上学时功课不好,没入过队,也没入过团”。我说:“为了你今后的安全和平安,你就敬心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吧!常念能使你逢凶化吉,遇难呈祥。”她说:“谢谢,我都不知道怎么谢您了。”

我说:“要谢就谢大法师父吧!”她说:“我记住了。”我说:“你快上车吧,别冻着了。”她含着眼泪开车走了。

我再看我的衣服没破,脸上没事,真是神奇呀,眼泪也下来了,师父真的保护呀,我真是个幸运儿。

关于我

1、邪党制造的苦难人生

在我出生一个月后,生母因月子病去世了。由于家里很穷,生父把我给了本地的一个回民,是个开粮店的人家。这家的店主人也是坎坷,一九四八年以前老掌柜经营,四十八年以后就由我养父经营了。由于当时很乱,出入城不方便,养父为了拿到通行证,就在四十八年八月参加了国民党的组织,可没过几个月,共产党占领了北京,他就成了一个历史反革命,被管制,直到一九五三年管制解除,可粮店也开不成了,变成一个小杂货铺了,工商、税务总找他的麻烦。五十六年公私合营,也没合進去,他的老家在北京郊区的农村,就叫他还乡了。一九六零年北京公安把社会上的小偷、流氓、闲杂人员和所谓有“历史问题”的人都给集中到天堂河农场,進行劳动改造,我养父也是其中的一个,后来又去天津茶淀和山西长治,直到退休这几个月才回来。由于国民党员的身份,使他多半生遭了很多的磨难和痛苦。

为了生活,我一九五八年就退学参加了工作。那时正是邪党的所谓“大跃进”年代,每天早上四点就从家出来,晚上十点才能回家。那时年轻就知道干工时,超额八小时就算放一个卫星,都比着干,干多晚也不管饭,每天十五、六个小时,晚上再回家吃饭,饿的肚子就受不了了。那时工种是铸工,活又脏又累。为了补补身体,每天晚上就加个好菜,二毛、二毛五的都敢吃,这样十六元的工资就不够花了,也给不了家里。

年轻时好运动也爱锻炼,在一个偶然的机会,有个业余体校举重教练,看我的体型适合练举重,就叫我去体校锻炼。由于成绩不错,就被选为第二届全运会北京代表队成员。为了在运动会能拿到名次,邪党市体委要求学习日本女排,加大运动量,不分运动项目每天练八小时,由于运动量太大,训练完连上楼都吃力。有的队员都出现了伤病,我也是其中一个。由于伤病太重也没参加成。后来六十六年文化大革命运动队解散,我又回到了工厂。体育这行当是养小不养老,随着年龄增长,那时的伤病又陆续出现了,腰、腿、肩病都出来了。为了治病我也练了气功。但时好时坏。后来双膝成了膑骨软化。走路吃力。工作给调换了。这样一边工作,一边休病假。

2、幸得大法一身轻

到了一九九二年年底,在上班的路上,看到了法轮功办班的广告,我就报名参加了一九九三年元月三日的学习班幸得大法。第四天听师父讲完法,回家的路上就出现了师父从吉普车底下将我救出的神奇事。第七天师父给我净化身体,开始吐绿水,后来暗红的东西,最后吐沥青一样的东西,使我胃病好了,陆续双膝膑骨软化、肩周炎、肝炎也都不翼而飞了。

由于身体一身轻,心情也愉快,工作上严格用大法要求自己,别人不干的活我干,不怕脏、不怕累,奖金利益也不去争了。工时超额也多,人际关系也好,多次被评为车间先進、厂级先進,退休时厂领导也不叫走。一九九七年不管说什么,我决定退休,好去公园和大法弟子一起炼功切磋。我老伴看我身体的变化,她也得法炼功了。

退了休也有时间了,我和老伴每天去公园炼功、学法,很充实,精神愉快,家庭和睦。一九九九年四月進京上访,我和老伴也去了。

3、讲真相救世人

到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党全面打压,给大法抹黑造谣。为澄清真相,我们学法小组从二零零零年开始发真相传单,贴不干胶、挂横幅等讲清真相的项目。二零零四年《九评》问世,我们就大量发《九评》,使世人更進一步了解恶党的残酷迫害。二零零六年发神韵光盘。

由于欢喜心,被旧势力钻了空子,致使在邪党十七大时被绑架到派出所,后又進了看守所。在看守所里,我不报姓名,不穿号服,不背监规,不配合邪恶的一切,号里犯人看到大法弟子这么坚定,都竖起拇指佩服,我就向他们讲真相劝三退。二监室的犯人大部份都退了,还有用真名的,有的表示出去就学炼法轮功。给看守所所长、检察院、政法委等人讲天安门自焚伪案,讲自己的病痛是通过炼法轮功才好的,讲江泽民出卖国土等。还和二位预审员分别讲了恶徒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江泽民、罗干等被国际通缉,讲天灾人祸等,二位预审员也没问案。我坚定正念,发正念、背法,在师父的加持下,在大法弟子发正念营救下,正念闯出黑窝。

出来后社区派人看着,到家里骚扰,我给他们讲自焚伪案,讲现在社会治安,问他们谁家没丢过车,主任就说她家丢五辆,我说小偷你们不管,专看着修真、善、忍的好人。我有选民证,我是公民,有这样对待公民的吗?这叫侵权,你们知道吗?看我的人说:“我们也是没办法,是上面让我们这样干的”。他们明白真相以后,也就不监视了。

我家装修房子时给装修人员讲真相,他们都办了三退,还有几家也在装修,也都退了。每天出去讲真相,给中共老干部讲,他们最了解邪党的内斗、无情,他们大部份都认同《九评》是事实。他们这些老干部互相之间都往来,退一个能影响一大片。有一次,遇到我们厂的老厂长,和他讲了真相。我说:您在任时是两袖清风,他听了直乐,现在的头,是这样吗?是为人民币服务,哪个没有两套房子和汽车的?上面的当官的更厉害,给子孙后代都准备好了。天安门自焚伪案听说了吧?“听说了。”贵州掉下藏字石听说了吧?“也听说了。”天灾人祸冲谁来的?老领导顺天意别给他们当殉葬品。“那你就给我退了吧。”

我有这一念,师父就给我安排了不少有缘人,有军队的各级人员,公安各级人员,各部委人员,专家、学者教授、讲师等等,他们都三退了。也有不接受的,我也不气馁,发一念遇到下一个同修把他救了。

我和老伴虽然劝退了一些,但比起精進的同修还是差的很远。在师父正法最后的时间里,我们要多学法,学好法,向内找,抓紧时间不厌其烦地再去劝三退,多救人,起到一个老弟子的作用。感恩师尊!谢谢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