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市新津县优秀教师詹敏被非法关押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中共一直用各种手段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它称之为“转化”,只要修炼“真善忍”的群众都转变成开始骂人、撒谎、打人了,中共邪党就很欣慰,这说明“转化”成功了,媒体就声称如何春风化雨地使人“迷途知返”。可是,“转化”的真实情况是怎样的?看看他们常用的“转化”手段吧:恶骂毒打、人格侮辱、长期罚站、不让睡觉、关黑屋、野蛮灌食、食物中下药、强制注射毒药、高强度洗脑、强奸、冬冻夏晒、背铐吊铐、各种酷刑……

中共酷刑:毒打、冷冻、吊打、老虎凳、野蛮灌食、泼凉水
中共酷刑:毒打、冷冻、吊打、老虎凳、野蛮灌食、泼凉水

也许您难以相信,以上种种恶行就发生在您身边,就发生在连牌子都不敢外挂的花桥镇蔡湾村的新津洗脑班(所谓的成都市“法治教育中心”)、永康村草金路六十六号武侯金花洗脑班,洞子口踏水村一组金牛洗脑班、熊猫大道的成华洗脑班、梅花村原敬老院的郫县洗脑班……,发生在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绵阳新华劳教所、乐山五马坪监狱……

前不久,我们身边的一位优秀教师、法轮大法学员詹敏,因为讲真相再次被派出所非法抓捕关押。也许您感到奇怪,警察抓人、关人怎么是非法呢?

因为宪法明文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有言论、出版、集会、游行示威的自由。现在国内越来越多的正义律师出庭为法轮功辩护,声明修炼大法受国际法、中国宪法及法律的保护,是合法无罪的。

修炼法轮功在中国完全是合法的,修炼者上访、发资料、讲真相等都是合法的。而迫害任何人,则都是违法的。不管是警察、街道办、还是法制怪胎 --“洗脑班”的人员,也不论以任何理由,如执行公务或上级命令等,只要参与了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就构成违法犯罪行为。更何况这些人对法轮功“执法”时,几乎都没有出示过任何法律文书。

优秀教师詹敏的遭遇

新津县法轮功学员詹敏老师于二零一二年三月十六日在讲真相时,被芳草街派出所绑架,后被非法抄家并关押在位于郫县安靖镇正义路三号的成都市看守所。这是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她第八次被非法抓捕关押。

詹敏毕业于四川省教育学院化学教育专业,是原新津师范学校(现新津县实验中学)优秀教师。詹敏一九九六年修炼大法,身心受益。因为为大法上访、讲真相、坚持信仰,她曾七次被非法抓捕监禁,多次被非法抄家、罚款;曾被非法劳教二年并延期近四个月;曾在洗脑班遭受八个月的迫害。二零零零年五月她被无理开除工作,且因遭受种种迫害,导致离婚。

一、在派出所、驻京办事处的经历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詹敏和其他大法学员出于对政府的信任,多次到北京为法轮功上访,然而接待他们的却是警车、毒打、罚款、拘留、洗脑。她曾被关在四川驻京办一间不见天日的小黑屋达六天七夜,也曾被近十名警察手持警棍殴打,打得全身百分之八十的部位皮下出血呈紫色。

第一次被抓时,詹敏被搜去现金七百多元、被以“利用邪教扰乱社会秩序” 的罪名(即上访有罪)处以拘留十五天并罚款五千元,同时被抄家;拘留期满,詹敏和其他修炼者被关在新津水校强制洗脑,新津政法委、教育局强迫每人交食宿费二千多元,所有陪教、单位保安、警察等人的食宿费全由她们承担。

二零零零年六月底,因集体炼功,詹敏和近二十位法轮功学员被抓到五津镇派出所。学员们在派出所讲真相、集体炼功,被时任指导员的方茂华点名拉出来,铐在一棵大树上曝晒了一整天,不准喝水吃饭上厕所,晒得她脱了一层皮,手一抹,皮全掉下来。之后她被关在派出所仅几平米、又脏又臭、不见阳光的留置室,詹敏绝食抗议,副所长彭树全亲自上阵,带领几位赤裸上身的警察,凶残的对她野蛮灌食。

二零零零年“十一”前夕,新津某些执法人员为了自己能轻松休假,无视法律及大法学员及学员家人的感受,蓄意绑架了许多大法学员。原新津公安局一科科长徐长安以谈话为幌子在深夜二点钟将詹敏从家中骗出,关进拘留所近一个月。

二、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的各种酷刑

二零零一年元月詹敏因再次到北京讲真相,抓回新津后被处以两年劳教,二月份,詹敏被转至四川省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在这里,詹敏受尽了非人折磨,长期被关小间,在生死未卜中承受着各种酷刑。

1、“站军姿”

詹敏一开始被关押在五中队,因拒绝“转化”,每天被罚站军姿,从早上六点站至深夜。劳教所派吸毒、卖淫罪犯监管她们(即“包夹”),随时守在她身边,一切言行都受到限制,一个眼神都可能招来辱骂、毒打。她双腿双脚全站肿了,鞋子都穿不进去了,依然被逼天天站,没站好就挨打,就这样站了近四个月。

2、吊铐、电击、关黑屋

二零零一年五月底詹敏被分到九中队继续迫害。因抵制强迫看诽谤大法的电视和书,抵制所谓的“揭批大会”、做操等,詹敏经常受到体罚:几天几夜(通宵)罚站、用电警棍电、警棍打、长期关在不见天日的小间里等迫害。她曾全身大面积被打青、打肿,皮下大面积出血。

进去不久的一天她制止恶警对乐山大法学员林莉莎惨无人道的迫害,恶警张队长用手铐将詹敏双手铐上,吊在高高的窗子上几个小时;因她拒绝写“思想汇报”,被罚站一天一夜不准睡觉。

有一次她抵制揭批大会,九中队恶警曹队长用电警棍专电在她的脸上不放,电得一直冒火花。当时她的脸被电坏,皮肤烫烂、红肿,血泡布满整个脸,连做“转化”的恶人都看不下去了。

3、野蛮灌食

在九中队因经常遭受残酷刑罚,詹敏只能以绝食表示抗议。在一次长达一个月的绝食中,恶警曹队长指使赵卫东、张雪梅等几个吸毒犯,每天把她按倒在地野蛮灌食:有的将她的手、脚、头、鼻分别按住,有的拿开口器撬嘴,有的甚至坐在她本就瘦弱的身上,惨不忍睹,旁边人都不忍心看。

4、不让睡觉

二零零二年七月詹敏又被转到八中队。詹敏抵制看诽谤大法的邪书,多次被八中队恶警队长李奇关小间,并且不让睡觉连续站立,派吸毒犯二十四小时轮流值班看守,只要稍一闭眼就拳打脚踢。有一次她连续被罚站六天七夜未合过眼。

5、禁止上厕所

二零零三年初,劳教所对大法学员开始了新的迫害手段:不准未转化的大法学员上厕所,憋不住就尿在裤子里,裤子湿了不准换,打湿了又穿干,干了又打湿。就这样恶警们还嫌不够,还采用强行灌水:每隔一小时灌一次,一次灌几大杯,不准上厕所,就让你难受,以此折磨大法学员。

这种情况下恶警们还逼大法学员读诽谤大法的书籍,大法学员坚决抵制,恶警便指使罪犯毒打她们,詹敏也遭毒打。

当看见攀枝花大法学员蒋贤凤、峨眉山大法学员肖红俊被几个罪犯按在地上打得爬不起来,罪犯还不停手,詹敏便加以制止,却被李奇指使罪犯们用绳子将她双手绑吊在床柱上,不分昼夜的吊了一个多月。那些罪犯“包夹”趁她没法反抗,在她脸上、手背上写攻击大法的话。由于血管长期压迫着,她的手被吊得失去了知觉,不听使唤。

这时,詹敏的二年非法劳教期满了,可劳教所以“违规”为由,对她非法超期关押。

詹敏再次绝食抗议,又遭到强行灌食,仍然是每天七、八个人将她按在地上,用开口器撬嘴强行灌食。那时,詹敏的身体已被折磨得非常虚弱了,每次被按倒灌食时,都不知道能否活出来,好几次都被灌得窒息。就这样,她的牙撬松了,食道出血,口吐鲜血。

李奇却指使人将她拖到劳教所医院,用胶管子插进鼻子里灌。后来,詹敏的肺发炎了,胃也萎缩了,医生说胃液都抽不出来了,医院不给灌了。

就这样,詹敏被折磨得奄奄一息,只剩下一把骨头,连迫害她的罪犯看着她都害怕。劳教所怕詹敏死在那儿,才通知新津有关部门将她接回,此时她已被延期关押近四个月。

三、在新津洗脑班(所谓“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被折磨至生命垂危

从劳教所出来后,詹敏通过炼功、学法,很快身体奇迹般的恢复了。此后詹敏频频奔走于新津教育局和有关单位要求解决工作。她告诉他们,她没有违纪违法,没有犯罪,被开除工作、被劳教是有关部门和学校对她的迫害,她应该回到讲台上。后来她将自己的经历写出来,交给新津人大,县委、县政府有关领导。当时的县长曾给她回了一封信,但信在经教育局转交时却被扣压了,信的内容她无从知道。奔走近一年,有关部门却相互推诿,拒不解决。

二零零四年二月,詹敏终于在外地找到了一份工作以维持生活。没多久,因创建所谓的“模范城”,成都“六一零”列出名单,密谋抓捕、绑架名单上的大法弟子。教育局局长田锋、公安一科彭树全、五津派出所王建军等找到她父亲,田锋骗她父亲叫她回来商谈工作之事。

詹敏于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七日回到家里,当晚却被突然闯进来的王建军、实验中学治保人员曾全章、帅敏等人强行抬走,绑架到了五津镇派出所。这一幕把她年幼的孩子吓得不知所措,这一暴行给孩子年幼的心灵留下了很深的阴影。

在派出所,詹敏强烈要求见田锋,田却拒绝不见。第二天,詹敏被绑架至新津花桥蔡湾的“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即臭名昭著的新津洗脑班。

洗脑班是号称法制社会的中国的一个怪胎,背景诡异阴晦,名不正言不顺。称作“法制教育学习班”,这里却从不讲法律,长期非法监禁从各地劫持来的大法学员,采用种种卑劣手段逼迫他们放弃信仰。

在新津洗脑班,大法学员被关在一栋六层楼的大楼中。每人单独关一间,房门终日紧闭, 每位学员都有两个所谓“陪教”日夜监管,半夜上厕所都要跟踪监视。洗脑班规定:大法学员不准炼功、不准背经文、相互间不准说话、不准讲大法真相。

每天上、下午连续播放诽谤法轮大法的录像,逼迫大法学员看。如违反就遭受酷刑,有的大法学员在这里被逼疯,有的被迫害致死。新津洗脑班是成都地区迫害大法学员最邪恶的黑窝之一。

詹敏自被绑架后,就绝食抗议迫害。洗脑班“工作人员”王雪芹、医生周琴等昼夜轮流看守她,不许她闭眼睡觉,还企图罚她站。

绝食四天后,教导科主任殷舜尧(又名殷得财)亲自上阵,带领周琴、张医生、王雪芹等人对詹敏强行灌食输液。恶人们将詹敏五花大绑的捆在一张木板上,用绳子将她的四肢固定死,然后给她插上导尿管,灌食的胶管从鼻子插到胃里后,固定在那里不拔出来,想什么时间灌就什么时间灌。

就这样,詹敏的身体被插上各种管子,捆绑在木板上不能动,几天下来,詹敏极度虚弱,肝区隐隐作痛。后花桥镇医院的医务人员到洗脑班给她抽血,查出是乙肝,

洗脑班不但不放人,反而对她第二轮、第三轮的强行灌食、输液。不知洗脑班施用了什么药物,詹敏的身体越来越差,最后出现精神恍惚,分不清早晚,眼神呆板,而这正是洗脑班需要的状态。

二零零四年的七、八月间,洗脑班从外地找来专做“转化”工作的“高手”,不分白天黑夜的轮番对被关的大法学员进行他们那一套歪理邪说。

此时詹敏身体极差,基本只能躺着,恶人们常趁深夜她精神疲惫的时候对她轮番轰炸。说不通时,几个人就强行把她拖起来按在椅子上坐下,强迫她握笔,他们再握着她的手,在铺好的纸上拽着她写所谓的“保证书”。

经受了八个月的迫害,詹敏又一次被折磨得不成人形,于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二十九日被送回家。

一个大学毕业生,一位受人尊敬的人民教师,仅仅因为说公道话,因为坚持信仰,就被逼得失去工作、失去家庭、还差点失去生命,年幼的孩子也被迫失去了母亲的关爱呵护。

真不知中国老百姓的权益谁来保障?!真不知中国的宪法、法律制定出来是做什么用的?!

现在,詹敏老师仍被关在位于郫县的成都市看守所,并曾因昏迷被送到市三医院抢救,她的近况我们不得而知。但愿她的遭遇能唤醒您的正义良知,希望您能发出援声、伸出援手,共同制止中共邪党对詹敏等大法修炼者的残酷迫害。